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这仙还能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 后续事

这仙还能修 东山高卧 2057 2019.07.11 22:49

  金鳌岛上空的战斗与江城没有多大关系,这场战斗根本不是他能插手的。

  就算是同为筑基修士的族长江松,也对此一副视而不见、漠不关心的模样。

  不过这倒是让其他人心中放松不少。

  族长都这副表情了,那老妖还能是老祖的对手吗?

  所以,在此时的金鳌岛上出现了一副诡异至极的场景。

  半空中一人一妖“相爱相杀”,简直是天雷勾起了地火。

  地面上的人则是远远避开,安安心心打扫战场。

  江城同样是打扫战场的一员,不过此时他的工作重点还是放在了身前这位族兄的身上。

  江坤,他的族兄,族长江松的孙子,也是江家那两名双灵根的修士之一。

  要说这模样么,长得不说多么俊俏,但也是人五人六,再加上出身不凡的那股子富家公子哥气度,啧啧啧,俨然就是“女性杀手”。

  然而此时,这位族兄却哭哭啼啼,鼻涕眼泪一大把,风度无存。

  “城弟啊,真的不是为兄的错,谁知道那妖物那般残忍,这么大的嘴巴直奔着为兄脑袋咬来。”

  边说,还边用两手摆出了一个“很大”的图形,表示那嘴巴真的很大。

  “这么大的嘴巴,放你身上,你是不是也得害怕。”说着,江坤眼中带着那么点小期待,看着眼前面色不改的族弟。

  江城无奈点头。

  “是。”

  “看吧,我就说,你都害怕了,那为兄肯定也害怕啊,所以手里动作不由慢了慢,才害得九长老遭遇不测。”

  断断续续的话不断说出,无非是推卸一番自己的责任,好让心里没有那么多的负罪感。这是心智不成熟,下意识做出的反应,江城也不好说什么。

  刚才的事情,他也看到了一些。

  大致情况如下。

  第一次上场杀妖的族兄江坤迫切地想要立下功劳,寻找目标的时候挑了一个个儿大的,挑上了赤鸩族长明焕身边的另一名炼气大圆满的妖修。

  就算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炼气十层,但初次上战场的他,如何是那位炼气大圆满且经验丰富的妖修对手。

  只是一声巨吼,就把孩子给整蒙了。

  然后,悲剧发生了。

  一直照看着江坤的九长老不顾身前的对手,挡在了江坤身前,被两名炼气大圆满的妖修围攻,不幸身死。

  而在整个过程中,江坤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九长老身亡,没有半点动作。

  人已经被吓傻了。

  这种事情,江城也经历过。

  第一次出海巡逻的时候,六叔爷就是紧紧看着他,生怕他出点什么意外。

  不过他好歹也是两世加起来奔四十的人了,心性还没有那么不堪,基本上都是六叔爷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再加上二叔给的符篆,倒是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年轻气盛又有天才之名的族兄江坤做出这番举动,其实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做错事,并且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就该受到惩罚。

  尤其是,他还是族长的孙子。

  此时这位族兄拉着他的衣襟诉说,其中原因江城也大致明白。

  其一么,族兄是真的想找人倾诉,好减轻一些压力和负罪感。

  这二么,是担心老祖手里的两个少阳宫弟子举荐名额。

  族中除了两名双灵根的天才之外,也就是江城最厉害,如果江坤被罚,丢掉了被举荐的资格,那另一个弟子名额肯定就是江城的了。

  所以,江坤说出这些,就是想让江城理解他、同情他,如果能帮忙说些好话,那就更好了。

  毕竟是族长的孙子,就算再不成器,该有的心思还是有的。

  但是,江城依旧是神情不变,静静地听着族兄的诉说,不动声色地扯回了被对方拿去准备擦鼻涕的衣襟。

  太恶心了。

  就这样,足足耗了一盏茶的功夫,江坤才被腾出手来的江松骂了一顿,顺带着赏了俩大嘴巴子,然后被返回江家的那部分修士带回去了。

  实在是丢不起这人。

  本来江城也是提前返回海岛的那部分人,但他挂怀那火焰之事,所以主动请缨留了下来。

  如此一来,除了天上打得你死我活的那两人外,偌大的金鳌岛上就再剩下了二十名修士,以及族长江松。

  族长在这里,是为了接应老祖。

  而江城他们,则是为了寻觅藏在金鳌岛上的各种宝物及修炼资源,还有那最重要的赤精火枣。

  这金鳌岛被老妖经营了数百年,其中的宝物也是很让人动心的。

  此时的江城就是跟着二叔,准备开始“探宝大行动”。

  至于为什么二叔江灿也留下来的原因,则是因为二叔精通符篆之道,对于破除禁制也略有心得,万一这老妖留下了什么禁制,也能派上用场。

  “我方才大致看了一下,这老妖无传承在身,各处建筑也显得颇为杂乱,想要尽数探索,着实要废一番手脚。”江灿手捏长须,眉头皱了皱。

  岂止是杂乱,简直就是不成体统。

  “无妨,其他东西能找到多少是多少,只是那赤精火枣要一定寻到。”族长江松摆了摆手。

  他方才以神识探查,根本没有发现火枣踪迹,所以重点还是要放在这物事上面。

  “族长放心,只要那火枣仍在岛上,我就一定能将其找出。”江灿眉毛舒展,满是自信。

  那等时时需要汲取天地灵气的灵物可不是寻常手段就能隐藏的,只要存在,就一定有破绽。

  “如此便好,你等先去查探,我去上方为老祖压阵。”江松面色舒缓不少,点了点头,出了这处“妖王大殿”,御器飞入半空。

  族长一走,众人的目光便放在了七长老江灿的身上。

  “据我观察,岛上除了这老妖所住的洞府外,其他两处地方灵气也颇为充沛,想必是那归沉和明烈的居所。虽说藏宝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妨一探。

  接下来,就分成三队,一对随我去老妖洞府,其他两队前往那俩妖将洞府,细细探查,无论有何异常,皆要记下,向我禀告。”

  江灿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做了决断。

  “是。”

  一番分配后,江城成功地跟在了二叔屁股后面,前往老妖洞府进行寻宝。

  

举报

作者感言

东山高卧

东山高卧

新人求票票

2019-07-11 22: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