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九洲帝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汪家旧史(一)

九洲帝国 一粒芥菜种 3841 2017.06.15 18:00

  忽然,五条大狼眼前掠过一条有颜色的、肉眼可见的气劲,那气劲状若长虹、鲜红如旗,势同利刃……

  猛扑过来的五狼顿时齐声惊嚎,刹然止脚!不敢进攻!只得咬牙低吟,一个个如临大敌,停在与烈心相隔的一米之处。

  正是这一米差距,长虹般的气劲一闪即逝,倒也伤它们不着。

  烈心只觉异样,睁眼一看,脚下多了一柄细长的武器,那武器斜插在地,微微闪出红色气劲的光芒,在夜风之中柔柔摇摆,嗡嗡作响,仿佛一位温柔而又善感的美人儿……

  这肉眼可见的气劲——

  烈心兴奋之极,欲待回头,那苗条而又多姿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自己的眼角边。

  “惜缘小姐——”烈心大喜!

  汪惜缘神态冷然,目望前方,恰巧此时,远方那十条八条小狼儿也已赶至大狼身边。

  大狼见小狼来到,群狼会师,顿时纷纷嚣张起来,猛向汪惜缘吠叫,兽声躁杂不已,撕裂夜空的宁静,确然令人闻之心惊肉跳!

  烈心一凛,汪惜缘却全然不惧,淡淡道:“你进洞里去。”

  烈心一愣,迟疑着……

  汪惜缘转头面向他,清喝道:“我叫你进洞!你聋了啊?刚才如果不是我,你都被分尸了,我就算敌不过眼前的群狼,难道我还逃不进洞里去?”

  烈心登时省悟,看来她的另一种功力激发出来了,于是说道:“是的,惜缘小姐,倒是我太担心你了!”快步向洞中走去。

  汪惜缘心中一暖,原来……他是担心自己。

  正巧两匹大狼立刻冲了过来,汪惜缘冷哼一声,纵身向空中跃起一丈之高,同时把剑高高举起,旋即直直的向二狼斩将下来!

  正是凤鸣剑法之最后一式——

  此刻,这最后的一式不是从第一式按顺序延展而来,而是单独使出,虽威力大减,却也比其余剑式有着较强的爆发力。

  噗——血光一闪,一匹狼当场被斩成两块,另一只狼竟也被一股劲气震飞几米之远,倒在地上半死半活,尽管这股气劲还是以前的“无形之气。”

  狼群见同伴瞬息之间就被击杀,一时三刻哪里还敢冲来?它们干脆汇合在一处,狼身贴着狼身,狠狠的盯着眼前颇为棘手的“雌性人类”,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

  烈心已进到洞口边,深情的望着她的背影,暗道:“看来惜缘小姐终于成功了!终于敢面对自己了……可是,刚才她已经往洞内行走,我却远在洞口的五米之外,在这千钧一大发之际,是如何做到救我的?”

  原来,刚才汪惜缘被烈心气得往洞内走,突然听到群狼扑叫的声音,终究是担心盖过了气恼,当她转过头时,见烈心即将被群狼所杀,当真焦急万分、柔肠寸断,百忙之中无瑕多想,立刻把丹田之处的那股暖流调动出来,权当功力,使用“抛剑手法”,将软剑扔了出去,话说她闭关磨剑七年,对剑术有着非凡的造诣,这一扔之下,软剑旋飞而起,从洞内急速射出洞外,直至落于烈心跟前,及时震慑了狼群,整个过程不仅又快又准,还因为难言的担忧而激发了潜力——有形剑气的出现!

