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0章:火机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324 2019.03.31 16:30

  宏伟的装修计划泡汤之后,梵宇锁了宅子闷头回家,一路上都在琢磨怎么赚钱。只是步行比较慢,来到梵星的铺面时,天已抹黑。小丫头干脆关了铺子,两人一起回了林府。只是,梵氏却还没有回来。

  很明显,肯定又被陆氏分配了很多杂活。

  看着屋内冷锅冷灶、一抹漆黑,梵宇便又是一阵气上心头。

  梵星自然也看出了少爷不爽,便赶紧拿出火镰来,准备点火做饭。随后便是一阵啪啪声响,小丫头捏着火钢,在火石上来回撞击。或许是火绒有些受潮,一直打了好几分钟,火绒上才燃起了一丝火焰。

  小丫头自顾埋头做饭,梵宇却突然脑中一闪。

  咱不是想赚钱么?

  这火镰似乎不太好用啊!如果,能弄出火柴,或者打火机来……

  梵宇似乎闻到了一丝银子的味道,脸上现出了兴奋。随后,从梵星手里拿过火镰研究起来。毕竟是古代的东西,构造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块手指大小的燧石、一个便于手握的铁块,以及可以贴在燧石上的艾草绒叶。

  打火的时候,用铁块敲击燧石,火星溅到艾草上,便会燃起火来。不用的时候,便用一个精美的外盒或者荷包,将这三样东西装起来,既防潮又便与携带。

  火镰的原理,其实就跟钻木取火差不多。

  而不好用的地方就在于,要靠火星点燃艾草,其实比较困难。

  果然,梵宇试了好几次,要么把手砸了,要么直接敲在艾草上就没溅起火花。一直花了好几分钟,才勉强点燃了一根蜡烛。

  随后,梵宇便问道:“星星,火镰多少钱一个啊?”

  梵星正低着头做饭,便随口答道:“不一定呢,从几十文钱到几百两银子不等。火石、火绒都差不多,但火钢和外面的盒子,差异就很大。有钱人会镶上金、银、玛瑙、红珊瑚等,用于炫耀,这就很贵啦。”

  “哦。那买火镰的人多吗?”梵宇问道。

  “多呀。谁家不用火镰?”梵星扑哧笑了出来,并继续解释道:

  “这大宋朝的男儿,哪个不带火镰的,连我都有。也就少爷您不带火镰。而且,婚嫁贺喜也都爱送火镰。尤其我还听说,军队里正大力发展火器,那些火炮、火箭什么的,都得用火镰点火,也大肆购买呢。”

  “哦,明白了。”梵宇点头。

  随后,梵宇便一个人闷进了卧室,捏着纸笔琢磨。

  电子打火机暂时不太现实,但那种用齿轮摩擦打火石的老式打火机,难度不大。就是不知道这时代的铁匠水平怎么样,总不能做个拳头大的齿轮吧,那打火机得多大呀。还有燃油,肯定也不能用菜油吧。

  梵宇闷着头,一阵写写画画,弄出好些图纸来。

  琢磨着搬出林家后,先弄点打火机卖吧。

  毕竟是个新东西,第一桶金估计能赚不少,而且还是个长线生意。至于其他的赚钱路子,等到没有了秦桧父子的制约,那还不是大把机会。

  老子领先一千年呢。

  一时间,梵宇心情大好,饭都多吃了两碗。

  就是看到梵氏回家后一脸疲惫,不免又有些心底难受。钱要赚,进士也要考啊。就算赚了钱,但商人地位如狗。要想老娘和丫头不受欺负,这官儿还是要当的。何况没有功名,秦桧父子也随时都可捏死自己。

  太没安全感了。

  是以次日,没等陆秀才催,梵宇主动去了学堂。

  学习这种事情,不止是智商的问题,有时候还要讲个学习氛围。如果一个人闷在家里苦读,梵宇担心自己会打瞌睡。当然,学堂里也有可能会打瞌睡。但至少旁边还有人读《周易》嘛,当胎教了,总能听几句。

  只是一进教室,梵宇乐了。

  竟然是‘数’科,而且老师任然是陆管家。

  这老东西被林一飞停了管家的职,一时间收入大减。这兼职老师的银子,便不敢再丢了。毕竟有两个儿子要养呢。尤其,贪腐事件还在调查当中,谁知道最后会被勒令退还多少银子。陆管家此刻,便是有一分,挣一分了。

  哪还管什么脸面。

  而梵宇看着老狗脸色发绿,便只觉得两个字,爽快。上课不用起立,感觉爽快;老师讲课可以不听,爽快;看书累了还可以睡觉,爽快;老师敢怒不敢言,爽快。还有比上‘数’科更爽的科目吗?有没有?没有!爽快……

  梵宇便在‘数’科上,拿起了《周易》来看。

  这阵子‘远听’的距离增加不少,已经可以完全覆盖林家。甚至连外面街道上,那些车马经过、小贩吆喝都能清晰的听到。读《周易》功不可没,是以梵宇近期的学习重点,都是在研读易经。

  就是内容有些生涩,远不像其他四书、诗礼等,背下来即可。

  陆管家自然是鼻子又气歪了,忍了大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忍无可忍,提着戒尺便走了过来。岂知戒尺还没落下,学堂却是砰的一声被人推开。只见一个护卫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脸急切的对陆管家说道:

  “陆……,陆先生,陆天被人打了。”

  “打了?谁打的,严重不?”陆管家顿时焦急,也没工夫计较护卫改口了。

  “蝎子刘打的。听说很严重,脚都断了。”护卫回答。

  “蝎子刘为什么打他呀?”

  “哎呀,我也不知道。您别问了,快去看看吧。”

  陆管家当即丢下戒尺,拉着护卫跑出了学堂。小胖墩陆泽民自然也是一脸焦急,但他却想起了昨夜梵宇在大门口的最后一句话。小胖墩便扭过头来,犹如审问犯人般瞪着梵宇,随后问道:

  “傻子,是不是你勾结蝎子刘,害我大哥?”

  “你别乱说,我可是傻子!”梵宇抱着周易,一本正经的打趣。

  小胖墩无奈叹了口气,无凭无据,他也不能把梵宇怎么样。只得拄着拐杖,叮叮当当的也跟了出去。大哥出事儿,他总得去看看。

  学童们顿时议论纷纷,猜测陆天为什么挨打。

  梵宇却如隔岸观火,埋头读起书来。就让蝎子刘使劲儿折腾吧,老子坐等分钱。如果这一次还坑不死你陆老狗,算我输。

  随后,陆秀才进了学堂。陆管家突然跑了,总得有人上课。他便看见满室俱躁,唯有梵宇静心读书,一时间连连点头。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只是,如果让他得知此刻,梵宇满肚子都是银子和坏水,不知道会怎么想?

  可惜,梵宇演技炸裂,秀才是看不出的。

  甚至下学后,秀才还主动给梵宇讲解了几句周易。某牲口获益匪浅。

  梵宇一脸快意回了家,正准备拿起《周易》再研读一会儿。梵星恰好也回来了,手里还牵着一个小丫头,正是莲儿。两人一阵窃窃私语,显得很是高兴。随后,梵星突然拿了一张雇佣协议出来,并说道:

  “少爷,我把莲儿妹妹给雇了,你签字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