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第一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6章:置业

大宋第一坑 毛驴二号 2532 2019.03.29 16:30

  几分钟后,梵宇便已坐在主位上品起了茶,安静恬淡。房东则是一脸莫名其妙,老子啥时候这么讲礼了。但是一碗茶就换了二十两银子,房东也实在没有勇气赶梵宇走。他便恬着脸在下首,讨好问道:

  “敢问小哥,找我可是有事?”

  “嗯。”梵宇点头,喝了口茶:“你在潘楼东街,有几个铺面?”

  “三个。”房东回道。

  “多少钱一个?我想买。”梵宇慢条斯理的问道。

  房东却是愣住了,潘楼东街可是黄金地段,而且三个铺面还是祖产,傻子也不会卖呀。他便摇了摇头,一阵轻笑:“小哥,一个铺面每年可租五两银子,够我一年的生活费了。这可是会下蛋的金鸡啊,我干嘛要卖!”

  梵宇却是懒得辩驳,直接伸出一个指头:“一百两,一个铺面。”

  房东便有些犹豫了:“小哥,一个铺面不止二十年吶,你想……”

  岂知,梵宇直接伸出了两个指头:“二百两。”

  “咳,咳咳……”大汉心底已经同意了,但还想熬价钱:“小哥,……”

  梵宇懒得听他废话,直接伸出了三个指头:“三百两。”

  “卖!”房东当即点头。金人虎视眈眈,鬼知道这大宋,还能不能坚持六十年,傻子才不卖。他便拿出了三个店铺的房契来,当场签字画押。随后便将文书递给了梵宇,并伸出爪子一脸讨好的说道:

  “小哥,三个铺面,共计九百两。”

  梵宇却没有接文书,转而说道:“凑个整数,我给你一千两。”

  房东差点跪下了:“小哥,阔气啊!”

  但梵宇却只掏出了五百两的银子,递给房东,随后说道:“先预付一半的定金。剩下一半,我有个条件!”

  房东当即一阵点头。“小哥,您尽管说。”

  梵宇便说道:“那个租你铺子开面馆的汉子,你让他明天就滚。”

  房东便是袖子一挽:“放心吧,他要是不走,我弄死他。”

  “我的意思,以后在这临安城里,你要让他做不成生意。”梵宇见房东没明白,便又解释了一句。说完之后、起身就走,并最终撂下一句话来:“文书不急,明天等我付完银子,让蝎子刘派人来取!”

  房东顿时一脸惊讶:“谁?你说蝎子刘……?”

  可惜,房东没有等来回答,梵宇已经带着梵星出了小院。而最后丢下的这句话,无非就是拉虎皮作大旗罢了。房东是个混子,梵宇估计,在这城西地界,多少都会有些忌惮蝎子刘。果然,非常管用!

  出门之后,梵宇雇了一辆马车,径直往钱塘江的方向走去。梵星却是早就疑惑,拉着梵宇的衣襟问道:“少爷,你哪来这么多银子啊?”

  梵宇便随意回道:“朋友送的。”

  “我咋不知道你有这么阔气的朋友?”小丫头一声嘀咕,随后便是惊叫:

  “呀,少爷。走错路了!”

  梵宇却是摆了摆手,说道:“没错。跟我走就好!”

  此后马车一路嘀嗒,便来到了钱塘江沿岸。古临安城南至苕帚湾,北到万松岭,西至山腰,东达中河南段。是以钱塘江边已属城郊结合部,稍显清冷。小丫头便愈发疑惑,少爷这是要干嘛?

  其实,梵宇也不知道具体要去哪儿。

  他便来到江边,下了车马,沿着河堤步行,梵星只得跟着。

  随后,一座有些破败的院落映入眼帘,墙角还有钱塘潮冲刷后遗留的痕迹。梵宇便走了过去,轻扣门环。吱呀门开,一个老叟走了出来,问道:

  “小哥,你找谁?”

