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6章:年货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282 2019.04.13 16:30

  吃醋这种小时情,对于职业吃软饭的穿越物理学博士来说,实在是不要太简单。梵宇便右手捏起请帖,并在左手上不停的拍打。然后踱着方步,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准备去找梵星。岂知梵星正好进来,似要给梵氏端鸡汤。

  梵宇便假意咳嗽了两声:“咳,咳咳,星星……”

  梵星只顾盛汤。“哼!”

  梵宇便恬着脸,举起请帖说道:“哎呀,星星你误会了嘛。我去‘文斗招亲’,可不是为了姑娘,而是为了生意。”

  梵星便是一愣,问道:“什么意思?”

  “宣传、广告,你懂不懂?”眼见梵星终于肯听自己解释,梵宇顿时来了精神,当即侃侃而谈:“你想啊,我的新式火镰,你的酒楼绸缎铺,咱们投入了那么多银子总要让人去消费嘛。但如果没人知道的话,怎么消费?酒香也怕巷子深啊,所以我得想办法让人知道嘛。怎么才能让人知道呢……?”

  “哦,我懂了。”梵宇还没说完,梵星便点头了,补充说道:

  “少爷的意思,文斗招亲人多,咱们现场宣传一下?”

  “对,对,我家星星太聪明了。”梵宇连连点头,一脸诚挚的说道:“你想嘛,少爷我又不是好色之人,怎么会对什么美女感兴趣。有我家星星就够了!”

  “真的,少爷你没骗我?”梵星便扑哧扑哧眼睛,一脸花痴。

  “当然,骗谁也不能骗我家星星啊。”

  “嗯,少爷你真好。”梵星仿佛大受感动,脸颊都变得羞红了。梵宇当即得意,小姑娘很好哄嘛,比预想的还要容易呢。岂知,就在梵宇自鸣得意之时,梵星却突然拉下了脸,不无讽刺的说道:

  “少爷,你是觉得我很好骗是吧?哼!”

  梵星哼了一声,端着鸡汤便出了门,只留下莲儿哈哈大笑,还有梵宇一脸懵逼,不对呀,古代的丫头都这么聪明了?梵宇只得赶紧追出门外,并且大声解释道:“星星,你别走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呀。”

  只是,门外哪里还有梵星的影子。

  梵宇顿时一脸哭相,只觉这物理博士白念了。现在老娘不要我,丫头也不要我,连个破糟老头子都嫌弃我,还不如待在林家呢。梵宇无奈,只能郁闷的低着头,准备回家。大不了,老子一个人过年!

  岂知刚到院子,大门外便是一阵敲门声,并伴着一声呼喊:

  “良臣兄,快开门,我是会之。”

  会之?这不是秦桧的字么?而且声音也和秦桧很像,梵宇顿时有些懵逼。当朝宰相怎么会来一个糟老头子家里?不可能,肯定是我听错了。梵宇摇了摇头,准备上前开门然后闪人。岂知,怪老头突然对着外面发话了:

  “死奸臣,谁是你的兄弟。滚!”

  奸臣?梵宇顿时愣住,看来果然是秦桧啊。

  只不过,你个死老头儿要不要这么彪悍,这可是当朝宰相啊。你丫乱叫人奸臣,不怕掉脑袋么?梵宇正准备上前阻止老头发疯。岂知,门外的秦桧,却是毫不生气的样子,竟然还在继续喊着:“良臣兄,就算咱两有什么误会。但是陛下派我来看你,你也不能不见吧。快开门!

  过年了,陛下赐你一些年货!”

  梵宇此刻,不只是懵逼,还外带震惊了。

  这死老头,牛逼啊!皇帝御赐年货,还派当朝宰相探视,这是什么待遇?难道你是太上皇么!当然,这是不可能的。靖康之后,钦、徽二宗,都被金人抓走了。高宗当朝,是没有太上皇的。那这老头是谁?

  梵宇这眼神,便在大门和老头之间,来回闪烁。

  岂知老头儿却是狠狠瞪了梵宇一眼,并小声的骂道:“皇帝御赐,我必须开门。难不成,你是想与你那奸臣爷爷见面?”

  “哦,哦……”梵宇赶紧转身,躲去了后院。

  随后,梵宇启动‘远听’,便听见老头放下大刀,走出院子开了门。果然,门外正是秦桧,还领着汤思退、张俊等一众文武权臣。老头才一开门,便听见众人齐声揖手问好:“韩老将军,新年好啊!”

  老头儿却是一如既往的彪悍:“好个屁,全是奸臣!”

  众人顿时一脸尴尬,大家只是政见不同,到你这儿怎么全变奸臣了。好在,秦桧老脸够厚。丝毫不以为意的走进了大门,并对身后招了招手。便只见,几个黄门小厮大包小包的搬进了院子。

  不用想,便是高宗御赐的年货了。

  眼见东西进屋,老头儿便对众人喊道:“东西也送了,你们该走了吧!”

  “咳,咳咳……”饶是秦桧老脸够厚,也被噎得一阵咳嗽。随后他也不管老头儿,自顾走进了客厅,并说道:“良臣兄,我们大老远来看你,怎么也要讨杯茶喝吧?而且,陛下还有话要带给你。”

  “春香,上茶。”

  老头儿无奈,秦桧三句不离皇帝,老头儿也拿他没招。

  随后秦桧、汤思退等人分坐客厅,小丫头春香便逐一上茶。只是茶水颜色寡淡,怎么看都不是上次梵宇喝的龙井‘宝云茶’。果然,古代‘上茶’和‘上好茶’是有区别的。而且,区别还挺大。

  张俊茶水入口,便是扑哧一声,喷了出来。

  随后,张俊便是桌子一拍:“韩世忠,你过分了啊!”

  “过分?我有你这老匹夫过分?”老头儿却是一脸淡定,嘲笑说道:“你忘了,你和秦桧杀鹏举的时候,可远比我过分吶。我告诉你,就你这老匹夫的罪孽,别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都洗不清!”

  “你,你,你这老匹夫……”张俊气得直哆嗦。

  客厅内,一时沉默,涉及岳飞的话题,永远都是那么敏感,少说为妙。

  而身在后院的梵宇,则正为‘韩世忠’这三个字而震惊。想不到啊,这怪老头,竟然是与岳飞齐名的抗金名将‘韩世忠’。当初岳飞含冤被杀,他便辞去了枢密使宣称研究黄老、颐养天年。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他这是寒心了。

  梵宇没想到,随便路遇的虐猫老头,竟然是个大人物。

  而客厅内,却是安静诡异。秦桧只得出面调停:

  “良臣兄,岳飞的事情,日后总会有个定论。我们此次前来,是受了陛下所托,希望你能保重身体。陛下常说,自你告老后,这大宋朝就再没有一个强将。金人蠢蠢欲动,何日犯边也难说。他日少不得还要劳你出山,再上阵杀敌呢。”

  “杀什么敌,和谈就好了嘛。反正我大宋朝里民脂民膏也多,随便搜刮一点点,何止是金人,就连辽夏蒙几国,也都统统撑死了。根本不用杀敌!”韩世忠须发皆张的瞪着秦桧,眼神仿佛要杀人:

  “皇上的话也带到了。你们滚吧,死奸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