  只是烈心当时眼闭,不完全知道详情罢了……

  只见群狼的声音又开始越叫越大声,汪惜缘不再逃避和拖延,跟烈心一样,忽然双眼一闭……

  她可不是像烈心那样等死,她闭起双眼只是为了集中精神,全神贯注,施展那一套又快、又流畅、又精妙,又有震撼爆发力的“凤鸣剑法”。

  凤鸣剑法施展,开始了……

  从起手式开始,一切的优美就映入烈心的眼帘,那扭动而妙曼的身姿,那甩动而精秀的长辫,那一招接一招的连贯,那一叠层一叠的气劲……周围渐渐风吹草动,枝头摇晃,直至发出猛厉的呼啸。

  群狼均觉有不详的预感,叫声更狂。

  第一式,第二式……当使到第一百式时,软剑突然被一股鲜艳的有形气劲围绕,通体发红,群狼见此异状,不自主地后退几步,好几步!当她使完第一百一十九式时,退步、纵身、举剑……即将就要直直地斩将下来时……群狼极度惊恐,忽然一窝疯般的四散逃离,仿佛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物,瞬间不见了狼影子。

  但是汪惜缘的攻击仍会继续!

  刹那间,烈心凝神观望,一双深邃而透亮的眼珠子半寸不移的定在汪惜缘的身上,仿佛精神层次上也已经与她连成一体,一同领略这武学中激动人心的新境界……

  “蓬——”一声强有力的气流声响起,紧接着,一大团鲜红色的气流从剑锋处冒出,这红色气团在空中急速前进,体状如云,而又处于动态的变形之中,仿佛预示着某种力量,某种生命力。

  “噗”!云状气流击中远方的一颗大松树,气流顷刻间依附在松树上,并蔓延开来,不一会,大树通体透红,震震颤颤,就连粗大的主杆也抖动连连,至于脆弱的松枝松叶,更因强大的震颤之力搅得萎顿衰软,又过了一会……

  砰——发出一阵沉厚的响声,整棵大树顿时被震得粉碎,刹那间碎木四射,哪里还分得清杆、枝,叶?

  眼看一颗挺拔的大树瞬间灰飞烟灭一般,烈心大惊失色,可是刚才的响声仍旧余音难绝,久久回荡于山崖之顶的上空,似隐藏无穷的力量,他不禁又愣眼当场,嘴巴张开,无法言语。

  剑气……有形剑气!

  这正是汪惜缘梦寐以求的剑气,这是汪氏家族重振雄风的境界,也是对平民功法层次之禁锢的挣破!汪惜缘成功了!

  烈心终于回过神来,透过夜色与火光,只见佳人的倩影远远伫立,手心沉稳地握住剑柄,剑柄上的玉佩微微摇晃,她仰望空中的繁星,夜风掠过,身上的衬衣裙以及垂于胸前后背的十几条小长辫迎风招展,宛如女神降临……

  他心中的喜悦与倾慕无以言表,踏着缓缓的步子走出洞外,向她走近了。

  “惜缘小姐!恭喜你,你终于成功了!”他笑逐颜开。

  汪惜缘望了他一眼,冷漠道:“嗯。是你的方法让我成功了的。”

  烈心道:“太好了,你……”忽然发现她那双清澈的双眸似隐含淡淡的哀怨,顿时喉咙梗塞,猛然想起刚才对她说的“狠话”,头脑不禁嗡的一声,面红耳赤,暗道:“烈心啊烈心,你刚才是否邪魔入体了?都说了些什么呢?你是要存心让她难过吗?真蠢!”

  他羞愧的低下了头,正不知如何是好,耳畔传来低柔的声音道:“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

  烈心一愣,道:“去哪里?什么事?”

  汪惜缘瞧了一眼地上的火把,这火把乃适才烈心丢弃之物,仍旧熊熊燃烧,她立刻捡起,先自走动,道:“带你进洞里的深处,跟你说些陈年旧事。”

  陈年旧事?烈心闻言,立刻快步跟了上去。

  洞口以及刚入的通道,狭小而燥热,几乎只能容一人之宽,烈心只能尾随跟入,然而,不待多久,越走越是宽敞,越走越是清凉舒畅,烈心奇怪之余,迎步上去与她并肩行走。

  并举目四望,只觉周边洞壁凹凹突突,怪石紧固其表,杂错无章,有的岩石甚至横插于半路之中,需侧身甚至弯腰才能通过,好在深洞之内的通道又高又阔,倒也不嫌窘迫。

  两人的脚踏之声在洞中回响连连,还能听到附近的滴水声,洞内安静无风,两人一路无话。

  烈心跟随她走了好一段路,绕了好几次斜路弯坡,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幽兰气息……

