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逆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末日逞威

逆隋 老茅 3782 2009.12.28 13:00

    送走郑译后,杨坚坐在书房呆呆出神,刚才郑译所说的话让他太震惊了,让他差点回不过神来,独孤氏从外面走了进来:“那罗廷,发生什么事,脸色为何如此难看?”

  杨坚虽然事无大小都会和独孤氏商议,但独孤氏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就是有同僚来拜访杨坚时,如果聊到什么机密之事,独孤氏都会主动回避,让别人没有顾忌心理,也让杨坚在同僚面前大有面子。

  见独孤氏问起,杨坚毫不隐瞒,苦笑道:“刚才郑译告诉我,皇上曾经在后宫突然昏厥过几次,御医说皇上的寿元最多还有半年至一年。”

  独孤氏大吃一惊,皇帝登极还不满二年,而且只有二十二岁,谁会想到身体会垮的如此之快,独孤氏不相信的问道:“会不会弄错了?”

  “不会,郑译连续问过两名御医,这两名御医都是医术高明之辈,我看真是如此的话,御医说半年时间恐怕还是往宽了说。”

  独孤氏顿时明白过来,难怪丈夫会如此紧张,天元皇帝一旦去世,幼帝只有八岁,以前被皇帝打压的宗室力量必能会抬头,杨坚身为大前疑,又是外戚身份,虽然这两年杨坚做得隐秘,并没有在明面上对宗室打压,可是关乎到权力斗争,除非丈夫肯主动退却,否则就是你死我活,她的父亲独孤信就是一个明显例证,被宇文护硬逼着吃了毒药才将独孤家保存下来。

  独孤氏严肃起来:“此事可还有何人知,尤其是五位皇后是否知晓?”

  皇帝有五位皇后,一旦事情泄露,大周朝庭马上就会动荡,失去先机后,随国公府并无优势,很难在下一轮权力斗争中胜出。

  杨坚脸上露出欣慰之色:“她们只知道皇帝昏厥之事,只是以为皇帝暂时劳累过度而已,这一点郑译做的很稳秘,御医的诊断除了他无人知晓,又及时灭了口,应当没有泄露。”

  杨坚又迟疑了一下:“如果皇帝昏厥之事传了出去,有人将为皇上诊断的两名御医先后死去的消息联系起来,难免也会怀疑。”

  独孤氏松了一口气:“这点夫君不用担心,即使有人怀疑皇上身体不好,也不会知道皇上的寿元会如此之短,只是丽华这孩子也太大意了,如此大事也不跟家里通报,若非郑译,恐怕皇上真的一旦故去,我们就被动了。”

  杨坚顿时豁然开朗:“丽华做的好,既然丽华如此,想必其她几位皇后也是如此,事可成也。”

  就在杨坚夫妇和郑译一起算计着皇帝身后之事时,没想到马上就被别人算计了,这天晚上,天元皇帝突然在凌晨惊醒过来,他起身一摸,全身都是冷汗。

  天元皇帝刚才做了一个恶梦,梦中一个大怪物就站在他床边,想要将他吞下去,他怎么挣却挣不脱,这个怪物却长有一张人脸,先是齐王宪的样子,又是赵王招,最后却是幻化成普六茹坚。

  这个梦源自于皇帝睡前和尉迟繁炽的对话,天元皇帝笑言尉迟家是本朝首屈一指的大族,尉迟繁炽却告诉他,本朝真正的第一大族是随国公普六茹家。

  天元皇帝本来不信,尉迟繁炽将普六茹家的实力一一点出来,随国公四兄弟,老二车骑大将,老三附马都尉、吏部中大夫,老五柱国大将军,如今长子又已是博平郡公,骠骑大将军,加个他岳丈家六子五侯;连襟上柱国李虎之子;妹夫窦荣定,宿卫宫伯;妹夫豆卢通柱国大将军……,若是说尉迟家一门三上柱国、二柱国大将军、四郡公,普六茹家身后至少有十几个柱国,柱国大将军,国公。

  天元皇帝开始还听得笑嘻嘻的,后来脸色却是越来越差,他原来深感皇后娘家实力雄厚对他稳坐帝座是强有力的保障,只是力量如此之强却超出了他容忍的范围,普六茹家真的有如此大的力量?

