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灵随武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陈亮的功法(上)

灵随武动 凌乱的枫叶 2343 2017.01.01 03:28

  对于武轩来说,童年时光总是美好快乐的,自从能跑后,每日都和亮儿四处玩耍,搞得回头土脸,回到家中,也是免不了被陈景明说教一番。

  就这样,转眼十年,陈景明也在数年前将族长位传给了陈大牛,自从武轩出生后,武灵村也不在是往年那样太平,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偶尔也有大型猛兽进村咬人,在陈大牛的带领下,也都化险为夷,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半夜出现的十多条饿狼,村口的陈二狗家小孩被咬伤,但也好在有柳兰树,调养数日后也蹦蹦跳跳找着武轩玩,后来,村中便组建了族卫队,其中由陈飞带领,其他人也就是些刚成年没多久的孩子,像陈亮,娇妹这些也自然在其中。

  族卫队日常就派人轮流站岗放哨,集体练功等,虽然他们无法修炼族内秘法灵武绝,但当年进入魔鬼森林也是带了不少武绝进入的,像亮儿修炼的就是武之大陆很普遍的石武功,虽然因为武灵族体质问题无法精进太多,但是强身健体,成为一名低级武者还是可以的,虽然陈亮现在还只是一个炼体者,但是身体强壮也能一拳打死头牛了,再加上石武功的强硬,抗揍能力也还不错的,其中的娇妹等不少族内青年人也修炼了自己喜欢的功法。

  喜欢的功法?当然,这不包括陈亮。要知道,陈亮最爱的功法自然是哪部他爷爷陈景明修炼的破空掌,小时候每次爷爷带着他到林中砍柴,用破空掌将一颗两人抱大树打断,然后又稀里哗啦打成一节一节的带回村里,他就激动无比,发誓一定要学习爷爷的破空掌。可是,不是爷爷不教他,他也不是学不会,而是因为没时间学。

  这一切,自然还得从我们的武轩说起...

  话说这一天,五岁多的武轩和往常一样,好不容易摆脱明明比他大还非要他叫娇妹的女人后,转眼就拿着块石头去打柳兰花,你说打就打吧,武轩也不知道拿来的力气,见柳兰树下没有石头了,扛着石凳就砸,正好被陈亮看见,楞了一下,赶紧冲过去,却是慢了一步,啪!好大一条树枝被砸了下来,心想这下糟了,回过头却不见武轩踪影,还不等陈亮找过村民来,只见武轩便带着族长爷爷过来了,一边走还一边哭着,说什么自己不该叫陈亮哥哥摘柳兰花给自己玩的,那样亮哥就不会砸掉这么大一根树枝了。一边说着还一边走过来跟陈亮说对不起,说他其实只是想要玩一朵而已,陈亮完全没反应过来,要说武轩,他也是知道的,没少见到他干过坏事,每次半夜饿了,不去找爷爷,拉着陈亮的手就让他去村里仓库,陈亮让他进去拿吃的,心也没想到,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拿就拿吧,竟然把村里的酿制的酒全打碎了,为了这事,亮儿可没少挨揍,近乎一个月,村里的男人看到亮儿都是一副欠债不还的样子,平时武轩干了什么坏事,也是拉他出来垫背,像什么把村口陈二狗媳妇儿陈翠儿挂在外面的肚兜玩着玩着扯就扔在陈亮屋内,半夜起来把爷爷胡子刮了放到陈亮门口,有次玩火竟然把自己房子烧了还哭着叫爷爷说亮哥告诉他火很好玩,眨巴眨巴大眼睛后陈亮就是一阵毒打。可是这一次,这是不一样啊,先不说武轩十岁怎么能搬起石凳,单单是这事...柳兰树啊!村里的根本啊!这武轩还能一副淡定栽赃的样子,习惯性的跪下,免不了一阵毒打和各种体罚后,拖着快被打烂的屁股回去了,也好在柳兰树那断掉的树枝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估计明早起来也就恢复如初了,不然陈亮这次可就不是被打烂屁股那么简单了。

  刚躺下的陈亮,忽听吱的一声门被推开后又关上,回头瞥见是武轩后也就放心的摇了摇头,趴在床上淡淡的微笑着。陈亮自然知道武轩是来给他送柳兰花汤的,这小子每次栽赃玩陈亮,都会搞来一碗汤也不知道是爷爷让他送来的还是他去求爷爷要的,反正都能立马让陈亮心中的怨气全部消散。

  “你小子,还好亮哥我练的是石武功,不然这次还真让你害死了”伸手接过武轩手中汤后说完便将汤一饮而尽。

  “亮哥,这次对不起,又让你为我挨刀了,轩儿以后一定会为你两肋插刀,哪怕是叫我去把爷爷的眉毛刮掉,我也不会拒绝...”武轩巴拉巴拉说着,却被陈亮打断“你小子...得了得了得了,咱两兄弟不说这些,说真的,你怎么可能有力气搬动那么长条石凳?”陈亮摇摇头后,表情也变得好奇起来。

  “我也不知道,当时没找到石头,然后感觉那石凳不重,顺手就扔出去了,一时没把握好力度...”武轩挠挠脑袋,有点不好意思。

  啪!一声脆响,趴在床上的陈亮竟然趴着也伸手过去给了武轩后脑一巴掌。

  “我说啊,你小子别我面前嘚瑟!亮哥我趴着也能搞你!什么叫顺手扔出去,你要是不说清楚,我叫告诉娇妹上次河边草里的衣服是你拿的”

  “别别别!别让我跟那泼妇惹上关系!亮哥,我的好亮哥,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武轩仿佛见到大灰狼,说完后赶紧回身锁好门后将窗户关上还四处张望,生怕那个角落就跳出个娇妹。

  “这样的,亮哥,自从上次悄悄偷吃了柳兰花后,不知道怎么的,我感觉好多东西都变轻了,所以,这次想在偷点...呸呸呸!是拿点”

  “没有伤痛以及得到族长或长老许可,不得擅自摘取柳兰花,你小子竟然上次就偷过了!”陈亮瞪着武轩。

  “亮哥,你肚子里的也是刚偷的哦,对了,还有上次你被大牛叔打,还有上上次,上上上次...”武轩看着陈亮的肚子坏坏的笑着。

  “...”陈亮张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了,感情这小子每次的柳兰花都是偷得啊,怪不得这小子走后见到爷爷爷爷都会问“亮儿,身体怎么样,不行就给你摘点柳兰花”。虽然无语,但是也很感动,武轩这小子,虽然偷偷摸摸,大部分自己被打都是武轩搞的事,可是每次都帮自己去偷柳兰花,那事抓住一次按族规就是一顿棍刑没得改的。

  望着武轩片刻后,陈亮眼眶微红道“轩儿,亮哥谢谢你每次去帮我偷..拿柳兰花,亮哥以后会好好保护你的。”拉着陈亮的手,武轩也是眼眶微红,眨巴着大眼睛,心里却想着,要是被发现就说你骗我去摘的,可是嘴里说说着“嗯嗯,轩儿为了亮哥,再多的花亮儿也偷。”

  随后武轩还是那副天真的笑容出去了,陈亮趴在床上却是眼眶红红一阵感动。没等片刻,门又开了,这次进来的正是爷爷陈景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