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九洲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元素力量(二)

九洲帝国 一粒芥菜种 3155 2017.06.04 08:44

  原来,‘庙主’这一职位,其实是作为一个村子的管理者,因住在庙中,故称庙主,庙主虽然只有一位,然而其家属也一同成为贵族,而庙主及其家属合称‘庙主阶层’。

  比庙主高一级的职位,则管理一个镇的范围,由于住在几层高的楼阁之中,故称“阁主”,相应地,亦有所谓的“阁主阶层”。

  以此类推,比阁主阶层高一级的是府主阶层,统管一个府区的范围,城主则统治一个城的范围,城主之上是四大贵族,四大贵族是王宫最有实力的守护集团,而四大贵族之上的更高阶层,自然就是一个王国当中最为高贵的所谓“王族阶层”,“国王”当然就是王族阶层里选出来的了,乃王国最高统治者。

  然而前面说过,九洲帝国大致上由九大王国和一个中心王国组成,烈心等人所处的皓月王国,不过是九大王国之一。

  只有中心王国的最高统治者,才可以称为“皇帝”,皇帝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高于九大王国的国王,名义上可以对国王发号施令,甚至派一批武功实力不低于国王的“九大护法”对国王进行适度监视,以稳定统治,防止叛乱。

  这样由下至上看来,庙主、阁主、府主、城主、大贵族、王族、皇族,都是九洲帝国的贵族阶层,共有七个等级,不同等级之间界限分明,相应地,各等级的“功法”也有高低优劣的档次之分,因此下一级的贵族就算实力再强,也完全无法跟高它一级的任何一位贵族相提并论,而平民再强,亦因为功法层次的不同,无法跟任何具有元素力量的贵族相提并论,哪怕是最低层次的贵族。

  当然,国王和皇帝作为一国之君,不在等级之列。

  关于这些,烈心倒也粗略知道,虽然藏书房里没有相关资料,毕竟上过文化课,课堂上自然会提到统治结构等问题,不过仍有许多神秘的细节是他至今还不可能晓得的。

  张武师又如何呢?

  张武师来自碧草镇的豆红村,其实张武师正是豆红村的庙主阶层,虽然父亲并非庙主,但毕竟他与当今的庙主有亲戚关系,而且关系并不算疏远,因此他一家子总算还没有“失势”,还是在豆红村庙主阶层之列。

  这意味着,张武师是小贵族阶层,自然也是拥有元素力量的。

  话说张武师见八皮子没有说下去,于是向他说道:“我想起来了,在十四年前,石河村的庙主被一位参过赛、得过奖的平民替代了,这事我早有听说,只是不知道原来是你的父亲。”

  八皮子牙根一咬,怨恨道:“哼!这人一旦失势,就跟只狗一样贱,不仅是我父亲、包括我一家子,连同所有宗族,一概扁为平民!”

  话落,汪惜缘和汪惜昭立刻感同身受。杨帆这贵家公子则手持折扇,微微轻摇,神态悠然已极。

  张武师道:“平民也好,贵族也罢,人生在世但求问心无愧,并且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热爱的事,又何需在乎高低贵贱?”

  烈心闻言,低头深深思索,只觉震撼无比,是啊!能做自己喜欢的事、热爱的事,才是最幸福的人!忽然想起汪天日那冷酷高挂的眼神、以及他十几年来严禁自己习武的约束,不禁心中又是一寒。

  八皮子笑道:“哈哈,老师,你倒是说得轻松。你那位担当庙主一职的亲戚,跟我父亲不同,在十四年前比武大会之后没有失势,至今仍然稳坐职位,所以你也生来受惠,同享庙主阶层之福,你当然不能理解我的切腹之痛!”

  说完,他无法自已,紧握的拳头有点颤抖……

  汪惜昭虽受到八皮子元素力量的攻击,毕竟只是皮肉之伤,并无大碍,此时正认真听着八皮子唠叨家事。

  汪惜缘则想起汪氏家族长达两百年之久的落寞,不由得微轻咬下唇,柳眉紧锁,仿佛有着与八皮子一样的千般不甘,万般不忿。

  张武师跨前一步,轻轻抚摸了一下八皮子的头,道:“别激动,八皮子,你慢慢说。”神情尽显柔和之色。

  “你教我怎么慢慢说!要是一直贫困卑贱,我八皮子也就认了!天呀,你为什么让我的家境在八岁之前殷实丰足,却在我八岁之后一贫如洗?贫穷低贱也就算了,为什么接下来还要受尽旁人的奚落?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他这么一说,大家自然都猜想得出,八皮子的父亲十四年前被革职时,他刚好是个八岁的小屁孩。

  张武师却忽然敬佩道:“所以你在武者学校比谁都要勤奋,就是想以自己的努力获得小贵族身份?”

