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5章:放假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486 2019.04.13 12:30

  此后几天,梵宇和冯铁匠两人便各行其事,忙得不可开交。梵宇也终于再次体会到了上一世整天待在实验室里的感觉。

  女眷区已经修整好,但是灌钢基地整天叮叮咣咣,梵宇便没有把梵氏接回来住。倒是让梵星停了生意过来帮忙。反正没几天就过年了,小丫头倒也没有太大意见。现在每天花钱如流水,没个人来管管银子也不行。

  毕竟是合伙的生意,账目要搞清楚!

  蝎子刘偶尔也会过来瞧上两眼,不过他也看不懂,还是对赌场更有兴趣。

  其间,梵宇也让莲儿去约了一下陆秀才。这位先生还是不错的,三番五次维护自己,更在年祭比试时,不惜得罪秦桧父子。眼看快过年了,梵宇想要约他出来吃个饭以示感谢。可不曾想,秀才竟然辞职了。

  显然,秀才是因为梵宇,在林家待不下去了。

  可一时间,也打听不到消息。

  梵宇便有些内疚,只得委托蝎子刘帮忙打听,这家伙在地界上混,三教九流认识的人也多,总比自己胡乱瞎跑管用。可惜临近除夕,还是没有半点消息。无奈,找人的事儿也只能先放下。

  继续研究蒸馏法吧。

  虽说不用考虑石油的提炼效率,梵宇还是琢磨着,除了汽油,再把煤油也留下。毕竟现有的蒸馏法过于简陋,仅能从石油中,提炼出大约20%左右的汽油,其余的则被全部扔掉,太过浪费了。实际上,只继续提高温度,就能蒸馏出煤油来,用于照明还是不错的。这又是一门生意啊,直接扔掉的话,无异于扔银子。

  是以,梵宇每天便闷在‘化学实验室’里,折腾一些瓶瓶罐罐。

  俨然一副‘商人科学家’的嘴脸。

  而冯铁匠这边,因为涉及‘灌钢法’和后续的‘熔模铸造’,一个人有些吃力,他便提议再招几个帮手。梵宇大手一挥便同意了。

  人多力量大,研发费用不能省啊!

  随后,冯铁匠便动用军器所的关系,招了四个灌钢和铸造专家。梵宇也不吝啬,直接也是每月十两银子,预付半年。同时,为了避免打击冯铁匠的积极性,梵宇干脆将他们五人编制成‘钢铁研究组’,任命铁匠为组长,每月二两银子补贴。一时间,冯铁匠升职加薪双喜临门,愈加干劲十足。

  梵宇不无得意,好歹吃过女董事长软饭,咱还是懂管理的。

  管理是门技术,更是一门艺术。

  好吧,或许梵宇的名头上,还能再加几个字:艺术商人科学家。

  可惜梵宇自诩的管理艺术,终究还是没能超越客观规律,炼钢炉没能年前完工。工头已经尽力了,快把两亩地上塞满了人。可是没有起重机、挖土机等,全靠人力挖掘搬运,效率实在不高。而时间,却已经来到了除夕前夜。

  工头便找到了梵宇,说道:“梵少爷,放几天假吧?”

  “几天?那怎么行!”梵宇断然摇头。时间就是银子,他便回道:“明天除夕,让工人们放一天假,与家人吃个年夜饭就可以了嘛。”

  “梵少爷……”工头快哭了,过年谁还不走几家亲戚,只得争辩道:

  “初一总得休息一天呀?”

