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九洲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卑贱之人(四)

九洲帝国 一粒芥菜种 3777 2017.06.26 07:07

  “哼,无聊……”一直不说话的汪惜昭终于打破了沉默,轻轻的道。

  正在这时,陈逆终于出来,把钱交给汪惜昭,汪惜昭把钱接过,调头便走,居然不问候一人,也不留下一句。

  汪天日目送汪惜昭远去,心中不禁暗叹,看来自己给孙女传授凤鸣剑谱,倒让孙子一直耿耿入怀。

  烈心唤道:“主人!”

  汪惜昭调回头来,对烈心道:“我走了,近日我心中特别烦乱,自小以来从没试过这么烦乱的,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你既然不顾一切的争取了,为何不敢当众公布?”

  烈心知道汪惜昭的弦外之音,可是他何尝不想当众公布?但是自己卑贱渺小,冒然公布会留下话柄,只会让极爱面子的汪天日难堪。除非自己有了些名气和地位,那就不同了。他忽然眼眶一红,喊道:“主人,我想参加比武大会!”

  汪惜风眼睛一亮,其余人也同样惊呼。

  汪惜昭不回头,一边走一边道:“很好!本就应该如此!人始终要为自己打算的!”他大踏步而去,背影渐行渐远,奇怪的是,他今天背心上并没有扛起那把玄铁重剑。

  这使烈心很不放心,因为这把巨剑他从来没有卸下过,这到底是什么原因?烈心虽然很想追过去问清楚,可当务之急最重要的恐怕是杨帆接下来的作为,三件大礼?杨帆到底想出什么招数?

  汪天日见杨帆如此自信,不禁心中好奇,然而表面却漫不经心,说道:“什么三件大礼?老夫不是说了,让孙女自个儿做主么?杨公子你急有何用?”

  原来,汪天日刚才见烈心直喊“要参加比武大会”的冲劲,已经暗暗有那么点意思将孙女许配给烈心了,此人本就聪慧,再加点干劲,日后还愁没出息吗?虽然现在非常卑贱。

  杨帆道:“急就证明本公子很有诚意,你不妨看看我的礼物,再作定断。来来来,咱们进屋去说,这外面风大,都不知下不下雨。”

  烈心又纳闷,暗道:“哪来的风?哪来的雨?”汪天日并不进去,也不离开。

  杨帆暗笑,顿时有点儿摸清了他的个性,他扬声高喊,呼道:“喂,大伙,散吧散吧,没戏看了!”

  看客们有的乖乖散去,有的好奇不舍得散去。

  杨帆立刻俊脸一寒,道:“你们谁再不走的,取消比武大会的观看资格!”

  话音一落,不愿走的看客顿时一窝蜂散去,干干净净不留一人。烈心一愣,看来后天的比武大会隆重之极,人人期待!

  杨帆伸出手掌,指向酒店门口,道:“万象酒家第二层第8号房,汪老爷子,请!”

  所有汪氏成员一愣,均在心中嘀咕:“好你个杨帆,竟然早有准备!”

  汪天日道:“杨公子如此慎重其事,到底什么东西?”

  杨帆不耐烦道:“嗨!汪老爷子,都说了如果你不满意,本公子立刻撒手走人!本公子都说到这份上了,你看一下又何妨?”话毕,杨帆不再啰嗦,拉着高通的手直匆匆的往酒店门口走去,但却把十几条大汉留在空地上。

  汪天日只好率众前往,烈心自然也尾随而入,一颗心只觉七上八下。

  进到内房,桌凳依旧,而且所有人都可以坐下,只是桌上空空,没有任何菜席摆在其上,房门角落放置了一张凳子,凳上有两口箱子,一个如小箩筐一般大,另一个竟然还没有半个巴掌大。

  这一大一小的对比真是令人毛骨悚然,难道这些就是所谓的礼物?里面装的又是什么?到底杨帆玩哪一出?

