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这仙还能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 岛主至

这仙还能修 东山高卧 2166 2019.07.10 22:24

  筑基境界的妖将就这么死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好像是中了定身术一般。

  江城同样瞠目结舌。

  他知道他们家老祖非常厉害,但从没想过,竟然厉害到了这种程度。

  无数人苦苦求之不得的筑基境界,居然就这么被一剑干掉了。

  短暂的死寂后,便是更加激烈的爆发。

  受到了“鼓舞buff”和“勇气buff”加持的江家修士气势如虹,眼前已是难有抵挡。

  就算遇到那些修为较高的妖物,在他们疯狂地围攻下,也难以支撑片刻。

  眼见不敌的妖物已经有不少生出逃遁之心,或跳入海中,或飞入半空,各自施展手段,逃离了金鳌岛上。

  江家修士并不去追,一心一意地对还待在岛上的妖物发起最后的猛攻。

  大局已定。

  当然,江家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虽有族长江松这位筑基修士在旁帮衬,但九位修为皆在炼气十一层或是十二层大圆满的长老,有三位命丧当场,剩下的六位也是各有伤势在身。

  而那八十八名炼气后期和巅峰的修士,也有十三位死在了战场,甚至一些修士连尸首都找不到了。

  这就是战争。

  随着岛上的妖物逐渐被杀,灵力耗空的江家修士放下了手中的动作,取出出发前族中发下的丹药,开始恢复起来。

  江城作为年轻弟子,被族长特殊照顾,也停下休息,顺便照顾受了伤的二叔江灿。

  “二叔,怎么样?”看到二叔调息完毕,江城连忙凑上前去,关切地问了一句。

  要说江灿身上保命手段颇多,基本上没有重伤的可能。

  但在围攻那位赤鸩一族的族长时候,那家伙发疯一样的燃烧血脉,施展天赋法术攻击,江灿拼着重伤才勉强将其挡下,然后被其他人击杀。

  说起来,那三位身死的长老中有两位都是在这妖鸟爪下丧生的。

  “咳咳,无事。”江灿摆了摆手,示意没有大碍,然后抬头看向了江城,神情温和道:“反倒是你,本来以为你会被喊杀声影响,冲在前方,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新人参与这种人数较多的战争,都会被战争气氛所影响。

  大多数人呢,会出现吓得拉裤子,两腿发软,恶心呕吐的迹象。

  还有极少数的一部分人,会在这种气氛下产生兴奋之感,然后被煞气蒙心,失去理智,不管不顾向前冲去。

  在江灿的预想中,江城很可能就属于后者。

  因为,修炼火属性功法的人,真的伤不起。

  一不小心,就冲动了,控制不住自己。

  江城想起方才的一幕,心中也颇为诧异。

  如果不是衣襟中的那面铜镜时不时地散发温和气息淌入体内,恐怕他还真的会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

  心中想着,嘴上却是找了个理由。

  “侄儿也是在巡逻队混了几年的老鸟了,这点场面还是能应付的。”

  “也是。”江灿也就是问了一句。

  恢复之后,起身便处理其他收尾事务。

  而无事的江城,则是望着已经逐渐离开了金鳌岛范围的老祖江镛与那归妖将,似是在等待什么。

  没有让他失望。

  归妖将虽然凭借本体褪下的龟甲牢牢护住自身,但在江镛玉剑上手后,摇摇欲坠,陷入危境,随时可能命丧剑下。

  直到那股烈日般的浩大剑意再次出现时,归妖将终于忍耐不住,有了其他动作。

  “这是你逼我的。”归妖将右手一甩,仅剩下锤把的重锤飞了出去,取而代之地则是一块金色令牌。

  手上用力,令牌碎裂,化作粉末被风吹散。

  “人类,本将已将消息传出,岛主片刻就至,你等死吧!”

  狠狠撂了一句狠话,归妖将身上铁甲玄光大盛,看其模样,似是要转身逃跑。

  但他却不知,江镛一直等的就是这个。

  看到归妖将动作,哈哈一笑。

  “蠢货,你上当了。”

  晶莹剑光冲霄而起,撕裂浮云,如游龙盘旋,尚未等归妖将思索话中深意,剑光破空杀来,已是步了明烈后尘。

  杀掉这俩妖将,江镛身化赤虹,来到山头上,双目微闭,似是在等待某人到来。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东南方向就有一道金色虹光疾驰而来,更有道霸道声音从其中传出。

  “江镛,你敢攻上我金鳌岛,留命于此吧!”

  声如雷霆,携带妖王盛怒,滚滚而至。

  “呵呵,修为不高,牛皮吹得倒有点高度。”江镛手摇折扇,不屑一笑,折扇一合,右足沉踏,脚下山峰轰隆震动。

  而更加令人心悸的是,伴随着这一脚,江镛似是打破了某种桎梏,一股肉眼可见的赤红精气在上空成形,如烽火狼烟,逐渐凝成一轮烈阳之状。

  “假丹境界?这怎么可能?”金虹落在半空,走出了一名皮肤发青、头生独角的魁梧大汉,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这家伙二十年前明明被他打伤,就算经过二十年的休养,也不可能达到这种层次啊!

  “没什么不可能的。”江镛折扇再摇,下巴微扬,神态孤傲,接下来的一句话道出了原因。

  “本公子身为少阳宫弟子,底蕴深厚,又岂是你这未得传承的妖物能够揣度的?

  今日你不来还好,既然你出现,那本公子就不客气了。

  赤精火枣我要了,你这头老妖的性命,本公子也要。”

  傲慢的回答,确使得魁梧大汉瞬间沉默。

  他知道,这是事实。

  纵然他得到了那物,但在没有蜕变之前,还真的无法与眼前这位传承有序的大派弟子相比。

  “哼,就算你突破假丹又如何?在这无边大海之上,本岛主会好好告诉你,谁才是真正的强者。”沉默片刻,魁梧大汉双目精光大放,双手虚握,混铁钢鞭出现手中,遥遥指向对方。

  “那还等什么?”江镛面色一肃。

  “杀。”魁梧大汉沉喝一声,纵身杀去。

  不多时,两人战作一团,余劲激射,山石崩塌,搅碎云气。

  一直关注着战局的江城,心中一动,细细感应身前铜镜变化,心中有了猜想。

  “铜镜毫无异状,看来那朵火焰不在这妖物身上。而且那火焰非同寻常,不易携带,应是还在岩浆湖中蕴养。”

  如此一来,只能前往那座岛屿取走火焰了。

  但眼下局面未定,胜负未知,还不是时候。

  若是贸然前去,显得太过焦急,说不定还要暴露铜镜秘密。

  强压下心中的冲动,江城目光一转,跟在了二叔屁股后面,帮忙做首尾工作。

  

举报

作者感言

东山高卧

东山高卧

新人求票票

2019-07-10 22: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