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偷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遭擒2

偷龙 搞怪 2729 2006.04.08 14:36

    第三章 遭擒2

  不一会,赵光耀叫的酒菜已经端了上来,他眼睛一转笑道:“小兄弟无需客气,同桌即是有缘,一起吃吧。”说着,他给倒上一杯酒。卓非有些犹豫,防人之心还是有的,推迟道:“多谢兄台,我不善饮酒。”

  赵光耀呵呵笑道:“难道小兄弟是怕酒里有毒不成?”“哼!”刘岳配合着赵光耀演起戏来,夺过酒杯一饮而尽。卓非脸上一红:“那里……我确实不善饮。”“那吃菜,吃菜。”

  “听小兄弟口音应该是冰州人啊?”虽然世界通用语只有一门,不过各地的发音习惯还是有差异的。卓非是跟左藏学的,自然带着冰州口音。卓非模糊的“嗯。”了一声。赵光耀似乎自顾自的说:“冰州那个惨啊……一场大战下来,死了十几万百姓。”

  对方的话让卓非再次想起左藏,心头黯然。赵光耀本来就是想说些相关的事情引卓非多说话好探听身份,看在眼里心中不禁一动,又佯装叹道:“我一个远房堂兄也住在冰州近水城,唉……一家老小连六岁的小侄女都横遭惨死……可怜。小兄弟是冰州那里的?”卓非叹了一口气:“上安。”

  赵光耀故作吃惊:“上安?听说上安和近水一样被屠城了!小兄弟你……”卓非不知道自己算不算“逃兵”,但不想惹上什么麻烦,连忙说:“小弟家住上安,父母早已病故。三月前出来游学,只留下一个老仆人看家。听说上安被屠城,老仆人恐怕也凶多吉少……”

  赵光耀和刘岳一听顿时心喜,没有亲人,那简直太好了。如果亲戚朋友众多,见过他的人多,恐怕也不太好办。赵光耀又假意关心道:“听说上安已经成空城一座,回去也是徒增伤感,还不如去投靠朋友算了。”卓非不想再多聊,敷衍道:“从小闷头苦读,也没什么朋友。我吃完了,抱歉,告辞……”

  看到卓非回房,赵光耀和刘岳却微笑了起来:“没亲人没朋友,甚佳!”

  很快,卓非按照昨天的打扮,牵着瘦马出了客栈门。走到一个街口,忽然只听一人道:“小兄弟……”他扭头一看,是刚才吃饭时遇到的中年文士,猛的一惊。他已经换了一身打扮却被人认出来,只怕……还没能多想,忽然感觉有人搭在他肩膀上:“小兄弟,不急走,哥哥们找你有事。”

  卓非大惊失色:“……”想说话,却在说话的瞬间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流从搭他肩膀那人的手上传出来。气流瞬间透入他五脏六腑将全身麻痹,这时别说是挣扎,就连到口的话语也说不出来。他只能流着冷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挟持到那文士旁边的马车内。而路边看到的人却毫不在意,还以为他们是朋友在闲聊。

  两个看似侍卫的人很快将卓非的瘦马牵了过来,那文士笑道:“你们去客栈将小兄弟的房钱结算了,行礼也拿回来。”“你们要干什么!”卓非想挣扎吼叫,然而全身麻痹的感觉却让他无法动作,随后感觉到似乎被人敲了一棍,昏眩过去。

  当卓非醒来时,发现自己浑浑噩噩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只知道自己似乎是躺在一辆宽敞的马车车厢内。想动一下,然而全身乏力让他连一下手指头都很难。朦胧中,似乎有个美丽的女孩在给自己喂着一些膏状的食物。吃完后,极度困倦的感觉涌上心头,沉沉睡去。不知过了多久,他又像上次一样醒来。还是那辆马车,还是那个女孩,还是那些食物……

