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九洲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彼此约定(一)

九洲帝国 一粒芥菜种 4132 2017.06.19 07:08

  汪惜缘继续道:“月莲公主既不想跟皇帝离婚,又想出宫找皇帝,此乃大逆不道之事。逃离皇宫谈何容易?且不说皇宫禁卫军何止十万八万?就是宫外附近的九大护法,哪个不是顶尖儿的高手……”话到此处,她忽然眼光一凝,道:“但是最后她居然还是逃出来了!”

  烈心好奇道:“皇宫既然重重关卡,她是怎么逃出来的呢?”

  汪惜缘道:“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自荒唐皇帝离宫外游的第二天,新皇帝就被选了出来,可新皇帝未能令人信服,皇族内部分成几个势力,有支持他的,有反对他的,有中立的,还有直接跟新皇帝开干的,局面本来就十分混乱……”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黎明,我的祖先汪开道借‘天下第一剑’的名头,进入后宫跟月莲公主会面,其实是想冒险帮助月莲逃离皇宫,让月莲好去找她的皇帝丈夫。而天下第一剑的名号,正是月莲的皇帝丈夫给我祖先的封号,皇帝登基兼结婚的那天,就给他封了这个号……”

  烈心道:“凡拥有天下第一剑名号的外来人士,都有资格随便出入后宫吗?”

  汪惜缘道:“不是!九洲法律规定,除了九大护法、极个别的皇族长老、大祭司、宫廷侍卫,以及一些太监之外,谁都不可以随便进入皇宫,更别说后宫,违者论斩,这也是近千年来颠扑不破的规定。只是月莲的皇帝丈夫不顾集体的反对,早几年前就允许天下第一剑与月莲公主经常见面,说什么‘两人都是剑痴’、必须‘互相参透剑法’云云。月莲的丈夫虽然为人荒唐,但是向来很有威信,皇族长老敢怒不敢言。反对的声音也就不了了之。”

  烈心思索道:“两人都是剑痴?仅仅如此么?还是有别的打算?”

  汪惜缘眨眼道:“什么打算?”

  烈心大胆推测,道:“是否这位荒唐皇帝根本就是想撮合月莲公主与汪开道前辈呢?”

  汪惜缘惊讶道:“你猜对了,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烈心笑道:“我不敢说我的猜测是准确的,但依目前所述,只有这个推断才能把整件事情讲通。你想啊!如果这位皇帝很有威信,必然很有能力,但他又置皇位于不顾,说明他的兴趣根本不是困在宫里做皇帝,他或许有更大的志向!依汪开道前辈石桌上的文字看来,这位皇帝小到一粒尘、大到天地风云都有浓厚兴趣,又说他要踏足九洲大地每一寸地方,以示对国土的热爱,可见他也是一位性情古怪的人,而且只会比汪开道前辈更怪、更奇葩!”

  汪惜缘一呆。

  烈心又道:“我猜想他抛弃皇位、逃遁于民间,若不是为了满足对每一寸国土的热爱,就是为了寻找清逸圣女,无论是哪种可能,他都打算放弃月莲公主,可能是心有内疚吧,因此有意把汪开道前辈默许给月莲,让他们经常见面,熟络感情。”

  汪惜缘点头道:“猜测不错!所以我说他很荒唐!既然不爱月莲,为何要跟人结婚?连皇帝都这样,怪不得天下男人尽花心。”她立刻神色一寒,盯着烈心。

  烈心一愣,道:“惜缘小姐,我……我不花心。”

  汪惜缘气愤道:“哼!是吗?先听着。”

  烈心纳闷的看着她,不知她为何这么气。其实,汪惜缘是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他认为父亲不爱田霞,为什么又要娶田霞?娶了田霞又还要娶自己的母亲,弄得至今家庭不和,兄妹不合。

  汪惜缘道:“当天黎明,汪开道利用高明的易容术,将自己与月莲化妆成两名侍卫,突破重重关卡,可是在皇宫正大门口碰上了国师,被国师一眼看穿,当时汪开道担心事态严重,于是打算用最快的速度击败国师!”

  烈心问道:“国师武功如何?”

