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九洲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汪氏家族(二)

九洲帝国 一粒芥菜种 3506 2017.05.20 23:02

  汪惜明皱起眉头,又撇了撇嘴,嘿嘿笑道:“既然把话说开,本少爷就实事求是分析一下,我还是那句,汪惜昭不足为惧,巨剑加上天生神力,至多不过是一种蛮力,为了蛮力而损害剑术的灵活性,根本就得不尝失。我问你,你打架靠蛮力的吗?”

  阿旺抓头道:“好像是吧?因为我跟老婆打架总是输。她就是一身蛮力。”

  汪惜明立刻顺手摸住腰间的剑柄,刷的一声响起,一半剑身被拉了出来,他瞪眼道:“叫你老婆来陪我玩玩看?”

  阿旺连连苦笑,道:“不敢,不敢,少爷你太猛。”

  汪惜明把剑合上,嘀咕道:“不过汪惜昭的妹妹还真不好说,要说她没学到真功夫,好像说不过去,因为汪天日秘密训练了她七年;可若说她学到了,自从她出关后的这一年来看,她所展示的剑法特别生硬,就是他爷爷在身旁看了之后,也是失望摇头,八成闭关修练时,练坏了脑袋。”

  阿旺奇道:“汪惜缘小姐练坏了脑袋?可惜了,这么脆致的姑娘!”顿了顿,又道:“可是比赛的选手来自四面八方,除了汪惜昭兄妹还有很多高手。”

  汪惜明拳头一握,道:“本少爷苦练多年,一直很有信心,退一步说,即使我不能夺冠,我的哥哥也能。总之胜利属于我们西楼中人。即使我今天欺负了汪惜昭的奴才,他又能怎的?”

  阿旺点头道:“嗯,你的哥哥汪惜风,确实是人中龙凤……”

  不言而喻,汪氏家族成员经过两百年的延续,虽一脉同宗,住于同一居所,却早有疏远。话说当年那位唯一的香火膝下有四子,四子又成家,再分而居之,这便是东、南、西、北四栋楼阁的由来。

  于是一脉化为四系,繁衍至今。

  汪惜明是西楼家族成员,而汪惜昭是东楼家族成员,汪惜昭的爷爷与汪惜明的爷爷并非亲兄弟,甚至也不是堂兄弟,乃是疏远了好几代的同宗兄弟,相应地,汪惜明与汪惜昭的疏远关系更不用说。

  ……

  烈心来到西楼第三层第4号房的卧室里,从中午一直收拾到傍晚,损失了好多汗水,才把汪惜明的房间整理完毕。

  “呼……”烈心松一口气,抹了抹额角上的汗珠,当他从房间里走出时,看到走廊栏杆边站着一位男子,他背对着烈心,一身华丽服装,俯视着一楼那一大片宽阔的庭院,这院子也是汪家所有成员的共享之地。

  烈心在汪家生活了十几二十年,单凭背面便知此人是汪惜明的哥哥——汪惜风。

  烈心止了止步,本想过去与他打个招呼,但想起汪惜明的刁钻,自己的卑贱,他还是决定装着没看见,略略低头而去。

  不料汪惜风扬声道:“过来,烈心。”

  烈心身躯打了个微晃,旋即复于平静,笑着走过去,施礼道:“你好!惜风大少爷!”

  汪惜风虽然有一位只有十五六岁年纪的弟弟,但他这个做哥哥的,却是汪氏家族惜字辈中年纪最大的。

  汪惜风最近曾出外一个月,据说昨天才回来,也不知是何事。烈心不由得细细打量他一番。嗯,除了一贯玉树临风的气质之外,眉羽之间似乎多了几分以往所没有的严肃。

  烈心正细瞧他时,他却说道:“你看下面。”烈心往楼下庭院一看,顿时心弦为之一紧。

  原来庭院中间站着一位身穿淡绿色衬衣裙的少女,那少女手握一把软剑,容貌姣丽,身材苗条,曲线迷人,亭亭玉立;头戴蝴蝶结,一袭乌亮的长发扎成十几条小麻花辫,雪白的皮肤在渐渐微弱的夕阳之光的照射下,越发显得娇嫩撩人。

  “是惜缘小姐……”烈心喃喃自语道。

  汪惜风嗯了一声,道:“这是难得的机会,你好好观看她施展的剑法。”

  烈心道:“好的。”

  只见汪惜缘剑随身转,软剑时而柔曲,时而抖得笔直,跃动的身姿玲珑而又迷人,然而力道很轻,似乎功力平平。

  而她出招的节奏也是十分缓慢,每每换招之际,还要停顿几秒,仿佛初学剑法之人,当真生硬无比。

  她附近摆放着好几处台桌,其中一处坐着两人,一个是汪惜明,另一个则是胖胖的仆人阿旺。汪惜明一边观看着汪惜缘练剑,一边鄙夷的嘿嘿冷笑。

  另外一处台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两位妇人。中年男人居中而坐,他面部白皙,长相斯文,胡子剃得非常干净,连胡根都看不到,指甲还很修长,正笑吟吟的看着汪惜缘。

  至于两位妇女,各依中年男子左右而坐,一个长相平平,身材壮实,粗手粗脚,浓眉大眼,束发于顶,似乎很能做体力活;另一个却正好相反,身材丰满,容颜秀丽,颇有成熟女人的风韵,而且与汪惜缘竟有八分相像。

  汪惜缘手握软剑,缓慢地施展良久……良久……

  不知不觉,本来空荡无人的其余台桌,后来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二十个年轻少男少女,他们连看都没认真看,却一古脑儿的在旁边不断赞道:“惜缘姐姐厉害……”

  这些显然都是惜字辈的人。

  楼上的汪惜风道:“她厉害吗?”

