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偷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一觉千年

偷龙 搞怪 4357 2006.03.21 21:51

    第三章 一觉千年

  一个粗壮有力的身影,从雪林中急速奔入圣山一道狭长的冰封山谷。这人每踏进一步,都会扬起无数飘扬的雪花。

  忽然,一团火红色气流拖着长长的尾巴从身后袭来。那人影惊恐的跃起三四米高闪开,却见那团红气打在雪面上,引发轰然爆炸!爆炸威猛之极,在冰面上炸出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大坑。卷起的气流掀起无数碎冰、雪片。

  一声闷哼,跃起的人影被爆炸的气流,重重的推撞在十几米外冰封岩壁上,又重重的摔落下来。

  这时才能看清楚,这人影露在皮甲外的脸部和手背上,长满了粗黑的毛发。没有毛发覆盖的地方,尽是坚韧丑陋的皮肤。他稍微突出的巨嘴,尖齿,使整个脑袋丑陋而狰狞。,原来是个兽人。

  这时,三个骑着巨鹿的战士从雪林中闪出,竟然是纯人?在这个大地上,纯人是少有的,还不到大陆人口的30%。人数虽少,却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因为,他们拥有智慧!

  这个世界99%的发明创造,来自于纯人;70%的圣级强者,出自于纯人;65%的财富掌握在纯人手里……纯人是天生的智者。当然,这只是相对于兽人的愚蠢而言的。“兽人?它们唯一的天赋是开采石头!”这是“历史”上第一个纯人国家,卫国高祖卫顺形所说的。如果这句话他早说几百年,也许会被一个号称世界警察的M国判种族歧视罪。

  看到越来越近的巨鹿战士,那头昏脑涨的兽人惊恐万分,连忙爬起来拔出背上的长剑。不到四秒钟,那三个骑士已跨过五十多米的空间到了兽人近前。

  巨鹿上两女一男。其中一个小女孩看起来才十二三岁,穿着厚厚的皮毛大衣显得胖嘟嘟的,不过她对于成年巨鹿来说还是显得太小了。双颊被风雪冻得粉红,瑟瑟发抖的样子让人心生怜惜,煞是可爱。

  另外一个女孩身姿高佻,丰腴有致。只十八左右,却拥有着一张妩媚无限的桃花玉面,举手投足之间,更流露出不属于这年龄,荡人心魄的万种风情。也许骚媚一词方是对她正确的形容。

  唯一的男子对这昆仑圣山的寒冷似乎毫无感觉,除了一套细致的兽皮战斗服,只有轻巧灵便的皮甲遮挡风雪。还没接近那兽人,他已经拔出腰间长剑,倾斜着身体一剑劈去。兽人不敢硬抗,连忙就地一滚闪过。

  男子飞快的调转鹿头,忽然从鹿背上跃起,自空中刺向狼狈的兽人。“嘭!”的一声爆响,几尺厚的雪花象灰尘般被剑风吹得无影无踪,余势未尽的长剑还插入冰下半米由余。剑上附带的真气在瞬间爆发,震得一米范围内的冰裂痕累累。威力惊人!

  可惜兽人却在刺中的前一刻再次滚开,并迅捷的反手捅出一剑。男子不屑的拔剑迎上,清脆的双剑交击处火花一闪,兽人的攻击被男子轻易格开。

  坐在鹿上的小女孩看着打斗,不忍的的望向旁边女孩:“白茹姐姐,我们……一定要杀了他么?或许我们把他捉回去关起来好了……”

  白茹驱坐骑靠近小女孩,笑眯眯的摸着她脑袋道:“乖乖羽儿,我们都知道你很善良。可惜这家伙是太子潜伏在光王殿下身边的间谍,不知已泄漏了凌王殿下多少机密。凌王殿下生气极了,说他非死不可。”转头看了看那兽人,白茹又叹道:“都说兽人愚蠢,却让他潜伏了三年才发现,倒有些小聪明。可惜跟错了主人……”

  羽儿闻言不禁有些沮丧,嘟着小嘴望向旁边。白茹看在眼里,连忙又哄了几句。

  男子和兽人的战斗还在继续着。忽然男子重剑横扫,兽人避之不及,只能用手中巨剑挡格。一声巨响,兽人手中足足三十斤的巨剑竟然寸断。狂猛的力道,让兽人吐了一大口鲜血,飞摔向后面冰壁。

