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小阁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以后吃不到了怎么办?

小阁老 三戒大师 2205 2020.01.14 12:00

    马湘兰一曲终了,那雪浪也满脸喜色从楼上下来。

  众文士便七嘴八舌问道:“法师,可请词杰现身一晤?”

  “是啊是啊,词爹既然在此,词杰想必也就在左右。”

  “不巧,小赵施主今日并不在家。”雪浪既然得了好处,自然要替人消灾了。

  “不过无妨,只要常来这味极鲜吃饭,早晚会遇见他的。”

  果然是拿人手短、吃人嘴短,雪浪和尚居然也俗气的替酒店招揽起生意来。

  “酒楼开业他都不在,往后怕是碰上也难。”来宾们颇为扫兴,怏怏说道。“唉,我们就是再来,也是冲着马姑娘来的。”

  雪浪一看有些冷场,心说自己若是砸了味极鲜的招牌,如何做得赵施主的‘秦时月’和‘岭上云’?便轻咳一声道:“诸位稍安勿躁,小赵施主虽然不在,却留诗一首,以飨来宾。”

  “那太好了,快快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宾客们这下来了兴致。

  “诸位且听。”雪浪整整衣襟,便饱含感情的朗声吟诵道:

  “仙佛茫茫两未成,只知独夜不平鸣。”

  听完首联,众文士小声议论道:“这次是首诗……”

  说完,众人便正襟危坐,鸦雀无声。词传情、诗言志,听诗和赏词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

  “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沾来薄幸名……”雪浪又低沉的吟诵出颔联。

  大堂中的气氛登时为之一肃,人人面现凝重之色。

  便听雪浪一气吟诵出了下半阙:

  “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莫因诗卷愁成谶,春鸟秋虫自作声!”

  全诗诵毕大堂中却久久无人喝彩,所有人都呆坐在那里,各自想着心事。

  赵守正坐在那里,不知不觉已是满脸泪水,虽然已经读过这首诗一遍,但听雪浪诵来,他还是忍不住悲从中来。

  ‘这是我儿写给我的啊!这是我赵守正的半生写照哇……’

  “好一个‘百无一用是书生’,这是赵公子写给我们的啊……”那些来宾们也各个鼻头发酸,好些眼眶浅的已经掉下泪来。

  说白了,他们这些所谓‘五陵少年’,其实也都是些科场不如意的可怜人。都是二三十岁的大好年华,若不是科场无望,谁会整天浪荡花丛,走马章台?

  “莫因诗卷愁成谶,春鸟秋虫自作声……”来宾们品到最后,却又感受到诗人温暖的善意,这是在告诉他们,除了科举之外,依然可以活出自己的精彩啊!

  “多谢赵公子点醒。”来宾们这才擦干眼泪,平复了心情。

  “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沾来薄幸名……”反复品啧间,却也有来宾缅怀起曾辜负的佳人来。

  “仙佛茫茫两未成,只知独夜不平鸣!”那头戴唐巾、举人打扮的俊朗男子一拍桌子,高声道:“仙居吴康远受教了!可笑我中举以后,便志得意满、荒废学业,今日得赵公子棒喝,明日便回景星岩古刹,学叔父面壁苦读,不到金榜题名日,绝不踏足金陵半步!”

  赵昊在楼上仔细听着,本来就埋怨雪浪这厮,为何要擅自换诗,听到这话就更是哭笑不得了。

  吴兄莫要如此决绝,我还指望你当回头客呢……

  大堂角落里,马湘兰也掏出帕子擦拭下眼角,方深吸口气,弹一首舒缓的《流水》,帮来宾们平复心情。

  ~~

  赵公子的这首《杂感》一出,仿佛给众文士洗涤了心灵一般。

  让整个上午的诗会,在极为谦逊克制的气氛下举行。没有不着边际的互相吹捧,更没有厚颜无耻的自我炫耀,是以午时不到就早早结束了。

  早就严阵以待的伙计们,马上开始流水般上菜,仿佛生怕客人跑了一般。

  其实方掌柜多虑了,在有幸聆听了赵大诗人这首发人深省的佳作后,哪个文士还好意思起身走人?怎么也得给个面子尝尝店里的菜肴,再违心的夸上两句才好收场。

  这些吃遍金陵的老饕,对这蔡家巷的小店是不抱什么希望的。待看到端上的冷盘,只是什么酒凝金腿、卤鸭胗肝、水晶肴肉之类的酒楼常见菜式,就更是动筷子的兴致都没了。

  雪浪是不吃荤的,见众人不动筷子,在一旁干着急,催促道:“诸位尝尝啊,肯定很好吃的。”

  只是他个和尚说出这种话,实在没有说服力。

  但众人总要给他个面子,便勉强伸出筷子,夹一片鸭胗或者肴肉,送到嘴里咀嚼起来。

  “咦?”

  这些老饕嘴巴可是刁到家的,这一尝就马上觉出不一样了。

  有人闭目细品起来,有人连伸筷子,分别尝过各式凉菜,却都是默默品尝,无人吭声。

  把个在一旁伺候的方掌柜,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这也太鲜美了吧?!”终于,有人率先爆发出一声惊呼,拍案道:“我吃了一辈子卤鸭胗,也没吃到过如此鲜美的味道!”

  “确实太惊艳了!”众位食客这才回过神来,纷纷没口子夸赞起来道:“这一比较,之前吃的都如嚼蜡一般。”

  “这味极鲜,实在是名副其实啊!”

  “这才是冷碟,我万分期待热菜上来,会是什么滋味!”

  方掌柜这才将心放回肚中,高唱一声道:“上热菜!”

  食客们本来运筷如飞,听到这句话,纷纷搁下筷子,端起茶盏漱口。

  第一道菜,各吃凤尾虾!

  精美的官窑瓷盅刚端上来,食客们便被那股扑鼻的鲜香所吸引,只觉远非冷盘可比。

  食客们各夹一个虾仁,送入口中,登时满嘴的鲜甜,让人忍不住泪流满面。

  大河虾的虾仁本就鲜美无比,又与极鲜粉的味道相融合,更是激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奇香!

  第二道菜,各吃清汤炖鸡孚!

  这道菜本就鸡香肉鲜质酥烂,清汤味醇色洁白,再加上极鲜粉提鲜,简直就是人间绝味!

  吴康远舀一勺鸡汤尝一口,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以后吃不到了怎么办啊?我要收回刚才发的誓……”

  “你还是专心考进士吧,”众人一边贪婪的吃着各自的美食,一边打趣道:“你那份我们帮你吃了。”

  “就是,你叔父可是落第后闭关千日,三年不知肉味,才一举中进士的。”

  “你这么贪吃,还怎么中进士?”

  “天天能吃到这样的美食,给个状元都不换!”吴康远坚定了更改誓约的决心道:“我就在这蔡家巷闭关了,不中进士不踏足秦淮河一步……”

  “不要脸!”众人哄笑一阵,便又沉浸在美食中,不可自拔了。

  ps.第二更送到,求推荐票求收藏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