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偷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残酷战争

偷龙 搞怪 3405 2006.03.27 21:55

    第十章 残酷战争

  名虎训了几句,忽然一个士兵气吁喘喘的跑到台上,行了个礼道:“敌军又在集结部队准备攻城了!”名虎脸色微变,对所有人道:“所有人都听清楚了!拿好武器跟我来!”

  在身后拿着鞭子、刀剑的士兵驱赶下,卓非等所有人被赶到台下。台上几十个军士搬来大捆长枪,一一分发。分到长枪的,立即被推到另外一边集合。不一会,五千多人都分到了一把长枪。长枪?当然不是火枪,而是约两米长的木杆铁头红缨枪,看起来粗糙极了,连木杆上的小木刺都没修理光滑。随后,所有人都被驱赶到城楼后面的一个大阶梯边。

  卓非脸色惨白,手也开始发抖了。护具没有,武器简陋,连最少的训练都没有,甚至战斗小队也没分清楚。凭这破烂长矛就上战场!?卓非无语了。

  忽然,城外震天的鼓声响起,太阳地国开始攻城了!

  名虎大叫道:“上城墙!”因为排在前面的六七百人顿时被驱赶到城墙上。有几个“新兵”忽然紧张得丢下长枪,大哭起来。名虎大怒,走到那些人面前挥刀狂砍。只是几刀,那些人连惨叫都没有就倒了下去,每个人的脑袋都被砍得飞到一边。

  名虎狰狞的叫道:“那个不听命令,这就是下场!”说着,他一脚把旁边一个头颅踢飞到墙面上。“啪!”的一声,脑浆飞溅!

  卓非震惊得眼睛圆睁,看到墙上沾的脑浆,忽然一阵反胃,忍不住哇哇狂吐。吐出来的东西也很像脑浆,“呃……”这下他吐得更严重了。显然,反胃的不止他一个,很多人都捂住嘴巴,却不敢像卓非一样大吐特吐。这铁血手段,使第一批新兵不敢再迟疑,虽然还有很多哭叫的,却都被迫涌上城墙。

  很快,太阳帝国的军士开始进攻了。无数弓箭、石头飞射而来。砸在城墙上的石头四散,有的拳头大的还落在卓非这些新兵群中砸伤了些人。吐了好一会,卓非面无血色,再没什么东西可吐了。抬头向城墙上看去,忽然眼里看到一个黑点。还没反应过来,耳朵旁边听到“咻!”的声响,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卓非惊恐的回头一看,站在他身后的年轻兽人胸口上正插着一支矢箭,兽人哇哇大哭大叫:“啊……好痛!啊……呜呜……我不要……打仗……咳咳……”那年轻兽人眼泪鼻涕横流,一边哭一边不时从嘴里吐鲜血。原来是敌军一支力量过大,飞过城墙的流矢射中了他。

  卓非摸了摸刚才感觉到劲风的左脸,后背冷飕飕的全身一阵颤抖。那支流矢只差5厘米就钉他脑袋上!很快,那名受伤的年轻兽人被抬了下去。不过这般景象已经让所有新兵胆寒不已。卓非几乎成为刚才那兽人,自然更是恐惧,不由自主的要往后退。可后面全是人,根本挤不回去……

  过了二十多分钟,名虎浑身血渍,从城墙上跑了下来,一边大叫:“上来!下一队上来!”六七百人……不到半个小时……就玩完了!?这些新兵有很多放声大哭起来,在士兵砍了一两个以后,人群终于开始向前进。卓非不想动,然而后面前进的力量岂能抗拒?“完了!”卓非呆呆的没了反应,身体不由自主随着人潮向阶梯走去……

  这是卓非第一次登上安城城墙。如果是平时,也许风光会不错可以当作旅游。然而现在满地的血液和断肢,简直无异于人间地狱!如果刚才不是把食物吐得一干二净,只怕现在又要狂吐了。

  刚才上来的第一批六七百新兵,此刻还剩下一百多人,人人带伤。许多老兵手持盾牌,站在新兵后面指挥着新兵往跺口下投掷石块。只要他们敢后退几步,立即被身后的老兵一刀砍毙!

  老兵中一些弓箭手正躲在新兵后面用露出的缝隙不断射击。少数穿着华丽不时释放着术气的人,也在十多个全身重铠士兵的护卫下以术气反击着。除此之外,还有几十个身着全身皮甲的武者手持盾、剑,只有在敌军有人爬上城墙,才在借助敌人被新兵缠斗的空档,暗中偷袭,应该是习武的。

  城墙外的敌兵让卓非看得头皮发麻。城下两百米范围内兽人尸体遍地,在城墙下的敌人还有两千多人,仍在不断爬上来。可距城墙七百多米处,密密麻麻的排着八个方阵。每一个方阵不下于五千人!