  这时白茹的手动了,在她手掌附近的空间好似扭曲了似的,淡红色气流从四面八方汇聚于掌前。在红气最浓厚处,象被针刺破似的,气流喷射而出,直指撞向冰壁的兽人。

  爆炸和惨叫声同时响起,那兽人的手臂被红气击中,爆炸瞬间将他整条毛手炸得不知所终,火毒攻心而死。就连冰壁也被炸得产生无数裂痕。

  男子缓缓收剑,不满的望了一眼白茹。白茹还是笑眯眯的样子:“我们追了他五百多公里,现在应该身处昆仑圣山范围,快一些完成任务要紧。免得被昆仑道圣使发现又会惹出许多麻烦。”

  男子哼了一声:“虽然是昆仑圣山范围,但这里人迹终绝怪兽强横无比,那会有什么昆仑道的人。”

  白茹微笑道:“好了好了,下次一定不会扫你克雷少爷的雅兴,现在还是快把他埋了吧。”顿了一下,她用眼色示意旁边看到死人不太高兴的羽儿。

  克雷不再说话,走到兽人尸体旁边。看看无数裂缝的冰壁,他忽然笑了笑,轻轻用剑在冰壁上敲了一下。那四五米高的冰壁因为刚才红气产生的爆炸,内部早已支离破碎,只不过轻轻一敲,竟整块都倒塌了“哗啦啦……”。

  克雷连忙跳开闪过冰块,笑道:“好了。”忽然他发现那两个女孩疑惑的目光,回头看了看,连他也愣住了:“这……是……一个人?”只见坍塌的冰壁内约半米处,一个橘红色的影子隐约看起来还真的有点象人呢。错了,应该说是冰尸。

  白茹和羽儿好奇的驱鹿跑了过去。羽儿呆呆的说:“真的是人呀!天啊,他是怎么钻进去的?”克雷开玩笑道:“该不会也是被杀了埋进去的吧?”“或许是冻死的旅人?”

  羽儿马上摇头道:“错了,他是活的!”“活的?”白茹和克雷同时叫了起来:“这怎么可能?”羽儿认真的说:“他是活的。没错!他的魂魄仍在,不过非常虚弱。”

  白茹和克雷互望了一眼,相面面相觑,虽然怀疑却不敢完全否认羽儿的话。因为羽儿虽然年幼,可是生命术的造诣远非他们能比。克雷沉默了一会说:“难道是前辈高人龟息修炼?可也没必要跑进冰块里吧?”

  白茹摇头说:“没有能量的感应,不像是修炼。而且这一整块冰壁……似乎是自然冰冻成的,从冰壁的面看,也许是地震形成的断层突起。现在怎么办?”

  羽儿连忙说:“当然是把他救出来啊!他的魂魄已经虚弱到快要消散了。”白茹犹豫了一会,点点头说:“好吧,快点。这里怪兽太多了。”

  粗活当然是克雷来干,他骂道:“倒霉……”拿起长剑正要一捅,忽然羽儿捉住他的手臂说:“不行!不能这样,冰块和他的身体冻得那么紧,会连一起碎掉的,那可救不活了。”

  克雷耸耸肩膀,忽然猛的一拍冰壁。“吱……吱……”一小片冰被他的真气震成粉末,轻轻一吹就全掉落下来,却没有产生任何大面积的裂痕。然后克雷一掌接一掌,直过了五六分钟,冰壁内的那个人终于被他完整的挖了出来。放在雪地上的时候,羽儿还一边大叫:“小心小心,前往别碰断了他的脚,小心点。”

  看他身上还裹着十多厘米厚的冰,克雷和白茹再次面面相觑,克雷忍不住道:“乖乖羽儿,他真的还活着?冰冻成这样,恐怕连身体内的血液、心脏、脑子都成冰块了吧?”