  “老丈,您这院子可愿出售?”梵宇揖手打恭。

  老头儿倒是愣了一下,一开门就有人问自己卖不卖院子,估计谁也会发愣。老头便是一阵眨巴眨巴眼睛,随后反应过来:

  “卖倒是也可以,但是周边这几十亩地,要一起卖。”

  “多少钱?”梵宇点头问道。

  “进来说话吧。”

  老头放开大门,转身去沏茶,并示意梵宇两人进去。但梵星却一把拉住了梵宇,宅子带着土地倒是挺好,可三人都不会种田啊。当然,最关键的是,小丫头还担心梵宇没钱。此地虽然偏僻些,但也是临安城里啊,肯定不便宜。

  何况,梵宇买铺子刚花了一千两。

  梵宇却是淡淡一笑,拉着小丫头便进了院子。

  院内倒是整洁,大概两三亩地大小,四周栽有流苏、腊梅等,墙角还有一些梅兰竹菊。而且此地远比内城安静,空气也好了不少。

  想来,老头儿倒是个雅人。

  果然,老头儿很快便沏好了茶,正在等待梵宇。

  梵宇再次打恭,三人便围着一张小石桌坐了下来,茶香四溢。其间一阵寒暄,说了些天气、趣闻之后,老头儿终于说到正题:

  “小哥,你出多少钱?”

  “老丈,您想要多少钱?”梵宇开始砍价。

  “呃……”老头儿似乎不太擅长砍价,一阵皱眉后,缓缓伸出两个指头:

  “二千两银子。”

  “成交!”

  梵宇似乎更不擅长砍价,竟满口答应。老头倒是愣住了,没有这样买东西的吧。好歹你也砍两句,最后我不让价,大家才有成就感嘛。岂知梵宇一口就答应了,还现场就掏出了银票。这是什么情况?

  “咳,咳咳……,小哥,我得提醒你两句。”

  “老丈请讲。”

  “每年八月中旬,钱塘潮会喷涌一些进院子,打扫很麻烦。”老头说道。

  “无妨。”梵宇却是摆了摆手。

  “呃……,还有一个问题。”老头儿似乎有些犹豫,抬手指向了北面的一个院落,随后说道:“邻居也是一个老头儿,脾气不太好。”

  “也无妨。大不了少来往。”

  老头儿叹了口气,似乎有些舍不得这宅子。可终究,还是接过梵宇递来的银票。一阵签字画押之后,老头便带着梵宇四处参观。屋内陈设简单、家具寒陋,其实没什么好看的。主要是院子外的几十亩地,要把地界搞清楚。

  大概半个时辰后,老头挥一挥手,转身就走了,倒是潇洒。

  直到此时,梵星才敢插嘴,少不了一阵埋怨:“少爷,您买宅子干嘛?”

  梵宇本想要敲敲丫头的脑袋,可惜个子太矮了,只能踮起脚捏了捏梵星的下巴。动作尬得不行,太失败了,调戏丫头都办不到啊。梵宇不免叹了口气,随后说道:“年祭后,我拿不到恩荫,肯定要搬出来住嘛。”

  梵星便眨巴着眼睛:“少爷,我觉得你变聪明了呀。应该能赢吧?”

  “赢了也拿不到恩荫的。算了,走吧。”

  随后两人出了院子准备回内城。梵宇不免感叹,第一次出门,便又是鸡零狗碎,竟没能好好看一看这大宋的风物。梵宇便干脆让马车跟在身后,自己沿着钱塘江的河堤步行。江面渔舟唱晚、西面南屏晚钟,景色倒是不错。

  只是没走多远,却看见有个老人,蹲在一个水塘边发抖。

  寒冬腊月、晚风瑟瑟,老人怕是冻得走不动路了吧。梵宇便将马车招了过来,随后走到老人身边,打了一恭,并问道:

  “老丈,要不要我载你一程?”

  “嘘……,”老头儿却是聚精会神的盯着冰面,说道:

  “别说话,我钓鱼呢!”

  钓鱼?旁边就是钱塘江,你却在一个结了冰的小水塘边上钓鱼?梵宇一脸疑惑,顺着老头的眼光望去,顿时呆住了:只见冰面插着一个十字架,上面帮了一只猫,仿佛耶稣。而猫的尾巴,则是顺着冰面的缝隙,伸入了水中。

  我草,你用猫的尾巴钓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