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九洲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互不顺眼(二)

九洲帝国 一粒芥菜种 3719 2017.05.31 05:18

    烈心大惊,忙走到他身边,伏耳说道:“主人,你这是干嘛?激将法而已,你还真把玄铁重剑放弃了?”

  汪惜昭当然知道是激将法,但他不想让大家认为,自己除了玄铁重剑就一无事处,见烈心过来说悄悄话,不禁大为苦闷,压低嗓门道:“怎么了?烈心?我就算武器不在,功力也没影响吧?难道不值得一试?”

  烈心道:“我觉得……”

  烈心顿住了,主人爱面子的性格,他可比谁都清楚万分,岂能在这个时候打击他呢?

  正不知如何是好,一位身穿淡绿色衬衣裙、头扎若干小辫子,腰配软剑的美丽少女轻飘飘地走入人群,众人不由自主的往她身上多看了几眼。

  那位叫杨帆的府主之子,也不禁大感兴趣,对她看了又看。

  烈心一震,脱口道:“惜缘小姐!你来了?这两天,我找你找了很久了!”话毕,忽然觉得自己失态,脸蛋刷的飞红。

  汪惜缘淡淡的向他点了点头,接着对汪惜昭道:“喂,挂名大哥,我的剑你会玩吗?”

  此话一出,也不知道是讽刺呢,还是真的要帮大哥的忙,可是汪惜昭正愁着不知用什么武器,见妹妹把剑送来,干脆顺水推舟接过,他鄙夷的望了望剑柄上闪闪发光的玉佩,冷道:“哼,谁说不会玩?玩得比你好得多了!”

  八皮子一愣,盯着汪惜缘道:“嘿,你个大块头,原来你居然藏着一位这么正点的妹子,怎么从来也不给我介绍介绍?弄得我至今寂寞难堪呀。”话落,人群发出哄笑之声。

  汪惜缘年少气盛,又闭关多年、不涉世事,见八皮子如此调侃,羞怒道:“你乱说话我杀了你。”

  八皮子伸了伸舌头,道:“好有味的妞儿啊。”

  正在这时,烈心退开,汪惜昭手持软剑砍了过去,八皮子嘿嘿冷笑,眼睛一闭,漫不经心地侧身一闪,轻而易举就避过去了。

  汪惜昭愣住,只出一招,便不再进攻。

  八皮子喝道:“怎么了?继续打啊!刚才的狠劲哪里去了?”

  汪惜昭道:“你闪避的时候,明明可以进攻,为什么不趁机出手?你两根棍子拿来干什么用的?”

  八皮子大笑道:“就凭你?我不用攻击都累死你。”

  汪惜昭大怒道:“口出狂言的家伙!”

  “失去巨剑的依仗,你就是一条病猫!本少爷何惧之!你只管放马过来,本少爷人格伟大,允许你打我的裤裆!”八皮子潇洒道。

  众人笑声又起,久久不绝。

  汪惜缘一羞,暗道:“怎么这个社会这么的肮脏呢?”

  汪惜昭怒极,立刻催逼全身功力,狂躁的举剑往八皮子身上招呼……

  只见他的剑招虽然粗鲁笨拙,然而功力丝毫不弱,顿时周围风声跃起,无形的强风扑打着远处几百位观众的皮肤,观众们一个个惊讶之极,均不由自主的再后退几步,免得波及!

  谁敢说他是病猫?

  然而靠近汪惜昭的八皮子反而气定神闲,一边闪避一边大笑,仿佛享受凉风一般,根本不怕汪惜昭甩打出来的风力,至于汪惜昭的剑招更是休想沾到他一根毫毛。

  原来汪惜昭施展软剑时,劲力虽大,却因不习惯操控轻武器,使得打出来的劲力散乱不堪,如同巨大的气球被捅了个大缺口,气息虽多,却全无破杀之能。

  不一会,汪惜昭忽然手腕一麻,剑招与劲风陡然停止,再也进攻不得,原来,八皮子只需轻轻一击,举棍往汪惜昭眼睛击去,汪惜昭避无可避,惊慌失措之下,停止了所有的进攻。

  幸亏八皮子忽然念及同学之义,手下留情,中途停止了木棍的进攻,否则一只眼睛只怕已经毁了!

