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小阁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善财童子赵

小阁老 三戒大师 2099 2020.01.16 12:00

    其实马湘兰若不来味极鲜,每月只弹弹琴,召集几次诗会,收入便能轻轻松松超过这个数。

  但她来弹琴,图的又不是钱。

  她让见钱眼开的小侍女休得聒噪,再给琉璃灯加根灯芯。

  待到车厢中明亮起来,马湘兰正襟危坐,轻舒一口气,从袖中掏出了赵昊所赠的诗笺来。

  只见这是一首《采桑子》,马湘兰便轻启朱唇,低声念诵道: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念着念着,马湘兰不知不觉便已泪水涟涟,泪珠滴落在信笺上,氲湿了‘凄凉’二字。

  她慌忙将诗笺举起,一边哭着,一边小心吹去泪珠,看到上面赵公子的墨迹,还是不可避免的花掉了……

  伤心的马湘兰居然痛哭失声起来。

  这下可把小侍女吓坏了,忙掏出帕子一边给马湘兰擦泪,一边问道:“姑娘这次怎么哭得更厉害了?”

  “本以为赵公子,是不屑于和我这种烟花女子接近,”马湘兰一边抹泪,一边抽泣道:“孰料我错了,错的太离谱了。他其实是这世上,最懂我、最怜惜我的人啊……只是面冷心热,不善言辞而已……”

  ~~

  “阿嚏……”

  味极鲜,春字雅间内。

  赵昊又打了个喷嚏,忙用帕子捂住鼻子,对被叫进来的王大厨闷声道:

  “最近忽冷忽热,要注意别伤风。”

  “是,东家。”王大厨忙点头应声。虽然赵昊不常露面,但他见掌柜的和几位股东一提起这少年,就满脸的崇拜,哪敢在东家面前有丝毫懈怠?

  “这个月收成不错,老王要记头功。”赵昊笑着从银箱中,端出一盘银锭,推到他面前道:“五两是本月工钱,五十两是这月的赏银。”

  “唉呀,东家这太多了吧……”王大厨吃惊的合不拢嘴。他原先就是方德酒楼的大厨,当时在秦淮河边,一年也就赚这个数。他来这蔡家巷,纯属是为了报答方德当年的恩情,为此还跟老伴吵翻了天。

  却是万万没想到,居然能一个月赚了一年的钱!这下看那死老婆子还怎么作妖?

  “这是当初就说好的。哪有因为赚的太多,却赖账的道理?”赵昊指了指桌上的账本道:“账目就在这里,你不放心可以自己看。”

  “东家折杀小人了,你说多少就是多少。”王大厨忙大表忠心道:“要是小人还疑神疑鬼,那还算个人吗?”

  “好,去把刘大厨叫来。”赵昊满意的点点头,王大厨忙将银子小心收在怀中,千恩万谢的下去了。

  另一位刘大厨,同样分到五十五两。

  然后是两个帮厨,四个跑堂,每人都得了十二两。这能顶他们在别处累死累活大半年的工钱了,自然无不欢天喜地,发誓要为东家卖命到死……

  “不用卖命,尽心竭力就成。”赵昊享受着众人的感激,也不忘展示自己的亲切,笑眯眯将每个伙计送到了门口。

  ~~

  吴玉夫妇是一起进来的,看着桌上四锭五两、四锭一两,共二十四两白银,两人却死活不肯收。

  “公子前番帮我们讨到八十两,这一个月又吃公子,住公子的,一文钱都没花着,怎好再要公子的钱?”汤四丫急声道:“公子再给钱,我们就没脸呆下去了。”

  “一码归一码,你们不也没白没黑的扑在店里吗?之前装修那个月,我不也一文钱都没给?”赵昊笑着摇摇头道:“所谓人无信不立,做买卖更是如此。章程立下来,就得严格执行,你们是想让我食言吗?”

  “这……”夫妻俩哪能说得过赵昊啊?登时就无言以对了。

  “收下吧,这个月赚得多大家才分的多,要是下个月没买卖了,那就干巴巴一点工钱喽。”赵昊大方的摆摆手道:“时候不早了,赶紧回去歇着吧,明天还得继续给我干活呢。”

  “那就听公子的吧。”四丫还想推让,却听吴玉小声说一句。

  她便不再坚持,让丈夫收好钱,夫妻俩给赵昊行过礼,退了出去。

  在酒楼时,两口子还能绷得住,一回到租住的小院,就终于忍不住乐开了花。

  “怎么样,当初我咬牙离开汤家圩,是对的吧?”四丫从吴玉怀里掏出银子,一边小心收好,一边得意洋洋道:“当初跟你说我旺夫,你还不信。”

  “可赵公子是我遇到的啊?”吴玉盘膝坐在床上,一脸不解道:“要旺也是我旺你呀。”

  四丫竟无言以对,便扑上去拧他道:“死和尚,就不会让让人家。”

  “我没有,不要……停……”夫妻俩在床上笑闹成一团,灯花爆开,不足为外人道哉。

  ~~

  打发走了心满意足的厨子伙计,酒楼中只剩下一众股东了。

  当然,赵锦如今堂堂七品御史,自然是不会出席的。

  不过赵昊已经吩咐高武,将他那份钱送过去了。

  桌上堆满了银锭,在明亮的灯光下,令人无法直视。

  方德立在一旁,给众位股东报账道:“……给马姑娘二百两茶水钱,付工钱赏钱共二百零六两,留二百三十四两充下月开销,最后得净利一千六百二十两。”

  “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余甲长咽口唾沫。

  “可惜你只能分半成。”赵昊笑着,点出八十一两银子,分给了余甲长。

  “谢东家、谢东家。”余甲长知足万分道:“这半成股份,根本就是公子赏我的!要是知道居然一个月就能拿这么多,我是打死也不会要的。”

  “不会要就给我呗,我不嫌多。”高老汉打趣他道。

  “那可不行,你分得比我多得多,还想打我的主意……”余甲长忙抱住银子,开心笑道:“算命的说老头子晚景富贵,原来是应在公子身上。”

  “哈哈哈……”众人大笑起来,气氛一片快活。

  高老汉和方德各占两成股份,均得银三百二十四两。

  高老汉这一把,就将买铁匠铺的钱赚了回来。

  而方德,距离还清债务,只差三个月而已……那笔债,他原先以为这辈子都还不完的。

  剩下八百一十两,就是赵公子本月的收入了。

  ps.第二更送到,求推荐票,求收藏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