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第八神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战斗

第八神院 五毛不找 2675 2019.07.16 19:00

  “你的神力还没有恢复吧……就赶来送死?”洛基嘲讽着说道,但是其实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忌惮的。

  弗雷是出了名的聪明,可不是某些好糊弄的傻大个,他敢来肯定是有他的把握。再说了,一个真正的神,就算是弗雷这种不以战斗闻名的神,失去了神力,也是可以依靠强大的领域和八阶甚至九阶神使抗衡的,极致的领域才是一个神的标志,是神所以为神的根本,只要还能施展领域,神就和凡人不同,就算那个凡人是一个多么强大的混血英雄。

  “你就这么有把握?要是今天是索尔甚至是提尔来了,你恐怕就没那么多废话了吧……”弗雷有些不屑地说道。

  他依旧是当年那副神秘人的形象,身着黑袍,看不清面目,只有一缕标志性的金发伸出黑袍,随风飘扬。

  说真的,他有些看不起现在的洛基,即使他是曾经的巨人领袖,但是他是彻彻底底的一个混蛋,一想到当年洛基做下的那些事,他就怒火中烧。

  “呵呵,要是我没有猜错,他们两个都来不了吧,特别是索尔……他逃得出死之国吗?”洛基听了弗雷的话,反而心里一轻,用哭不像哭笑不像笑的声音说道。

  “那件事果然是你做的!”弗雷一听洛基的话,原本清澈的双眼马上变得血红,周围的金色领域变得狂暴起来,不断有强横的金色光芒胡乱地飞舞。

  “要斗就斗吧,万年时光对你我都只是一瞬,我不相信你可以恢复多少!”洛基没有多废话,他指控者海拉,发动了神则。

  海拉没有用强壮的身体去攻击弗雷,而是信子一吐,挣脱弗雷的领域压制,让四周变成了灰色的世界,不只是生灵,一切事物都在生死边界徘徊,大地扭曲,天空灰暗,草木枯萎。

  弗雷冷哼一声,他解开了脖子上黑色长袍的结,拿出一把通体金色的长剑,黑袍滑落的一瞬间,透过弗雷保护他们的神力屏障,江一鸣可以十分清楚地看清他的外貌。

  再也没有任何人比他更适合阳光这个词,弗雷身着白金色的战士铠甲,却又有十六七岁俊美少年般的外貌,再配上那一头璀璨的金色长发,妥妥的青春电视剧男主颜值加上古装剧男二配置的既视感。

  就在众人沉溺在弗雷的盛世容颜中时,艾琳却怎么总感觉那把金色长剑非常熟悉……

  “艾琳,那是院长的胜利之剑吧?”江一鸣也注意到了弗雷手上的神剑,他之前也瞟过几眼那把著名的……嗯,以经常被偷闻名的,胜利之剑。

  假如没有记错,历史上弗雷的武器就是这把,菲尼克斯家族世代守护,经常被偷却总是可以找回的剑,显然这一次也是……不能说弗雷是偷,主人用自己东西的事,怎么能叫偷呢?应该说是不告而拿也……

  “该死!你竟然真的恢复了神力,索尔的后手吗?生死河……呵呵,我还以为只是骗骗那些蝼蚁的话,竟然真的可以让一个神都恢复年轻……”洛基有些后悔,当时只急着在海拉自尽前赶来控制她,没有去走一遭生死河,要是他也恢复全胜,或许只有奥丁才可以和他抗衡……

  弗雷不置可否,他没有理会洛基的话,他右手握着剑柄,左手抚摸着胜利之剑,突然握住剑身,用力一划,金红色的血液就附在了剑刃上,他横举着剑,血液顺着剑刃流到剑柄的瞬间,他轻飘飘地挥出一剑。

