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1章:雇佣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235 2019.04.01 12:29

  望着眼前的协议,梵宇一阵愣神。小丫头这手脚很快啊,昨天才说多雇几个人,今天帮手就到位了。不错,是块做生意的料子。

  不过,梵宇却是有些疑惑:“星星,莲儿不是鹤老爷的丫头么?”

  “对啊。”梵星点头,随后又解释道:

  “不过没关系的。我按合约赔了鹤老爷钱。莲儿妹妹已经解约了。”

  梵星解释得很清楚,梵宇却有些意外。前世在电视或者小说里,丫头简直比畜生都不如,主子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不一样啊。还可以主动花钱解约的?倒像是秦淮河上的花魁了。

  只是,梵宇却没有签字,而是将协议推了回去。并说道:“星星,你不是说要做总管丫头么。这协议你签就可以了。”

  “少爷,还是你签吧。”梵星却是连番摆手,一脸的不好意思:

  “莲儿是我的好姐妹,我雇她感觉怪怪的。”

  梵宇便不乐意了,小丫头心慈手软脸皮薄,这样可不适合做生意啊。随后,他便故意拉下脸来,问道:“那你还有多少好姐妹?”

  “呃……”梵星愣住,一阵眼神闪烁。随后竟突然抱起了梵宇胳膊,摇啊摇:

  “少爷,就一个。我保证。”

  梵宇顿时一脸尴尬,死丫头,还会撒娇了。

  无奈,梵宇签字画押,只能丢出四个字:“下不为例!”

  两个小丫头顿时一阵咯咯大笑,随后拉手去了厨房,一阵洗锅做饭、窃窃私语。梵宇便坐在小厅里看起周易来。一时间,家里倒是热闹了不少。等到梵氏回来,虽然有些意外,但是合约已经签了,也只能接受。

  就是免不了一阵唉声叹气,有些担心银子不够。

  梵氏却不知道,她这傻儿子,连铺子都买了,宅子也买了。

  只是,等到吃完晚饭后,睡觉成了问题。家里只有两个卧室,梵星是通房丫头,理所当然的就跟了梵宇睡。但是莲儿不一样了,人家只是雇佣丫头,你总不能跟少爷睡了吧。虽然梵宇也做不了啥,但是礼教时代,名声很重要。

  无奈,大宋朝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

  丫头和主母睡在一起。

  随后,梵宇连夜画了一张草图:“星星,年前把宅子装好。”

  梵星接过草图,只见密密麻麻一大片,各种建筑的名字闻所未闻,当即便是一声惨叫:“少爷,你把几十亩地全围了?还有这么多建筑,咱银子不够啊!”

  梵宇倒是一脸淡然,指着图纸说道:

  “叫什么!先把墙围起来,还有女眷区,也先建起来。”

  岂知,梵星却突然有些羞赧:“少爷,要不宅子凑合住?我和莲儿都计划好了,把三个铺面打通,装修成大酒楼。再隔出一个小间,卖些绸缎衣服。那一千两银子刚刚够本,没钱装修宅子了。”

  “死丫头,你还挺会花钱!”梵宇给了梵星一个脑镚儿,笑道:

  “放心吧,过几天还有钱给你。”

  梵星一愣,顿时眼里冒出小星星来:“真的,还有多少?”

  “小财迷。”梵宇便又刮了一下梵星鼻子,回道:“至少一千两!”

  “少爷,你太好了。”梵星高兴得差点跳起来,随后又是抱着梵宇脑袋,吧唧一口亲了下去。梵宇不免又有些躁得慌。赶紧推开丫头:

  “老是弄我一脸口水,睡觉!”

  随后两天,陆管家一直没有出现,甚至连陆泽民都没有来上课。梵宇难得清净,每天老老实实的读书、背经、研究周易。管他老狗去死呢。而‘远听’的距离,似乎又远了些,连隔壁街都能听见了。

  只是第三天下午,也就是腊月十六这天,梵宇正在学堂上课。林一飞突然怒气冲冲进了教室。这私塾开办十余年来,恐怕他还是第一次进来。一时间,学童们议论纷纷,连秀才都惊动了。但林一飞却没有搭理任何人,只是指着梵宇说道:

  “孽障,跟我走!”

  林一飞语气多有不善,说完转身就走。梵宇无奈起身,也不敢多问,只能老老实实跟着出了学堂。一时有些忐忑。尤其看见林一飞竟然还带着几个官兵,并且朝城西方向而去。梵宇猜测,多半是和陆家父子有关了。

  果然,林一飞吩咐车夫,城西赌场。

  看来借条的事儿,终究还是把自己卷了进去。

  银子不好拿呀,麻烦。

  梵宇叮嘱自己,得小心点,可别一不小心背了锅。

  随后便是一路沉默、眼神闪烁,分析当前形势。梵宇没有想到,情况有些复杂,林一飞作为朝廷命官,竟然会亲自参与陆天借条这事儿。而且,还特么带着自己一起去。这是要当面对质的节奏啊。

  如果让林一飞知道,自己故意给了蝎子刘借条,还参与分成。按这混蛋的尿性,那不直接砍了自己。还有,借条是以前开的。林一飞会不会怀疑,自己那时候就变聪明了?这尼玛,也是砍脑袋的事儿啊!

  一时间,梵宇如坐针毡。

  好在最近演技炸裂,虽然心中慌得一批,脸上却是静如老狗。

  思绪繁复间,梵宇干脆装出好奇的样子,看着车外人潮,竟风骚的吹起了口哨。林一飞顿时气得哼哼两声,梵宇却是不理。反正你看老子不顺眼,怎么做都是错,那还不如自在一点。借条的事儿,想再多也没用,进了赌场再说。

  大概二十几分钟之后,马车停了下来。

  城西赌场,到了。

  林一飞打头,几个官兵跟着,并且‘诤’的一声,抽出了佩刀。

  看样子,是想给蝎子刘一个下马威。官兵盛气凌人,林一飞这官谱又摆得很足。梵宇便有些担心,蝎子刘可别扛不住啊。随后几人进了赌场。赌徒们见有官兵来,当即一窝蜂的散了。几个荷官更是连扑带爬的逃去了二楼,并大喊着:

  “刘爷,刘爷,有官兵来了!”

  梵宇不免又是一阵担忧,就这怂样,恐怕真扛不住啊。

  林一飞却并未多言,先是向前挥了挥手。几个官兵便排成菱形站位,提刀开路。一时间,整个赌场肃杀潇潇、陷入沉静。林一飞这才迈着官场八字步,噔噔噔,也上了二楼。沿着荷官逃跑的方向,顺势进了一间大厅。

  随后,便看见陆天跪在大厅中央,发髻散乱、浑身飙血。

  这模样,实在不要太凄惨。

  蝎子刘则是坐在陆天面前,一脸狠戾。

  而陆管家和小胖墩两人也在现场,只是被人扭着手臂,动弹不得。陆老狗却仍不死心,挣扎着也想要跪下,祈求蝎子刘放过他儿子。

  此情此景,林一飞当即便拉下脸来,一声呵斥:

  “刘老板,你好威风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