  众人坐下,杨帆爽朗一笑,道:“高通,先把大箱子提到桌面上来,给汪老爷子过目!”

  高通依然而做,当大箱子打开,众人虽然眼前一亮,却基本没人动容。

  原来箱子里面装满金条,总计大约千两。

  汪天日冷笑道:“嘿嘿,我道是什么来着,杨公子,老夫虽然爱钱,但若为了这点黄金就插足孙女的婚事,你也未免小瞧了老夫。”

  烈心暗笑,想道:“这杨帆是否技穷?汪天日堂堂武技大师,要赚钱还不容易?”

  却听杨帆道:“你这哪里的话?不算什么插足,你孙女本来就对本公子有意,本公子做那么多事,无非是希望你这做长辈的,以后不要从中拦阻我们的感情进展。这些黄金,就当是刚才我决斗时输给你的罚金。素闻汪老爷子几十年来与贵族决斗千百回,便是为了这个,嘿嘿。”

  汪天日道:“第二件礼物呢?”

  杨帆道:“在给第二份大礼之前,本公子想跟你分析一下天下大势……”

  烈心一愣,道:“天下大势?什么天下大势?”

  汪天日道:“何必呢?老夫山野中人,不问国家大事!”

  杨帆哈哈大笑,道:“是么?听说你汪氏家族原本是高等贵族,高等到什么地位,本公子并不知道,不过听说后来被帝国高层直接贬低为平民,从此家族沉沦两百年之久,这也算是国家大事一件吧?莫非这两百年的欺侮,你忘记了?”

  烈心暗暗纳闷,想道:“此人既然不知道汪氏家族原本是皓月王国专门守护王宫的四大贵族之一,又怎知汪家被贬为平民的旧史?莫非有什么人临时告诉他?”

  汪天日道:“欺侮?什么意思?”

  杨帆道:“别的不说,就说你汪老爷子,经常出去找贵族挑战,没少受欺侮吧?”

  汪天日道:“笑话!跟贵族较量,我逢打必胜,何来欺侮?”

  杨帆道:“不用元素力量,当然被你打败,可是一旦运用元素力量,很多高层贵族子弟都可以轻易把你打倒,而事实上在你千百次的个人决斗史里,有许多输给你的贵族,后来都用元素力量找机会反打你,并把你侮辱一番,这事有没有?”

  话落,汪天日面红耳赤,怒道:“你……”

  杨帆动容道:“汪老爷子,本公子并非故意揭你伤疤,反而是来谈心的,这里没有什么外人,关于欺侮一事,你只需说有或者没有!”

  汪天日见他说得动情动理,望了望周围的汪氏中人,忽然眼眶湿润,叹息一声,一副老脸显得难堪之极,仿佛写满沧桑!

  其余三位同宗老人低头不语,一个个惭愧、默认,忽然觉得自己对汪天日很是亏欠。

  烈心与汪惜风似乎知道了什么回事,齐齐望着汪天日枯老的身影,霎时间心中生出感激,又生出强烈的悲悯……

  原来,当年月莲公主贡献出来的私人财产,除了用来建造汪氏山庄之外,其他剩下的钱并不太多,百年后便让汪氏子孙挥霍完毕,汪天日从小目睹家族人员越来越多、生活却越来越差,受尽世人冷眼的困境,于是他决心苦练武技,三十岁便专门找贵族挑战,赢取赌金。然而决斗太过频繁,确实有许多贵族子弟事后找机会把他抽出来欺侮一番……看来这个老人为了解决家族成员的经济难题,付出大半生的煎熬。

  正因为这样,他为人冷峻、严酷,不好相处,或对孙女加重训练压力,然而这一切都仿佛情有可原了……

  此刻,汪氏家族成员全体感怀,不能自已。

  杨帆趁兴道:“汪老爷子,老实说你的事情本公子也是最近才知道,其实你很痛恨贵族,但又很希望成为贵族,而且还想恢复到昔日高等贵族的地位。”

  汪天日道:“出来始终是要还的,汪家所受的辱,必然能在日后讨回来。”

  杨帆笑道:“讨回来?你年轻的时代,皇族压制你们家族,使你没机会参赛;今天,女皇在幽韵公主的主张下,允许你汪家参赛,只可惜你年纪老迈,还是没资格参赛!哦?你要寄望你的子孙夺冠、打败中等贵族,然后成为屠龙勇士吗?这更是贻笑大方!”