  烈心一怔,道:“大少爷,你问我啊?”

  汪惜风笑道:“当然是问你,因为你是专家嘛。”

  烈心更怔,道:“不敢。烈心岂敢跟大少爷相比?”

  汪惜风道:“别谦虚了,烈心,我本来也是不承认的,但是汪惜昭今年进展神速,肯定是得到了你的指点,看来你在东楼藏书房学到的东西,超越一切汪家的成员,也超越了我。”

  烈心奇道:“大少爷怎么知道我的主人进展神速?”

  汪惜风道:“我又不是我弟弟,一个月以前我就自己判断出来了,我看东西从来不看表面。”

  烈心暗暗为汪惜风喝彩,目光却始终定在汪惜缘迷人的身姿和容颜上,回应道:“好吧,我说,惜缘小姐总共施展了一百二十式的剑招,每一招都隐藏许多不可估量的变化。”

  汪惜风淡淡道:“我的猜想也是这样,她这套剑法应该不简单。”

  烈心道:“何止不简单,简直厉害到极点!”

  汪惜风道:“厉害到极点?开玩笑,天下剑术何其博大精深?岂是区区一个少女就能穷尽的?”

  烈心笑道:“就是因为难度大,她才七年如一日,天天闭关苦练,几乎不问世事。”

  汪惜风道:“这是什么剑术呢?”

  烈心道:“一套包含天下所有精妙剑招的剑术。”

  汪惜风淡淡一笑,道:“贪多嚼不烂,这样的剑术必然十分难练。你看她施展如此吃力,根本全都是高难度动作,练了七年仍无所成,还荒废了功力的提升,根本得不偿失。”

  烈心忙道:“她随时可以敏捷施展,也许她一直在思考着某些关键的问题,所以她有必要慢慢施展、慢慢重温,直到自己满意为止。”顿了顿,又道:“不过她确实因此耽误了功力的提升,这一点大少爷你没有估计错误。”

  汪惜风道:“还有,她那把剑的剑柄之处有一块玉佩,那玉佩用红丝系住,施展剑法时摇来摇去,颇为不便,这又是何必?”

  烈心皱眉道:“这是我唯一想不通的地方。”

  恰如此时,只听楼下观看的汪惜明忍不住调侃道:“我说惜缘姐姐,恕惜明直言,你这也叫剑术高手吗?出个剑招也迟疑不决,磨磨蹭蹭,难道闭关七年就是为了这样的效果?我看你是不进反退,剑术还不如你十一岁时那么干净利落!”

  此话一出,全场涌动,那十几位少男少女立刻争先恐后的讥讽汪惜明。

  汪惜明气不过,脱口道:“哼!一帮无知小辈,只懂给东楼的人拍马屁!”话毕,他又连忙双手捂嘴,望了望周边的人事物,发觉并没有自己忌惮的那具身影和面孔,才舒了一口气。

  原来,他虽然自认为压制东楼的日子很快来临,但毕竟心理上还是害怕东楼的主人——汪天日!

  汪惜缘不理会他,继续练剑,又拙又慢又迟疑,有些招式甚至还没有施展完全,竟又中途收招,重新来过。

  汪惜明又待发言,忽然一声狂笑响起,久久不绝,直震三楼的烈心和汪惜风,这笑声由女性发出,却粗声粗气,狂躁之极,正是那位粗壮妇人的笑声。

  粗壮妇人朗声说道:“嘿嘿,小女孩始终是幼稚,又怎么能跟我的儿子相比!”

  话音刚落,一个清脆的女人声音响应道:“能不能相比另一回事,你干嘛取笑我的女儿幼稚?”正是那位与汪惜缘有八分相似的美妇。

  粗壮妇人拉长声音道:“好好一个武者,剑柄上为什么系一块玉佩?这么爱美,干脆丢掉武器,把玉佩戴在头上,跟我学种田算了!”

  美妇气道:“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三遍又能咋地?幼稚幼稚幼稚!”

  “老公……你看看!别人欺负我,说你亲女儿的坏话,呜呜……”美妇一拉椅凳,刻意往身边的中年男人靠拢几分,偎依着且哭诉着。

  粗壮妇人妒火中烧,手臂伸出,五指张开,顺手贴在中年男人的腰际上,奋力一掐,喝道:“男人!你说公道话!”

  中年男人吃痛尖叫,身子往美妇那边靠去,摆一张苦瓜脸道:“昭儿,缘儿都是我亲生的,你们两个争什么呢?唉!”

  粗壮妇人本来想杀天杀地的怒骂过去,可当见到中年男人与美妇紧贴在一起,忽然泛起一股心酸,险些掉泪,遂把怨语吞下。

  不消说,中年男人是汪惜昭与汪惜缘的亲生父亲,但是这个亲生父亲娶了两个老婆。

  汪惜明见粗壮妇人不再说话,于是附和道:“嘿嘿,我同意田伯母的观点。”

  田伯母是汪惜明对汪惜昭母亲的称呼,他这么说显然是想挑起东楼的纷争。

  粗壮妇人这一次却聪明起来,沉默不语。中年男子努力向汪惜明狠狠瞪了一眼,但眉羽之间全无霸气,汪惜明根本丝毫不惧。

  至于其他惜字后辈,一个个变得沉默是金。汪家最有派头的东楼媳妇展开内战,还哪里敢支持谁或者不支持谁?可别要惹祸上身了。

  烈心与汪惜风则暗暗摇头,均想:看来老婆多未必是好事。

  就在人们各怀心思之际,汪惜缘练剑的状况却发生了质的变化。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