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4章:年祭(2)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163 2019.04.07 16:30

  笑声来得突然,汤思退等权臣皆是转过身来,包括梵宇也抬起了头。毕竟傻子这两个字,多半只会冲着他来。唯有秦桧,却是一脸笑意的皱下了眉头,也不知道是欣喜还是生气。随后,秦桧便是一声假意的呵斥:

  “童丫头,就会胡闹。还不见过诸位叔伯!”

  “童儿遵命。”

  随后,梵宇便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在汤思退等权臣面前,逐一问好。最后,才到了秦熺的面前,撒娇叫了声‘爹爹’。正是秦桧的孙女儿,当日翻遍临安寻猫,还曾去梵星铺子上闹过的‘童夫人’。

  算起来,她和梵宇,竟还是堂姐弟的关系。

  只不过两人的待遇,可谓天差地别。童儿倒似没有多少心机,和秦熺撒完娇之后便朝林一飞等人走了过来。

  林一飞还以为童儿是要招呼他呢,一时抬起了手。

  岂知,童儿却迈过林一飞,竟直接来到了梵宇的面前。貌似质问的说道:“喂,傻子,我叫你呢。怎么不吭声?”

  “哦,人太多,没听清。”梵宇只得应了一声。

  “这还差不多,我还以为你敢不理我呢。”童儿脸色语气缓和了一些,随后突然伸出手来,问道:“我的鸡腿呢?”

  “鸡腿?什么鸡腿?”梵宇被这丫头,问得有些懵逼了。

  “哼!一点诚意都没有!你要是被人欺负了,我可不管你啊。”童儿这是想起了梵星的烤鸡腿,梵宇却在装傻。她便气呼呼的回到了母亲刘氏身边。撅起嘴,好一阵嘀嘀咕咕。显然是怨念极大。

  梵宇干脆假装没看见,老子又不是鸡,出门就带鸡腿啊!

  不过,秦家众人倒是有些好奇,童儿怎么会和那个私生子的傻儿子混到了一起,尤其是童儿的弟弟秦埙,最为不满。他便走到了姐姐跟前,质问道:

  “姐姐,你怎么会和那个小杂种认识?”

  “要你管!”童儿却是直接丢了一个白眼,气得秦埙直瞪梵宇。

  好在,秦埙没有机会来找梵宇的麻烦。秦桧已经站了起来,并对汤思退等几个权臣做了个‘请’的动作,随后说道:

  “各位老友,既然想看热闹,都随我去学堂吧。”

  随后秦桧带头,张俊、万俟卨、汤思退等大概二十几个权臣相伴,带着林一飞六人,一起去了秦家的私塾。再后面,便是童儿、秦埙,以及秦熺和他的妻妾等,最后才是秦管家等一众下人。

  一时间,竟有六七十人观看诗文比试,好不热闹。

  秦家的私塾格局,和林家的差不多,入门也是一块大空地,往前是泮池。边上立着几颗腊梅树,正是花开鲜艳时节,便有点点梅花飘落泮池。而池边,还有学童洗砚后留下的墨痕。整个学堂里,便仿佛充斥着花香与墨香。

  不得不说,秦桧虽然是奸臣,但对读书这个事,还是很重视的。不止整个学堂的环境好,面积也比林家私塾大了至少两倍。

  一时间,汤思退等人,都大肆赞叹了几句。

  秦桧也不多言,叫人从学堂里搬出了两张桌子,立于腊梅树下,又将文房四宝一并放了上去。随后,才对梵宇和林海两人问道:

  “今日,是你两诗文比试?”

  梵宇两人点头:“正是。”

  秦桧便又问道:“可明白这比试所代表的意义?”

  梵宇两人再次点头:“明白。”

  秦桧的眼神,便在梵宇和林海之间,来回扫视了几遍。随后转过头来,拉着林一飞便出了学堂,一直走到老远这才停下。随后,秦桧问道:

  “你希望谁赢?”

  林一飞毫不迟疑的回道:“当然是林海。”

  秦桧便斥责道:“多事!那你将名额,直接给林海就完了嘛。”

  “父亲请息怒,孩儿年初就定了这规矩,不好食言而肥。”林一飞便有些惶恐。随后,却是突然反应了过来,赶紧问道:

  “父亲,难道那张题纸,查出了什么异常?”

  “嗯。”秦桧点头,随后说道:

  “我府里有个姓秦的门客,对‘数’科有些研究。他便带着题纸去了一趟北方。据他和一些胡人的交流结果来看,傻子在题纸上写的那些符号,都是‘大食国’的数字,正是题目的答案,一、二、三。”

  林一飞顿时惊讶:“啊!傻子怎么会?”

  秦桧也是一脸疑惑,摇了要头说道:“我也觉得奇怪啊!按说,傻子连临安都没有出过,他不可能会这些东西啊。”

  “那怎么办?”林一飞的脸上,便突然现出了狠戾:

  “要不,杀了他?”

  “愚蠢!怎么杀?半个月前,我已经将‘九星连珠’的调查结果上报给了皇上,上面没有提及傻子的名字。如果出尔反尔,不是给皇上落下口实么!”秦桧一口拒绝了林一飞的提议,并指着学堂的方向说道:“而且,你总不能当着这一帮子人的面,杀掉自己的亲儿子吧?”

  “嗯,父亲教训得是。那怎么办?”

  秦桧便是一阵沉默,眼神里有凶光闪烁,随后一声叹息,并说道:

  “找个理由把他赶出林家,然后,再出点‘意外’嘛。”

  “孩儿明白。”林一飞点头。

  父子两商量完毕,返回学堂。而梵宇也正站在腊梅树下远听着,顿时一阵心惊。没想到不小心留下的线索,终究还是让自己露出了马脚。现在这父子两,已经对自己动了杀心,只怕以后这日子,有些心惊胆寒了。

  好在两人不敢公然动手,在秦家还是安全的。

  而且梵宇此前还在犹豫,比试时要不要装傻,现在看来,是不需要了。

  反正两人都要杀自己!

  既然如此,那接下来这诗文比试,便可放开手脚了。林一飞你想让林海赢是吧?老子偏要让他输得,很难看!

  就在梵宇心思翻转之时,秦桧父子回到了学堂。

  秦桧一抬眼,便看见了腊梅树下的梵宇,一肩落花、剑眉星目,隐隐风姿飒爽,好一副仰头看花、目光深邃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傻像。秦桧下意识便抬起手来,使劲揉了揉眼睛。怎么感觉,这傻子突然有些不一样了?

  其实,现场不只是秦桧有这种感觉。就连林一飞、汤思退,甚至还有童儿几人,也都有这种感觉。仿佛突然之间,梵宇便如春风化雨,整个人都泛出了灵性。秦桧隐隐有种感觉,以前轻视傻子,或许是个错误。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当众宣布:“文试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