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28章:族斗(2)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552 2019.03.25 16:30

  眼见族长到场,祠堂内外顿时一片安静。林一飞的性格,颇有秦桧风采,沉稳、谨慎、思虑周密。是以整个林家,对他都很敬畏。

  一时间,谁也不敢吱声。

  人群中再次自动让出了一条道来,众人唯恐避之不及。陆秀才也识趣没有吭声,他还没有傻到去充英雄、装好汉,要和族长硬刚。只是低头行了一个士子礼。随后林一飞便站到了梵宇面前。问道:

  “傻子,是你射伤陆管家的?”

  “是。”梵宇点头。

  “为什么要伤他?”林一飞追问。

  “我瞄靶心却射了老师。我便瞄老师,以为可以射靶心,却射了管家。”

  梵宇便又开始一本正经的装傻了,那一脸的实诚、呆萌、傻像,让人丝毫不疑。门外顿时一阵哄笑,尤其几个曾在靶场的学童,纷纷想起了当时箭羽乱飞的情形。傻子好像的确是瞄着秀才的,不知道怎么就把陆管家给射了。

  应该是意外吧,毕竟傻子第一次射箭嘛。

  而林一飞也正好看向了几个学童,一脸威严的问道:

  “傻子所说,可是实情?”

  几个学童顿时愣住,被林一飞的威势吓坏了。好一阵子后,才逐渐反应了过来。族长这是要我们作证呢。几人赶紧连连点头:

  “是,是,傻子的确瞄的是苟秀才!”

  林一飞略微沉吟,随后又追问道:“傻子是第一次射箭?”

  学童们则继续点头:“是的。”

  听到此处,梵宇舒了口气。看来,自己还挺有表演天赋。照现在这情况,多半会按过失之罪处理了吧。大不了挨几鞭子,万事大吉。

  而林一飞也正如梵宇所料,咳嗽两声,站到祠堂厅前,说道:

  “梵宇过失伤人,请家法。鞭十……”

  岂知,林一飞还未说完。人群外突然又是一道声音:“族长,且慢!”

  梵宇顿时皱眉,今夜还真是热闹吶。只见人群闪开,一副担架首先映入了眼帘。竟是陆管家躺在上面,浑身扎满绷带,捆得像个木乃伊。尼玛,要不要这么夸张?明明就是伤在背上,你特么肚子上都扎满了绷带。

  很明显,老狗这是要演苦肉计啊。

  梵宇顿感不妙。

  尤其,陆管家的担架后,竟然还跟着一副担架。

  正是小胖子陆泽民,也如陆管家一般,将绷带扎到了小腹处。梵宇则再次皱眉。你大爷的,明明伤的是小腿好吧。这父子两,演技也太浮夸了。梵宇心底,顿时一阵火起。伤人后那仅有的一丝愧疚,也消失殆尽。

  好你个陆家父子,玩阴招是吧?

  小爷我奉陪!

  不知道老子有‘远听’吧,哼!

  梵宇便开始琢磨,怎么收拾这老狗。一时间,眼神闪烁。

  而陆管家的担架进入祠堂后,老东西便开始表演了。首先装出无比痛苦的样子,极力挣扎着,想要给林一飞行礼,却又好像力不从心的站不起来。随后,还逼着小胖墩起身行礼。小东西也装出浑身扭曲站不起来的痛苦相。

  此情此景,林一飞便赶紧示意两人躺好,并一脸关切的安慰道:“大哥,我自会为你主持公道。你何必带伤来此?”

  陆管家便一脸忠心:“林大人,我怕您被蒙蔽了呀!”

  听见蒙蔽二字,林一飞顿时拉下了脸。为人上位者,最不喜欢的便是被人欺骗。陆管家言下之意,正是在说林一飞被人骗了。被谁骗?此刻除了傻子,还能有谁!他便扭头瞪了梵宇一眼。随后对陆管家问道:

  “大哥,难道你这伤,不是意外?”

  “当然不是啊。”陆管家已经彻底入戏,一阵泪眼婆娑:

  “大人,不但我这伤,还有您侄儿这伤,都是傻子故意弄出来的呀。他先是骗我儿坠马,又拿箭故意射我。都是因为他恨我们吶,他这是在报仇啊!”