  梵宇一阵皱眉,随后想起了《马哲》。我现在,算是万恶的资本家了吧?我去,别搞出工人罢工了。梵宇无奈点头,回道:

  “好吧……,那就除夕、初一,放两天。”

  “谢谢,谢谢梵少爷。”工头千恩万谢而去,就差跪舔梵宇的鞋子。

  梵宇便突然觉得,似乎做资本家,还挺爽的。

  放假计议已定,‘钢铁研究组’几人也分别回了家,宅子里少有的恢复了宁静。梵宇连续熬了几天夜,研究石油的蒸馏提纯,吃住几乎都在实验室里,整个人便弄得有些憔悴。除夕这日一早,他便趁着清净,找了一个房间开始补觉。

  宅男对于睡觉的向往,普通人是理解不了的。

  梵宇一口气,就睡到了午时过后。

  起床围着院子跑了几圈,简单洗漱过后,才想起今天过年。眼看日头开始偏西,他便又去敲了怪老头的门。既然女眷区已经修好,趁着今天过年,干脆把老娘三人接回来,一家人团团圆圆吃个年夜饭。

  只是有些奇怪,大门外竟然停了好多车马。

  一辆辆装饰华贵,连马夫都穿着绸缎。显然是些达官贵人。

  梵宇有些不明白,这些人怎么会围在怪老头的院子外。而且似乎很害怕的样子,只敢远远的望着,来敲门都不敢。梵宇倒是无所顾忌,反正被骂惯了,抬手便是啪啪拍门,嘴里还大喊道:

  “老丈,开门!”

  “小子你还敢来?找死是吧!”大门吱呀一声门开。

  只见怪老头又扛着大刀出来了,一副怒气冲冲,似要砍人的样子。梵宇顿时一脸紧张,双手挥舞、连连后退,并解释道:“老丈,别激动,别激动,咱爷俩有话好好说。今夜除夕,你总得让我见见老娘吧?”

  “哼,滚进来!”老头让开一条缝。

  梵宇一阵灰头土脸,赶紧闪了进去。而远处的那些车马,似乎都想要趁机靠近。老头儿却是砰的一声,把门又关上了。

  梵宇不免有些好奇:“老丈,那些人是谁啊?”

  “关你屁事!见过你娘后,就赶紧滚!”老头挥了挥大刀

  梵宇不敢多话,低头去往母亲住的厢房。梵氏经过这几天调养,身心已经复原。虽然还在生梵宇的气,骂了几句后,终归也就原谅儿子了。梵宇便趁热打铁,赶紧劝说道:“娘,今日除夕。回咱新宅子团员吧?”

  岂知,梵氏竟一口拒绝:“不去!”

  梵宇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呀?隔壁才是咱的家。”

  梵氏却回道:“你那边乌烟瘴气,闹得慌!”

  梵宇一头冷汗,这怪老头儿给老娘灌了迷魂汤么,连家都不回了。无论怎么说,梵氏就是不同意。无奈,梵宇只得退出厢房,准备找梵星帮忙游说一下。岂知,小丫头见了他后,只是‘哼’了一声,一脸黑沉的跑了。

  我去,连星星都叛变了。

  什么情况?你个死老头,老子要跟你拼命!

  梵宇便气呼呼的去了老头院子里的兵器架,可惜让人悲伤的是,梵宇根本拿不起大刀,太重了。选来选去,最后只能提得起一把三寸来长的短剑。望了望老头手里那一丈有余的大刀,梵宇瞬间就怂了。

  怎么能动手呢。咱是读书人,要讲道理。

  打架太粗鲁了!

  梵宇便一把扔掉短剑,挽起袖子气呼呼的冲向老头。只是在临近五步的距离时,突然又转了个身。似乎,老头也不爱讲道理啊。唔……,还是去找莲儿吧。梵宇便明智的去了厨房。好在莲儿没有叛变,正在炖鸡。

  又是鸡,怎么又是鸡?梵宇觉得,肯定是吃鸡让梵星叛变了。

  便问道:“莲儿,星星怎么不理我?”

  莲儿眨巴眨巴眼睛,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后便从衣襟里拿出一个大红色的信封,递给梵宇说道:“哎呀,少爷我忘了。星星早晨去铺子清点材料,说是遇到有人给你送请帖,让我转交给你呢。”

  “请帖?”梵宇接过拆开,只见信上几行大字:

  “立恒君台鉴,诚邀先生于正月十五元宵节夜,参加我阁举办的‘文斗招亲’。幽栖恭候、不见不散。--文斗阁敬上。”

  我去,星星吃醋了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