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2章:骑马(1)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288 2019.03.22 16:30

  次日一早、天色未亮,梵宇再次闻鸡起舞。围着小院例行跑圈,然后是俯卧撑、引体向上,还躺在藤椅上做了一组仰卧起坐。甚至他还想到了第N套少年儿童广播体操。可惜没广播,做起来觉得自己像个傻逼。

  他便又如昨天一般,将跑圈等做了三个循环。

  梵星照例一早起床做早饭,还给梵宇赔了个不是,说充气的蹴鞠断货了,要过几天才能拿到。梵宇摆了摆手,又不是充气娃娃,不急。

  此后,梵宇的早餐食量,便稳定到了三个馒头,两碗稀饭。

  可惜最近比较穷,否则加个鸡蛋会营养更好。

  吃完早饭,小丫头又急急出了门,显然是要忙生意去了。梵宇这才想起问了声:“星星,你做的什么生意啊?”

  “吃的呀,我没说过吗?”梵星抓了抓脑袋,竟有些呆萌。随后想起,这是少爷第一次主动关心自己的事业,小丫头顿时兴奋,吧吧讲了起来:

  “全靠少爷给的银子,摊位地段好,我生意也可好了。早、中、晚都可以营业,不但早晨的包子、面条卖得好,中午晚上的糯米藕、莼菜笋、清炒茭白也很畅销。等少爷禁足解除了,我给你炸鸡腿吃。”

  “嗯,好。”梵宇点头。

  只是,他的心底却有些酸楚。光听这些菜名就知道,生意再好,恐怕也赚不了几个钱。最多也就维持三人生计,亏得小丫头还这么辛苦。

  可惜啊,自己出不了门,否则也能帮帮忙。

  再等等吧。

  日头升起后,梵宇去了学堂。

  陆秀才已坐进了教室,准备今日的‘授书’。大宋科举主要是考经书诗赋策等,都是陆秀才的科目。所以他的教学任务最重,课时自然也就最多,大体相当于梵宇上一世的班主任。学童们的杂事也管。

  而秦管家竟然又来了,唯一的好消息是陆氏没有再来。

  或许,她自认可以确定,梵宇就是傻子。

  不过让梵宇意外的是,秀才一看到他后,竟主动招了招手。随后拿起昨日的《三字经》,也不等梵宇问话,更不让他解读,提笔便是点书,接着就是一阵摇头晃脑的教读。秦管家也没再插嘴说要代教几句。

  显然,两人对梵宇的想象力,心有余悸。

  而且,梵宇还发现,陆秀才把‘教之道,贵以专。苟不教,性乃迁。’的顺序,改成了‘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这是有多深的心理阴影啊。

  或许,这就是梵宇穿越后,改变的第一件历史事实。

  随后梵宇便捏着三字经回了座位。陆秀才总计也就授书十几句,一百多字而已,梵宇十几分钟就给背下来了,剩下便是无所事事。无奈,只得再次跟着旁边那个学童读起了《周易》,摇头晃脑,好不认真。

  这一上午倒是安然,秀才自顾授书,秦管家也只是远远的看着。

  临近中午,下学钟响。

  梵宇正准备收拾书本回家吃饭。岂知,学童们却忽然一阵欢呼。

  原来,下午是‘御’科,也就是骑马。

  是骑真的马。

  梵宇便也一脸欢快,这不就是考‘驾照’嘛。那得学一下,安全驾驶很重要啊。但前座的小胖子陆泽民,却突然回过头来,一脸嘲笑。

  因为,梵宇不会骑马。

  梵宇懒得搭理他,开车而已,基本生活技能嘛。

  老司机了不起么!

  吃过午饭后,他便跟着学童们便径直去了马场。就在南面小院,大门长廊左边一块两亩左右的空地上。边上还有一个马厩,关了大概三十来匹马。

  梵宇不免一阵感叹,马云算个屁啊。

  车库能有两亩大?

  随后,一个五大三粗的老师走了上来,是三年前高宗重开武举时,落弟的学子。名字很有意思,姓苟,名东溪,字荐仁。因为考武举也称秀才,所以学童们私底下便称呼这位老师为‘狗秀才’。

  当然,也有人暗地唤他‘狗东西’,或者‘狗贱人’。

  眼见人员到齐,苟秀才开始教学。首先是些理论知识,包括马匹的分类、产地、习性以及喂养等,也包括马鞍、马掌、马鞭等相关知识。另外还有一些马匹防病、治病的相关内容。学童们都等着骑马,听得有些索然无味。

  但梵宇却很认真,

  毕竟,驾照也要先考理论不是,习惯了。

  大概小半个时辰之后,开始‘御’科实践,也就是骑马。

  学童们顿时一声欢呼,纷纷跑去马厩牵出马匹。梵宇自然也是跟着前去,牵了一匹枣红色的大马出来。只是梵宇一副小鸡仔的模样,俨然比马腿高不了多少。反差太强烈了,引得四周一阵哄笑。

  包括秦管家,也跟着在一旁大肆嘲笑。

  尤其小胖墩陆泽民,竟然骑着马在梵宇眼前转圈,还打趣问道:

  “傻子,要不要给你搬个梯子?”

  梵宇顿时火大,指着小胖墩的黑马反诘:“我又不骑骆驼,不需要梯子。”

  小胖墩便埋头瞅了瞅胯下的黑马,一脸疑惑:“骆驼?你瞎呀。”

  梵宇却是哈哈大笑:“你骑完之后,就变骆驼了。”

  陆泽民这才反应过来,傻子在笑老子胖啊。小胖墩一阵无语,‘驾、驾’两声郁闷跑了。并暗自发誓,一会儿在训练场上,定要找回场子。

  梵宇则自顾开始骑马,随后他才发现:可能,真的需要梯子。

  一时郁闷。

  好在‘御’科也有个好处,就是不用再装傻了。

  因为,不装也傻。

  不会骑啊!还没上跑道,梵宇便已经摔了好几个跟斗,屁股好疼。毕竟前一世,养条狗都得打预防针,养只猫还得去上动物心理健康课,担心宠物寂寞。普通人哪里养得起马。梵宇不会骑,倒也正常。

  等到梵宇好不容易能够骑马走上几步,其他学童已经在跑道上纵马撒欢了。那一道道绝尘而去的身姿,梵宇好不羡慕。

  可惜,梵宇没时间去学了。

  因为苟秀才已经下达了今天‘御’科的考核任务,那就是,骑马跳下一个三米多高的跳台。最关键的是,秀才要求:

  全部学童都跳下去,才准下课!

  梵宇驾马来到跳台上,望了望台下,一阵腿肚子发软。尼玛,一楼多高啊!这要是跳下去,肯定会被震下马来,那还不把腿给摔断了。

  梵宇便坐在马上一阵发愣,进退维谷。

  而其他的学童们,则是一个个从他的身边,呼呼而去。

  那一个,潇洒!

  小半个时辰后,天色已经放暗,临近下学。学童们几乎全都纵马跳了下去,唯有梵宇还抱着马脖子,一个劲儿的向跳台下张望。因为苟秀才说过,所有人跳下高台才能下课,学童们便全都在土台下张望等待。

  只是梵宇一直胆怯,学童们便逐渐抱怨起来。一时间,梵宇倍感压力。

  跳,还是不跳?这是个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