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小阁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急公好义雪浪僧

小阁老 三戒大师 2226 2019.12.31 08:00

    赵昊将脑袋埋进被窝里,任凭雪浪在外头如何拍门叫嚷,都坚决不应声。

  直到赵守正半夜回来,好劝歹劝,才将声嘶力竭的雪浪劝出了屋。

  雪浪一边被高家父子架着往外走,还一边对着西屋高喊道:

  “赵施主,贫僧知道你不好虚名,真乃魏晋风度!但为大明诗坛计,贫僧绝不允许你如此低调!我发誓要替你扬名,让你名满金陵,不,名满整个大明!”

  赵昊在被窝里泪流满面,唉声叹气道:“和尚啊和尚,你以为我不想出名吗?实在是只会抄诗,不会作诗。万一哪天需要命题赋诗,或者给谁点评指正,我不立马露馅?”

  抄诗他不怕,他怕的是抄到最后成为笑话,所以打定主意,绝对不承认是自己所作……至少在学会作诗之前,绝对不能认这笔账。

  至于将来,真学会了作诗,谁不认谁是孙子!

  等到送走了雪浪,赵守正走到西间门外,隔着门歉意道:“这次为父擅作主张,又给儿子添了大麻烦……”

  赵昊实在不想继续魔音灌耳,便装作睡熟,打起了呼噜。

  “唉,看把这孩子累得,都开始打鼾了……”赵守正心疼的摇摇头,蹑手蹑脚回屋去了。

  ~~

  每当夜色降临,那座矗立在雨花台旁的大报恩寺塔,便通体熠熠生辉,透射出七彩琉璃样的宝光,在这夜色中神圣无比,甚至掩盖了天上的明月清辉。

  这座九层八面的琉璃宝塔上,每一面都开设两扇窗户,共计一百四十四扇,窗罩皆用磨制得极薄的蚌壳制成,名曰‘明瓦’,有着极佳的透光性。

  塔内有一百名僧人轮流值班,负责在入暮时点燃每扇窗后的油灯,然后添油、剪芯,擦拭明瓦。为确保夜夜塔灯通明,每盏油灯每夜所需的灯油为六两四钱,整个琉璃塔每月所耗用的灯油总量为一千五百三十斤。

  雪浪静静站在自己的精舍外,看着那座照亮夜空的琉璃宝塔,良久方长长一叹道:“若无此塔,漫漫长夜黯淡。若无赵施主,我大明诗坛亦漫漫如长夜哉……”

  又出了会儿神,他才在小沙弥的搀扶下,迈步进了精舍。

  精舍中,陈设看上去十分简洁。仅有一几一炉香,一画一蒲团,一琴一书架而已。

  只不过,那张五尺长几乃沉香木精雕细琢而成。几上错金博山炉中,焚着深海龙涎香。琴案上的松石间意琴乃宋徽宗御制。书架和地板,全都是紫檀木制成,架上书籍无不是唐宋古本、秦编汉简。

  唯一略显跳脱的,是墙上那副唐寅所绘的《吹箫仕女图》。

  画是好画,吹箫的美人也赏心悦目,但这是佛门清净之地啊……

  雪浪却甘之若饴。

  他在小沙弥的服侍下,除去身上的袈裟,端坐在蒲团上,呷一口昨日才刚从龙井运来的明前茶。

  “将这五首诗并那《蝶恋花》一同付梓,找最好的书局,用最好的纸张、最好的雕版,我要三天内传遍金陵!”

  雪浪搁下茶盏,从袖中掏出那五首诗交给小沙弥,又万分遗憾道:“可惜,那疑似《木兰辞令》只得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无缘拜读全词,赵施主真是狠心。”

  说着他忽然眼前一亮道:“有了,就用这七个字作为诗集的名字。”

  “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吗?”雪浪的小沙弥也有相当的文学造诣,闻言露出神往之色道:“比下去了,七个字就把师兄比下去了。”

  “需要你提醒吗?”雪浪没好气瞪一眼小沙弥,心悦诚服道:“贫僧虽然才华出众,但萤火之光,岂可与皓月争辉?”

  “哇,师兄居然学会谦虚了。”小沙弥吃惊道。

  “少贫嘴。”雪浪敲一下他的光头,又问道:“赵施主父子的情况,弄清楚了?”

  “弄清楚了。”小沙弥便奉上刚刚抄写好的一摞纸。“请师兄过目。”

  雪浪一边神情舒展的饮茶,一边看着那几张纸,渐渐地,他那张俊俏如处子的脸上,浮现出凝重之色。

  良久,雪浪将那摞纸重重拍在几案上,义愤填膺道:“高贼因一己之私,打压不世天才,害我大明诗坛无主!真是千古罪人,吾当执而诛之!”

  “师兄又犯嗔念了……”小沙弥一边擦拭溅在桌上的茶水,一边皱眉道。

  “我知道,但是可忍孰不可忍?!”雪浪却依然怒不可遏,站起来在檀木地板上来回踱步道:“我说赵施主为何如此低调,打死不愿认下自己作的诗!原来是怕名声太响,再招来高新郑的打击报复!”

  寻思片刻,雪浪沉声吩咐道:“这诗集先缓一缓,以免给赵施主惹麻烦。”

  说着他几案前端坐下来,挽起中单的袖子道:

  “研墨,我要给王盟主写信,请他为我诗坛主持公道!”

  ~~

  早晨,赵昊起床时,赵守正已经不见了人影。估计是怕和儿子照面……

  赵昊心中暗暗反省,是不是最近对父亲严厉了点,感觉亲子关系都有点紧张了。

  哎,主要还是因为秋闱心焦啊……

  不过这似乎很不利于考生备考,看来自己也该检讨一下,尽量给赵守正一个宽松的备考环境。

  洗漱完毕,他本打算喊上高老汉去趟早餐摊。

  但忽然想起今天,是跟唐友德约好的日子,便没有出门。

  正想让高武上街买早餐,却听敲门声响起。

  “门没关,自己进来就成。”高老汉应一声。

  便见一身绿色粗布裙,头簪木钗的巧巧姑娘,提着个沉重的竹篮进来。

  高武忙迎上去,接过竹篮。

  “呀,巧巧又来送饭了。”高老汉笑道:“你弟弟一早就跟着老爷去坐监了,可吃不着你送的饭了。”

  “我爹让我送过来的,给谁吃都一样。”巧巧朝高老汉暗暗扮个鬼脸,威胁他不要乱讲话。

  “方老板太客气了。”赵昊微笑着招呼巧巧道:“巧巧姑娘也一起用?”

  “我比你大,要叫姐姐。”巧巧一边将冒着热气的笼屉和汤碗摆出来,一边认真的强调道。

  “呵……”赵昊置若罔闻,先拿起个小瓷瓶,往汤碗里倒了些奇怪的粉末,搅拌均匀后才小口喝起来。

  看他喝汤的样子十分从容优雅,不知怎地,巧巧却怀念起那个连包子都吃不起的穷小子来。

  “我脸上有花吗?”赵昊夹一个汤包,奇怪的看一眼巧巧。

  “没有,我回去了。”巧巧脸一红,转身就走。

  “明早不用再送了。”赵昊在她身后说道。

  巧巧的脸色一白。

  “我会去你家吃的。”赵昊又补充道。

  巧巧的脸更红了。

  ps.第一更送到,求推荐票求章评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