  汪惜缘道:“仅在皇帝之下,功法层次跟皇族长老应该是同一水平,然而我的祖先功力已经突升两级,功法层次恰好与皇族长老们相等,因此可以跟国师抗衡。不仅可以抗衡,他还一招打败国师呢,简直就干脆而利落!”

  烈心满脸惊讶,汪开道作为小小皓月王国的大贵族阶层,能一招击败中心王国的国师,的确足以令人震惊。

  烈心道:“一招?哪一招?”

  汪惜缘神气道:“正是凤鸣剑法的最后一式,你知道这一式的爆发威力吧?我的祖先甚至不用事先将全套剑法施展出来,他直接就打出最后一式,照样具备强大的威力,打败那位国师不过一秒钟的事情!”

  烈心赞道:“不愧是创始人!不愧是凤鸣剑法!”

  汪惜缘道:“祖先给了国师一个措手不及,立刻和公主双双逃跑,只愿逃离整个帝都,他俩奔跑身法极快,后面紧追而来的禁卫军即使再多也没有用。”

  烈心道:“接下来呢?”

  汪惜缘道:“接下来,他俩遇到一个必经之地,正是九洲先皇设下的最后一层关卡,遇到了最难缠的九大护法,九大护法排成一字型,一个个神态悠然,原来他们早就在此恭候多时了!”

  烈心兴致勃勃的道:“九大护法究竟是什么东东?有多厉害?”

  汪惜缘道:“九大护法是九个人,个个身负绝技,功力也与皇族长老同一层次,而九人的元素力量,具有属性不同的区别,分别是光、月、金、木、水、火、土、风、雷,光系护法能把功力化作强光,穿透人的心脏;水系护法能把功力化作幻影水柱,火系护法能施展异火,其他属性也有相应的不同能力……”

  烈心眼珠子险些冒将出来,神往道:“原来元素力量有各种各样的攻击属性,真是丰富啊!汪开道前辈能打得过吗?”

  汪惜缘又神气道:“当然能!首先,祖先的功力已经与他们处于同一水平,因此不存在等级碾压的情况,比如我面对八皮子的那种尴尬,当时我的祖先是没有的。何况他的凤鸣剑法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九大护法合力攻击,仍然无法在武技招式上胜过祖先,至多半斤八两之局,不过九大护法很是聪明,排成阵法将祖先包围,又把月莲公主排除在阵法之外,免得她来助阵。”

  烈心道:“月莲公主应该也很厉害的,她可以骚扰阵法、或者插入阵法之中,协助你的祖先啊。”

  汪惜缘道:“问题是九大护法是九股势力,还有很多手下纠缠月莲公主呢!于是双方僵持不下……”

  烈心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神情渐渐严正起来,道:“接下来呢?”

  汪惜缘道:“酣斗之中,汪开道以‘传音入密’的功夫,对月莲传话道:‘公主,我们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稍后皇宫禁卫军可能会浩浩荡荡赶到,那时就算有十个开道,也是死路一条。公主,不如你现在集中力量突围出去,自己单独逃离吧。’公主也以传音入密回应道:‘不行,开道,我虽渴望逃离,渴望见那个负心皇帝,却也要保证你能全身而退,这是咱们之间的约定,否则我月莲于心何安呢’?”

  “汪开道传话道:‘开道不碍事!刚才开道跟国师对打,最后一招的威力你也看到了吧?我那是临时出击,还未使出十分之一的爆发力呢。眼前的九位对手又算什么?只是他们阵法奇妙,开道不得不全神应战,根本无法分出精神来凝聚所有的功力,无法做出石破天惊的最后一式,一次性击倒他们。’月莲传道:‘那我就更不能走了’!”

  “汪开道传道:‘公主你傻’。月莲传道:‘可恶,我怎么傻了?’汪开道一边挥剑攻敌,一边继续使用别人听不到、只有公主才能听到的‘传音入秘功夫’,脸上挂着笑意的对公主传道:‘他们的目标主要是你,你若能突围出去,九大护法势必乱了阵脚,那样我就能分出精神来,凝聚所有的功力,进而施展最完美的剑招击倒他们了,我会安全逃离的,只是慢你一步而已。就这么定吧!公主!若两人同时耗在这里,等大军一到,你我二人偷鸡不成蚀把米也’……”

  烈心一笑,打断她道:“前辈大概是骗人吧?”

