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偷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残酷战争2

偷龙 搞怪 3266 2006.03.29 08:41

    第十一章 残酷战争2

  不知过了多久,因为几乎没有让卓非休息的空档,对于时间的概念卓非已经麻木。他只记得最近一次已是第五批新兵上城墙。中午,好不容易打退了进攻,太阳帝国的攻势终于缓了下来。乘着攻势暂缓,名虎用另一批新老士兵把在城上作战了半天的卓非他们替换了下来。

  此时和卓非同一批的七百新兵,已经屈指可数。而后面上来的三批损失稍微小一点,可整个五批新兵三千余人,竟只有五百多人有命下城墙。而那些躲在新兵背后的老兵,也损失超过半数。可知这半天的惨烈!

  战死八成以上!可怕的伤亡率!卓非靠着城墙休息,想到这不禁又是一寒。也许算他命大,半天下来,只是手臂被划了三道口子,大腿肌肉被一支箭挂去了小块。都幸运的没伤及要害。只是由于出血过多,感觉天气好像越冷了似的。

  不一会,十几个士兵也不管城墙上的浓重血腥味,挑着食物到了城墙下。今天血腥看得实在太多,让卓非一点食欲都没有。可他也很明白,如果不尽快补充能量,单是伤口造成的出血就足以致命。自己最终的下场只会和今天战死的人一样!于是也不管烫不烫,抓起两个煎饼就狂吞下去。

  吃完饭,他们已神情麻木全身染血的五百剩余新兵,被军医做了简单救治。军医中,还有三个身着长袍的人。卓非在城中真微道观中见过这些人,他们被信徒们称为生命使。这生命使吟唱着经典,手中散发出淡淡白光散落在伤者身上。非常神奇!伤口竟开始愈合!

  还好卓非已经见识过术气,倒不会因为这样而惊叫了。他还记得羽儿,回忆起以前的谈话,他知道羽儿也是一个生命使。“羽儿……”卓非在苦笑。

  治疗结束后,五百新兵被安排到一座兵房休息。卓非疲倦得什么也不想思考不想管,飞快的睡着。

  当他被人踢醒过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一队老兵对他们道:“你们休息半天了,现在分派你们上城墙抬尸体!”五百新兵都没有说话,默默的跟着那队老兵上了城墙。

  城墙上已经没了大战的喧嚣。可惨烈如人间地狱的景象却比卓非下城时更严重。残肢断臂、尸体鲜血到处都是,铺起半米多厚!没有任何一处是可以看到城墙石地的。有一两处跺口堆积起的尸体一米多高,几乎到达跺口了!

  其实城墙上的还不算什么,在城墙下几日来太阳帝国军士留下的尸体因为无法收拾,看起来更可怕,足足有三米多高,接近城墙高度的一半。新兵们经历了上午一战,此时面对满地尸体大多数人已经没了恐惧,只默默的两人一组将尸体抬下城墙。只有少数还是手脚颤抖。

  老兵们在监督着,一边道:“所有尸体身上的盔甲、完好的武器全部脱下来穿上。多出来的上交,财物上交!有敢私藏产物者,定严惩不饶!”几个新兵惊叫:“穿死人身上的铠甲!”老兵斜了一眼那些人:“你不想穿也可以。”

  想了一会,那几个新兵顿时哑了。是啊,穿死人身上的东西虽然晦气,可一片皮甲,说不定就能在明天救你一命。你穿是不穿呢?别人不管,卓非却已经在翻找死人身上的装甲。他可不想好不容易到了千年之后,却轻易就挂了!再说把这看做是玩游戏杀死的怪物掉出的装备就好了。

  不一会,卓非就在老兵尸体上拣齐了一套铠甲。铜盔、皮胸铠、皮护腿、铁护腕还有一把有不少缺口的剑。虽然看起来不伦不类,而且装备上都染了血恶心之极,可毕竟小命要紧。

  来回十几趟尸体之后,在翻动尸体时,卓非忽然瞳孔一阵剧烈收缩,失声叫道:“左兄!”地上一具尸体,不正是左藏?他的心脏被一支箭射穿,脸上的表情还保留着死亡前瞬间的恐惧与扭曲。

  虽然左藏为人不切实际的好高骛远,没什么能力偏又不自知。可毕竟卓非和他相处了四十多天,交情还不错,说起来还算是卓非的恩人呢。如今看到他惨死的尸体,怎能不让卓非感到难过,一下子呆在当场,眼泪不禁涌出。

