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小阁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好黑心的唐胖子

小阁老 三戒大师 2208 2020.01.05 12:00

    野渡码头上,唐胖子正享受众星捧月般的待遇。

  一众丝社社首收到消息,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想要将财神爷请去自己家中。

  可任凭他们好话说尽,唐友德依然坐在高腿马扎上不动如山。

  直到所有社首都到齐,唐友德才假假一笑道:“各位如此热情,唐某受宠若惊,只是我就一个人,实在分身乏术啊。”

  “是是是。”社首们陪着笑,再没有当年的硬气。“那就按唐老板的意思,在这一起谈吧。”

  唐友德以寡敌众,谈笑风生。自感大有诸葛孔明舌战群儒的架势,只可惜这些对手实在不能打……

  现在已经是三月了,再不卖掉手上的存货,等两个月后春蚕结茧,那就要彻底砸手里了。

  哪怕县城里的丝会首脑,现在也不会干涉他们多少钱出货了,只要能卖掉,就是好汉。

  有道是形势比人强,那些社首哪还有本钱跟他叫板?唐友德还没出招,便竞相降价开了。

  “唐老板,我们刘家村的丝最为上乘,往年最低也要卖到一两半银子。现在只收你一两……”

  “我们九钱一斤!”

  “我们八钱……”

  “七钱八……”

  “七钱七……”

  “七钱六……”

  唐友德一直眯着眼听卖家自相残杀,直到降价的幅度越来越小,他才微微睁开眼,轻声细语道:“我最多只出到四钱。”

  话虽然说得轻飘飘,可一刀就把最低的报价砍去一半!

  “这,这这……”听到这个侮辱性的报价,社首们不禁变颜变色,对唐友德怒道:“姓唐的,你是买卖越大,心肠越黑!这价钱连本都收不回来!”

  “就是,我们收丝都不止这个价!”一众社首气愤的嚷嚷道:“不卖了,请回吧。”

  “少来这套!”唐友德啐一口,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扣掉放款的利息,你们从丝农手里拿丝的成本,绝不超过二钱!”

  “我姓唐的做生意,向来信奉大家发财,开出这个价,你们绝对赔不了。”

  “这……”社首们没想到,从没接触过生丝行当的唐友德,居然这么在行,不由气焰为之一窒。

  “唐老板,”有那沉不住气的便道:“丝社和丝农的账不是这么算的。年景不好时,我们还要免息,甚至本金都会贴补出去……”

  “是啊,唐老板,别只看贼吃肉,不见贼挨打啊。”

  “现在就是你们挨打的时候。”唐友德冷笑一声,提高音调道:

  “现在什么光景,大家心里都清楚。国内,南京城的织工大半失业,开工的织机不足往年一半。海外,江浙海商的船已经多久没出海了?前日倒是有一艘冒险去日本的,还没出舟山,就被朝廷水师查扣,上万斤生丝全都充了公。这年景下,南京的桑农都开始拔桑种稻了,也就你们还把仓库里那些没人要的玩意儿,当成宝……”

  “嘶……”社首们虽然知道年景不好,但听唐友德说得如此言之凿凿,还是感到万分沮丧,一个个重新弓下腰去。

  也有人不服气的小声问道:“既然把生丝说得一文不值,那你干嘛还下乡收丝?”

  唐友德手撑着膝盖,缓缓站起身。他胖大的身躯,在一众弓着腰的社首面前,显得颇有压迫感。

  “有道是人弃我取。现在织机的价格不足往年三成,熟练织工的工钱也砍去大半。我准备趁机砸个几万两银子进去,只要咬牙坚持几年,等到别的机户都改行了,我的生意自然就会好转。”

  说着,他拍了拍一个社首的肩膀,一脸凝重道:“我这时候入行,也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的。为了能熬过这个寒冬,只能给到这个价格了。共度时艰,共度时艰吧……”

  见众人还不说话,唐友德便弯腰折起马扎,作势转身道:“我这趟出来,也没打算一定要在哪收丝,还准备去和县、芜湖转转。等我转一圈回来,诸位给个准信如何?”

  “这……”众社首闻言慌了神,他们多精明的人,焉能听不出唐友德这话里威胁之意?

  你们不答应,老子就去别处收丝!

  “唐老板别走,再谈谈嘛……”

  “是啊,唐老板,眼看快晌午了,怎么也得吃饭吧……”

  “多少再加点吧,四钱一斤实在是做不来。”

  社首们明知他是欲擒故纵,却还是不得不好话说尽,竭力挽留。

  “最多再加一钱。”唐友德这才冷笑道:“多一文都没有了。”

  众社首闻言陷入纠结,五钱银子虽然少得可怜,但也有赚不赔了……

  只是比起往年来,简直就是他妈挥泪大甩卖啊!

  唐友德洞若观火,一见他们要松口,马上趁热打铁道:“我这头一次,只收五千斤丝试试水,若是一切顺利,下次还能再来多收些。否则,就是一锤子买卖了。”

  ~~

  众社首已经被他拿捏的散了架,听说他只收五千斤丝,而且可能再没有下回,这下再没法共同进退了。

  每个丝社的存货有多有少,多的得有两三千斤,少的也有千把斤的样子,这五六个社首加起来,存货足足超过一万斤丝。

  唐友德却只收五千斤,谁先答应谁能出手,答应晚了就只能砸在手里……

  “唉,好吧……”

  终于有人顶不住,对唐友德伸出手道:“我卖这个数。”

  两人用袖子遮住手,比划一阵,唐友德点头笑道:“成交。”

  还没等那人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其余社首也争先恐后的喊了起来。

  “我也卖!”

  “我卖我卖!”

  看着四五只手同时向自己伸过来,唐友德正打算趁机再拿个乔,却忽然吃惊的张大嘴。

  只见赵昊从远处跑来,满头满脸的汗水,气喘吁吁撑着膝盖,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余鹏赶忙奔过去,双手扶住赵昊,急切道:“公子,出什么事了?高大哥呢?!”

  “快,快……”赵昊断断续续道:“喊人,抄家伙,跟我走……”

  “好嘞!”余鹏也不问了,马上朝货船打了个唿哨!

  北城是府军后卫的驻地,十几个军营混杂在一起,对蔡家巷的汉子来说,打架斗殴简直是家常便饭。

  哨声响处,便见货船舱门被猛地踢开,冲出一条精赤着上身的汉子,提一根五尺长铁棍。那汉子助跑两步,一个跨步直接飞跃过唐友德的头顶,稳稳落在岸上,朝着赵昊和余鹏奔去。

  “这……”

  唐友德等人还没回过神来,又是一条赤着上身,手提铁棍的凶汉冲出舱门,从他们头顶跃上岸去。

  ps.第二章送到,求推荐票求章评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