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九洲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彼此约定(二)

九洲帝国 一粒芥菜种 4022 2017.06.20 07:05

  良久,汪惜缘定了定心神,说道:“一个月后,迎来朝廷处决汪开道以及汪氏家族的日子,恰巧月莲公主苦寻皇帝丈夫一个月未果,她终于万念俱灰,深深愧疚,于是暗暗潜入刑场亲眼目睹汪开道一干人受刑的全过程,其中的惨状和哀愤,别提她有多么懊悔了!但刑场结束后,她的行踪却被一个人看穿,而且也只有这个人能看穿她的易容术,并且还追上了她的滑行术!”

  烈心道:“谁?”

  汪惜缘道:“月莲公主的亲姐姐,月玲公主。一个当时世界上最了解月莲公主的人,连月莲公主的私人小习惯、小动作,她都了如指掌,怎么不被看穿呢?”

  烈心一愣。

  汪惜缘道:“同时呢,这位月玲公主嫁给了新皇帝,但其实她深爱汪开道很多年哦。”

  烈心更愣。

  汪惜缘又道:“正是月玲公主利用私人权力和程序漏洞,设法让当时一位远游在外的汪家子孙避开了皇族势力的追捕,汪氏家族才得以延续至今,这位子孙名叫汪开通,乃汪开道同父异母的弟弟。”

  烈心不禁感慨万分……

  汪惜缘一边挪动步子,一边翘首望着画像中的绝代风姿,徐徐道:“月玲公主又遵照汪开道的遗嘱,将一百二十路剑谱转交给月莲公主,并对她说:‘月莲,你知道吗?开道死前除了对汪家充满愧疚,却也有一件事情感到欣慰,他说他悟出了一套空前绝后的完美剑法,这套剑法的潜力,远不止于你所看到的最后一式的爆发力,它还有更加奇妙的境界,那些境界连他现在也未曾领透出来,他说,你也是一位剑痴,如果你的皇帝丈夫仍然不爱你,抛弃你,你就钻研这套剑法吧,一来可以解闷,二来可以圆你的剑术理想,三来嘛,你若能因这套剑法偶尔思念他一下,也就是了……”

  说完,汪惜缘不能自已,几欲掉泪,沉浸在祖先的幽幽深情之中;至于烈心,则强烈遐想于凤鸣剑法的奇妙之中,一个劲的自言自语,惊叹道:“还有更奇妙的境界?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少时,汪惜缘继续讲下去:“……月玲公主还对妹妹说道:‘开道并没有为这套剑法取名,他说只有最美的人,才配给它取名,月莲,你就给它取个名字吧?’月莲当时痛心说道:‘我月莲荒唐无耻,剑谱我收了,但我不配给这套剑法取名。’月玲一呆。月莲又道:‘还有,请姐姐没收月莲的私人财产,雇佣最出色的建筑师,在我们皓月王国的西境群山中暗暗建造一座大住宅吧!供汪开道的弟弟所用,剩下的钱也全给他,让汪氏一家从此得以延续,以此稍微弥补月莲的过错吧’!”

  烈心应道:“嗯,是了,这便是汪氏山庄的由来了。”

  汪惜缘点头,道:“月玲问她:‘妹妹今后有什么打算?’月莲道:‘从此再没有月莲这个人,我为自己取了个名字……天际,从此我身行大地,心游天际’。”

  烈心喃喃复述道:“身行大地……心游天际……”

  汪惜缘深深一叹,道:“这个离奇的故事,惜缘讲完了。”

  烈心呆立良久。

  汪惜缘深情的望向他,忽然伸出玉手,抓住了他的手,柔声道:“烈心……来,到我床上去……”

  烈心顿时打个哆嗦,道:“我们……床……床上?”

  汪惜缘刷的绯红,脸蛋如熟透的苹果,双脚俱颤,道:“你……你……你想哪里去了?我是说枕头边有样东西,我想给你看看。所以才要到床上去嘛!”又娇嗔道:“你……哼!你邪想!”

  烈心一愣。

  能怪他邪想么?说话能不能别这么简略?

