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偷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一觉千年2

偷龙 搞怪 4692 2006.03.22 17:29

    第四章 一觉千年

  强烈的咳嗽后,卓非逐渐恢复了一丝意识:我在那里?好沉好沉的睡梦,就像一觉睡了两三个星期似的……当然,卓非自己没有一觉睡两三个星期的经历,甚至睡24小时以上的都没有。可是自己身体传来的沉重、慵懒感,让他是那么觉得的。

  轻轻动了一下脖子,手指,只觉得自己每一个身体动作,似乎都是那么的陌生。陌生?控制自己身体,会是陌生?卓非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好笑。

  忽然,卓非觉得领子一紧,似乎有人把他拽起来了,然后听到一个叽里咕噜的怪叫。嗯?这是什么语言?卓非从没听过这种语言。接着听到旁边一个很可爱的童音,在卓非听来,也是叽里咕噜的乱叫,完全听不懂。不过卓非听出它有指责拽着自己衣领那人的含意?

  嗯?听到声音这种感觉怎么也那么陌生?卓非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一部又老又旧的机器又被重新开动。明明应该很熟悉的东西,却总又觉得那么陌生?

  费了好大的力气,卓非才睁开眼睛。眼前的一片强光,让卓非脑袋一阵暗疼,连忙又闭上。反反复复的试着睁开眼睛,才好了一点。拽着他衣领的是一个表情凶狠的男人,帅说不上,不过第一眼看上去就让人觉得他很强。

  “呃……啊……啊……”卓非张了张嘴巴,却发现自己喉咙干涩,声带像绳子打了几个结似的不会说了。脑袋超级迟钝的感觉。

  克雷看到卓非的反应,看了一眼白茹和羽儿骂道:“妈的,这家伙是个傻子!白救了!”说着放开卓非的衣领。

  “嘭……”脑袋撞在雪地上引起的震动,忽然让卓非猛的一阵清醒。虽然脑子好像还是很不好使,可终究比刚才好多了。转动脖子看了看左右,雪、冰,除此之外,只看到刚才拽着自己衣领的那个男人。刚才不是还有一个女声吗?想看看头顶上,可惜有点转不过脑袋来。

  忽然,卓非瞳孔一阵紧缩,猛的坐了起来:“怪物!怪物呢!!”他想爬起来,可还没站起来,就忽然打了个趔趄,再次摔在地上。脚不太听指挥,保持人体平衡的器官似乎也不灵光了。

  摔的这一下比刚才重多了,却又让卓非清醒了许多,好像这一摔让自己全身的细胞、器官终于活动起来似的。他马上记起了很多事情。太阳的异象、怪兽、导师、拉西、飞机……

  看到卓非奇怪的举动,克雷眯着眼睛狠狠的说:“妈的……这混蛋到底是真的傻子还是什么?莫名其妙!”白茹休息了那么久,总算比刚才好多了,白了一眼克雷道:“别说脏话!”接着她又连忙抱住羽儿,上下打量。

  羽儿虚弱的挤出一个笑容:“白茹姐姐,我没事的。”白茹大是心疼:“乖乖羽儿!下次别再这样了……”

  听到她们的声音,卓非勉强的翻了个身,趴在雪地上看去。眼前是两个女孩。吸引卓非目光的一个小姑娘,外表看起来只十八九岁的样子,但没有这年纪该有的青涩。而举手投足之间,倒流露出成熟女性荡人心魄的风情。望着自己的双眸,更扬溢着妩媚无限。

  卓非被她大胆的目光望得脸上一红,不过二十四岁的他早已交过好几个女友,马上又回复过来。忽然又想起了袭击他的怪物,卓非马上挣扎着站起来,冲她们大叫道:“有一只怪物!”可怜的卓非,“死”了上千年,记忆还保存在挂掉的前一刻。

  克雷疑惑的说:“他在乱叫什么?”羽儿苍白的脸上也露出好奇:“不知道,我从来没听过他的语言。白茹姐姐呢?你知道吗?”

  白茹皱着眉头:“似乎在那里听过……对了,很象各大宗教祭祀时祈祷用的神语!”神语,在典籍中解释为:神所使用的语言。“神语!”克雷吃惊道:“难道他是某个宗教或国家的高层?”