  汪天日道:“怎么就贻笑大方了?”

  杨帆道:“你自己空有一身本事,几十年来郁郁不得志,现在你年纪老迈,只得将满腔激情寄托在为数不多的几个汪家后辈,难道不觉得悲哀?不觉得苍凉吗?其实你们家族就是被九洲帝国的顶层阶级害惨的,从前是,现在也是!可笑的是当今女皇和幽韵公主给你一点甜头,你就像只绵羊一样如获至宝,不是贻笑大方是什么?你有没冷静想过,当今女皇也许是个大坏蛋呢?那时你又将如何自处?”

  顿了顿,一道精光从他眼中射出,道:“不如你加入到反叛女皇的行列,你直接就可以不断修炼上乘功法,那不比什么都强?”

  烈心大惊,虽不觉得他句句真理,然而他滔滔不绝词锋犀利,果然有他的一套!

  汪天日冷笑道:“真是惭愧,杨公子为了替老夫着想,居然敢对女皇颇有微词。”

  杨帆笑道:“夜玄府偏西之境,你们万山村更处于皓月王国的边界,山高皇帝远的,我有何不敢说?再说你知道天下大势吗?”

  汪天日道:“有何不知?当今九洲帝国看似兴隆庞大,其实早已千疮百孔,九大王国各自猜忌,中心王国威信日减,宝地王国与金刚王国甚至举旗叛逆,此乃内忧;九洲帝国以外的北方,是一片极为广袤的神秘地域,近几十年来,那里诞生了一个新兴帝国,名叫百兽帝国,军队所向无敌,疆域甚至比九洲帝国还要庞大得多,是为外患。”

  烈心听完,插口道:“汪老爷子,这些为什么我都没听说过?”

  汪天日道:“小子,因为你的活动范围太小,加上皓月王国忠于中心王国,非常安静,也不与其他叛国结盟,你不知道也不奇怪,再说,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

  烈心点头。

  杨帆道:“非常安静?喂,烈兄弟,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有宝地王国王族人士专用的雷电霹雳弹?”

  烈心皱眉一想,惊道:“难道你跟这个叛国有勾结?”

  杨帆道:“什么叛国不叛国?这个世界谁坐桩谁说了算,还勾结?能换个好听的名字吗?我是跟随宝地王国干大事反对女皇的!”

  烈心道:“就现在看来,我个人认为女皇很英明。”

  杨帆正容道:“凡事不要只看表面,好不?就算女皇雄才大略也是没用,因为在她之前的几个皇帝荒唐无耻,才造成了今天之局,她把烂摊子接过来,就能搞好吗?而且在我看来,正是因为摊子太烂,一个女人才得以坐上皇位。”

  烈心沉默,在没有得到更多的证据之前,他情愿沉默。

  汪天日道:“你说了半天,第二件礼物到底是什么?”

  杨帆道:“高通,把第二件礼物拿给汪老爷子过目!”

  高通立刻从门角中捡起那个只有半个巴掌大小的金色盒子,递给汪天日。

  汪天日打开一看,沉疑道:“你还是说清楚一点,这件小礼物你是送给我的?还是要送给我孙女的?”

  杨帆道:“自然是送给汪老爷子的!”

  汪天日顿时发出一声怪异的冷笑,道:“没想到杨公子居然有此癖好,这种东西,你送给我这个老男人干嘛?真荒唐!”

  烈心和汪惜风好奇不已,不知到底何物,忙凑脸过去一看,立刻就愣傻了眼珠,齐声道:“戒……戒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