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4章:鞭师(1)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682 2019.03.23 20:00

  梵宇并未多言,只随手接过题纸。陆管家想在数学上难倒他,无异于痴心说梦。但梵宇也有难处,就是要装傻子并且还能赢了陆管家。秦管家正看着呢,这老狗肯定也懂数学。一阵沉吟后,梵宇打开题纸。

  第一题:今有物不知其数,三三数之剩二;五五数之剩三;七七数之剩二。问物几何?第二题:梁山有匪108人,劫马一群。宋江分半且退马一匹。余匪皆如是。至108人分完,终剩马2匹。问,劫马共几何?

  第三题:春夏X秋冬=夏秋春冬;春冬X秋夏=春夏秋冬。问夏为几?

  看完三道题,梵宇点赞陆管家。这老狗,竟然会脑筋急转弯了。只可惜第三题,要是问‘春为几何’就好了。自己装傻也能蒙对两道题。

  无奈,对一道是一道吧,赢老狗够了。

  随后,梵宇晃了晃题纸,还用手指弹了弹,一阵哗哗作响。俨然要开始答题了,秦管家和众学童顿时屏声静气,等待答案。

  岂知,梵宇却是题纸一推,说道:“你又忘了?老子不识字!”

  众人原本全都憋着一口气,等着梵宇说出答案。岂知这货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竟然蹦出来一句不识字。尼玛丫,你咋不去死!陆管家不免也是一阵感叹,可惜了老子这么好的字,白瞎给狗看了。只得把三道题又念了一遍。

  随后厉声问道:“怎么样?不会就下跪!”

  梵宇依旧一副傻兮兮的得意相,随口说道:“一、二、三。”

  众人愣住了,这答案怎么感觉有点熟悉呢?尼玛,不就是林海出题时的答案么。这货不会只知道一二三吧。就连陆管家,也不免疑惑起来:

  “傻子,你怎么老是回答一二三?”

  “你管老子。我娘就教过我一二三,不行啊!”梵宇甩了陆管家一个白眼。随后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竟还催促道:

  “你就说我对不对吧?”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陆管家却欲哭无泪。

  老子为这数比,没日没夜的熬了两天,你丫恐怕是连题都没听懂吧?早知如此,就问你有几岁,家里几口人算了。害得老子劳心劳力,翻烂了算书十经。简直就是对牛弹琴,跳舞给瞎子看。不知所谓!

  陆管家心里活动丰富,一时愣在当场。梵宇却来打岔:

  “老狗是怕输么?你就回答我对不对!”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就你这还好意思追问答案?你咋不上天呢。

  岂知,陆管家却是愣住了。刚才只顾抱怨对牛弹琴,他还真没有注意到。傻子竟然又蒙对了一道题。宋江分马,的确是只有两匹的。当初陆管家也算了很久,还曾感叹这题构思精妙,答案出其不意。

  不曾想,竟被傻子蒙对了。

  尼玛,天理何在!

  陆管家差点一口老血喷出。随后,赶紧安慰自己说,还好一三两题的顺序相反,否则傻子不是答对两道题了。万幸,万幸!蒙对一道又如何,接下来该他出题,老夫答对两道即可,看他还不下跪认错。

  随后,陆管家说道:“算你运气好,蒙对了第二题。”

  众学童一阵惊讶,这也能蒙对?

  踩狗屎了吧!

  岂知,梵宇却是一脸大言不惭:“什么叫蒙对,老子算过的好吧!”说完之后,就差跳起来庆祝了。众学童自然是一脸鄙视,信你才见鬼了。梵宇却是恬不知耻,好似自己真的会算似的。随后问道:

  “该我出题了吧?”

  陆管家脸色黑沉,几乎可以拧出水来。“出吧,等你下跪呢!”

  梵宇便是一脸嘲讽:“说不定,是你叫先生呢。”

  “做梦!”陆管家当即痛斥,口水差点溅到梵宇脸上,骂道:“数科包罗万象,算尽日月乾坤。岂是你个黄口小儿就能难倒老夫的。你也太小看数科了。”

  “不,不,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不是小看数科,而是小看你。”梵宇一本正经,惹得教室里又一阵哄笑。但梵宇却并不等陆管家反驳,而是抬手指向了屋顶,随后继续说道:“你说数科算尽日月乾坤是吧?