  羽儿也惊奇之极,她曾听师傅说过新世界的历史。

  在传说中,最早的世界是混沌而黑暗的,没有天地之分。在这样的世界中诞生了最伟大的盘古神。盘古神醒来,不满于这样的世界,用巨斧劈开了混沌,形成了天地。盘古死后,他的躯体变成了这世界的太阳、月亮、星星、三山五岳、江河湖海、沃野、树木花草……

  盘古创造了世界之后,大地上出现了无数的物种,也出现了神,数不清的神。神的世界自由自在,完全不必为食物担心,是一个巨大的乐园。神拥有各式各样神奇的能力,他们只要轻轻一点,整个屋子就亮得象白天;他们可以指挥铁做的怪兽,轻易的推平一座山峰;他们也可以用力大无穷的铁鱼,把山那么重的东西搬走;他们还可以钻进铁鸟的身体里,让铁鸟带着他们去想去的地方;他们甚至可以坐上神箭,飞到星星上去……

  师傅每说到这里,通常会严肃的告诉羽儿:“神的世界存在了几千年,可是他们变得堕落!他们好吃懒做,贪图享乐,任性妄为,强大的神欺凌着弱小的神,世界充满了暴力。他们还在盘古大神身体化成的江河湖海中倾倒垃圾,将盘古大神化成的树木花草砍伐一空……”

  “终于有一天,盘古醒来了。当发现众神所作所为,盘古大神发怒了。他要把这些充满罪孽的神消灭,创造一个新世界!于是,盘古大神睁开了他的眼睛-太阳,发出神光,烧毁了神的一切。他抖动着化为世界的躯体,制造出地震、暴风、海啸……整整四十年,盘古大神才把邪恶、罪孽统统都消灭掉,形成了今天的新世界。为了让后世记住这个教训,盘古大神剥夺了神的能力,使他们不能再创造‘科技’这个东西。于是神就变成了凡人,也就是现在的人!”

  如果卓非听到这个故事,一定会猜到。这个些“历史”实际上是中国古神话和西方神话结合产生。而故事里的神,实则是他那一个世界的人类。故事中“神”的所谓的神奇能力:铁做的怪兽、铁鱼、铁鸟、神箭,无非是建筑机械、船、飞机、航空飞船。

  大灾难的发生,人类科技文明受到了致命性打击。开始第一代人幸存下来的人们总是受过教育的。可是随着环境越发恶劣,生存都已经成问题,就别说教育下一代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一代人逐渐老去,他们终于无力再劳动,可以有些时间回忆早已忘记得差不多的科学。然而太阳的诡异射线,使第三、四代顽童觉得老家伙们制造出来的简陋仪器,根本就没有他们所说的神奇能力,还不如父母手中的弓箭、刀叉好玩……

  于是,随着第一、二代人类的死去,几乎所有的人类科技知识逐渐被灾难湮灭于时间长河中。当第四代人成为时代主宰时,躲在灾难下的各个部落几乎已经退回到石器时代。知识的缺乏,使大自然在人类眼中变得神秘没测,又衍生出盲目图腾崇拜。

  到了如今不知第几代人,剩下来的只是这个各人按照自己理解推测,传得面目全非的所谓“历史”。渺小的人类对于宇宙,对于时间来说,实在渺小得可怜……

  当然,卓非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所以仍自大叫着:“我被那怪兽从冰崖上逼跳下来……啊!怪兽还会吐蓝光!”他转动着脑到想找到摔落的那个冰崖,却忽然发现这周围好陌生。冰崖虽然也有,可明显太矮了!呆了好久,卓非才目瞪口呆的说:“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些人把他带走了才救醒他,可如果带走了,也应该是在医院,不用在露天救他吧?不死心的卓非正要继续找那冰崖,忽然肚子饿得一阵咕噜叫。巨大的响声就像打鼓!他脸上不禁一红。

  听到声音的羽儿等三人,自然是哈哈大笑。白茹走到巨鹿边取出几块肉干,笑着递给卓非。可此时的卓非却呆在那里,直盯盯的看着三匹巨鹿,震惊的自语道:“天啊!这……是什么怪物……那有那么大的鹿!!”这鹿确实不可思议,竟比马还高大!而发达的鹿腿和身上的马鞍、缰绳等物,证明这极有可能是代步工具。

  发现情况不对头的,卓非望向那三人。此刻他才发现救他那三人,无不古怪万分。那两个女孩身上穿的衣服材料非棉非丝,更不是工业合成的布料,自己全没见过!

