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逆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兄友弟恭

逆隋 老茅 3803 2011.07.01 08:26

    这两名少年当然就是高兰和元媚儿两人,此次玄龙军回京,刚好被出去采办的管家听到,回去不小心说漏了嘴,元媚儿顿时心下大动,奂求高兰带她出来一起迎接公子回京,哪怕只是远远看一眼也好。

  高兰自己也是静极思动,遂点头同意,李天正虽然可以限制庄院内的学员进出,对于高兰可没有办法限制,只好再三嘱咐她们小心,并派了两名昔日长安府衙役出身的护院跟随,高兰为了怕引起麻烦,干脆和元媚儿两人都换上了男装。

  那名高瘦的汉子本来想骂人,看清元媚儿脸蛋时,却是心生邪念,伸手向元媚儿的脸上摸去,嘴中发出**:“好俊的小相公。”

  元媚儿的脸顿时涨的通红,她身材矮小,又不愿挤进人群,根本看不到杨天在哪里,心中正憋了一肚子火,见那名汉子敢伸手摸向她,顿时毫不客气,用力在他的脚背上重重一踩,那人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高兰听到声音,连忙转过头来,并没有看到刚才一幕,只是见到元媚儿脸上通红,连忙问道:“怎么啦?”

  “高姐姐,那人想沾我便宜。”元媚儿指着还在抱脚吸凉气的高瘦汉子道。

  高兰顿时大怒,她上次从邺城千里迢迢赶到长安,虽然是身穿男装,可也有一些人看她长得清秀想沾便宜,都被她教训过一顿,平时最恨有这种龌龊念头之人,顿时又在那人没有受伤的另一支脚上重重踩了一脚,高兰的力道可比元媚儿大多了,那人刚刚缓过痛来,只觉得另一只脚骨疼如折,顿时发出一阵鬼哭狼嚎声,引得周围的人纷纷转头看过来。

  见许多人看过来,高兰拉着元媚儿的手:“我们走。”转向另一个方向。

  “站住,踩了人就想走不成。”

  那个瘦高汉子的同伴想为自己朋友讨一个公道,正要追上去,两位护院将他的去路拦住:“朋友,是你的同伴先惹事,适可而止。”

  瘦高汉子的同伴见到两名护卫身强有力,知道自己朋友得罪的是有来头之人,暗骂朋友不长眼睛,只能悻悻打消讨公道的念头。

  这段小插曲并没有引起什么波动,见没有热闹可看,众人又重新向中间官道上走过的玄龙军开始欢呼,换了一个方向,元媚儿还是看不到中间的队伍,只能看到无数的后脑勺在晃动。顿时气恼不已。

  若是元清儿知道有一个少女可以身穿男装混杂在百姓中去观看杨天,一定会羡慕不已,上次杨天离京时她求了父亲半天功夫才允许她到城楼上远远观看一下,今天是百官迎接杨天凯旋的日子,因怕人多太杂,元孝矩却怎么也不让元清儿出门。

  从她的院子望东门望去,元清儿仿佛听到了民众对杨天的欢呼声,不由幽幽一叹:“杏儿,你说,他会不会瘦了,还是长高了。”

  杏儿扑哧一笑:“小姐,姑爷肯定是长高了,至于是胖是瘦吗,我估计应当是瘦了。”

  “也对,到了前线数个月,还要和突厥人打仗,应当瘦了。”

  杏儿在旁边道:“小姐,你竟然那么想见姑爷,不如我们到丞相府吧,等下姑爷总要回来。”

  元清儿连忙呸了一声:“死丫头,又敢取笑我不是,我登门到丞相府,还不被人笑死。”

  杏儿撇了撇嘴:“小姐,你真是书看多了,咱们鲜卑女子可没有这么多规矩,谁敢笑话你。”