  八皮子兴奋道:“老师!我不要什么小贵族身份!我要夺冠!我还要争做屠龙勇士,受尽万人敬仰!”

  张武师道:“这就对了,你武技了得,其实就算这一届夺不了冠军,打进八强应该没问题,到时你一样是小贵族身份,又何必在比赛之前就服食元素丹?去做那触犯刑法的危险事情?你到底如何得到这颗元素丹的?你到底有什么后台?让你这样胆大妄为?”

  八皮子终于道:“我姐姐长得十分高大漂亮,不像我这般矮小平庸,她跟咱们碧草镇的阁主相好多年,然后碧草镇阁主的姑姑,又是夜玄府府主杨大人的相好,你们说我有没有后台啊?”

  话落,杨帆立刻俊脸一紧,喝道:“八皮子!你说话别口无遮拦!”

  众人顿时愣住……

  原来,八皮子说的的确是事实,话说那杨大人的妻子虽然早逝,之后杨大人亦未再另娶,但毕竟男人火气,岂有不沾腥之理?而碧草镇阁主的姑姑尽管与杨大人“相交”多年,然而妖媚过度,所以杨大人虽然沉恋其美色,却也保持足够头脑,一直不想娶其过门,免得红颜祸水。八皮子说的“相好”一词,便是这般意思。

  正因为如此,八皮子“沾亲带故”,唤杨大人一声“表姑丈,”这个“表”字,并非取“表亲”之意,乃是指杨大人与阁主的姑姑不在正式婚姻之列,所以强且称之为“表”姑丈。

  而八皮子觉得,男欢女爱实属平常不过,什么方式都无所谓,即使是情妇情夫关系,又打什么紧?何况他也当众抖出自己的姐姐做别人情妇的事儿,万没料到这也令杨帆不快,不禁呆了一呆……

  张武师哦了一声,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大为震撼,因为他想起一些学生们并不清楚的秘事,暗道:“这又算什么后台了?要知元素丹是由帝国的特派集团专门颁发的,谁可以享用丹药,谁没资格享用丹药,谁什么时候享用丹药,谁享用几颗丹药,都有极为严格的规定,在丹药的交递过程中,亦有密不透风的流程,千百年来鲜有混乱或泄露,因为一经发现,势必五马分尸,株连九族。如果说丹药是杨大人给八皮子的,可能吗?连国王都是领受丹药的人,区区一个府主又哪来多余的丹药?而丹药如此珍贵稀少,凡是领受丹药的人,只会嫌少,又怎么会送给八皮子?难道帝国的运作结构,正在被一些叛乱份子悄无声息地打破?这个天下……啊……”他不敢想下去!忽然想起刚才那位老乞丐的悲喊:“九洲帝国!亡也!亡也!”

  “老师,你干嘛颤抖?大夏天的,你冷吗?”说这话的不是八皮子,却是迎上来的小何。

  小草见小何如此说,立刻也上前慰问,甚至挽起衣袖,一本正经的帮老师把脉,皱眉道:“咦?真怪,老师你脉象正常,不像发烧啊!”

  胖头子笑道:“哈哈,老师不是有了吧?”

  大黑小黑也上去凑气氛,却不多说什么,烈心自然无法体会张武师的“家国之忧”,在一旁纳闷不已。

  “去去去,老师在跟老大谈心,你们瞎搅什么?”八皮子人虽矮小,却自诩为“老大”。

  张武师劝开五位学生,注视八皮子良久,仿佛要探寻出什么来。

  八皮子道:“老师,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的?”

  张武师道:“好,为师再问你第二个问题,既然你懂得元素力量,为什么要用元素力量去对付一个没有元素力量的人?”

  “怎么?这也犯法吗?”

  “九洲宪法第一百一十三条明文规定:若非国家罪犯,拥有元素力量的武者决不可以用元素力量去对付一个没有元素力量的人。”

  此话一出,人群涌动,有些知情人士立刻附和。

  烈心不禁心中一亮,暗道:“此法很好,证明咱们九洲帝国法治清明,想来也是公德的要求,若不如此,低贱的平民岂不是任由贵族横行霸道了?”

  张武师打量了一下汪惜昭,只见他那经受元素力量攻击的身体上,虽然衣服的破缝狭小,然而全身上下足有几十处之多,细细长长纵横交错,乍看之下狼狈不堪,不禁大为同情,用手指住汪惜昭,眼睛却盯着八皮子,正容道:“大块头他行得正坐得直,他是罪犯吗?你要这样对他?”

  汪惜昭平淡道:“老师,这倒无所谓。滚他妈的元素力量,老子受得起。”

  却见八皮子嘿嘿冷笑,道:“老师,你欺负我不懂宪法吗?我的家族虽然自父辈开始扁为平民,但是家里毕竟还留着这本小册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