  烈心借着汪惜缘手中的火光,定睛一看,眼前现出一道石门,石门右侧有块精心打磨的方形石头,附在壁上。

  汪惜缘提起手掌,往方形石块拍去,顿时大门发出低粗的响声。

  隆……

  随着这一声低长的响音,沉重的石门缓缓移向一边,直至完全打开,透过空门,烈心微微一怔,原来里面是一个宽大的密室,并且微微能听到水流声。

  只是里面的细景不太清楚,正好奇之际,忽然一只柔软美妙的手搭上了自己的手,并把自己拉了进去。

  烈心心中一荡,只见汪惜缘一手牵着自己,另一只手将火把靠向侧边的一处台形大石桌上,那石桌散发出浓浓的油味,当火把触及桌面中央的灯芯时,立刻“嗤”的一声,灯芯被点着,冒出强烈的火光,火把瞬即黯然失色。

  紧接着,嗤声连连,由近至远连续不断,不一会,整个密室竟然亮如白昼!

  烈心又是一怔。

  原来,整个密室的边缘周围,实际上摆放着十几处大石桌,均匀罗列,这些石桌一模一样,精心雕琢,端正稳固,而桌面的中央之处,都挖出了一个小空圆,从中露出灯芯,大概是为了注入燃油之物。

  看来,它们一个个形似石桌,实乃一盏巨形石灯。更难得的是,只需点着一处火焰,其余的就像接了指令,接二连三的也被点着了。

  烈心环目四顾,发现除了十二处的台形石灯之外,东边角落边还有床、凳,以及各式女性衣物等私人生活用品,而床边又有道门,似还能通向另一空间,西侧亦有一块大窗户,除此之外,就剩下东边大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女人的画像,再无他物。至于耳中听到的水流声,则回音缭绕,与密室墙壁交荡,却不知从何处传来。

  烈心脸上一热,已知这里是汪惜缘昔日闭关练剑之地,却不知她为何愿意带自己进来,正要询问询问,可当眼光在她优美的身段掠过,只觉两人已是近在咫尺,忽然有点羞涩,便把胸中的问好打住。

  汪惜缘见他竟比自己还要害羞一点点,反而心中一乐,忽然向他嫣然一笑,这一笑当真千娇百媚,烈心先是一愣,接着也坦然微笑相迎,深深注视着她。

  这一对笑之间,刚才在洞外的“不愉快”便彼此释怀了。

  她始终也知道,他是因为担心她才说狠话的。

  汪惜缘见他颈项里、衣服上血迹斑斑,于是主动一拉他的手,往床边的那道门走去,并穿入了这道门。

  里面果然又是另一天地,相比于密室四周及地板的平整,这里怪石乱布,未曾修凿,然而比起密室来宽敞得多,中央之处有天然水池,清新的泉水从各处涌入,周围藤草丛生,野花蔓延,芬芳流溢,端的一副生机勃勃的气象,烈心顿时大感舒畅。

  尽头山壁并不封闭,却有一大块不规则的天然山洞,透过洞口,可见洞外大片的星空之象,大大小小的风流,一阵又一阵地向洞口涌入进来。

  从洞内窥见洞外的星空,烈心忽然觉得星空更加神秘,不禁一呆。

  汪惜缘轻轻一笑,道:“愣啥?一身脏兮兮的,还不快到水池里泡个澡?”说完她扭头便走,返回那间密室,当然是为了回避。

  烈心在水池里泡了个舒服,顺便也把衣服洗了,这水池清凉不已,而且泉水不断涌入又不断涌出,即使弄脏水池,也很快干净起来,果然天然浑成。

  完事后,他把衣服拧得很干,又把它穿在身上,湿漉虽然难免,毕竟天气炎热,倒也没什么所谓,衣上血迹亦无法完全洗净,然而血腥味毕竟也已除去,于是,他大大方方的返回密室,却见汪惜缘站立在东边墙壁旁,深深的看着画像中的女人,眼珠一动也不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