  汪惜昭惊愕不已,刹那间,攻击姿势既不收回,也不进攻,如石像一般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真后悔没听烈心的话,早知如此就不放弃巨剑,大不了允许他向自己的裤裆攻来、自己防着点也就是了!

  八皮子同样没有收回他的招数,那条长棍仍然指住汪惜昭的眼睛,停在半空,却又非常非常地靠近……

  八皮子兴奋道:“只需半寸,只需往前轻轻一送,你这只狗眼就没了,你信不信?”

  真是又霸气又嚣张的台词,人们等着汪惜昭发疯的反应……

  可是汪惜昭竟沉默不语,深深的沉默。

  八皮子道:“怎么?被吓成哑巴了吗?你若是怕了,就捡起你那几百斤的货儿,少在这里逞强!”

  汪惜昭牙根紧咬,被八皮子的利嘴如此痛击,当真比杀了他还要难受,真想捡起玄铁重剑杀过去,可他是说一不二的主儿,又怎么会反悔?

  忽然,他垂头丧气,把软剑交回给妹妹,准备在几百对带有几分轻蔑的群众目光中说一句:“我败了”……

  忽然间,一个少男声音,先他一步说道:“等等!”

  这声音带有几分稚嫩,却又仿佛给人的内心以“无比的振奋”。

  刹那间,汪惜昭、汪惜缘,甚至张武师三人,几乎是同时的开口,均道:“烈心,你又干嘛?”

  众人纳闷不已,不禁打量着这位身穿布衣、相貌也只是刚刚跟英俊挂点钩儿的少年。

  只见烈心向府主大人深深一躬,道:“敢问大人,可否让这位大块头借一步说话?我私下有几句话想对他说。”

  杨大人盯着烈心,良久良久,忽然眼神中射出一丝精光,道:“有几句话要说吗?请问多久?”

  烈心道:“只需两分钟……”

  “好!帆儿,计时开始!”杨大人几乎打断了烈心的话语。

  他儿子杨帆立即从怀里拿出计时器,迅速一按,秒钟立刻嘀嗒流逝……

  烈心一愣。

  杨大人正容道:“高手对决是件严肃的事情,岂容拖拖拉拉?”

  果然精得很,他并不认为烈心是深藏不露的武者,但是他预感到,中途说悄悄话肯定有诈,见烈心说只需两分钟,料想也“诈”不到哪里去,便勉强应允。

  而烈心聪明的地方,是向府主大人提出要求,而不是向八皮子要求,因为八皮子吃过此亏,只怕不会答应。

  于是,烈心把汪惜昭拉到一边儿去,与所有人相差十米之远,汪惜昭早已兴致勃勃,一改愁容。

  小何,小草,大黑,小黑以及胖头子这五位学生,回想起课堂风波一幕,不禁更加好奇不已。

  只听那边的声音回荡道:“主人,稍后你跟他对阵的时候,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由于隔得太远,说话声音太小,众人根本听不太清楚。

  不一会,传来汪惜昭粗亮的声音道:“哈哈,烈心,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把他打飞!”

  八皮子一听,又怒又惧,这主仆二人又搞哪一出?想起上次在武技课堂的失败,突然觉得不寒而栗……

  当主仆二人回到人群跟前,俊美的杨帆“咦”了一声,道:“哎呀,刚好一分五十八秒……”

  汪惜昭对妹妹道:“还愣着干嘛,再拿你剑来!”

  汪惜缘见他神采飞扬,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轻轻哼了一声,把软剑递了过去。

  汪惜昭接过剑,摆了个架式,神情一副悠然自在。

  烈心叮嘱道:“主人你记住刚才的口诀,这是一套运用功力的口诀,要做到轻重有度,收发自如,聚而不散!”

