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逆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恢复上

逆隋 老茅 2232 2008.03.02 16:48

    许胤宗看着这两个婢女不忍,道:“国公大人,也不一定是人刺激到大公子,有可能物品也会刺激到大公子。

  阿香和阿兰到底是独孤氏的心腹之人,查无实据她也不会随意处罚,遂道:“你们起来吧,那罗廷,你快吓坏阿摩了。”

  阿香和阿兰连忙站在一边,普六如坚奇怪的望了二儿子一眼,却并没有多想,他此时的精力都放在杨天身上:“神医,你看是什么物品会刺激到吾儿。”

  许胤宗道:“这很难判断,只有从大公子平时害怕的东西推断,有可能是一种动物,也有可能是一件物品,这还要请国公和夫人回忆一下,令公子平时最害怕什么?”

  若是杨天此时清醒,肯定会佩服许胤宗,他既然能将精神方面的疾病也说得头头是道。

  国公夫妇都是皱着眉回想了半天,大儿子不如老二聪明,可是稳重,也有点循规蹈矩,至少夫妻两人现在对这个大儿子还算满意,从来没有发现大儿子有过特别害怕的东西。

  “来人,把房中的所有东西都搬走。”普六如坚一声令下,顿时涌进来数十个仆役,将房中的所有大小物什都开始往外搬,尤其是墙上挂的长剑和各种兽皮,一会儿,整个房间除了必要的家什,搬得干干净净。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也不知道杨天究竟受到了什么刺激,一下子变成了这幅模样,独孤氏不放心儿子,命令阿香和阿兰两人必须日夜守候在杨天身边,有什么时候情况必须随时报告,许胤宗也被强留在国公府。

  国公府上下搞得人心惶惶,其实杨天睡过一晚就回复过来,他做保险推销员时,神经早已练得百折不绕,鲜卑人又怎样,看这房屋,这说话,还有这饮食,不都和汉人一样吗,就是鲜卑人也是汉化很深的鲜卑人,真到了被汉人打过来的一天,向汉人投降不就成了,反正他前世是汉人,也不存在什么心里障碍。

  只是昨天的情景太过吓人,国公夫妇发现儿子第二天好转之后,欣喜之余,对杨天也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又有什么事刺激到杨天,他的房间依旧是空空荡荡的,独孤氏吩咐两个女婢日夜守候,在杨天没有全好之前不准他出房门。

  这样过了五六天,杨天的身体已经全好了起来,他这数天都只能在房间里呆着,身边虽然有阿香、阿兰两人陪着说说话,却早已呆得烦闷,这天,杨天起床后,吃过两个女婢端来的早饭,便要走出房门。

  阿香,阿兰两人顾不得收拾碗筷,连忙上前拉住杨天,哀求道:“少爷,你不能出去。”

  杨天的身体虽然只是十岁不到,他已发觉自己好象比前世自己成年时力气还大一些,不知道以前这具身体本来就力气大,还是他灵魂穿越带过来的副产品,只是面对阿香,阿兰的哀求也不好使粗,只得自己伸伸手,又踢踢腿,道:“阿香姐姐,阿兰姐姐,你看不全好了。”

  “不行,夫人吩咐过没有她的允许少爷不准出房门一步。”阿香抓住杨天的手不放,而阿兰则早一步拦住了房门。

  杨天故意道:“两位姐姐,人总是憋在房中很容易憋坏的,你们就不怕我再发癔症。”这数天来,杨氏夫妇生怕再刺激到儿子,不敢讲杨天那天魔障的事情,只是阿香和阿兰两人一直陪着杨天,那天杨天被刺激之后的事两人也跟他讲了。

  如此一说,两人都迟疑起来,两人精心照顾了杨天五六天,甚至杨天上茅厕之事也在房中解决,由两女倒马桶,杨天倒不想两女因自己受罚挨骂,趁热说到:“这样吧,我这就去和阿娘请安,和阿娘说一声,阿娘不会怪你们的。”

  “不行,”阿兰飞快的接了一句,杨天顿时苦着脸,这两人不让自己出去,自己总不能强行出房吧,只是杨天本身是一个闲不住的性子,以前身体不允许只能躺在房中,如今身体已差不多全部恢复,再让他呆在房中那比杀了还难过,何况他还想在国公府里找寻一些历史书藉,以便彻底了解现在所处的时代,靠别人说总是不完整。

  看着杨天苦着的脸,阿兰迟疑的道:“要不,我去和夫人汇报一声,让少爷出去走动走动。”

  杨天顿时大喜:“好,阿兰姐姐,那就拜托你了。”

  阿兰格格一笑:“少爷真是奇怪,以前从没有见你对下人还这么有礼。”

  杨天摸了摸头,他知道国公府等级森严,只是他并不能马上适应现在的身份,一些习惯还真难改过来。

  独孤氏听到儿子坚持要出房门,丢下手中的事务,叫人通知许胤宗,便快步到了儿子房中,独孤氏一进房中,便抓住杨天的手道:“地伐,你身体怎样了?”

  杨天又当着独孤氏的面踢了踢腿,才道:“阿娘,你看,我身体好着呢,再不让我出去我才会憋坏。”

  独孤氏爱怜的拉着杨天,这近一个月来,独孤氏倾注在大儿子身上的心血恐怕比以往十年还多,只是越亲近,就越感到以前忽略了大儿子,如今她正努力想补偿:“不行,还得等许神医检查之后再说。”

  许胤宗已匆匆赶来,他这些天每日都要替杨天搭上四五次脉,见杨天的身体飞速好转,精神也变好,许胤宗纳闷之余,也是喜悦的很,他行医数十年,最喜欢的便是游历天下,如今每天呆在国公府,实非他所愿。

  许胤宗把了一会儿脉,便起身向独孤氏道:“恭喜夫人,令公子已经完全好了。”

  杨天大喜:“阿娘,那我可以出去了。”

  独孤氏总算开口:“去吧。”

  杨天首次走出房门,只觉得神清气爽,他一出房门,独孤氏担心儿子,还是派着婢女阿香跟在身后。

  国公府占地颇大,门外就是一个花园,杨天对整个国公府毫无印象,有阿香跟着,刚好让她带着走了一圈,将国公府的各处道路牢记,否则如果在自己家中迷路,那纵使失忆也说不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