  元清儿只是红着脸摇头不语,心中默默的想到,不知他什么时候会来看我,是否也如我思念他般思念我,越想,元清儿的脸越红起来。

  杨天骑着马,挺直胸膛,脸上保持着笑容,不时挥手向两旁欢迎他的百姓致意,这无疑是收拢人心的最佳时刻,只是连走了十余里,前面还是人山人海,脖子已经挺得酸痛无比,自然没有空去想是否还有人惦记着自己。

  好不容易进了城,又走了数里,转到丞相府的路上时,才没有欢迎的百姓,全是戒严的军士,杨天全身大汗淋漓,仿佛和人打了一仗。

  原先的随国公现在只得作为杨家的别院,以前的东宫,现在的丞相府才是杨家居住的地方,随国公府自然不能和东宫相比,整个东宫占地至少有随国公府十倍之广,可以容纳上万人之多,杨天的玄龙军被杨坚一分为二,一半安排在丞相府,一半却是安排在原先的随国公府。

  京城有近十万兵力,虽然杨坚可能凭借丞相的权威对那些兵力自由调动,但直正能够放心使用的,除了他自己以前老部下外,现在总算又多了一支玄龙军。

  等安排好玄龙军后,百官也退去,杨天才有机会和杨坚,独孤氏单独面对,独孤氏拉着杨天的手上下打量,脸上的疼爱之色显露无疑:“睍地伐,数月不见,你又长高了,只是脸上黑了一点,也瘦了一点。”

  杨坚在旁边道:“男人黑一点又有什么关系,睍地伐,你这次做得很好,比为父想像中的还要好。”

  “父亲大人,孩儿让你费心了。”

  杨坚抚须微笑,看着长子已快长成,心中欣慰:“嗯,你把这次前线之行的经过跟为父讲讲。”

  “是。”杨天其实早已通过奏报简略的描绘过此次前线之行,只是并不详细,杨坚才会要儿子再说一遍,这一说,杨天费了大半个时辰才将与突厥交战的详细经过讲完。

  独孤氏在旁边听得惊心动魄,杨天一说完,独孤氏忍不住埋怨:“你这孩子,怎么如此莽撞,仅凭几个俘虏的口供就敢千里奔袭,若是普乐郡早已被突厥人拿下怎么办,就是还在,你怎么凭二千人就敢冲击突厥二万人,你当突厥人是纸糊的不成。”

  “娘,打仗哪有不冒风险之事,如果有机会不抓住,那永远也胜利不了。”

  “不错,睍地伐,打仗时有机会就要抓住,不过,你这次还是太鲁莽了一点,先不说你二千人冲击二万人之事,就算突厥人久顿坚城之下,有把握赢得胜利,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突厥人七万大军后面没有撤走,而是继续派人进攻普乐郡怎么办?”

  “父亲大人,孩儿也想过了,如果突厥人真的还要攻,那普乐郡守是守不住了,孩儿会带人撤走,普乐郡四周开阔,突厥人并不容易找到我们,就是能找到,必定也会分散很开,孩儿可以采用偷袭的办法吃掉他们数千人,到时突厥人无利可图,自然会退走。”

  “不错,能退放能进,你不死守普乐郡,那是对的,但这样一来,普乐郡还是落到突厥人手里,你前面的救援等于白救,这一次是你运气好,突厥人主动退却,打仗需要运气,但切记不可依靠运气。”

  “是,孩儿知道了。”对于杨坚的告诫,杨天乖乖听从,自己虽然多了上千年的见识,打了一次仗,并获得大胜,只是比起杨坚这样征战数十年的统帅来讲,差距肯定不小,两军相对,或许可以侥幸胜利,但犯的错误肯定不少,只要稍一疏忽就有可能导致大败。

  杨坚又指出几条杨天行军打仗要注意的地方,才问道:“对了,那个郭子胜你打算怎么处理?”

  杨天回道:“若依孩儿之意,恨不得将他当场杀了,只是此人虽然微不足道,但事关重大,正要请示父亲,才把他押回来。”

  杨坚唔了一声:“不错,你能想到这点,为父很是高兴,说明你的眼光不只局限于为将,为帅者必须统领全局,这个郭子胜,为父打算将他放了,你认为如何?”