  张武师大为欣赏,暗道:“这小子又有什么神奇的理论?”

  杨大人暗暗一惊,想道:“这小伙子哪条道上混的?其貌不扬却语出不凡?”

  汪惜昭向烈心点头回应,又向八皮子笑道:“八皮子,你先出招还是我先呢?”

  八皮子想起上次是自己先出招的,于是不假思索道:“这次你先出招!”

  汪惜昭神秘一笑,道:“看招!”话落,软剑向前一刺。

  简直是莫名其妙的一剑。

  他居然就这样笔直的向八皮子刺出,剑尖缓慢地向八皮子平平的推送过去,全程没有任何精巧可言,没有任何气势可言,没有任何速度可言,说句不夸张的,就连乌龟这种动物都能避开。

  八皮子一愣,不知他弄什么玄虚,但又不敢轻视,于是采取万全之策,施足十成功力,右手棍往对方软剑拍去,左手棍以他所擅长的“旋风快剑”手法,上下左右来回划动,快速无比的护住全身要害。

  当八皮子的木棍几乎触碰到软剑的锋口上时,汪惜昭突然手腕一斜,软剑随之微微翻动,这一翻动极妙,只见剑面贴着长长的木棍,并在木棍表皮上急速滑行,八皮子根本反应不过来,眼看剑锋就要趋近他握棍的手指,百忙中弃棍后撤,吓出一身冷汗!

  烈心立刻赞道:“好!大巧若拙!”

  汪惜昭道:“怎么?怕了?闪得比兔子还快。”

  八皮子惊讶道:“你居然几乎不用功力,纯用招数压制我?”这无疑丧让他最为难堪,因为他一向以招数的研究为荣。

  汪惜昭嘿嘿一笑。

  八皮子把头转向烈心,道:“大巧若拙?什么意思?”

  烈心道:“最美的女人,往往不必刻意修饰,最聪明的人,往往看起来不太聪明,最巧妙的剑术,往往看起来笨拙。”

  八皮子气急败坏,连连跺脚道:“我不信!”

  烈心道:“你可以不信,但是对有些人来说,简单有效的攻击才适合他,只要能发挥出其中的精髓,一样化拙为巧,化腐朽为神奇!”话毕,烈心一双深邃的眼珠子往杨玉东身上移了过去,杨玉东终于一怔。

  八皮子捡起地上的棍子,向汪惜昭喝道:“再来!”

  汪惜昭道声“好”,忽然把软剑往天空一抛,居然抛出十米之高,众人脖子一长,完全蒙了……

  这到底是要干嘛?

  八皮子正愣着,忽听汪惜昭大喝一声:“看掌!”八皮子正留意空中那一剑的“玄虚”,冷不防对方双掌竟向自己推来,这大出他意料之外,还没回过神来,砰的一声,胸口被结实打中,八皮子应声翻倒,一屁股坐倒在地,顿时痛得唉叫连连,眼泪都要痛出来了。

  周围立刻传出哄笑声,汪惜昭向空中一跃,抓住正在往下坠的武器,随即平稳落地。这模样称不上潇洒,也算得上神气。

  八皮子挣扎站起,明知对方功力强大,已经手下留情,无奈屁股太疼,半点也不感谢对方,怒道:“卑鄙小人!”

  烈心道:“好,大象无形!”

  八皮子怒道:“什么大象无形?尽搬些深奥的鬼话来说!”

  烈心笑道:“最大的形象,就是不要具体的形象,最好的剑法,就不单单是剑法。”

  八皮子气道:“狡辩家啊!”

  烈心道:“你们没有规定只用剑法啊!大家说,是不是?”众人齐声回答道:“是。”

  忽然发出一阵格格的娇笑声,此声正是汪惜缘发出。

  汪惜昭道:“看你小脸蛋好像不服气啊!”话毕,他软剑倒转,怪招又出!

  他居然剑尖向着自己,并用两根手指头捏住剑尖,剑柄则对准八皮子,顺手向前一推,撞击八皮子的小腹。

  这也算一种招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