  他仔细的向身边的尉迟繁炽看去,尉迟繁炽睡的正香,睡前的这番话好象只是随口而说,那么她说的就是真的了。

  尉迟繁炽当然不会睡得如此死,她佯装沉睡不予理睬,皇帝有太多怪僻了,曾经就有几个嫔妃在皇帝半夜突然大叫大嚷醒来时,多嘴了几句,就被皇帝活活打死,虽然她是皇后,皇帝多少有一点尊重,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天元皇帝多疑时简直象有神经质,但他把后宫当成了自己的港弯,对于身边人的话常常是深信不疑,这还是他在太子时养成的毛病,每次受到父皇的责打,他都只有躲在女人怀中才会觉得安全。

  天元皇帝长息了一口气,刚才的梦只是虚妄的恐惧还是上天的暗示,国丈势力太大当然不是好事,八年前,北齐后主高纬谋杀左丞相斛律光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斛律光也是国丈,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可是汉人总结了数千年的经验。

  只是这事他决不能和任何人说,普六茹坚对自己到底忠不忠心,自己怎样才能试出来?天元皇帝顿时头痛,虽然昨晚半夜才睡,此时却已无睡意,披衣来到大殿之外,此刻大殿上冷冷清清,四簇九光灯依旧大放光明,昨晚他和五位皇后一起在这里嘻戏的情景仿佛历历在目。

  “咦!她们都走光了?”尉迟繁炽的声音突然在天元皇帝的身后响起。

  天元皇帝冷不防被吓了一大跳,听出是尉迟繁炽的声音才放下心来,不以为然的回道:“天都快亮了,她们自然都去睡了。”

  “臣妾还以为她们还在殿上喝酒,记得天尊还下过圣旨:一人也不许走,还要再掷!却原来……”

  天元皇帝记了起来,昨晚他和五名皇后一起玩五木之戏,规定谁赢了谁陪皇帝侍寝,如果是皇帝赢了,则由他随便选一人侍寝,这种游戏天元皇帝经常让五名皇后玩,只是玩时皇帝一般只在旁边观看,昨晚他一心想要尉迟繁炽侍寝,就自己加入进去。

  只是他的运气并不好,五名皇后的其余四位轮流赢,就他和尉迟繁炽不赢,每次一轮后,他就带一名皇后到后面寝宫颠鸾倒凤一番,不准其余人去休息,之后再接着玩,连吃了七八次药丸提神后,众位皇后看出皇帝的心思放在尉迟繁炽身上,最后才让皇帝赢了一把,皇帝终于如愿以尝的抱着尉迟繁炽进了后宫。

  天元皇帝摇了摇脑袋,记不起自己最后一次是否还下旨不让四人走,见尉迟繁炽说了一半,连忙问道:“原来什么?”

  尉迟繁炽笑道:“原来皇上是说着玩的。”

  天元皇帝的心仿佛被马蜂狠狠地刺了一下,是啊,圣旨便是圣旨,怎能说着玩呢!再也不去想昨晚最后一次是否还下过圣旨,厉声喊道:“来人,传天元大皇后!”

  杨丽华还没有起身,听到太监传旨,连忙匆匆赶来见驾,施礼道:“天尊召唤,有何见谕?”

  天元皇帝涩然的道:“我问你,你们为何没有在此等候?”

  杨丽华一片茫然,皇帝一向对她尊敬有加,不知为什么会突然如此生气,一时迟疑起来:“臣妾见天色已晚,就自去休息了。”

  “好啊,这么说你是公然抗旨,该当何罪!”

  杨丽华大吃一惊:“天尊颁过何旨?臣妾为何不知?”

  “昨晚本天尊曾说过一个也不许走,还要再掷,你是天元大皇后,乃诸皇后之首,率先离开,岂非带头抗旨?”

