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小阁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八章 自助者,天助之

小阁老 三戒大师 2626 2020.01.30 12:00

    翌日,南都察院中。

  赵锦的轿子刚落下,就看到马御史在那里等着自己。

  “今天没有唱戏啊。”赵锦半真半假开句玩笑。

  “还能天天唱吗?总得办正事不是。”马御史尴尬的笑笑,请他进了自己的值房,然后拿出了那份弹章道:“晚辈已经拜读完了。”

  “怎么样?”赵锦淡淡问道:“有什么要斧正的地方?”

  “有几处地方,传闻与实情有些出入,这也是很正常的。”马御史小心措辞道:“晚辈已经附了小条,夹在里头,还请前辈再斟酌斟酌。”

  “好吧,我就再斟酌一下。”赵锦便收起了那弹章,站起身来。

  马御史赶忙躬身相送。

  回到值房后,赵锦都没打开那弹章,便直接丢进煮茶的小炭炉中烧掉了。

  就像这份弹章,从未存在过一般……

  然后,他便关上值房的门,上了轿子,急匆匆进了太平门,穿过小校场,来到不远处的成贤街。

  到了成贤街上,规模宏大的国子监便在眼前了。

  ~~

  今天是南京国子监录科考试的日子。

  原本赵守正是可以获得举荐的,但他苦学半年、信心十足,坚持要自己参加录科考试。

  对此赵昊自然十分高兴,反正考砸了也有周祭酒托底,就当是老爹的战前练兵了。

  于是,这天清晨,一大家子人便将赵守正送进了国子监,然后在牌楼对面的茶馆中,一边吃着早茶,一边等待他考完。

  范大同也在茶馆中,津津有味吃着灌汤大包。

  赵昊无语的看着他,这厮不该在这里的,他应该在国子监的。

  提前三天,赵昊就喊来范大同,让他务必参加科考。为防他临阵脱逃,还反复明示暗示,就差直接告诉他,你百分百能通过了。

  可这厮当时答应的好好的,今天却直到国子监关门后才姗姗来迟,然后一拍脑袋说了声:

  “啊呀,迟到了。”

  然后便施施然坐下来,和赵昊等人一起津津有味吃早餐了……

  这份烂泥扶不上墙的丧劲儿,简直恨得人牙根痒痒!

  见赵昊一个劲儿的瞪自己,范大同只好举手投降,实话实说道:“贤侄的好意我都知道,可叔叔我心境已坏,根本静不下心来,坐都坐不住,更别说考试了。”

  “那你应该好好修心。”王武阳便白他一眼道。

  “对,多多劳动,你的心就会平静下来,怎么样要不要一起修行?”华叔阳忙补充道,他做梦都盼着,有人能把自己解放出来。

  “你们少说两句吧。”赵昊瞪两人一眼道:“又忘了我说的话?”

  “是,师父。”两人赶忙乖乖住口,眼观鼻鼻观心,坐在那里默默养气。

  这眼看就七月了,距离秋闱只剩一个月,赵昊却不敢乱教两个弟子任何东西,因为人家本来就可以高中,若是因为自己多嘴多舌,画蛇添足,结果反而没考中,或者落了名次,那他这当老师的岂不是罪过大了?

  但也不能什么都不管,他便让两人修起了闭口禅,每天说话不准超过五句。所谓少言持重,说话少了人就会稳重,想必写文章也会稳重些吧……

  因为赵昊知道,这届乡试的主考王希烈,最看重的便是这‘稳重’二字了。

  纵观其对高名次考生的评语,几乎清一水的‘古雅’、‘雄古大作’,便可想见什么样的文章,在这一科里最占便宜了。

  教训完了弟子,赵昊也不说话了。各人有各人的选择,各人有各人的命,自己就是有心拉范大同一把,可他这股丧劲儿不去,一样白搭。

  在这一点上,赵昊就不得不夸夸赵守正了。父亲同样陡遭大难,却没有像范大同一样沉沦,而是认真的读书,努力改正一身的毛病,虽然有时候会抱怨赵锦管教太严,却从没逃避过学习的任务。