  当然,汪惜缘并非有意简略,实在是沉浸于前辈们的故事中,一时没回过神来,加上确实有事情要急切交代烈心,因此一时漏嘴。

  “我妈说,男女共处一室,女孩必有损失,果然没错。”汪惜缘羞涩的松开烈心的手,一边嘀咕,一边径直往床边走去,烈心尾随跟上。

  这张床,自然就是汪惜缘昔日闭关练剑每晚入睡的床,此床依然如昔日一般,小巧娟秀,罗叠整齐,清香扑鼻……

  汪惜缘从枕头边拿出一本红皮手抄本,递到了烈心的手上,封面上,居中有四个大字,而四个大字的右下侧又有五个小字。

  大字曰:凤鸣剑谱。

  小字曰:天际婆婆,赠。

  烈心登时省悟,道:“天际婆婆?原来月莲公主最后弄了这个手抄本,把凤鸣剑法赠回来了!想必凤鸣剑法这个名称,也是她取的了,她终究还是给汪前辈的剑法取了一条绝好的名字,以作纪念。”

  汪惜缘道:“对,当月莲公主一百多岁时,她把汪开道自创的剑法取了名字,并重新交回汪家,交给了我的太公,然后传给爷爷,直到惜缘的手上。”

  烈心皱眉道:“嗯。”他手捧这本剑谱,虽然好奇万分,却不打开来看。

  汪惜缘道:“你大概在想,为何月莲公主临死前会赠送回来,而之前却没有。其实汪氏家族可以说是因这本剑谱才带来灭顶之灾的,所以月莲公主一直不敢物归原主,但她没有收什么徒弟,如果自己死了之后,剑谱得不到传承岂不挺可惜的?因此,当她意识到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时,便决定交回给汪氏家族。只是她再三叮嘱我的太公八个字:剑谱可练,切勿张扬。”

  烈心闻言,情不自禁又回头望了望月莲公主的画像,叹道:“人生无常,终逃不过生老病死,哪怕是风华绝世的美人儿……实令人唏嘘嗟叹!不过,天际婆婆的担忧大可不必,因为她大概不知道,当今女皇英明盖世,恢复七百多年前的平民比武大会,让平民也有机会晋升贵族,甚至晋升为屠龙勇士,这等于是默认了凤鸣剑法的‘张扬’。”话毕,向汪惜缘凝视一笑。

  汪惜缘却道:“其实真正让汪氏家族有翻身机会的,并不单单是女皇,还有当今皓月王国的另一风云人物……幽韵公主。”

  烈心道:“幽韵公主?当今的?我怎么没听说过?”

  汪惜缘忽然撒娇道:“你没听说过吗?那最好!”

  烈心奇道:“惜缘小姐何出此言?”

  汪惜缘道:“因为她无论哪一方面都不输于当年的月莲公主,具有颠倒众生之能!这样的女子,你认识她干嘛?”

  烈心一愣。

  原来,幽韵公主这号人物确实名闻天下,年龄甚至未必就大于烈心,只是万山大村确实太过于偏僻,烈心足迹又小,生活也过于单调,没见过多少世面,所以至今仍不曾听说,而汪惜缘也是从爷爷汪天日口中才知道的,根本没见过。

  汪惜缘清了清嗓子,道:“好吧,是惜缘心眼小,惜缘现在就称赞一下我们的这位小公主。原来,汪氏家族虽然长期偏远居之,然而近几十年来,也许是人们活动范围大了,又或者是有人告密,我汪氏家族成员的住所和身份,终于传入皇族耳中,那时就有皇族长老建议做第二次的灭门计划,女皇极力反对灭门,我汪氏家族才幸免于难,不过这事女皇也有妥协之处,她不愿当着诸位长老之面,让汪家也来参加平民比武大赛,这便是我爷爷几十年来的遗憾了!幸亏在七年前,当时十二岁的幽韵公主直接面见女皇,要求给汪家平等的参赛权,并当众指责皇族长老的迂腐和狭隘!”

  烈心惊道:“这小公主胆子不小!她成功了?”

