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复苏武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淬体

复苏武道 转角桌 2028 2019.09.04 03:08

  “这怎么可能,用肉掌接住了凝如实质的剑气。”有少年不可思议的说道。

  其他人都有些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李化羽那一剑,足以将山峰劈成两半,却被李孤影用手掌接住。

  强,太强了,李孤影的强大足以让人感到绝望。

  “不,李孤影的无漏真身破了,他被剑气伤到了。”一旁的老者脸色苍白的说道。

  他一直试图冲破封脉大手印的束缚,已经快成功了。

  所谓都得封脉大手印,只是将自己的劲力留在对方的身体内,阻止源力运转。

  时间越久,留在体内的劲力会越弱,像老者这样的宗师巅峰强者,气血如同狼烟,即使源力运行被阻,靠着强大的气血也能慢慢的冲开束缚。

  而李初仁听到了老者的话后心中狂震。

  无漏真身!

  也许边上其他人不知道这种体质,可是他从自己父亲的口中不止一次听到。

  他的父亲是宗师级强者,年轻时也属于绝代天骄,却被一人压的抬不起头。

  三十年前一名白衣少年横空出世,对方如同临世谪仙,那资质恐怖的让人绝望,横推一切,同辈之中没有敌手。

  所有年轻天骄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不是这些天骄不够出色,而是他们生错了时代,那个时代的舞台,只属于李孤影一人,与其相比其他人都黯然失色。

  而无漏真身,只有李孤影一人凝聚成功过,里面涉及极道。

  这种体质,随着自身实力越强,也会变得越恐怖。

  只有在准武者时,超出自我,走出真正的极限,才能凝聚无漏真身。

  李初仁曾经向自己的父亲询问过,如今帝都的莫问道和三十年前的李孤影相比,谁的天资更强一些。

  那时候,他的父亲只对他说了一句话,十年一出莫问道,世上再无李孤影。

  二十年前,李孤影的实力就超越了宗师,只是后来却消失了,没想到二十年后,却再次现世。

  和老者所说的一样李孤影确实受伤,他的手掌中裂开了一道长口,血液涌出从虚空中坠下。

  轰!轰!轰!

  那些血液拖着红光,如同流星般滑落,坠落后竟然将地面砸出了一个个窟窿。

  血液坠落竟然砸穿大地,这种事情太过梦幻,一些人都不相信自己的双眼。

  一旁的老者脸色不好看,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二十年不见,李孤影疑似突破到至强了。

  至强者血液如汞,每一滴血液中带着恐怖能量,足以穿金裂石,那只普通的蝎子,只是吸收了一滴至强者的血液,就化身为恐怖的巨兽。

  而且李孤影如果突破成为至强,在至强者中也是无敌的存在。

  宗师禁地内,苏楠与那只巨蝎战在了一起,二级源兽太强了,如今的他还不是对手。

  他已经伤痕累累,每一次碰撞,他都被巨蝎砸飞出去,比力量他完全不是对手。

  尤其是巨蝎的尾巴,上面的尖刺带着恐怖的毒液,如果被其扎到,后果不堪设想。

  苏楠一边战一边退,慢慢的又退回了那座山谷内。

  这时山谷上方,像是有重物砸落,破空声响彻山谷。

  那只与苏楠交战的巨蝎,竟然开始后退,其气息有些混乱,像是被什么东西干扰。

  巨蝎的后退给了苏楠喘息的时间,他他抬起头竟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一道拖着尾巴的红光,向着山谷内坠落。

  那道红光离地面越来越近,异变发生了。

  “剑锋所至,所向披靡!”

  墙壁上那没有名字的宗师写下的八个字,像是被神秘力量激活了。

  这些字体绽放出霞光,光芒所到之处,有剑气凌空。

  “好恐怖的剑气!”苏楠低声道。

  一道道剑气在虚空中飞舞着,虽没有坠落,那可怕的锋芒却把空间切割的哧哧作响。

  这时原本垂直坠落的红光,竟然改变了轨迹,向墙壁上八个字飞了过去。

  红光接触到那八个字后,竟然开始融合起来,字体的色泽开始转变,逐渐变成鲜红色。

  霞光变得越发璀璨,苏楠感觉眼睛都要睁不开了,虚空中的剑气也越发凌厉。

  那八个字体,像是一座门户,苏楠隐约间看到一名白衣青年提着剑,从这座门户走出。

  白衣青年凌空,其手中的剑还没有出鞘,凌厉的剑气已经已经在其周身环绕。

  这时白衣青年拔出了手中的长剑,他将手中的剑高高举起,长剑虽没有斩出,霸道的剑意却冲霄而起,剑意中带着无敌意志。

  正如同那八个大字描述的一样,剑锋所指,所向披靡。

  嗡嗡~

  墙壁上其他宗师留下的武道意志,发出阵阵响声,所有声音交织在一起有些乱。

  这些武道意志都是宗师所留,每一道意志都如同洪流冲向虚空,虚空中武道意志交错碰撞,产生了恐怖的威压。

  那只巨蝎早已经退到外面,它匍匐在地上,它本能的感应到了危险一动都不敢动。

  那恐怖的威压如同山岳,向下压去,苏楠感觉身体都要被压垮了。

  一道恐怖的剑光斩向了虚空,虚空中纵横交错的武道意志被劈散了。

  白衣青年一人一剑,开始和虚空中那些武道意志斗了起来。

  周围的气流被搅乱了,这些气流如同无形的利刃,刮在了苏楠的身上。

  疼,钻心的疼。

  苏楠感觉浑身如同刀刮,皮肤上出现裂痕,只是鲜血还没有涌出,那些裂痕竟然开始愈合。

  这是他体内沉淀的药力开始发挥作用了。

  在哪一个月的时间里,一大缸的灵酒全被他喝入肚中,那恐怖的药力他根本无法完全吸收,大部分药力都储存在他的身体当中。

  如今虚空中恐怖的威压,还有那搅乱的气流,竟然激发了苏楠体内恐怖的药力。

  身体不停地受损,药力却不停地修复着伤口。

  在这一个过程中,苏楠的身体一直在进行着淬炼,这是一种蜕变。

  原本打破五次自身极限,他的前方像是被堵死,已经没有了前进的路了。

  如今这些障碍像是在逐渐被疏通,一扇新的大门在慢慢向他打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