  “父亲,此人违抗上命,不尊圣旨,按理杀头也不为过,父亲竟然要放他?”杨天稍有一点讶然,不过,也在意料之内,他数月不在京城,不知杨家和尉迟家到底发生何事,也猜不到杨坚如何应对尉迟家,才会没有当场处置郭子胜。

  杨坚点头:“不但要放了,而且还要官复原职,不过,宁州他是去不了,就派他到尉迟迥的邺城任职。”

  杨天想了想,才道:“父亲是要向尉迟迥示弱?”

  杨坚此举不但是向尉迟迥示弱,其实还有修好之意,对于尉迟迥,杨坚还有数分惧意,此人身经百战,部下又兵多将广,从昔日四辅臣,他仅排在越王之下就可知在朝中也德高望重,如今每过一刻,杨坚的实力便多一分,杨坚自然要稳住他,这个郭子胜微不足道,杨坚将他放了,不但是卖了一个人情,也是给他上了一只眼药,尉迟迥敢不敢任用郭子胜还不一定。毕竟谁也不知道郭子胜落到杨天手里会不会叛变昔日上司。

  杨坚对于儿子的反应大感满意:“嗯,你等下就将人放出,好生安慰他一番。”

  “是。”

  “去吧,也见见你几个弟弟,跟他们讲讲战场之事,俊儿、秀儿他们天天吵着要见你。”

  杨天刚出父亲的书房,就看到四个弟弟都站在门口,一幅探头探脑的样子,除了杨英稍为稳重一点,其他三人顿时一涌而上,拉住杨天的衣服,大哥,大哥的叫个不停。

  杨英已经十二岁,最小的杨谅只有六岁,杨天前世是独子,如今却有四个弟弟还有数个姐姐妹妹,虽然有时感到其乐融融,有时却也不胜其烦。

  “大哥,你和我们讲一讲突厥人是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吃人肉?”杨俊奶声奶气的问道。

  “大哥,大哥,你快讲讲,你是怎样打败突厥人的?”这次问话的是杨秀。

  “大哥,突厥人是不是长得青面獠牙,丑陋无比?”杨谅也不甘示弱,他的鼻子上还拖着两行鼻涕,倒象是两颗獠牙,他吸了一口气,就要往杨天身上擦去,杨天心中一阵恶寒,差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忙掏出一块手帕,递给杨谅,让他自己擦干净。

  这三人的问话并不奇怪,从公元386年鲜卑族拓跋珪建立北魏以来,鲜卑人入主中原已经快二百年,他们早已将草原的大部分习性脱去,以中国自居,而称南朝为岛夷,而长江以南的汉人朝庭也称自己才是中国,北魏为魏虏,北朝为索虏。

  鲜卑人既然连南方的朝庭都称夷,自然更看不起以前同在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将突厥人妖魔化并不奇怪,独孤氏对儿子贯输的思想自然也是如此。

  “好了,好了,我今天刚回来,还有事情要做,明天再跟你们讲好不好?”杨天现在还没有去过分给自己新家的小院,急于去看看新家是什么样子。

  “不,大哥,我们现在就要听你讲?”三人顿时耍娇不依。

  “好,只是这里是父母亲大人住的地方,你们先带我住的地方再讲。”三人这才同意,欢呼起来,拥着杨天向他新住的地方而去。

  杨天回头望了望刚才一直在冷眼旁观的杨英:“阿摩,你也一起来。”

  “是,大哥。”杨英虽然也很想听大哥讲战场杀敌的故事,只是少年的矜持却让他不好意思和三个弟弟一样,也一起围上去缠着杨天。听到杨天叫他,顿是放下顾忌,快步跟了上去。

  杨坚夫妇看着兄弟五人离去的背影,脸上全是笑意,现在的丞相府,兄友弟恭,无疑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家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