  汪惜缘美目一盼,道:“不然你说呢?正因为她成功了,爷爷才急急把我拉到这间密室来苦练,这都是拜幽韵公主所赐呢!嗯,她是我们汪家的大恩人。”

  停了一下,又道:“幽韵公主敏而好学,当她在皓月王国的宫中遍览群书之后,发觉史书有一点漏洞,于是派人四处搜索证据,终于推算出汪氏家族旧史,以及月莲公主这位人物的真实性。幽韵公主大感惋惜,小小年纪动了恻隐之心,亲自找到了我的爷爷,相互交谈之后,她便决心说服帝国顶层。在宫廷辩论会上,她分析当今天下之势乃用人之际,岂可用千年教条压制一个家族?再说汪氏家族何罪之有?纵然有罪又岂能牵连万世?她容貌惊人,举止纯真而自然,临威不惧,滔滔辩词,在场无不叹服!”说到这里,汪惜缘转而激动道:“她当时只有十二岁!十二岁……果然是天之骄女!”

  烈心惊叹道:“厉……厉害,真是厉害!”

  汪惜缘不语。

  烈心又忍不住道:“太厉害了!她能从书本上找出漏洞,推算出汪家旧史,我十二岁时也在看这些书的,我烈心怎么就没算出来呢?”他顿时五味杂瓶,既服气又不服气。

  汪惜缘笑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嘛,再说她是公主,无论手头资料还是身边助手,是你可以比的吗?你烈心是什么啊?”

  烈心顿时哑然失笑,道:“也对。”暗道:“这样的奇女子,倒是希望有机会能见上一见。”

  汪惜缘自然不知他心中所想,含情脉脉的说道:“烈心,当我按你的方法领悟出剑气之后,我就知道你是悟性极高的人,我自认无法穷透凤鸣剑法的所有奥秘,所以我才带你来这间密室,我想把剑法赠送给你,让你来深深钻研它,为汪氏家族发扬光大!”

  烈心又惊又喜,激动道:“惜缘小姐……你……”忽然想起汪天日严禁自己练武的规定,这种激动顿时仿佛被一股寒气吹成死冰一块……

  他摇了摇无奈的头,道:“惜缘小姐,我不能练,不知你记不记得,你爷爷七岁时把我赶走,接着你大哥执意把我带回来,当时你爷爷就说过,回来可以,但绝对不可以练武。”

  汪惜缘道:“我自然知道!我也看到了,十几年来你是如何克制自己不练武功的,难道你不心痒?何况你现在也长大成人了,有必要遵守这个毫无意义的诺言吗?”

  烈心坦然一笑,道:“原则上说,只要我一天还是汪家的人,就一天不能练武。这是我跟你爷爷之间的约定。

  汪惜缘幽幽说道:“你们男人的约定惜缘不懂,惜缘只想知道,你想永远做汪氏家族的人,还是想在不久的将来,离开汪家?”

  烈心道:“不错,很快我就会离开汪家,等你大哥夺取了冠军,我就可以从他身上分取一些奖金,然后去寻找我的身世,但是,即使我寻找到了自己的亲身父母,我烈心仍然是汪氏家族的人!”

  汪惜缘冷笑一声,道:“冠军?这冠军到底是大哥呢?还是我?又或者其他人?尚无定论吧?”

  烈心一怔,登时无言以对。暗道:“糟糕!原本主人是很有希望夺冠的,现在惜缘小姐悟出剑气,主人却仍然没有任何突破的征兆,那又怎能敌得过她?我怎么就没意识到呢?”转念又想:“冠军不冠军只是虚名,希望主人能想通,我所需要的经费并不多,到时主人就算得个亚军、季军,分给我一点也就是了,如果不够我另外自己挣点钱出来不就行了?”

  想到此处,顿时释怀,连紧皱的眉头都舒展了……

  却听汪惜缘又幽怨道:“而且你这话说得好笑,你说你永远都是汪家的人,即使离开汪家也是汪家的人,那么我想问,你以后到底还练不练武!”话毕,冷峻的向他望了一眼。

  “我……”烈心答不上来。

  这似乎是“二难推理”,越是注重头脑的人,往往越是被这类问题难住。

  幸好,世上有一类人是不那么注重头脑的。

  “笨人,你就没想过两全其美的事情吗?”汪惜缘红唇轻启,微垂着头,目光往地下看去,忽然间不敢与烈心目光接触。

  烈心用指尖顶着额头,充分动用脑筋,问道:“什么两全其美的方法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