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逆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四恶上

逆隋 老茅 2236 2008.03.06 18:29

    “二位公子爷,这京师四恶的第一恶便是刚才过去的宋国公宇文实了,宇文实仗着自己的国公身份,每次上街都是鞭子开路,冒犯到他的人轻则残废,重则丧命,刚才公子爷也看到了,京城百姓称之为一恶。”柳生财说完,心头忐忑的看着杨天,生怕杨天会袒护宇文实。

  杨天点了点头:“这个宇文实不象话,称之为一恶不为奇。”

  柳生财接下来的话流利的多:“这京师第二恶便是指纪国公宇文提,纪国公和宋国公一向交好,在京城横行霸道,无人可管。”

  纪国公是北周第一位皇帝闵帝的小儿子,也是当今皇帝的亲侄儿,闵帝虽然废了魏恭帝自己坐上了皇位,只是没做多久就感到权力受到当时权臣宇文护的威胁,想除掉宇文护,没想到被宇文护察觉,反而是自己被废。

  “这京城第三恶便是建忠县伯独孤陀了,这独孤陀……。”

  “大胆,你胡说八道什么?”柳生财还没有说完,杨英已拍着桌子跳了起来。

  独孤陀是独孤信的小儿子,正是杨英的舅舅,听到柳生财说自己舅舅也是四恶之一,杨英自然生气。

  柳生财缩了一下头,知道眼前这两人可能是和独孤家关系亲密,柳生财拍了自己的嘴吧一下:“小人该死,独孤陀大人仗义疏财,最是爱护百姓,又岂会是京城四恶,是小人的耳朵听茬了。”

  杨天摇了摇头,这等于是欲盖弥彰,他虽然不知道独孤陀做过什么事让京师百姓称作为四恶,但和宇文实,宇文提相提并论,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独孤陀你就不必说了,说一下第四恶又是哪一个?”

  “这……”柳生财大感为难,他不知道杨天两人的身份,生怕第四个人又说到他们熟悉的人。

  “叫你说就说吧,吞吞吐吐干什么?”若不是离得远一些,杨英已是一踢了过去。

  柳生财只是继续说下去:“这第四恶便是蜀国公尉迟迥之子尉迟敦了。”柳生财边说边观察杨天两人的眼色,见两人没有多大反应才继续说下去,“这蜀国公可是前魏文帝的女婿,曾做过驸马都尉,封魏安公,我北周孝闵帝受禅后,进柱国大将军,封宁蜀公,当今皇上继位,进封蜀国公,都督秦、渭、文、康等十四州军事,真是位高权重。”

  杨天点了点头,这个蜀国公身为前朝驸马还混得如此之好,当真是不简单之人,可惜生了一个不成器的儿子,宇文实、宇文提、独孤陀三人的父亲都已死去,家中无人可管,放纵一点也不难理解,而尉迟敦在京城的所作所为恐怕他父亲肯定不知道,否则绝不会坐视儿子如此败坏他的名声。

  这些人家中没有人管,官府不敢管,自然是飞扬跋扈,那好,反正自己是闲得无聊,就拿这些人来练练手,谁要这个宇文实得罪过自己,这四人没想到自己也会有祸从天降的一天,竟然被杨天瞄上了。

  说话间,酒楼的伙计已经飞快的往上传菜,片刻功夫不到,桌上已摆满了各种佳肴,每上一个菜,伙计便报上一个菜名,清蒸大鲤鱼,红烧肥鸡,小炒肉片……。

  杨天每样只是尝了几下就对这个酒楼的评级下了数层,鲤鱼有腥味,肉片太老,肥鸡太油,比家中的厨子尚且不如,又拿起酒喝了一口,顿时一股辣味冲向他的喉咙,仔细品一下,还有一股酸味在里面,杨天啪了一声,将口中的酒吐了出来。

  这个酒楼的生意尚且不差,如果自己来开家酒楼肯定会大赚。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国公府的公子开酒楼,传出去会让人笑死。

  杨天只是略略吃了一点就没有兴趣,在他看来,这大酒楼的菜还不如喝的那碗羊肉汤,席间,柳生财和潘兴旺两人千方百计想知道他们的身份,杨天都没有告诉两人,他现在的志向就是好好的做一个世家子弟,享受一下以前没有享受过的生活,或许可以依仗自己的身份做一下惩恶扬善的事,比如京师所谓的四恶就是很好的对象,鲜卑人也好,汉人也好,他无力改变什么。

  杨天还想从其他人口中听到一些各地的消息,可惜身边只是柳,潘两人喋喋不休的言语,其他桌上的谈论他是一句也听不到。

  “伙计,算帐。”吃了小半个时辰,看杨英已经不耐烦,杨天丢下了手中的筷子,将伙计喊了过来。

  柳生财一愣,他还没有打听到两个公子的背景,哪舍得将人放走,只是他们没有胆量强留,只得也站了起来:“接下来不知公子爷要做什么,小的可否做个向导?”

  杨天摇了摇头:“柳老板,今天多谢你和我说了这么多事情,这顿饭就算我请了。”

  柳生财正要说话,这时伙计已经来到了四人的桌前,“几位客官,承惠五百三十二文。”

  杨天从宇文实的钱袋里掏出一个最小的金锞子,抛给了伙计,那个伙计接过金锞子,愣了半响,吃饭用金子来付帐的太少见了,这个金锞子估计不下一两,一两金可以换四两银,一银两可以换二千五百到三千文铜钱,这样一个金锞子能换上近万铜钱。

  不过,这个伙计到底是大酒楼的人,见过世面,稍愣了一下就道:“客官稍等,鄙店先称过重量后再给客官找开。”

  “不用找了,剩下的就赏你。”这钱杨天来的容易,花起来自然也不心疼。

  “咚”的一声,身后传来了倒地声,这个伙计马上就被巨大的幸福砸晕了,此时北周物价稳定,这样一个金锞子换成铜钱足够一个五口人过上一年。

  此时国公府已经翻了天,二位公子在府中无缘无故的失踪,虽然猜测兄弟俩人是自己偷偷溜出去的,可是上次他们身边有那么多的家仆和护卫都出了事,这两个只有十岁不到的小孩独自出去,若是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

  独孤氏勃然大怒,将陈老夫子和元威两人都叫过去大骂了一通,马上发动家中的全部人手出去寻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