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九洲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汪家旧史(四)

九洲帝国 一粒芥菜种 3756 2017.06.18 06:57

  这是梦吗?若是梦,佳人温软的身躯和幽兰般的气息真真切切,不可能是梦;若不是梦,何以如此令人熏醉?乃至于整个空荡的密室都充满了爱意?

  感受着她玲珑剔透的柔情,烈心无话可说,无需过多的语言,有些话也不必说得太明太白,难道还要问她“你真的爱我”这样的蠢话吗?少女的情意此刻已展露无遗……

  多么幸福,日间还为她给杨帆归还衣服而灰心扎痛,难道杨帆又俊美又高贵又体贴,在惜缘小姐心中竟是比不过自己?

  这位孤儿幸福得有点颤抖和害怕,道:“惜缘小姐,我……我只是一个仆人,一个家奴。”

  “仆人?家奴?那我在洞外练剑虚脱的时候,你为什么抱着我?你一定要抱住我吗?轻轻让我躺在草地上不也行吗?你抱这么久不累的吗?你不累我也累,其实我早就醒了,只是没睁开眼睛,我看你能抱多久!仆人?家奴?”

  烈心一时无话,她虽依偎在自己怀里,低垂着头儿轻轻的说,可一连串的问话足以逼得自己面红耳赤……

  汪惜缘意犹未尽,又哀怨道:“你是男人吗?老是跟踪我。”

  孤儿一惊,坦诚道:“惜缘小姐,我烈心喜欢你!但是,汪家对我的大恩……”

  汪惜缘打断他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老是扭扭捏捏呢,傻小子,那你就永远铭记这份大恩,对我专情专一,不离不弃,不许再爱上其他女子,哪怕她比惜缘更漂亮,惜缘就满足了。”

  烈心终于释怀,于是迎臂把她抱个结实,只觉佳人如玉,其心可化。

  过了一会……

  烈心正抱得浓情蜜意,突然汪惜缘双手一挣,奋力把烈心推开,烈心愕然。

  汪惜缘埋怨道:“你刚才在洞外骂我什么?骂我笨丫头?讽刺我对杨帆有感情?还叫我去跟他约会?不用理你死活?你以为我爱杨帆,是不是?”

  烈心忽然迷茫,暗道:“对啊,那杨帆呢?她喜欢杨帆吗?”脑中立刻闪出杨帆俊美的面孔和色彩光艳的贵族装扮,然而烈心情到浓时,亦想起赵伯母日间的叮嘱,忽然心中升起一股豪气,注视着她道:“惜缘小姐,我不管你喜不喜欢杨帆,跟我没关系!我烈心爱你,用尽一生为了你的开心和幸福着想都嫌不够,我不会让你从我身边跑走的!绝不!”

  话毕,冲上去搂住汪惜缘,汪惜缘又把他挣脱,烈心不甘心,发出狠来,继续迎难而上,于是,几次半推半就之后,汪惜缘重回烈心怀抱。

  汪惜缘道:“你……你硬来,欺负我!”

  烈心大声道:“没有!惜缘小姐,我只是怕你跑飞了!我不许你跑飞!知道吗?”话毕搂得更紧。

  汪惜缘被他搂个踏实,笑道:“你什么都好,就是缺乏这份血性和霸气,得了,算我被你骗了,以后咱就不分开了,好么?”

  烈心陶醉在她发丝间的清香之中,轻轻道:“好。”

  汪惜缘道:“那你还不松开手?不相信我吗?”

