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7章:年祭(5)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201 2019.04.09 09:30

  面对国事政议,吃瓜群众们不敢妄自发声,就连汤思退和张俊两人,也暂时忘记了互怼。众人便只是一脸安静的看着梵宇两人。

  林海一阵抓耳挠腮之后,终究还是提起了笔。

  不管对不对,也比白卷好。

  而且在他心中,总觉得梵宇肯定也是不会的。多写几个字,还能得点卷面分吧。至少,自己的字比梵宇要好。

  而梵宇,却是老神哉哉,依旧看花不动。

  直到小半个时辰过去了,林海答卷之上已经密密麻麻一片。梵宇依旧只字未落,那卷面远比他的脸还干净。

  众人不免一阵窃窃私语,大抵议论说梵宇肯定不会写。更有甚者,比如秦管家,已经大肆起哄,说梵宇先前的诗文,八成是提前背下来的。都知道他家丫头厉害,说不定是提前押到题了。好在陆管家没来,否则只怕要点赞了。

  梵氏不免又担心起来,就连陆秀才也皱下了眉头。

  张俊倒是一阵高兴,先前被梵宇当众打脸,此刻眼见梵宇吃瘪,免不了要拉着汤思退反诘几句:“进之,你看这一局,还要不要再猜傻子赢啊?”

  汤思退便一脸尴尬:“这……,张元帅说笑了。”

  就连一直吵嘴的童儿和她弟弟秦埙,此刻也都达成了统一。两人一致认为,梵宇这一题,怕是真的不会了。

  又大约十几分钟后,林海已经写满一整页纸。但梵宇却依旧没有作答。闭眼抱胸坐在落花里,甚至还轻微的打起了鼾声。众人顿时一头冷汗,要不要这么放松,正文试呢。秦桧便一头冷汗,赶紧一声斥责:

  “立恒,答题时间快到了!”

  “哦……”梵宇睁眼,还慵懒的打了一个呵欠。随后提笔说道:

  “我答题快,时间够用。”

  四周顿时一片骂声:你丫要不要脸!

  就连秦桧都被逗乐了:如果是答‘不会’二字,的确很快。

  梵宇打完呵欠之后,似乎觉得不过瘾,捏着毛笔又伸了一个懒腰,就差流下哈喇子来。而林海此刻,却已经站起身来,示意答完交卷。一时间,众人便再没心思理会梵宇了,都把目光落在林海的卷子上。只见:

  “绍兴十九年腊月二十三,年祭诗文比试,以国为题,问可有安邦良‘策’?窃以为,治大国若烹小鲜。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非其鬼不神,其神不伤人;非其神不伤人,圣人亦不伤人。夫两不相伤,故德交归焉……”

  林海这试卷,洋洋洒洒上千言。大体就是把道德经、大学、中庸等一些涉及治国方略的句子,全给抄录了下来。可惜,完全没有具体的‘策’,全是废话。只怕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想要说什么。

  唯有秦府几个下人,看得云里雾里,直叹:林相公好厉害呀!

  果然,不明觉厉!

  汤思退几人便是一阵摇头,让小孩子谈‘策’,果然题目大了。不过这也不能怪林海,毕竟还是抓蛐蛐遛狗的年纪,你让人家谈论治国,不免有些强人所难。好在卷面也还整洁,又大多都是圣人之言,给个及格,意思意思吧。

  汤思退便站了出来,揖手说道:

  “相爷,这题目有些过于为难了。不过平海能把圣人之言记得如此纯熟,大体也算及格吧。至于立恒,却是只字未写。这局比试,怕是只能判输……”

  岂知,汤思退这个‘输’字还未出口,梵宇处却突然传来一道呼声:

  “答完收工,交卷!”

  众人下意识便转过头去,只见梵宇举着一张题纸,上面潦草写着几个字。可惜,字迹实在过于潦草,众人一时间也没看清楚。当然,众人也没心思去看梵宇究竟写了什么,都只觉得他是胡乱写字、应付了事。倒是梵宇那副志得意满的样子,不免惹得大家一阵恶心。尤其是张俊,只觉得快恶心吐了,当即就骂了出来:

  “黄口小儿,满纸胡言。放屁!”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就差也跟着张俊骂几声,放屁!

  只是,秦桧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堪。

  而汤思退此刻,却正一脸谨慎的拉着张俊的衣襟,并小心翼翼说道:“张元帅,慎言。您先看看立恒的答案。”

  “看什么看?敢情,你还觉得他还能赢啊?”张俊一脸讥讽,甩掉汤思退的手。随后,还貌似得意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襟。不过好歹还是按照汤思退的提醒,看了两眼梵宇的答案。便只见,十四个大字:

  “宋金议和,可安大宋一百五十年!”

  张俊顿时愣住,只觉得额头有冷汗,流了下来。

  宋金议和是什么?国策啊!而且还是秦桧一手牵头,并借此二度拜相,稳坐朝堂十一年。自己刚刚,却骂出了‘宋金议和’是放屁。这不是当众辱骂秦桧么,如果再说夸张一点,治他辱骂高宗之罪,也不为过啊。

  张俊不流冷汗,谁流汗?

  “这个……,呃……”张俊顿时结巴,一脸尴尬的看着秦桧,赶紧解释:“会之,不要误会。我刚才,唔,是没看清楚!”

  秦桧自然是一脸不爽,但是他也不可能仅凭‘放屁’两个字,就去追张俊的责。而且大宋这朝堂,为了‘议和’还是‘主战’,吵架早已是家常便饭。甚至还有当着高宗的面,摔桌子砸板凳的。骂声放屁而已,算什么!

  “伯英兄,言重了。”秦桧摆了摆手,示意不打紧。随后他便捏着梵宇的题纸,将汤思退和陆秀才等四人招了过来,并问道:

  “各位,这一局判谁赢?”

  众人便是一愣,这还有什么需要问的么?当然是梵宇赢啊!林海只会胡乱抄经,全篇拾人牙慧、空无一物,没有一个字与‘策’相关。反观梵宇这边,虽然答题只有十几个字,但是正中国策,切实可行啊!

  就是这句‘可安大宋一百五十年’,多少有些孟浪。当然,也显出了一丝霸气。恐怕就连提出‘议和’策略的秦桧,都不能确定可以管多少年吧。梵宇倒好,信誓旦旦好像真的似的。只管霸气,却不管是否靠普。

  不要脸的霸气!

  好在,汤思退及时站了出来,说道:“当然是立恒胜。”

  张俊几人便也赞同:“立恒胜。”

  “嗯,那就梵宇胜。”秦桧点头,当众宣布梵宇获胜。林海母子顿时如丧考妣,耷拉下了脑袋。因为按照文试规矩,梵宇三局两胜,已经赢了‘恩荫’名额。但林一飞却不闻不问,宛如置身事外。而秦桧却又说道:

  “第三局比试开始,‘论’平天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