  皇帝突然把游戏之间的话当成圣旨,以后宫中的日子就难过了,杨丽华仔细想了想,平静的道:“天尊是曾说过不许走,只是那是在繁炽妹妹之前,天尊抱着繁炽妹妹进寝宫时,并没有再颁过旨意。”

  天元皇帝一时语塞,却更加怒火万丈,她还敢反驳自己的话,这不正是无视天子权威的明证吗:“你现在就是抗旨,眼下还在抗旨!你以为娘家的势力大,就可不将本天尊放在眼里,我……我赐死你!”

  杨丽华怎么也没有想到皇帝突然会如此无情,她只好不再争辨,以目示意尉迟繁炽帮忙求情,没想到尉迟繁炽眼中闪过一丝愧色,却将头扭了过去,闭口不言。

  五名皇后中,虽然尉迟繁炽是最后立的一名皇后,但杨丽华同情她的遭遇,在尉迟繁炽入宫之后,多次安慰过她,两人的感情反而最好,如今尉迟繁炽却毫无援手之意,杨丽华终于感到一丝不对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臣妾知罪了,请天尊宽恕。”

  天元皇帝心中熊熊火起,丝毫不因为杨丽华认罪而消减,将数年的夫妇之情丢到脑后,他想起了北齐的皇帝高洋,高洋为了试验左丞相斛律金的忠心,曾亲自持槊作势欲往斛律金身上刺杀三次,见其不动,这才作罢。天元帝觉得这办法当真高明之极,不动心思就可试出臣下的一片忠心来,今日用来试试普六茹坚,有何不可?

  “传宫伯窦荣定听旨!”

  “臣在!”窦荣定应声入殿。

  “去,传杨坚入宫!”

  “臣领旨!”

  窦荣定出去后,天元皇帝又喊道:“传于智。”

  于智一上殿,天元皇帝马上吩咐:“禁卫两厢伺候,刀出匣、剑出鞘,待那杨坚一来,就……”天元皇帝本欲说“就砍了他!”转念一想,普六茹坚是否忠心,还要试试才好,改口道,“就看他的神色,倘若他的神色有变,就砍了他。”

  此时天色刚刚微亮,长孙晟正好当值,刚才发生的事都看在眼里,心头顿时大急,杨天是他的结拜兄弟,如果随国公家出事,他如何面对杨天?

  只是他身为宫中禁卫,却是没法擅离职守,更无法托人传信,幸好郑译这次来的挺早,他知道郑译与随国公交好,连忙将宫中发生之事告诉了郑译。

  郑译也差点吓得丢了半条魂魄,立即派亲信向杨坚报信。杨坚不仅是他少时的同学,还是他以后独一无二的奥援。如果杨坚倒了,他日后也不好过,等于同杨坚已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派出亲信后,郑译连忙赶到中宫,见到剑拔弩张的侍卫,郑译才发现情况要比他估计的还要严重,只是他只能恭敬的站在天元皇帝身后,郑译深知天元皇帝的脾气,虽然有时天元皇帝对他言听计成,但一旦皇帝拿定了主意,他如果劝说,反而会适得其返,说不定连他也会搭进去。

  杨坚得到郑译派人送来的消息时,顿时如晴天霹雳,数天前他还和郑译两人商议天元皇帝死后之事,没想到现在反而要轮到他先死了。

  杨坚绝对不甘心在自己大业要来时却先死去,他一边紧张的思考,一边回想这些年来自己走过的惊险路程,武帝时,齐王,宇文孝伯,王轨等人都想置他于死地,在皇帝面前进言他有天子之相,结果还是没有死成,反而在后面自己借天元皇帝之手将他们一一剪除。

  当时这些人不是天子近臣,就是皇帝至亲,自己是怎么做的,是了,自己一方面收买了相士,让相士说自己只可为将,然后凭着功郧和皇帝自己的抱负逃过了一劫,如今却是皇帝要杀自己,又该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