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无赖天子刘邦的逆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樊哙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没用

无赖天子刘邦的逆袭 留莫小梵 2013 2017.01.13 05:29

  话说刘邦自从吃过樊哙的狗肉,那感觉就是必须每天吃到狗肉,不然一天就兴趣索然,一天都不快活,至于街上其它的吃的,现在刘邦都不正眼看。

  第三天樊哙这次学精了,按照规律这次樊哙应该去北街才对,这次樊哙不按照常规出牌,居然去了西街。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樊哙就是个帅才,用兵无常势,要有规律可寻的话,最后肯定被埋伏。

  刘邦不知道这些,刘邦心想一个卖狗肉的能跑那里去,今天直奔北街去了,到了北街一看傻眼了,没有樊哙的影子。此时的刘邦犯嘀咕了,看来樊哙不傻啊,以后这小子能深交,能耍计谋的人,刘邦都会高看一眼。

  刘邦也不迟疑直奔南街去了,到了南街一望还是没有,心说樊哙这小子进步也特快了吧,居然不按常规出牌了,现在东街和西街,该去那里呢?刘邦心里也没底了,如果这次选错的话,那今天的狗肉就吃不上了。

  刘邦不亏为刘邦,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往西街走去,那看客就说了,刘邦能掐会算吗?怎么就去了西街,而不是去东街呢?

  其实刘邦此刻心里也没底,只是抱着赌博的心态,试一试而已,具体东街为什么不去,可能是因为樊哙在东街一下就被找到过,比较忌讳的原因吧。反正最后刘邦去的是西街不是东街。

  刘邦到了西街已经快的下午了,再迟的话就要罢集了。远远看见樊哙站在那里,傻傻的楞着,为什么呢?因为樊哙到现在还没开张呢,本来躲开了刘邦心情很好,但是一天不开张回去老娘就没得吃的,你想心情能好的了吗?

  刘邦过去也不客气,走了一天的路,也是饿了。上去拿起来就吃,这一吃不得了了,香味扑鼻,整个西街都可以闻的到,那些本来不打算买狗肉的主,赶紧过来购买,一会功夫,狗肉卖完了。

  樊哙还是一如既往的给老母亲买点好吃的回家,刘邦回自己的家。

  总之一句话,樊哙只要在沛县城卖狗肉,刘邦是总能找到,并且白吃。

  樊哙也是一根筋,也是不信邪的主,为了不让刘邦找到,樊哙这次早早的来到微山湖上,顾船到山东鱼台县城去卖狗肉了。这下刘邦不知道了,整个沛县转了个遍,西街,东街,南街,北街,都没有找到樊哙。

  这下刘邦没有办法了,只好和过去一样,拿些油条烧饼之类的充饥,这些个摊主一看,要坏菜了,无赖刘邦又要恢复以前的样子吃喝。

  有的摊主故意问刘邦怎么不去吃樊哙的狗肉了,怎么过来吃我的油条了。刘邦无奈的说,找不到樊哙那小泼皮了,只好勉强吃些油条包子了。

  其他摊主赶紧说,别呀小祖宗,你不能降低标准啊,狗肉多好吃,一天不吃,那怎么能行,等下,我们帮你打听一下,樊哙那小子跑那里去摆摊了,等打听到了告诉你,你再去找他。

  刘邦一听很是高兴,心说只要知道,樊哙的去处,总有办法找到的。

  果然第二天卖油条的摊主就告诉刘邦,樊哙的去处了,樊哙去了鱼台县城卖狗肉去了。

  刘邦也不停留直接往鱼台方向赶去,山东鱼台到沛县之间,隔着一个微山湖呢,刘邦走到河边发愣了,没钱渡河啊,开船的才不吃刘邦无赖的那套,没钱就没办法过河,刘邦悻悻的回来了,只有去吃了一些素食。

  第二天刘邦又早早的到了微山湖边,还是过不去啊,怎么办呢?游过去肯定是行不通的。刘邦这个时候对着河水说了句,谁帮我渡河。只见河面上浮上来一个老鼋,也就是俗称的王八。这个老鼋和之前的那种老鼋不同,这只老鼋是那只老鼋精的重孙子辈的,基本上也只能听懂人语。

  不是袁天罡封锁了天机了吗?怎么老鼋还是来了,这个老鼋和老鼋精不同,不会算生死,只是在这个水域里面时间久了,听懂人话而已,又恰巧听到刘邦的话就浮出水面了,就算是听到别人的话还是会出来帮忙的。

  刘邦坐在老鼋身上过了河,到了鱼台县城,很快根据狗肉的香味,找到了樊哙,此时的樊哙正在郁闷呢,虽然躲开了刘邦,可是就是不开张,躲开刘邦三天了,这三天一斤狗肉都没卖出去,不知道怎么了,估计山东人不喜欢吃狗肉吧。

  刘邦走到樊哙跟前,樊哙一看,算了,既然找来了,那就给他吃吧,刘邦也不会客气,手抓狗肉,大口朵颐。

  说来也怪,刘邦一吃狗肉,顿时整个街区都充满了狗肉的香味,鱼台县城的人,争先恐后的过来购买樊哙的狗肉,很快狗肉就卖光了,樊哙此刻也很高兴,毕竟已经三天没开张了,今天虽然被刘邦白吃了,但是总算销售完了,樊哙给老母亲买了好吃的,挑着担子和刘邦一起往沛县走,当然樊哙帮刘邦付了船资。

  第二天樊哙又很快在鱼台县城找到了樊哙,顺便吃了樊哙的狗肉,樊哙一如既往的卖完了狗肉,大家一起回沛县。

  如是者三,樊哙心中觉得不对劲,刘邦没钱怎么过的河啊。

  于是给刘邦吃过狗肉,找机会问了刘邦没钱怎么过河的,刘邦不知其中有诈,实言相告,说到了河边,只要说谁带我渡河,就有一只老鼋出现,带我过河。

  樊哙记在心中,心说这个老鼋太可恶了,居然带他过来祸害我。

  于是樊哙来到河边,叫了声谁带我渡河,只见河水水面分开,一只老鼋浮出水面,来到岸边。

  樊哙眼疾手快上去一把拽住老鼋的壳子,拽上岸来,嘴里说道,我让你带刘邦来白吃我的狗肉,今天我就要把你和狗肉一起炖了吃。

  樊哙带回老鼋,回到家中,打开炖狗肉的大锅,把这只老鼋放入其中,老鼋就这样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就和狗肉混在了一起,就这样煮成了一锅狗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