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张口就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读宋徽宗《宴山亭》

张口就来 张三嘟 604 2020.09.15 17:06

  “裁减冰绡,轻叠数重,淡著胭脂均注。新样靓妆,艳溢香融,羞杀蕊珠宫女。易得凋零,更多少、无情风雨。愁苦,问院落凄凉,几番春暮?

  凭寄离恨重重,这双燕何曾,会人言语?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里有时曾去。无据,和梦也新来不做。”

  他于那幽静的庭院中,唯那乍暖还寒中的一树杏花争奇斗艳,给他那早已死灰般的心头,又送去一阵清香。你看那杏花,如绸缎一样的白!你快看!它们前生定是女孩!那渐渐溢出的红晕,定是我夸赞她时的羞怯。太美了!比那蕊珠宫中的仙女还要漂亮吧!只是她们都将凋零啊!那无情的风雨,又怎会怜惜她们一下?

  徽宗为这杏花的美艳而四下踱步,为这即来的凋零而惋惜,他要留住她们!

  仰首喊:“来人,朕要………”

  这时,才忽然想起自己已经深居这凄凉处多载。他扬起的手滞在半空,摇头苦笑:“去年今朝,我也这么答应你们的吧?”

  不觉泪已潸然而下,他怀念那些往日。

  觥筹交错,美女入怀,纤纤玉手轻抚那池中的清澈的水。那泛起波光印在她的香肩上。正陶醉在这副优美的画卷中时,一只玉手已经将那清凉的酒杯递到唇上。相识一笑,也将她的香肩拥入怀中,一饮而尽。

  春风料峭,激得徽宗一个激灵,又将他拉回到这庭院中,忽的一声鸟鸣。一对燕,应声从那处低飞。“你们是我那皇宫中的燕吧?怎知我旧困于此啊?那里现在可好?我的妃子们可还好?”

  “你们别走啊,和我说说?你们又怎知那里我也只是梦里回去几次罢了!如今啊,我好久回去的梦也做不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