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小阁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蹭热度的雪浪僧

小阁老 三戒大师 2213 2020.01.14 08:00

    味极鲜酒楼内。

  惊呼声中,众人纷纷揉着眼睛,一副活见鬼的神情。

  但见那立在琴台上,朝他们微微欠身的少女,身材纤细如弱柳扶风,眉目妍秀若春柳早莺。虽不算是绝色美女,却神情开涤、清雅脱俗至极,让人观之便心情愉悦。

  不是那秦淮河畔,等闲难一见的清倌人马湘兰,又是哪个?

  这些文人士子、阔少豪客骨子里就是贱,越是看不到,摸不着的鲜花就越是稀罕。此刻见到老让他们吃闭门羹的马湘兰,居然出现在这家小小的酒楼中,顿时生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来。

  “掐我一把,是不是在做梦?诶,你别真掐啊!”

  “我知道了,肯定是雪浪法师请马姑娘来的。”有人便一抚掌道:“不愧是雪浪法师,居然能请动马姑娘的大驾。”

  “奴家并非法师请来的嘉宾,”却听马湘兰轻启朱唇,音如莺啼道:“我是这酒楼的琴师。”

  “啊?”众人震惊的合不拢嘴,没想到她居然是被这小酒楼的东家请来的。

  马上有人大声道:“马姑娘,不管他们出多少钱,我出双倍请你到我家驻唱!”

  “我出三倍!”

  “五倍!”这些资财丰厚的五陵少年,不分场合的争强好胜起来。

  “东家没出钱,我是自愿来弹琴的。”却听马湘兰微笑道:“诸位请勿争执,若是想听湘兰弹琴,常来味极鲜赏光便是。”

  说着她款款坐下,轻拢琴弦,琴音一起,一众文士便安静下来,各自找地方坐下听琴开了。

  “这马姑娘还真敬业啊……”赵守正不禁对方掌柜小声赞叹道:“只要她在这儿一天,味极鲜就不愁买卖。”

  “嘿,谁知道人家能来几天?”方掌柜不禁苦笑,他可不相信名满秦淮的清倌人,能长久屈就在这小小蔡家巷。

  ~~

  雪浪被高武强行拽进了,楼上那叫‘春’的雅间内。

  赵昊早就等在那里,抱着胳膊、黑着脸,看着这个可恶的光头。

  “赵施主,你这是为何?”雪浪整理着锦斓袈裟的褶皱,奇怪问道:“有什么话不能在下头说?”

  “你搞什么名堂?”赵昊瞪他一眼道:“让你帮忙请老饕来吃饭,没让你请人来开文会!”

  “请吃饭哪有开文会上档次?”雪浪却一脸理所当然道:“贫僧在金陵城,从不参加饭局,更不会请人吃饭,俗,俗不可耐。”

  “那天你还要吃锅边素……”赵昊翻翻白眼,信了他的大头鬼。

  “赵施主当然是例外了。”雪浪笑笑,打岔过去道:“再说,赵施主吩咐的事情,贫僧岂会怠慢?今天请来的这几十位,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既爱吃,又有钱,朋友还多,且都名声在外,如果你能征服他们,让他们帮你扬名,这味极鲜一夜之间就会声噪金陵的!”

  “这还差不多……”赵昊神色稍霁,看看外头天色,离中午还早着呢。“那你去招呼他们吧,我让掌柜的早点开饭。”

  “赵施主身为店东,居然不想现身?”雪浪瞪大眼睛。

  赵昊又白他一眼,心说这和尚不坑死自己是不算完了。

  但今天还得指望雪浪帮着撑场子呢,他只好耐下性子,对雪浪假笑道:“和尚好不懂事,你道他们看见我,真会高兴吗?”

  “怎么会不高兴?”雪浪不解的反问道:“贫僧每次看到赵施主,都发自内心的感到无比愉悦。”

  “咳咳,那是你。”赵昊只好耐着性子瞎扯道:“因为你是出家人,不争强好胜、没有名利心,但楼下那些俗人,都年轻气盛、争强好胜,若是让他们知道,《蝶恋花》是个十四五岁的毛孩子所做,他们肯定很失落。”

  “那怕是难免失落。”雪浪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道:“就连贫僧,在看了赵施主那五首诗后,都觉得自己以后,还是不要再妄称什么‘诗僧’了。”

  “那倒不必,你叫你的。”赵昊干咳一声,最后道:“他们一失落,就会食不甘味,那我辛辛苦苦做好的美食?岂不明珠暗投了?”

  “有道理,有道理。”雪浪不住颔首道:“是贫僧考虑欠妥了,赵施主不想现身是对的。”

  “对吧。”赵昊暗暗擦了擦汗,打开门推雪浪出去道:“去帮我好好招呼客人。”

  “且慢,贫僧还有一言。”雪浪走到门口,却忽然站住道:

  “赵施主不露面可以,但请赐诗一首,以壮今日诗会。”

  “你不是还有五首吗?”赵昊手上加劲。

  雪浪便双手把住门框道:“那五首已是昨夜星辰,还请赵施主今日再绽芳华。”

  “都说了,我不会作诗。”见力气还不如这个俏和尚,赵昊郁闷的放弃了关门。

  “施主,贫僧也是为了我大明诗坛,多添颜色啊。”雪浪虽不敢再进去,却还在门口喋喋不休道:“还请施主赐下一首,贫僧保证一月之内,不再求诗。”

  顿一顿,他又有些无赖道:“不然,贫僧就不下去了。”

  “三个月不准烦我。”赵昊知道今天不拿点东西出来,是打发不了这秃驴了。

  “成交。”雪浪大喜过望,想要进去雅间,赵昊却砰地关上了门。

  雅间里,是备有文房四宝的,以供食客们兴之所至,留下墨宝。赵昊便胡乱写了首诗,从门缝递出去道:

  “拿去,休要再来烦我!”

  雪浪如获至宝,迫不及待拜读起来。

  “不是逢人苦誉君,亦狂亦侠亦温文。照人胆似秦时月,送我情如岭上云……”

  “好诗好诗,‘照人胆似秦时月,送我情如岭上云’。赵施主果然天纵奇才,信手拈来便有如此佳句。”

  雪浪摇头晃脑的品啧好一会儿,才看到下头还有一行小字《赠大报恩寺雪浪法师》,原来竟是那赵施主写给自己的!

  法师心一热、脸一红,喃喃对雅间内的赵昊道:“贫僧惭愧,贫僧做得还很不够,贫僧以后会对赵施主更关心的。”

  “给我下去!”只听里头的赵昊抓狂道:“再废话一句,我就把这诗送给旁人!”

  “那可不行!贫僧名垂青史,就靠着这首诗了!”雪浪被击中了七寸。唯恐赵昊会反悔,他赶忙收好诗笺,逃也似的下了楼。

  人想靠诗词出名,除了做诗人之外,还可以做诗人的朋友,一旦被诗人在诗中提及,自然也就随着诗人的作品流芳千古了。

  好比汪伦、李龟年、元二等人。

  但雪浪法师不知道的是,他其实靠自己就可以千古流芳了,根本用不着去蹭赵公子的热度。

  ps.第一更送到,求推荐票求章评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