  直到第六次如此醒来,卓非终于想起了什么,用尽全身力气问:“你……是……谁……”那个女孩似乎回答了一句:“烟玉……”卓非还想再问什么,然而困倦让他又闭上了眼睛……

  卓非遭擒的第四天,一个豪华的车队到了卫国阳京,这车队正是凌王卫宗恒的。车队最后几辆毫不起眼的车子内,卓非赫然躺在一个象棺材的长木箱里。车子内还有一位柳眉凤目,皮肤白嫩的十六七岁的少女,显然是这几天一直照料他的烟玉。

  车队在城门停了下来。卫宗恒和前来欢迎的众位大臣、皇子应酬一番后随他们入城赴宴洗尘。而车队则缓缓进入城内凌王府。载着卓非的马车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几个侍卫立即将卓非被关押的木箱扛起,秘密把他和烟玉送到府内一个隐秘小院子。

  当晚上卓非幽幽转醒,还是像以前一样的迷迷糊糊。不过感觉到不再是震动的车厢,忽然想起了些什么,急忙问:“这是……那里?”烟玉犹豫了一下:“是凌王府。”卓非猛然一惊:“凌王……府?我为……什么在……这里……你又是什么……人!”烟玉有点恐惧的道:“你别问了,我什么也不知道。来,吃吧。”

  烟玉把碗里的膏状食物轻轻用勺子递到卓非嘴里。那熟悉的膏状食物,让卓非再次大惊,连忙叫道:“不……我不吃……不!”可惜他自以为用尽了全身力气合着喉咙,然而实际上却是那么的柔弱无力。入嘴的食物,很快就像液体一样缓缓流入他的喉内……

  无力抵抗的卓非知道自己很快又会昏睡,只急得几乎掉泪:“不……你们想干什么……我不……吃……”

  ※※※※※※※※※※※※

  到了凌王府,卓非还是每天吃着那些让他恐惧得食物,每天在昏睡中度过。直到第三天中午,赵光耀和刘岳来到小院子,随行的还有两人。一个是真微道生命使打扮的年轻人,看他不过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应该只是学徒。另外一个则是肥头大耳,三十多岁的壮汉。外表看上去就像刑部行刑的侩子手。

  几人进了房中,那壮汉一看床上躺着的卓非,忽然一惊:“殿下……不对,他是谁?”赵光耀呵呵笑道:“这就是这次你要行刑的人……”那人张大了嘴巴:“行……刑?”赵光耀微微一笑道:“迪科你可以说是刑部衙门执行凌迟之刑的第一好手。据说三年前凌迟叛逆的贼首,共下了两千七百二十二刀才死?”

  那迪科听了,脸上顿时有些得意的表情:“不错。说起来也算那反贼头子是个硬骨头,竟撑了三天……”这些话让旁边那真微道生命使脸色一阵发白,脸上尽是鄙弃的神情。

  赵光耀毫不在意,又笑道:“那么说来你应该对人体很了解吧?”迪科疑惑的点了点头,赵光耀又说:“经过两天观察凌王殿下,你对殿下的脸部应该也很了解了?”迪科看了看床上的卓非,忽然一惊道:“殿下的意思……”“不错。殿下正是希望你把床上这人的脸,变得更象殿下。”

  迪科大惊:“这……这……”“无需多问,事情办好了,自有厚赏!”迪科面有难色,苦笑道:“可是小的只是行刑的……这却叫我怎么做?”“很简单。这人的脸和殿下最大的不同就是颧骨。你只需将他脸皮小心的从隐蔽处剥开到颧骨处就可以了。不过一定要小心,绝对不可以影响他其他的容貌!”

  这些话听得旁边那生命使脸色更白了,忍住恶心敢问道:“赵先生,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赵光耀说着这些恶心得话,却还是微笑着:“迪科剥开他的脸皮,由剑术高手刘将军把颧骨削掉一部分。然后由刘生命使将他伤口愈合,切不可留下一丝伤疤!”

  刘岳听得脸色也不是很好,厌恶的道:“现在给你们一天时间研究该怎么做。明日中午正式动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