  羽儿皱着眉头冥思苦想,好一会才道:“活是活着,要救却很难。”克雷马上道:“那就算了吧?我们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怎么可以!身为一个生命师怎么能见死不救?”白茹见羽儿一天都不怎么高兴的样子,连忙说:“既然都已经挖出来了,也不在乎那么点功夫了。”

  羽儿得到支持,顿时喜道:“呵呵!白茹姐姐最好了!不过还要请你帮忙哦!”白茹奇道:“我能帮上什么忙?我也不会生命术呀?”“可你是火控师,那就行了。我想,先用生命元保护他的身体内脏,然后白茹姐姐用火气汇聚在他周围驱除冰冻……”

  听完羽儿的指示,白茹道:“那就开始吧。”事到临头,羽儿又有些犹豫了:“可是……这只是我想的办法……如果错了,这人可能就死了。”白茹微笑道:“如果不这么做,他也会死不是?既然这样,就看他运气如何吧。”羽儿想了想:“对。那……开始吧。”

  在羽儿的指导下,白茹伸出双手,开始汇聚周围空间的火气。按照羽儿说的,火气不能太浓……

  渐渐的,那“冰雕”身上的冰开始融化,不一会,已经逐渐可以辨认他的脸部。天!竟然是……卓非!?冰越融越快,羽儿连忙喊道:“慢点,保持刚才的程度就可以了。”说着,她双手按在卓非还有些薄冰的脸部。刚一接触卓非的皮肤,白色的光芒立即四射,竟把羽儿的双手照射得半透明了。

  羽儿控制着生命元流入卓非体内,包裹住他全身每一处肌肤、内脏。忽然,羽儿的生命元探测到一股极度阴寒的气息,这股气息来自对方的腹部。

  “噫?”羽儿皱起了眉头。“怎么了?”“他体内有一股冰气……不过似乎又不是冰气。比一般的冰气强太多了。给人很纯洁的感觉。”克雷奇道:“纯洁?气,还有纯洁污秽之分?”羽儿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也许我用词错误吧。不过感觉就是这样。”

  “不过这股冰气不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所以对他有侵蚀作用……可能是被怪兽袭击吧?可被怪兽袭击怎么没有死呢?”摇摇头,羽儿对白茹道:“可以加快速度了。”白茹点点头,闭上双眼开始全力催动火气。

  半个多小时后,就连大上几岁的白茹都快受不了了,羽儿自然更糟糕,脸色越来越苍白,都快变得铁青了。“羽儿,算了吧!无所谓为了一个陌生人那么卖力的!”克雷已经是第三次重复这话了。从第一次的紧张到第二次的焦急,到这次的发怒。羽儿却没有说话,仍然在苦苦坚持着。

  不知过了多久,羽儿忽然松开手,无力的跌坐在雪地上:“可以……了!”白茹连忙收手,喘着大气道:“天……早知道那么费力……我……我就不许你那么做了!你损失那么多生命元,修为最少……呼呼……降半个……等级!”

  克雷恼火的看着卓非,骂道:“妈的!”羽儿深吸了几口气,虚弱的说:“还没完,克雷哥哥,快帮他做急救!”“急救!!!”克雷眼睛睁得大大的,叫道:“你说我!帮他!做急救!?”“是……快点,要不然……他就真的死了!克雷哥哥……求你了!”

  看着羽儿急得要哭的样子,克雷终究是不忍了,暗暗在心里大骂:“我……操!”赌气的跪坐在卓非身边,用手按住卓非心脏部位,猛捶了几下自己的手掌,引导心脏跳动。然后又按了几下肺部。犹豫了好一会,直看到羽儿闪着泪光的眼睛,克雷终于一咬牙,捏着卓非的鼻子。脸色铁青的深呼吸,嘴对嘴,把空气呼进卓非嘴里。

  根据史料记载,急救术来自于众神涅盘的远古时期,被世人称为众神最宝贵的遗产之一。因为这简单的却有效的急救术,救活了无数人的生命。即使在这生命学昌盛发达的“现代”,仍是有许多时候需要用到这古老的救助手段。

  可现在的克雷,早已把这急救术骂得狗血淋头:究竟是那个混蛋神创造了这种龌龊的救助方法!竟然让本大爷亲一个男人!****!操!

  十几次急救之后,忽然,地上的卓非忽然一阵强烈的咳嗽,吐出的水喷了克雷满脸都是,只吓得克雷哇哇大叫,飞退了几米,连忙擦拭脸上的脏水。一直擦了十几二十便,差点连脸皮都擦破了,才停止下来。一头栽进雪地上,呕吐欲绝的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