  和卓非一起扛尸体的兽人青年蒙武看了看卓非:“他是你朋友?节哀吧……”旁边几个监督的老兵本来正要问为何停下,听到对话,犹豫了一下没有出言,走到另外一边……

  “乱世啊!”卓非闭上眼睛,将泪水擦干。

  ※※※※※※※※※※※※※※

  与此同时上安城都督府内,四个身着华丽铠甲的将军坐在宴席前。这四人正是上安城都督罗雷斯和他手下两个副将华名、华森兄弟,另外一个是卓非见过的凌王府飞骑尉名虎。宴席中,除了名虎一人正自大吃大喝,另外三人都没动筷,心不在焉。

  名虎吃了一会,看了看三人,哈哈笑道:“都督大人怎么不吃?莫非嫌菜肴不美味?”罗雷斯勉强一笑:“敌大军围困,我等食不下咽啊……”名虎淡然道:“都督不必担忧,况且担忧又有何用?一切只需依凌王殿下命令行事即可。”

  “既然朝廷以凌王殿下为帅,我等自然遵命行事。不过……”罗雷斯面露难色:“城中除伤兵外还有万五军队,何必征召城中良民参战?他们什么也不懂,上城也是给我们添乱而已。”

  名虎冷笑道:“都督倒是慈悲心肠。不过末将只知凌王殿下的命令是让我们坚守上安。为达到此命令,用何手段我却管不得那么多。如今太阳帝国攻势凌厉,也不知凌王命令何时才能到来,也只好用这些炮灰抵挡些日子。你看,今天这一万多平民不是帮我们守过了这一天?”

  罗雷斯和手下副将两兄弟听名虎说的轻松,根本不把一万多平民当人看待似的,顿时脸色大变。华森暗忍怒火道:“以前每日军队损耗也有两千。今日即便征召平民上战场,也不过是让正规军少伤亡减半,可如此却让平民一日间伤亡近六千。名将军于心何忍?”名虎满不在乎道:“末将只知凌王殿下命令未到前,多一千正规军便可多守一天。”

  忽然名虎的护卫亲兵走了进来:“名将军,凌王殿下鹰书。”鹰书是类似于飞鸽传书的通信方式。当然,这个世界是没有鸽子的,用的都是鹰。信鹰是以术气中“心灵师”的特别法术,将鹰与饲鹰着的心灵捆绑在一起。只要将纸条绑在鹰脚放飞,无论与鹰心灵捆绑的人在何处,鹰都可以飞到他那里。当然,也可以用别的动物和人进行心灵捆绑。只不过鹰速度快而且飞的高,在鸟类中较安全,所以多用于传送书信情报。

  接过鹰书,名虎看完后递给罗雷斯。三人才看了一下,立即大惊道:“什么!近水城被攻破!”名虎眯着眼睛冷笑道:“近水城守军一万援军六千,竟守不住五日。太阳帝国倒是挺心急啊。看来是实行凌王殿下之计的时候了……”“计?莫非凌王殿下早有安排?”“凌王殿下有何计策?”

  名虎笑了笑并不做答:“你等只管照我说的做,无需多问。”然后他站起来对亲兵道:“传令下去,忠节军与上安常驻军分发三日军粮准备弃城,带不走的粮草准备焚烧。”“弃城!”华家兄弟猛的站起来:“怎么能这样做!城中还有六万百姓,如若弃城,只怕也如近水城一般被尽屠!”

  “眼下八万大军围城,难道你以为守下去还有幸免之理?”罗雷斯神色复杂,没有说话。华家兄弟却咬着牙道:“可这些毕竟是我卫国子民!”名虎哈哈大笑:“上安六万百姓是我卫国子民,可难道冰州首府冰城二十八万百姓不是我卫国子民?整个冰州两百万百姓不是我卫国子民?如坏凌王之计,整个冰州失守,到时死的又何止是六万?其中轻重,还用我说么?”

  华家兄弟一愣,颓然无语。名虎脸色一正,严肃道:“今夜两点,我们剩余的一万五精兵开始撤退至冰城。至四十公里外东雪坡分兵,你们继续率剩余的四千上安驻军退往冰城,一路上多制造假相让敌人认为弃城部队尽数回到冰城。至于我,你们无须知道。”

  罗雷斯叹了一口气:“既然凌王殿下早有计策,我们遵照就是。可敌人虽是围三缺一,却有大量轻骑。要摆脱轻骑追击只怕不易。”名虎笑道:“今天征召的新兵,不是还剩下约四千么?我已经命令给他们装备些武器盔甲。今晚行动前,可命四千新兵分为三股夜袭城外敌军。敌军看到不是白天身无片甲的新兵,自然不会想到是我们要弃城而走。到时他们自然不会注意到我们的行动。等发现的时候,恐怕也无力追击了。”

  罗雷斯等三人默然,这不是让这些新兵去送死吗?不过既然连弃城的命令他们都已经默认了,这四千新兵也就不算什么了。

  名虎抱拳道:“既然都督大人没有意见,那下官就先告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