  烈心松手,真诚的看着她。

  汪惜缘也真诚的看着他,道:“杨帆虽好,但是你也很好,当我领悟出剑气,打开多年的心结之后,我就觉得从此以后再也无人能与你相比……”

  烈心道:“嗯。”然后拉着她的手,往第五石桌走去,两人又准备共同领略这位剑术前辈的心路历程:

  “《开道成全篇》,这套剑法真是奇妙,致使开道有三变:首先,开道并没有服食更优质的元素丹,功力却无端端猛增两个等级,达到帝国顶级贵族的水平,是为一变……”烈心读到这里便顿住,埋头思考,觉得有好多’“内情”可以梳理一下。

  汪惜缘道:“等等,他这里等于是说,元素丹的质量,本身有优劣之分,服食越优质的丹药,功力等级就越强,看来贵族功法虽然分几个等级,但本质都是元素力量,其升级的所谓秘密,不过是元素丹的质量之别。”

  烈心道:“嗯,从中也可以知道,一个贵族处于什么样的等级,便服食什么样质量的丹药,且被严格规定。而不管什么质量的丹药,大概均从一个神秘的地方炼制出来,又经由专门的组织派发给各王国的大小贵族,九洲帝国既然能维持近千年岁月,想必这个规定也维持了近千年之久,竟能纹丝不乱。九洲帝国贵族共有七个等级,由下至上分别为:庙主、阁主、府主、城主、大贵族集团、王族和皇族,据说中心王国还有九大护法集团,尊贵无比,直接为皇帝分忧和服务,不过九大护法与皇族算是同一个等级。”

  汪惜缘冷道:“好森严的等级,各等级因为身份高低不一样,权限不一样,所以服食的丹药就不一样,功力也就不一样,竟还能维持近千年?这规矩就如此死板钉钉没有变通吗?”

  烈心道:“也是有变通的,起码国王和皇帝作为一国之君,他们的地位和功法层次就不在贵族的七个等级之列,换句话说,国王、皇帝的地位要比七大贵族等级更高,因此他们服食的丹药肯定是最优质最珍贵的!”说完,他不禁神往,究竟是怎样的丹药?而国王和皇帝的元素力量又将强到什么地步呢?

  汪惜缘道:“这不能算变通,国王是从王族里面选出来的,而皇帝是从皇族里面选出来的。低的始终是低,高的始终是高,而且长年以来,就连最小的庙主阶层也是子承父业,代代相传。难怪我爷爷痛恨的说,贵族们自以为天生贵种,大多腐化堕落,自以为是,再继续下去,不消多时,九洲必亡。”

  烈心双眼一亮,道:“当朝女皇已经逐渐打破这种局面,她恢复了帝国建立之初的平民比武大会,让平民有机会晋升为贵族,而且这可能只是她的第一步,果然是位贤明的君主。料想在汪开道的年代,就没那么光明了……”

  说到这里,心头忽然一窜,提起手心,轻搭佳人的香肩,说道:“你的祖先说自己领悟剑法之后,功力无缘无故突增两个等级,看来剑气的领悟,不仅可以让一个低贱的平民有可能战胜中等贵族,而且可以让一个贵族武者的元素力量凭空越过两个等级,在不吃更优质的元素丹的情况下连跳两级!啊!这种跳级现象不在常规之列,难怪当今女皇会重视了!汪开道本是大贵族,再增两个等级岂不是达到皇族水平?他是否因此遭人嫉妒而被灭门的呢?”

  汪惜缘略带伤感,道:“这应该是原因之一,但不是事发的根本原因,你再继续下去吧。”

  烈心点头。

  “其次,开道剑法天下无敌,连败八位以前苦寻不到的剑道名宿,这次他们不请自来,被开道轻易击败,是为二变。当然,开道并未找到清逸圣女,她似乎在有意逃避我,真可惜,为何要逃避我呢?女人的心真奇怪,我多想证明我的路子比她更正确,我的剑法比她更高明,开道爱的人是月莲公主,最敬服的人却是清逸圣女……”

  汪惜缘笑道:“你说这位道姑是否动了凡心?爱上了我的祖先?”

  烈心一愣,道:“不会吧?”

  汪惜缘道:“据说清逸圣女至今仍然健在,只是知道她的人极少极少,啊!应该有两百多岁了!”

