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银翼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无端横祸

银翼传奇 清风明月惊鸿 1732 2018.11.12 09:30

  “他?”伊文闻言瞳孔一缩“是那个人吗,他在哪?”

  “灰林镇方向,他的气息我不会记错的”

  “是冲我来的吗”

  “他应该还没发现你,否则不会提前暴露”

  “你要去找他吗,我呢”

  “我去一趟法师公会,你就待在神殿吧,这里最安全,不要外出,护符千万不要取下来。要是觉得不放心,就去约翰教士那里”

  斯雷特林交待完就匆忙离开了。

  那个人终于来了,伊文心中一时难以平静。伊文从未见过他,他可却一心想置伊文于死地,这种无由的恶意让伊文不寒而栗。

  时间回到三年前。

  伊文目睹了村子里的人离奇的死亡。先是一片突然出现的绿色雾霾笼罩了村子,然后村民们一个接一个染上了奇怪的病症,他们眼睛翻白,脸色乌青,身上长满枣核大的脓疮,流出绿油油的汁水。他们哀嚎着,呻吟着,像牲畜一样满地打滚。村子里的人都吓坏了,不知道是神灵的惩罚还是恶魔的诅咒。有的人想逃跑,但是他们还没出村口就倒在了地上,死状比感染瘟疫的更凄惨,眼耳鼻都流出两道漆黑的污血,伊文的爸爸也在其中。几次下来,就没人敢出村子了。余下的村民们聚集在村子里唯一供奉的泉水女神的小庙里不食不寝的祈祷,然而并没有什么暖用,感染和死亡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伊文的妈妈在第二天的时候也开始长脓疮了,她想抱着他保护他,却只说出“别过来,不要靠近我”,她跳到井里之前想吻他,可是却犹豫着最终没有靠近。伊文永远无法忘记她当时绝望的眼神。

  第三天一早村子里已经听不到活物的声音了。伊文也感染了瘟疫,他全身冰冷,裹在被子里瑟瑟发抖。伊文不明白这一切为何会发生,只能归结于这个世界太过神秘可怖,或许如村民们所说,这是恶魔的诅咒。他虽然是重生者,但是除了上一世模糊的记忆并无任何特别之处,对这种不虞之祸毫无办法。生死有命,他已经做好坦然接受死亡到来的准备了。虽然他这一次才三岁,但能重活一次,他已经万分感激了。

  他逐渐意识模糊,感觉灵魂快要变得自由了。只可惜还没来得及好好探索这个神秘的世界,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

  …

  当伊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块暖和的毛毯中,旁边是个燃烧的火盆,一个穿着红的长袍的年轻人正往里面添着柴火。

  “你回来了”听到伊文的动静,年轻人转过头问道。他看起来有些疲惫,声音也有些沙哑。

  “你是个幸运的孩子,居然能在一位黑魔法师的祭魂仪式中下活下来”年轻人用探究的眼神的看着孩子。

  “黑魔法师!祭魂仪式!”伊文睁大了眼睛,简直难以置信。他本以为是无故的天灾杀死了村民,杀死了爸爸妈妈。

  “是的,是个强大的黑魔法师,他用邪术诅咒了村子“

  年轻人垂下眼睑,有些自责的说道“对不起,我去晚了”。

  伊文闻言心头巨震,无比酸楚,他万万没想到杀死他全村人的竟不是天灾而是人祸,眼泪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你不必害怕,那个黑魔法师已经被我击退了,短时间内不会再找上你”见到伊文受到惊吓,年轻人出言安慰道。

  “无论如何,你活了下来。对了,我叫斯雷特林,你的名字呢,小家伙”

  “我叫伊文”,伊文抹了把眼泪,颤着声问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斯雷特林眼神微微一暗,那个人用瘟疫之神的噩耗诅咒村民,让他们在恐惧和绝望中死去,又用三天的时间完成了滋养怨灵的仪式魔法,想必是在完成某种邪恶的祭祀。

  “因为他是坏蛋”年轻人对孩子说。

  “坏蛋?”伊文不相信这个理由,谁会无缘无故去杀害一个村子里的人呢?仅仅是因为他是坏蛋吗?何况村民善良而贫穷,根本没有人认识那个人,也没有人得罪他,更不会有财物招他惦记。