  那男的更是古怪,在平均零下四十度的气温下,才穿了那么点衣物,怎么可能?他身上竟然套着不知名动物的皮所制皮甲,在重要部位还镶嵌着金属。腰间一把古老造型的长剑。看那剑柄处摩得光滑……所有这些,根本不象装饰品……

  一丝莫名恐惧涌上卓非心头,难道他们是不为人所知的落后蛮人部族?可转念想想又觉得荒谬。在这二十一世纪的七十年代,太空科技何其发达?可以说地球上每一寸土地,早已被卫星拍得纤毛毕露了,怎么可能还有这样的部族?即使是南亚、中亚和非洲等相对没那么发达的地区,也绝不可能存在啊!更别说当今世界最大经济体之一的中国了!

  要说他们拍电影,卓非也绝不相信!根本没看到任何摄像仪器和大队的工作人员。而再怎么敬业的演员,也不会在这零下四十度的地方只穿两件衣服的!那不是找死么?

  克雷三人疑惑的看着卓非奇怪的举动,不明白他怎么忽然好像很震惊的样子。忽然卓非怪叫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三人自然不知他说的什么。

  “我不信!我不信!”卓非大叫着忽然冲到克雷面前,要扯下克雷的皮甲和长剑研究研究。克雷早已忍了很久,见到这举动,顿时恶狠狠的骂道:“妈的!疯子!”然后一拳就让卓非昏了过去……

  ※※※※※※※※※※※※※※

  当卓非再次醒来,只觉得脸上的伤口疼痛难忍,全身也感到阵阵强烈的颠簸让胃难受极了。睁开眼睛,他才发现自己趴在巨鹿的背上,看到飞快后退的地面,只吓得他连忙挣扎。还好一只小手按住了他,是那个小女孩羽儿。卓非很吃惊,一个看似柔弱无比的小女孩,力气却不小!

  羽儿对他一笑说:“别动。”然后又对克雷和白茹道:“白茹姐姐,他醒了。天色也暗了,我们扎营休息吧?”

  所谓的扎营,其实只是简单的在一颗大树边拉起一面挡风的布幔,捡些枯枝少一堆营火而已。

  猎物才烤得半生,卓非已经饿得实在受不了。也不管还稍夹带着血丝,他飞快的将手上雪兔三几下吞进肚子。一只斤多重的雪兔明显还不能满足他的胃,使他可怜兮兮的望向三人树枝上叉着的食物。

  白茹看到卓非流着口水的样子,掩嘴而笑,把自己的递了过去。旁边的克雷大是不满,哼了一声。卓非那管那么多,连忙感激的道:“谢谢!”三两下又把那只半熟的雪兔吃的连骨头都不剩,这才好了点。

  羽儿对卓非很感兴趣:“你叫什么?你的名字?”看到卓非疑惑的样子,羽儿又指着自己鼻子:“我叫,羽儿,羽儿!知道了?”

  就算不知道语言里的意思,通过肢体语言,卓非也已经猜到这胖嘟嘟的可爱小妹妹是在说她自己的名字。卓非笑着点头道:“羽儿!很高兴认识你。我,卓非,卓非!”羽儿惊奇得好像发现了什么,对克雷叫道:“他不是疯子也不是傻子!他叫卓非?”

  克雷没好气的说:“就算不是傻子,也不过是个蛮人罢了。连世界通用语都不会说。”羽儿嘟着嘴巴不高兴道:“他会说神语呢!怎么可能是蛮人?”

  接着,羽儿又捏了捏卓非身上穿的衣服羡慕道:“还有,你们看他穿的衣服,布质奇特,细密极了,做工也很不可思议!我还不曾看过什么地方织的布,可以那么细,做工那么精致的!”

  克雷哼了哼没说话,白茹却听得好奇起来。她一直没好好看过救的这人,听羽儿那么一说,也在卓非的衣服上***了一把,叹道:“真的很神奇!”看来女人天性就对漂亮衣服这类东西敏感。

  卓非根本不知道她们在干吗,只好看着羽儿,指了指白茹。看来他也知道羽儿这小孩是比较好说话,对他比较好奇的。

  示意了好一会,羽儿才会意:“啊,她,是白茹姐姐!白茹姐姐!”卓非照着读音笑着对白茹说:“白茹姐姐?”

  “哈哈哈……”三人同时大笑起来,就连比较酷的克雷也忍俊不禁。羽儿对白茹笑道:“哈哈……他……他也叫你姐姐!”还算羽儿比较天真善良,又红着脸对卓非道:“她不是‘白茹姐姐’,你应该叫她白茹!白茹!明白了?”

  看到他们笑的样子,卓非已经知道闹笑话,干笑道:“白茹……白茹……”

  羽儿对卓非越发好奇,玩性大起:“这是克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