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小阁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神秘来信

小阁老 三戒大师 2358 2020.01.18 08:00

  小院树荫下。

  唐友德端起茶盏呷一口,不由赞道:“好好,茶好水也好,公子愈发会享受了。”

  “谁有钱都会享受。”赵昊两脚搭在杌子上,背靠着躺椅,神情慵懒无比道:“你老倌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公子,味极鲜有没有兴趣在钟鼓楼开个分号啊?”唐友德搁下茶盏,搓搓手兴奋道:“所有费用我全包,赚了钱平分,不,公子六我四,如何?”

  “没兴趣。”赵昊却想也不想,一口回绝。

  “大不了三七开。”唐友德却做梦都想开一家味极鲜的分号,就算不从里头赚钱,也会帮他极大拓展在南京城的人脉,提高他的商业地位。

  “就是二八开也不是不能商量嘛,公子……”

  “不是钱的事儿。”赵昊摆摆手,捻一颗杨梅丢到嘴里,酸的他一个激灵。

  “那为何有钱不赚啊?”唐友德满脸不解。

  “我开味极鲜,就是给街坊们找点事做。”赵昊撇撇嘴道:“靠开酒楼赚钱,太费事儿了,懒得再开第二家。”

  “哎呦,公子,你这一个月,少说能赚两千两吧?”唐友德闻言哭笑不得道:“我唐记旺季时,一个月也就赚这个钱。”

  “你不是分号遍金陵吗?”赵昊揶揄道。大家认识这么久,他当然已经摸清了唐友德的底细。

  唐记确实还有分号,但只有一家而已,是唐友德的大儿子在管,除此之外,便别无分号了。

  “咳咳,公子,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嘛。”唐友德老脸不红,尤不死心道:“知道公子不在乎钱,但开这种酒楼也不单为了钱啊,还可以认识很多朋友……”

  “我不稀罕。”赵昊撇撇嘴,根本不松口。

  唐友德才想起,赵昊整天宅在家里,根本不出门,确实不喜欢交朋友……

  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劝说,他只好换个话题,赔笑道:“那这事儿咱们改日再说,先说说正事吧。”

  “生丝?”赵昊反问道。

  “对啊。”提起这茬,唐友德便又高兴起来。“这一个月,丝价窜高了不少,一斤丝已经卖到六七钱银子了,咱们现在出手,能赚两千两往上了。”

  “所以呢?”赵昊接过王武阳奉上的紫砂一手壶,不放心的试了试水温,这才美滋滋的吸了一口凉茶。

  王武阳便在一旁给他打起扇子来。这可把高武给急坏了,怎么把咱的活也抢去了?

  “卖……”唐友德试探的问道,见赵昊不说话,便改口道:“卖一半,回了本钱,涨跌都是赚了。”

  “要卖你自己卖,反正我不卖。”赵昊一边喝着凉茶,一边漫不经心道:“不涨到我满意,我是不会卖的。”

  “唉,公子,做生意最要紧的就是保住本钱,见好就收,钱是赚不完的。”唐友德苦口婆心的劝道。

  “我就要一次赚够,不然赚得太少,不够折腾。”赵昊却挑挑眉,模仿着某人的语气道。

  “公子又取笑老唐。”唐友德一阵哭笑不得。但赵昊有说这个话的本钱啊,人家随便开个味极鲜,就比他的南货铺子赚得多。

  可唐友德老成持重,实在是担心少年人锐气太盛、不知见好就收,最后连本钱都折进去啊。

  “按说,收丝归我管,卖丝公子说了算。但老唐还是得提醒公子一句,这都五月了,朝廷一点开海的消息都没有。”

  “这不废话吗?”赵昊翻翻白眼道:“朝廷在忙着干什么呢?哪顾得上办正事。”

  “公子是说,举朝倾拱?”唐友德消息灵通,常看从衙门抄出的邸报,自然对朝中的大事不陌生。

  “嗯。”赵昊点点头。

  “若按公子这么说,那一两年都等不到开海了。”唐友德愈发不安道:“高新郑虽然势单力孤,但有皇上护着,谁能奈他何?言官们人多势众、前赴后继,也是赶不尽、杀不绝的。此等局面怕是要僵持很久了……”

  “你错了。”赵昊摇摇头,断然道:“月内必见分晓,且高拱下野之前,一定会将开海之事落实的。”

  “啊?”见赵昊说得言之凿凿,唐友德都不知该怎么吹捧了。

  这种事已经超出他的认知了。

  “公子何出此言?”好半晌,唐友德才艰难问道。

  一旁打扇子的王武阳,也一脸期待看着赵昊。

  心说老师果然不止在文学上造诣极高,对时政也洞若观火呢……

  “说了你也不懂。”赵昊心说,我总不能告诉你,我是看史书知道的吧?只好拿出这句伤人话,堵上唐友德的嘴。

  “反正没多久了,你等着就是。”

  “唉,好吧……”唐友德讪讪笑着点头,好在他也不是头一回被赵昊鄙视了。

  横竖新丝上市之前,丝价就算回调,也不会下落多少了。

  ~~

  唐友德在赵昊家蹭了顿午饭,磨磨唧唧到傍晚,还是想让赵昊同意再开家分店。

  但赵昊主意极正,除非是王武阳变王周绍这种特殊情况,否则他是不会改弦更张的。

  唐友德实在不好意思,再接着蹭一顿晚饭,这才怏怏而去。

  晚上,赵守正和赵锦陆续回来。一家人正吃晚饭时,高武拿着封信走进来,递给了赵昊。

  赵昊看封皮上,写着‘赵昊亲启’四个娟秀的小楷,便打开信封、掏出信纸一看,不由吃了一惊。

  “送信的人呢?”

  “送下信就走了,等咱开口问时,人已经不见了。”高武挠挠头,闷声答道。

  对他来说,这实在正常不过,也没什么好指责的。

  赵昊的私事,赵锦自然不会多问。赵守正也只是随口问一句:“什么事?”

  “没事,吃饭吧。”赵昊摇摇头,将信封收入袖中,神情恢复如常,且似乎比之前还要轻松。

  吃过晚饭,赵锦便领着赵守正进了东屋,继续愉快的学习。

  赵昊则领着王武阳进了西屋,长夜漫漫,总要找点事情做,不然实在太难打发。

  他让王武阳在书桌前坐好,自己则往床上一躺,调整个舒服的姿势后,方吩咐道:“我口述,你笔录。”

  “啊,原来师父要写书!”王武阳眼前一亮,只觉一天体力劳动的疲惫,都无影无踪了。

  他忙提起笔来、正襟危坐,等待师父开口。

  “我可有言在先,不许发问。”赵昊知道,若不打这预防针,这好奇宝宝能把自己烦死。却也没有完全把话说死,而是画个大饼道:“这些知识你现在学来无益。等你中了解元,我可以解答你一天问题。将来中了状元,还可传你一门绝学,让你将其发扬光大。”

  “是,师父!”王武阳顿觉热血沸腾,已经消失许久的争强好胜之心,重新注入他的灵魂。

  “那就开始记录《初级物理》下册第一章,磁力。”便听赵昊微闭双目,缓缓说道。

  王武阳忍了又忍,还是举起手来。

  “磁是磁石的磁。”不用他问,赵昊自己就解释了。

  王武阳点点头,便听着赵昊的讲述,认真的记录起来。

  ps.新的一天,继续求推荐票和收藏啊~~~和尚拼命码字,值得信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