  卓非还在发呆,身后老兵忽然推得他一个踉跄,凶狠的叫道:“愣什么!”这时卓非前面的跺口爬上来一个兽人,面目狰狞,吓得他连忙举起长枪捅去。那兽人怪叫着挥利剑,只一剑就砍断了卓非的枪头,然后爬了进来。

  卓非拿着断了枪头的木棍,已经不会思考,呆呆的张大了嘴巴看着那兽人。兽人咆哮着又一剑砍向卓非脑袋。就在砍到之前,忽然身后弓弦身响起,那兽人脑袋上好像突然插了一支箭似的,倒了下去。

  幸好兽人倒下去的尸体溅起许多血水洒在卓非脸上。这冰凉的血水来得及时,让卓非冷得一阵颤抖。想起身后举着刀剑监督的老兵,他连忙回过神来,恐慌的捡起那兽人手中的剑和一个沾满血水,上面还插着两枝箭的烂盾牌。瑟瑟发抖不已……

  “咚!咚!咚!……”太阳帝国军阵中,鼓声再次鸣起!片刻,一个五千余人的方阵缓缓出列。又一阵剧烈的鼓声,那五千人的方阵开始冲锋。不过两分钟已到了百多米外。

  “来了,又来了!”“呜……我不想死……”新兵们的精神被极度摧残,哭着作战的很多。卓非偷看了身后老兵一眼,他们稍微比新兵好一点,只是脸色苍白。一个持剑士兵怒道:“看后面干什么!不要命了!”卓非吓得连忙回过头。

  正好此时一道淡蓝色术气向城墙上飞来,在卓非三米外“噗……”的一声怪响,术气爆成一阵蓝光。在蓝光笼罩范围内的四个新兵和一个老兵连叫声都没能出口,张着嘴巴,全身皮肤一下子竟变青,直挺挺倒在地上,竟全被冻成冰雕!

  蓝光还在缓缓扩散,只是弱了许多。不到两秒钟卓非就感到一阵阴寒之气扑面袭了来,心脏一阵强烈收缩:“冷……”连打几个冷战,似乎手脚关节、肌肉似乎都一下子冻得迟钝了。哆嗦着,卓非不由自主道:“好……厉害……”

  这时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又出现在跺口,又一个兽人借着云梯爬上来了!卓非惧极生勇,忽然大叫一声砍了下去。“叮!”火星四冒。卓非象疯了一样,用力再砍、砍、砍!可惜完全没有效果,攻击全数被兽人挡了下来。砍不行,卓非用力捅了过去。“啊……”一股巨力从兽人的剑上涌来,卓非惊叫一声,手中的剑已经被挑飞不知去向,人也被震得倒坐地上。

  “嗨!”两个手持长枪的老兵大叫着捅去。正要爬上来的兽人挡开了一枪却防不住另外一人,顿时惨叫一声被通了个对穿往城墙外摔落下去。“谢……谢谢……”卓非颤抖着道了声谢,那两个老兵却表情麻木:“快起来!”

  话还没说完,一个全身铠甲的兽人又爬了上来,猛的扑向那两个老兵。两个老兵连忙举枪捅去,却见那兽人在空中灵巧的侧了一下身体。待卓非看清楚时,刺去的两枝长枪竟被他左臂死死挟住。“嗨!”兽人的剑横扫。一个老兵惨叫着,脖子被剑锋扫过,无数鲜血从动脉喷射而出。

  另外一个老兵急忙要抽回长枪,然而那兽人力大无穷,把长枪挟得纹丝不动。还好这时旁边两个新兵大叫着一前一后刺去。那兽人对身后一枪尽力躲闪避开要害,只被枪头割出一道口子。对前面刺来的长枪,兽人却一剑砍断,又一脚把那新兵踢飞。

  卓非知道情况危机,如果不尽快把这兽人刺死让他多顶半分钟,跺口就会源源不断的涌上敌人!他根本来不及站起,乘那兽人踢飞新兵的时机,连忙扑上去抱住那兽人的脚想把他绊倒。让卓非惊异的是那兽人虽然单腿站立,下盘却稳如泰山,反倒用后脚跟狠狠反踢他脑袋。

  “砰!”这一脚被卓非用破烂盾牌挡住,震得他持盾的手发麻。旁边的新兵老兵没有闲住,几个人对那兽人捅去。面对四面八方而来的攻击,兽人因为无法移动终于惨叫着被好几支长枪刺了个对穿。

  虽然此时已经将那兽人杀死,然而已经有三个兽人利用这宝贵的几秒钟爬了上来,向周围杀去。无论是新兵还是老兵都是惊叫,连忙反击。大家的心思都是一样,只要缺口一形成,搞不好这北门城墙就被占了!

  可惜快速杀敌的愿望失败了,那三个兽人还没杀掉,四五个兽人又已经上来!就在周围之人惊恐之际,忽然一道红色术气飞来。“砰!”的一声在那群兽人中间炸开!简直就像小型手榴弹,可惜是没有爆炸破片的手榴弹。除了最中心的两个兽人被炸死烧得焦黑,另外的兽人都只是被火烧焦一些裸露的皮肤和不少毛发。另外一个新士兵也被爆炸波及,半个身子焦黑,惨叫不已。

  这时两个身着全身皮甲的武者飞奔过来,快如鬼魅。只是几刀,就把被烧伤而惨叫的兽人尽数砍死。得到喘息的时间,老兵们连忙驱逐着新兵赶快顶上去防守。

  敌人还在源源不断的爬向城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