  烈心一惊。

  “开道原本心胸狭窄,愤世嫉俗,然开道悟得此剑法后,内心渐渐变得比原来空明、广阔,剑法虽由吾心而出,却能净化吾心,塑造吾心,此乃开道最为受益之处,是为三变。从此以后,我试着与汪家和好,并重返汪家,也与许多人交起了朋友。”

  烈心赞道:“好!”

  又读:“爱情是什么呢?是占有乎?是奉献乎?是把她弄过来管控她,还是由她让她只要她开心就好?当悟出剑法之后,开道的爱情观也得到解放,月莲公主,我的心头爱,你想怎样开道成全你,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哪怕做出大逆不道之事,哪怕付出开道的生命!若你哪日能想起开道来,能弱弱的内疚一下,开道就死也瞑目……”

  烈心与汪惜缘同时一颤,虽然汪惜缘对这些文字早已读过千百遍。读到这里,汪开道又没话了。

  于是烈心拉住汪惜缘的手,几乎要跑到第六台桌去,却见汪惜缘伸出另一只手,把他拉了回来。

  汪惜缘道:“傻瓜,不用去看了。”

  烈心失望至极,道:“难道剩下的台形巨灯没有刻字了?”

  汪惜缘道:“有是有,但剩下的都是对月莲公主的胡言乱语,你要看是吧?”

  烈心好奇道:“什么叫胡言乱语?”

  汪惜缘害羞道:“哎呀,就是单相思的糊涂话,要多露骨就有多露骨,要多疯狂便有多疯狂,你爱看就去看!”

  烈心笑道:“你怎么知道?”

  “哼!”汪惜缘抡起粉拳,重重敲在烈心的肩骨上。

  烈心吃痛,哎呀一声,说道:“那就不看也罢。只是汪开道前辈到底做了什么惊人的事情?”

  汪惜缘道:“我告诉你不就得了?”

  烈心急道:“快说快说!”

  汪惜缘白了她一眼,终于说起了家族没落的整个原委,只听她徐徐说道:“据我爷爷所说,那个荒唐皇帝对治理国家向来没兴趣,终于有一天,他草草把帝位传给别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逃出皇宫,到处旅游,行踪诡异,这可苦了深爱他的月莲公主,月莲派人四处打探,恨不得用条牛绳绑他回来,可却毫无踪迹可循。皇帝素来与清逸圣女颇有交情,两人的认识远远早于月莲,不少好事者说,皇帝出宫并非为了左奔右窜,实是跟这位清逸圣女远走天涯,逍遥自在。”

  “月莲哪里忍得?于是做了一个千百年来无人敢做的决定:堂堂九洲皇后逃离皇宫!”

  烈心插口道:“堂堂九洲皇后出个宫都不行,这皇后还不如我这个贱民。”

  汪惜缘道:“皇后要出宫也不是不可以,跟皇帝离婚不就行了?”

  烈心一愣。

  汪惜缘道:“凡嫁给九洲皇帝的女人,均不可以离开皇宫半步,除非跟皇帝离婚,离婚倒是自由的。只是凡离婚的女人要接受一场由祭司主持的敬神仪式,在仪式中服食一种剧毒才能离开,这剧毒无色无香无味,平时对人也无影响,就像白开水一样,然而离婚的女人一旦提及关于皇帝的事,立刻七窍流血死亡,任她有多大本事,照样毫无例外!”

  烈心双眼一亮,道:“我想这剧毒根本不是什么剧毒,它就是一杯白开水,只是被一些杰出的祭司通过神秘的仪式,对人落了奇咒,因此能在某种程度上掌握他人的生死。按史书记载,懂得施咒的人凤毛麟角……”

  忽然恍然大悟,他满脸惊愕,道:“是了!大概九洲皇帝有惊天的统治秘密不可外泄,以至于要严格管控最亲近她的女人,这个秘密莫非跟元素丹的炼制有密切关系?莫非元素丹的炼制权,仅仅掌握在皇帝一人手中?而且代代如此?好神秘!”

  他不禁大感好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