  所谓自助者天助之,赵昊相信,就算没有自己帮忙,他也肯定能顺利通过科考。

  果然,等赵锦赶到不久,赵守正便混杂在考完试的监生中出来了。

  “怎么样?”众人赶忙迎上去。

  赵守正便学着儿子的样子,伸出了两根手指。

  “太好了!”赵家众人便欢呼起来,那高兴劲儿就像他中举了一样。

  赵守正却只是笑笑,旋即便忧心道:“同窗们都在议论,取消了皿字底,就算通过了录科,乡试也没戏。”

  旁边经过的监生也纷纷点头,这显然已经是公认了。

  赵锦却不以为然道:“朝廷只是取消了监生的特权,一视同仁录取所有考生罢了,并非在歧视你们。”

  顿一顿,他又沉声对赵守正道:“我观叔父文章火候老道,词表判更是娴熟到位,公平竞争也没什么好怕的,和他们比一场就是了!”

  “嗯,好!”赵守正果然还是容易受鼓舞的,见名为侄子,实则老师的赵锦如此夸奖,顿觉斗志重燃,全身充满力量道:“也该我中了!”

  “就是就是,轮也轮到兄长了。”

  范大同在旁捧起了臭脚。二阳也想鼓励师祖几句,无奈今日份额有限,只能把话埋在肚里了。

  众人说说笑笑出了成贤街,赵昊站住脚,指着等在街口的两辆马车,对两个徒弟道:“你们跟着师伯回去,好生听他教诲。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这最后一个月,且不可荒废懈怠,要踏踏实实每日作文。”

  “是,师父。”二阳忙躬身受教,却不敢再多说一句。

  “我和父亲去个地方,秋闱前再回来。”便又听赵昊说道。

  “啊……”众人吃了一惊,赵守正和赵锦倒是神情平静,显然早就通过气了。

  在这里,赵昊说了就算,于是其余人上车往北回蔡家巷。

  他则与赵守正坐上高武的马车往西去了。

  ~~

  一路上赵昊都很沉默。

  他当然知道,这次取消国子监的优待,对本届监生冲击极大。南京国子监从往届固定三十五人中式,将锐减到只有八人考中举人。

  秋闱后,还因此导致监生闹事,使好多官员吃了挂落。为了平息事态,朝廷不得不宣布,下一科乡试将恢复皿字底,重新优待录取监生。

  但已经公布的结果是断无更改之理的,所以这一科的监生,仍旧只有八人中举。可谓大明最倒霉的一届了……

  所以虽然赵昊知道考题,却依然不敢有丝毫大意。想保证赵守正从千军万马中成功突围,还要再接再厉,临阵狠狠磨一磨枪!

  虽然他没说话,赵守正却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似乎已经感受到儿子身上浓浓的杀气了!

  马车停下,赵昊跳下车,指着半山腰上一个农家小院道:“咱们到了。”

  赵守正也跟着下车,举目四眺,但见周遭尽是荒山荒地,一眼望不到边,不由奇怪问道:“南京城中居然还有这种地方?”

  “这就是钱老爷赔给咱们赵家的地。”赵昊领着父亲往那小院走去。

  “怪不得,还以为他多大方呢,原来根本不值钱。”赵守正一边爬山,一边看着贫瘠的荒地直摇头。

  “种地当然不成,但干别的可就是风水宝地了。”赵昊笑笑没多说,大名鼎鼎的随园可就是建在此处的。

  说话间,他领着赵守正走到小院前。

  院门外,立着两个手持棍棒的精壮汉子,院墙周遭还有几个壮汉,拿着粘杆在捕树上鸣叫的知了。

  “接下来一个月,父亲就在此闭关了。”

  ps.第二更送到,求推荐票啊。另外调查一下,关于上架后更新时间的问题。现在有三个方案,在更新总量不变的前提下:

  1.我早晨一股脑都放出来,每天早晨八点更新一次。

  2.分两次更新,八点一次十二点一次。

  3.分三次更新,每天八点、十二点之外,再加18点一次。

  大家觉得1、2、3哪个合适,就在哪条后面留言,我看看大家的意见一致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