  好,我同意!

  既然你这么能算,那就请你算算,

  第一题,这太阳有多大?”

  梵宇说完之后,教室里突然陷入了沉默。

  陆管家也懵了。“嗯……?”

  牛是自己吹的,说什么算尽日月乾坤,现在人家真的让你来算日月了。怎么办?难不成,还拿个圆规直尺去量太阳的直径啊!老子又不会飞!陆管家顿时只觉得脸上一阵发烫。难不成第一题就不会?

  其实,算法倒是简单。可就是量不到太阳直径啊!陆管家无奈,再次陷入沉默。连秦管家也是哑口无言。傻子的世界,理解不了啊。

  而学童们,则是纷纷议论起来:

  “傻子有病吧!太阳怎么能算得出来!”

  “是陆管家自己说能算的嘛,怎么能怪人家傻子?”

  “就是,他以为太阳是炊饼呢。”

  “其实太阳也不大嘛,可以量水缸里的倒影。陆管家好笨。”

  “傻逼!按你这样说,带面镜子爬上雷峰塔,不是可以算出临安了!”

  “你再说傻逼试试?欠揍是吧!”

  学童们七嘴八舌好不热闹,陆管家却只有尴尬。不过,这议论声倒是给了他一些灵感。随后他便指着梵宇,大声质问道:

  “傻子,你能算太阳么?”

  “不能。”梵宇摇了摇头。其实,前世倒是算过的。

  “那么,这题无效!”陆管家顿时喜出望外,一脸大义凛然的说道:“你连自己都不知道答案,凭什么给我出这个题?”

  梵宇暗骂了一声无耻,脸上却是一副傻相,随后说道:“比试前你又没说一定要知道答案。我凭什么不能出?”

  “呃……”陆管家顿时有些理亏,不过态度却很强硬:

  “总之,这题不能算!”

  梵宇看着陆管家一阵胡子直翘,鼻子都气歪了,心底别提有多爽快。但是脸上,却装出了一副煞是生气的样子。随后,捏起桌上的两本书,哗啦就扔了出去。同时还指着陆管家,大声的骂道:

  “老师混成你这样,也太丢脸了。耍赖,老子不比了!”

  梵宇骂完之后,转身就走。反正这比试对自己也没好处,借口闪人不是更好么。学童们则是都愣住了,瓜还没吃完呢,这就不比了?而陆管家却是一脸焦急,如果传出去说自己比不过傻子就耍赖,脸面何存啊。

  不行,傻子绝不能走!大不了这题算我输,反正还有两道题,答对照样可以赢。陆管家想通此节之后,当即一把拉住了梵宇。说道:

  “哎呀,走什么。大不了这题算有效!”

  梵宇悠悠转过身来,既然人都这样说了,自己没理由再走了啊。好吧,既然老狗存心找虐,老子满足你。梵宇便说道:

  “那好,现在我出第二题。”

  “等一下。”岂知,陆管家却突然打断了梵宇,随后说道:“傻子,事先申明。后面出的题目,你要保证可以看得见、摸的着,否则出题无效。另外,你自己还得知道答案,否则出题也无效。可有异议?”

  “好啊。”梵宇点头。

  随后梵宇扭头出了教室。众人不明所以,一时愣住。陆管家却是心底咯噔一声,傻子不会是又去找丫头吧。文斗以及和林海的数比中,小丫头的出题很刁钻啊。陆管家已经有心理阴影了。琢磨傻子出题前,赶紧增加声明。

  岂知,一分钟不到,梵宇就回来了。

  手里还抱着一个大茶壶,就是陆秀才日常烧开水用的。茶壶已经发黑,底部凹凸不平,肚子像个小坛子,顶部则是像个坛沿。尤其还有个茶壶嘴,弯弯曲曲的至少有一尺多长。显然,是个老物件儿了。

  陆管家舒了口气,这傻子渴了么?管他呢,不是小丫头出题就好。岂知,梵宇却是将茶壶递给了陆管家,随后说道:

  “就这个吧,测一测,茶壶的体积!”

  陆管家木然接住茶壶。教室里则忽然一阵哄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