  汪惜缘道:“他怎么骗人了?”

  烈心道:“施展传音入密功夫,本身就要分神,他既然能够传音入密,又如何做不到一边施展剑法,一边凝聚功力呢?”

  汪惜缘叹道:“对,他确实就是骗公主的,因为与九大护法相斗,他根本没有决胜的把握!其实他已经在凝聚功力了,但他同时察觉到,九大护法也各自在暗暗凝聚功力。”

  烈心灵光一闪,道:“其实武者暗暗凝聚功力,属于一种隐藏的举动,一般这种举动对手是无法觉察到的,前辈居然能觉察到?莫非九大护法心神合一,凝聚之势过于浩荡,因此隐藏不住?啊!难道九大护法想合九人之力给前辈重重一击?这大大不妙!”

  汪惜缘注视他道:“你到底是武技理论专家?还是武技理论博士?统统被你猜到了。”

  烈心微微一笑,道:“我武技书籍看得多了,能弄出几个小馒头来不奇怪,呵呵。”

  汪惜缘道:“什么小馒头?不跟你扯,我继续讲……话说公主信以为真,于是向祖先传一句:‘开道,那你自己小心,月莲在帝都关外的山谷中等你。’说完,她剑势忽然变得猛烈异常,身边几十个密密围赌的对手不得不全神应战,然而公主专往功力较弱的敌人攻去,少时,白光一闪,连杀左侧七人,接着公主施展‘滑行之术’瞬间从空隙之中穿过,直达门口,很快就消失不见!”

  烈心一惊,道:“滑行之术?看来这才是真正的滑行之术!”又焦急道:“那前辈呢?前辈战果如何?”

  汪惜缘罢罢手,颓然道:“凤鸣剑法最后一式就算爆发力再强,又如何压得过九大护法的合力?双方倾囊而出的功力,撞击之势何其巨大!直把远处的几层大楼阁都轰得粉碎,不过祖先也没有败,算是平手吧!”

  烈心大骇。诸如“远处的几层楼阁都轰得粉碎”,诸如还能“打成平手”云云,怎能使他不惊?

  汪惜缘似乎牵动了情绪,红唇微微一颤,黯然道:“但是皇宫势力也已赶到,如此一来,即使给汪开道十双翅膀,又有何用?事后,新皇帝以‘私通前朝皇后逃离皇宫’为名,给祖先定了个死罪。一个月后执行。”

  烈心惋惜道:“真是痴情汉子,他为了月莲的个人幸福,失去了生命!但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为什么要牵连整个汪氏家族?”不禁又大感气愤。

  汪惜缘叹道:“造化弄人!他领悟这种剑法之后,不吃更高级的元素丹都能够无端端连升两级,多么可怕?他要是老老实实隐居在深山野林,倒也不碍谁的事,偏偏强出头,那就大祸临头了。不吃元素丹也能自动连升两级,这是九洲正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奇事,因此皇族长老始终认为,他必然是偷食了更优等的元素丹,而丹药的颁发流程滴水不漏,这又是怎么泄露给汪开道的?在这种推断之下,汪开道简直就是滔天大罪,当然要株连九族!同样一个月后执行!”

  烈心长叹一声,不禁深深沉默,暗道:“即使丹药的颁发流程出了乱子,以汪开道前辈的个性,我也决不相信他会私窃更高级的丹药,看来有形剑气虽然与元素力量的气劲相似,却不是同一种东西。奇怪的是,有形剑气居然可以使原本的元素力量基础突升两级,这又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有形剑气具有这种催化效果呢?”

  想到这里,他更是无限神往,恨不得手持一把剑,立刻就去练习凤鸣剑法,练出有形剑气,领略自己完全陌生的、巨大的武学奥妙……

  然而一代剑痴、一代情痴,就这样身败名裂,家族受到牵连,又着实令人唏嘘不已。大概也不是汪开道前辈愿意看到的结局。

  两位年轻人均沉默不言,低头思索,只恨世道伦常之弊,又恨命运无常之苦,然而世间若有天道恒常,又在何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