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小阁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本少爷现在有钱了

小阁老 三戒大师 2184 2019.12.20 08:00

  说来惭愧,赵昊虽然口口声声让赵守正专心举业,不要为其他事分心。可这阵子迫于生计,他整天拉着父亲东跑西颠,还没让赵守正安安心心读一天书呢。

  赵昊可没忘了,今年自家的头等大事是什么。现在生计问题已经解决,自然不会再让赵守正为任何事分心了。

  当晚,父子俩便再次开会,定下了全力以赴冲刺秋闱的计划。而要想八月有资格进贡院,首先就得通过四月份的科考。

  现在已经是二月末,距离这场生死攸关的资格考试,满打满算只有四十来天了。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下就连赵守正也紧张起来,第二天一大早,早饭都没吃,便赶去国子监应卯坐监去了。

  科考前,赵守正至少得混个脸熟才行。一个多月时间天天坐监,怕也稍显不够,他哪里还敢再旷课?

  赵昊就没那么苦逼了,一直睡到日上三竿,睡饱睡足才爬起来。

  一想到赵守正这会儿,应该已经坐在明亮的课堂中,背着小手听国子监博士们讲天书。赵昊就觉着自己的选择正确无比。

  想着赵二爷一把年纪还要刻苦用功的样子,赵昊一边刷牙一边情不自禁的嘿嘿直笑。

  自己考举人,哪有让老爹考举人来的舒服?

  洗漱完毕,他习惯性的走到伙房,想要热热昨晚的剩饭。可刚点着了取灯儿,他忽然一拍脑袋,自言自语道:

  “本少爷现在有钱了,干嘛还要吃剩饭?”

  便一口吹熄了取灯儿,揣上昨日买酒肉串回的散碎银子,锁好门,大摇大摆上街去了。

  他本打算去找家像样的早点铺子,好好享用一顿丰盛的早饭。但看到那桥头的早点摊子,却又改变了主意。

  ‘人不能忘本。’赵昊如是想着,便径直往桥头走去。

  却见生意冷冷清清,只有两个花甲老人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吃粥。

  也不奇怪,这会儿已经日上三竿,除了老人家,哪还有他这样的闲汉没吃早饭?

  这会儿没生意,摊主已经坐下歇了,妇人在河边刷碗,留下巧巧一人照看生意。

  少女正百无聊赖的摆弄着自己的发梢,看到赵昊便笑着招呼道:“今天想起吃早饭了?”

  赵昊闻言面皮发烫,他父子搬来之后,一直囊中羞涩,统共只来买过一次早饭。其余时候,要么捱过去不吃,要么就吃前一晚的剩饭。

  又想到,就连那唯一的一顿早饭,都打碎了汤碗,只吃了几个沾了灰的包子。

  ‘我实在是太难了……’赵昊不禁眼圈发红,为自己过去的苦难岁月感慨。

  叫巧巧的少女,探着脖子隔着笼屉,凑近了赵昊,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又没钱吃饭了?”

  “谁说的!”赵昊登时脸红到了脖子根,嚷嚷道:“我那天是忘带钱了而已!”

  说着,他将一块四五钱的碎银子拍在了笼屉旁。

  “碗钱,包子钱!全都还你!”

  “找不开。”少女看到银子吃了一惊,没好气的撇撇嘴:“小本生意,只收铜钱!”

  “不用你找,好吃好喝的尽管上就是。”赵昊便大马金刀的捡一张空桌坐下。

  这时,摊主早被惊动,见有动机不明的阔少上门,他唯恐女儿招惹到对方,马上将巧巧拉到一边。亲自招呼起赵昊道:

  “这位公子见谅,这会儿天不早,剩下的食材已经不多,就是全给公子,也不要一百文钱的。”

  “不打紧,剩下的钱先存着。”赵昊见自己有些吓到人家了,忙摆摆手,和气道:“大叔,我是吃饭的街坊,有什么随便上,不挑的。”

  说话间,一旁吃粥的老汉,也开口道:“是啊,方德,这就是救了高铁匠的那位公子。那天高武给他当街磕头,我看见了。”

  “是这样啊……”摊主这才松了口气,这才去给赵昊张罗吃食。

  赵昊朝那老汉拱拱手,感谢他替自己解释。

  “公子这样的高人住在蔡家巷,是街坊们的福气。”两个老汉都对他十分客气。所谓人老怕死,他们显然是冲着他高明的医术去的。

  若是让他们知道,赵昊的医术就是一锤子买卖,实不知会作何感想?

  “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高人二字当不起。”赵昊忙给自己减轻压力道:“我可不会看病的。”

  “公子太谦虚了,现在像公子这样谦虚的少年郎,不多了。”

  “是啊,满壶水不响,半壶水咣当。本事越大,就越是谦虚哇!”

  谁知两个老头却愈发认了死理,都要把他脑补成虚怀若谷的少年神医了。

  赵昊被夸得,那叫一个如坐针毡啊。幸好巧巧端上来早点,这才帮他解了围。

  “南煎丸子,小笼包子,还有你念念不忘的油端子,油果子。吃不光不许走啊。”

  巧巧虽然嘴上厉害,可她那面团子似的小模样,实在没有任何威慑力。

  赵昊笑道:“谁说我一个人吃来着?”

  说着,他将一半的吃食分出来,对巧巧道:“送给两位老伯。”

  “用不着,已经吃饱了。”

  “是啊,上了年纪,吃不了太油的。”

  “打包带回去,给孩子吃嘛。”赵昊笑着一摆手道:“所谓远亲不如近邻,二位老伯往后还要多多照拂寒家。”

  “放心放心,有老朽这个甲长在,蔡家巷没人敢欺负你家的。”替他说话的老者,开心的打包了小笼包。

  另一个老者打包了油果子,也笑道:“甲长都发话了,小哥往后有什么用人的事儿,尽管开口就成,这蔡家巷别的没有,精壮的汉子满地跑。”

  赵昊没想到,自己随便送点人情,还能结识上此地的甲长。他科班出身,自然知道大明有保甲制度,居民十户为一甲,十甲为一保。保甲连坐守望,稳定最基层的民众秩序。

  甲长大概相当于后世的村民组长了。

  不过他搬来这么久,也没人让他父子去见甲长,签互保书,可见大明两百年下来,这套秩序已经名存实亡,形同虚设了。

  赵昊优哉游哉的吃完饭,这才掏出布帕擦擦嘴,施施然走了。

  那摊主夫妇看着他的背影,啧啧称奇道:“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来路边摊子摆阔的呢……”

  “他哪有什么钱?”巧巧却不以为然道:“打肿脸充胖子罢了。”

  “不过倒是个场面人,看来应该也是大户落魄的。”摊主闻言同情一叹,居然有些自怨自怜。

  ps.第二更送到,赵公子的幸福生活开始了,替他求推荐票求章评求包养哦~~~~

   ps2.白天要出门,中午那章提前发了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