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复苏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恐怖的药效

复苏武道 转角桌 2195 2019.07.31 22:10

  “好好修养,两个星期后,我会来找你。”

  方正与苏楠做了告别,在走廊的过道中,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没想到陆氏财团的继承人,竟然会来这里。”方正喃喃自语道。

  他有些惊讶,陆氏财团的继承人,正在和苏楠的父母聊着天。

  一个普通家庭,和这种大财团继承人,应该是不可能有交集的。

  突然间,方正想到了,一些关于关于陆氏财团的传闻,心中便释然了。

  陆远和苏楠的父母,同时看到从房间里走出的方正。

  “我先走了,过段时间,在来看望苏楠。”方正打完招呼便离开了。

  陆远看到方正离去的背影愣了愣,他是认识对方的,不过他也没有多想,他今天过来的目的,只是为了看望苏楠。

  在学校中陆远就苏楠一个朋友,前几天苏楠父母,拿着医生开的证明,给苏楠请了长假,说苏楠摔了一跤,把胳膊摔断了。

  乘着今天有时间,他便来到了医院,准备了看望这位同桌。

  正好碰到了苏楠的父母,便聊起了天。

  “伯父伯母,我进病房看看苏楠。”陆远憨厚的笑着。

  “苏楠有你这样的同学真的很幸运,不过下次来就不用带这么多东西了。”叶蓉说道。

  陆远手中大袋小袋,提着不少东西,苏铭和叶蓉一开始是拒绝的,同学之间能过来探望,就已经不容易了,没想到对方还带来这么多礼物。

  可是陆远态度有些坚决,并声称东西是他的一片心意,如果不收下他就丢掉,见无法拒绝,苏楠和叶蓉也就不在多说。

  苏铭因为儿子的事情,公司里已经请假好几天了,今天必须要去公司一趟。

  苏沐也快要放学了,苏蓉准备去学校把女儿接到医院。

  正好苏楠的话同学来了,他们两也可以放心的离开。

  “嘿嘿,苏楠我来看你了,是不是很惊喜。”

  说完陆远将手中的东西搁在了一旁,在孙楠病床旁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看到陆远屁股下的椅子,时不时发出“咯吱”声,苏楠就感觉有些牙疼,他有些担心这椅子,承受不住对方的重量,突然塌掉。

  “哎,苏楠我这次来,除了探望你,也是和你道别的,以后我们可能做不了同桌了。”陆远叹了口气,有些失望的说道。

  “其实有个天才同桌一直压力很大,我的优秀和浑身上下的亮点,都被你遮掩了。”

  陆远后面的话,语气像是很轻松,其眼中的失落却无法掩饰。

  苏楠听到陆远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这胖子要转学了?

  不过就算不转学,他们也做不了同桌了,等所有事都解决好,他就准备报考武科班了。

  “苏楠我要报考武科班了。”陆远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咳咳!”

  苏楠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打量着陆远,这体型恐怕走路都会气喘,学武真的好吗?

  “你那是什么眼神?”陆远有些不忿。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有些豪气的说道:“其实班里所有人都不明白,我才是班级里,隐藏最深的高手。”

  “你……高手?胖子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苏楠眼神有些些鄙夷,他可是没有在陆远身上,发现成为高手的潜质,当然胖也算是潜力的话,他无话可说。

  陆远被苏楠着眼神气到了,不高兴的说道:“苏楠读书我确实不如你,有一句话说的好,老天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却常为你打开一扇窗。”

  陆远挺了挺胸,自信的说道:“我的天赋在武修,我马上就要突破准武者了。”

  苏楠觉得对方不像在开玩笑,但是如果对方知道他已经是准武者了,还击杀过一级武者,会是什么表情。

  “做不了同桌,也许我们还能成为同班同学,因为我也准备报考武科班。”苏楠微笑道。

  陆远半张着嘴,神情有些呆滞,半天他不知道说什么。

  过了会,他不停的打量着苏楠,眼神有些诡异的看着苏楠,苏楠被他这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

  “我明白了!”陆远喃喃自语道。

  “你明白什么了?”苏楠有些好奇。

  陆远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神情有些兴奋道:“你的手臂一定是被你父亲打断的。”

  什么鬼?手臂被自己的父亲打断,这胖子跳转的太快,让苏楠有些反应不过来。

  “一定是你和你父亲说想报考武科班,结果有了争执,你父亲打断了你的胳膊,绝了你报考武科班的心。”

  陆远在房间走来走去,像是沉思,突然间他停了下来,认真的说道:“苏楠你应该报警了吧?”

  苏楠脸色有些黑了,报警又是什么鬼,这胖子脑袋里到底想着什么。

  “怪不得,刚刚看到那个黑面神,从你病房走了出去,一定是伯父打断了你的胳膊,这属于家庭暴力,你报了警,黑面神是过来调解的。”陆远无比肯定的说道。

  事情已经越来越接近真相了,他发现自己不去当侦探,是不是埋没了,而他口中的黑面神自然是方正了。

  苏楠整张脸已经漆黑一片,如果不是左手没有愈合,躺在床上不能动,他一定要拍死这胖子,这胖子脑洞怎么这么大,什么都敢想。

  陆远眼睛瞄了苏楠一眼。

  咦,这脸色有些不对呀,难道我猜中了事实,他恼羞成怒了。

  对一定是这样的!陆远无比肯定的想到。

  还是开溜吧,人在愤怒到极点时会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

  陆远尴尬的笑了笑道:“苏楠突然想起我家中还有事,先走了,下次在来看你。”

  根本不给苏楠开口的的机会,陆远已经打开房门走了。

  有机会一定要狠狠的修理这胖子,他最近一定是膨胀了,苏楠咬着牙狠狠地想到。

  病房里只剩下苏楠一人,他摸了摸,方正临走前赠送给他的玉瓶。

  时间有些紧迫,他的伤不能拖了。

  没有丝毫犹豫,把瓶口上的塞子拔了出来。

  瓶子内是一些液体,看上去有透明清澈。

  这东西真的有用?他有些狐疑道,但是他相信方正不会拿这种东西开玩笑。

  他将自己左手上的绷带解了开来,然后脱去了上衣。

  没有爆炸般的肌肉,却线条分明,他将一些液体倒在左臂上,将液体均匀的涂抹开来。

  没过多久,他便感觉到左臂,由内到外有一阵清凉感,伤处犹如干旱的田地,得到了雨水的滋润。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到骨头碎裂的裂缝,正在愈合。

  他心神一震,这药效好的有些让他恐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