  林一飞看着陆管家泪眼婆娑,一时愣住。随后,便转向了梵宇:

  “傻子,你故意伤的陆管家?”

  梵宇当然不会承认,一个劲儿的摇头:“不是,不是。”

  “胡说,你撒谎!你就是在报复我!”陆管家顿时一脸愤怒,恨不得生吞梵宇。父子两接连受伤,都与傻子有关,哪有这么巧。眼见众人竟被梵宇的傻像迷惑,陆管家差点跳出担架,当即便指着梵宇质问道:

  “傻子,你敢说你不恨我?”

  面对陆管家的质问,梵宇还未搭话,吃瓜群众们却先嗤笑了起来。眼下这情况,就算是傻子,也不会承认恨你呀,这不明摆着找抽么。是以众人都在嘲笑,陆管家精明一世,却问出这么傻的问题来。

  就连林一飞也是摇了摇头,大哥这是急傻了么。

  岂知,就在众人嘲笑陆管家时,梵宇却点了点头。“是的,我恨你!”

  “嗯?”众人一时愣住。

  陆管家便一声大喊:“大人您看,我没乱说吧?他就是恨我,在报仇!”

  随着吼声,吃瓜群众们从愣神中醒来,却又陷入了惊讶。不会吧,傻子虽然傻,但脾气还是很好的呀。以往就算被人骗了,也从没见他发过火。想不到啊,现在竟然会恨人报仇了!一时间,议论纷纷。

  但林一飞却脸色沉静,傻子会发火,他早就知道。而且还知道,傻子最近与陆管家一家人有些不对付,隔三差五就会弄出点事儿来。是以,林一飞没有惊讶,更多的是好奇。随后,他便问道:

  “傻子,你为什么恨陆管家?”

  祠堂内,突然陷入安静。对呀,傻子为什么恨陆管家?吃瓜群众们也顿时好奇,纷纷看向了梵宇。梵宇却是心底一喜,你方唱罢我登场,该老子表演了吧。他便脸上突然现出愤怒,咬牙切齿的说道:

  “因为,他扣我家月钱!”

  众人顿时一阵明悟:“哦……,难怪啊。”

  林一飞也点了点头,傻子也是爱钱的。随后便又继续问道:

  “钱是我让扣的!你恨他干什么?”

  “但这钱就算不给我,那也是您的。”梵宇似乎愈加愤怒,大声吼道:

  “但他凭什么,用来买宅子?”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傻子一家三口的月钱,总计也就那么三五两,买什么宅子。傻子这是说胡话呢。只是一阵讥笑之后,祠堂内忽然又陷入了沉静,极度的沉静。陆管家买了什么?宅子啊!

  要知道,虽然大宋物阜民丰,但房价还是贵的,有些类似梵宇的前世。尤其‘宅子’这东西,大抵都是有钱人家的消费品。几千上万两银子不等。当然也有豪宅,几十上百万两银子的,也不少。

  但是陆管家,只是一个管家啊!凭什么能买得起宅子?一时间,众人心底震撼,不免想法就有些多了。管家、管家,那可是管着整个家的。林家一门三府,家里的钱粮开支、衣食车马,事无巨细都要经过他。

  难不成,管家贪污了?

  林一飞自然也想到了这两个字,便是脸色一沉,继续问道:

  “什么宅子?”

  梵宇此刻,心底已经在欢呼了。就等你问这一句呢。但脸上却是继续装傻,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陆管家,你跟老子玩阴的是吧?还有陆氏,你打我娘是吧?小爷让你们统统还回来!梵宇便傻乎乎的说道:

  “就城西的宅子啊,陆管家和主母一起买的,花了三万两!”

  梵宇这话,似假似真,悄悄把陆氏也带了进去。而吃瓜群众们,则是神色各异。难不成这陆管家还是,和主母一起贪污?

  有可能,他两是兄妹呢!

  一时间,场内气氛说不出的怪异。

  梵宇则是心底爽快。他知道,陆管家兄妹两,已经,

  被自己埋坑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