  看着孩子不相信的眼神,斯雷特林叹可口气,摸了摸伊文的头道“好了,你长大了就知道了。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带你去附近的城里。”

  伊文的困意立刻涌了上来,忍不住沉沉睡去。

  斯雷特林看着沉睡的伊文思索起来。

  那人诅咒了这个孩子,但是这孩子却活了下来,祭祀仪式没有完成,他一定还会再来找这个孩子的,赶紧把孩子保护起来才是当务之急。

  不过这孩子是怎么活下来的呢,那位黑法师可不是法师学徒,瘟疫诅咒结合怨灵滋养,能将两种仪式魔法结合起来的法师可不多见。这样一位强大的法师花了三天的时间布置的仪式魔法竟然没对这个孩子起作用,着实难以理解。

  而那个黑魔法师,到底,是不是他呢?

  罢了,只要这个孩子在,他一定会找回来的。下次一定要揭开他的真面目。

  …

  第二天斯雷特林便带着伊文来到了艾辛堡,他没到城中的法师公会登记,而是径直去了光辉神殿。第二天一块护符便挂在了伊文身上。

  “你要是把护符取下来,那个坏蛋就会再来找你。”斯雷特林板着脸吓唬着小孩。

  “哦”

  不过伊文只是淡定的接过护符挂在胸前,脸上没漏出丝毫恐惧,倒让年轻人感觉有些无趣。这孩子,莫非是吓傻了?

  “那个人,他为什么不杀掉我?”孩子仰着头问年轻人。

  “我对此也感到很好奇呢!”斯雷特林击退黑魔法师之后在一间民宅里找到了生机尚存的伊文,伊文虽然中了诅咒,但似乎并没有生命危险。诡异的是他感知不到伊文的灵魂。斯雷特林曾以为伊文是一位天生的空间系或者灵魂系的施法者,在危险的境地下觉醒了。可是他仔细检查了伊文的身体,并没有发现任何魔力波动。

  “我能成为法师吗”伊文的眼中充满渴望,他从未向现在这样渴望力量,他要复仇,他再也不愿忍受无能无力的绝望和任人宰割的悲惨。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想成为法师”

  “只有成为法师,我才能保护我爱的人”,孩子的眼中充满真诚。

  “唔,这样啊”,孩子的答案让年轻人很意外,他觉得某种东西触动了自己的内心。

  “呃,其实,我是说,恩,你的天赋并是特别不出众”斯雷特林小心翼翼的组织措词,他不想打击大这个可怜的孩子。不是不出众,是没有魔力波动好吗。

  “可是如果我是法师的话,爸爸妈妈他们就不会死了,村长爷爷也不会死了,呜呜”伊文眼中噙满泪水,伤心的抽泣起来。

  斯雷特林对哭泣的孩子一时有些无措,忙出言安慰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嗯?”伊文抬头看着他,连眼泪都顾不得擦。

  “你天赋平平,可能没有法师会收你为徒。不过如果你真想成为法师的话,可以去帝国的战斗法师军团”

  “战斗法师军团?”

  “每年曙光日的时候,帝国会组织测灵仪式,六岁以上且未测试过的孩子可以进行天赋测试。如果你通过测试就有机会成为法师了”不过斯雷特林并没有告诉伊文的是,战斗法师团以培养集团作战的法师学徒为主,正式法师少之又少。

  …

  收起回忆回归现实,伊文开始思考如何应对现状。

  然而他很快发现,除了躲在神殿他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伊文摸了摸胸前,感觉到衣服里那个硬邦邦的东西才稍微安心。虽然神殿确实是个安全的地方,但是自己身上总要有点依靠才放心。

  这块护符由普通的彩釉陶制成,用亚麻线穿着,可以和项链一样挂在脖子上。护符上有约翰执事施加的感知恶意和规避邪恶咒语,可以隔绝不怀好意的窥探。来艾辛堡的第一天斯雷特林就让伊文戴上了。

  自从戴上这块护符开始,就很少把它取下来。是的,很少。

  斯雷特林会不定期的让他取下护符,频繁的时候一个月取下一次,不频繁的时候半年取下一次。目的是勾引。

  勾引有效,黑魔法师终于献身了。

  此时无心看书,伊文决定去找老约翰聊聊。

  从他第一次看到这个白发苍苍的老教士抬手施放祝福术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的老人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