  明明只是一次缓慢的挥剑,就像却是有一条璀璨如烈日的剑虹轰出。

  奇怪的是,剑虹飞出时,洛基的眼神却从凝重变为了狭促的嘲讽。

  洛基没有控制海拉防御,就直接站在原地任凭弗雷攻击,只见声势浩大的剑虹劈中海拉身体瞬间就化为了点点金芒化开,海拉漆黑如墨的身体没有一丝损伤,金光反而像在为它上色,硕大坚硬的鳞片闪烁着金色,显得更加恐怖。

  “嘿嘿!亲爱的光明神,你是不是忘了海拉对于自然之力的免疫?”洛基桀桀地笑道,动作却是不慢,他控制着海拉飞向弗雷,巨蛇虽然体型硕大,却速度极快,弗雷避无可避,洛基沉声说道:“一切为生的事物,都是在为死神供奉!”

  就在海拉要击打到弗雷的瞬间,弗雷周围突然出现一圈光海,海拉的身体沉入光海,原本行动迅速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弗雷趁机刺出一剑,胜利之剑直插海拉心脏,却是只没入半寸,就被收缩的鳞片卡住了。

  “该死,这小妹妹的怎么那么强大,索尔那家伙真是一点也不舍得削弱海拉!”弗雷暗骂着,抽出胜利之剑,灵活地扭身,躲过海拉的反击。

  天空中,弗雷和海拉的战斗正白热化地进行着,而地面上,江一鸣一行人正在激动地看着眼前的神战……

  “对对对,就这样,她那边很脆的,刚刚打几下就掉鳞片了!”江一鸣大声叫喊着。一旁的艾琳马上给了他一个爆头。

  “干嘛啊!”江一鸣委屈地说道。

  “观战不语好吗……别影响了前辈们的战斗。”艾琳责怪道。

  江一鸣一听不乐意了,往前一指:“你怎么不去教训他们!”

  艾琳顺着江一鸣的手指往前看,就发现本来呆在后边的亚萨和晨曦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前面去了。

  “前辈!她喜欢走右路,封她右边!”亚萨大叫道

  “前辈!打七寸,蛇都怕打七寸……什么?太硬?哈?滚开?”显然,晨曦狗头军师的言论不被采纳……

  “快走!”弗雷面容扭曲道,他感觉有些吃力了,他本就比海拉战斗力更弱,加上胜利之剑,两个人也就五五开,本以为海拉会被索尔做一些手脚,想不到索尔竟然心那么大,原封不动地把死神送给了他。

  “该死的索尔,要是这一次老子可以逃出去把你救了,你一定要大出血,起码要把你的力量腰带给我!”弗雷暗骂着,手上的神血越留越多,全部注入到胜利之剑中。

  “拼了!”弗雷咬咬牙,白里透红的脸颊因为失血过多变成了恐怖的苍白色,身下的地面上,鲜血充斥着布满裂缝的花田,为散落一地的曼珠沙华染上真正的血红,他手中的胜利之剑已经不复之前耀眼的金色,而是带着淡淡的血色。

  他朝海拉挥出大招,海拉则张开血盆大口迎了上去。

  其实海拉的状态也没好到那里去,两只眼都被刺瞎了,流下黑红色的血液。原本周身漆黑光亮的鳞片几乎全部破碎,露出下面红白色的肌肉。只是海拉被洛基的领域控制着,没有意识到疼痛。

  就在两人交战到最关键的时刻,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原本应该成为这次任务中心的尹员,走到了青春泉前,,其实洛基应该注意到的,他只是用领域操控着海拉,并没有参战,但是海拉的潜意识因为受伤严重而剧烈反抗,让已经没有神力,全凭领域操控的他没有余力来操心战场之外的事。

  青春泉中再也没有清澈的泉水了,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战斗产生的鲜血都顺着裂缝汇聚到了这里,尹员除外,他看见了这一幕,所以出现在了这里,他赤裸着上身走进青春泉,鲜血疯狂地涌入他的体内,他好久没有见过如此多的神血了,神学会的不作为,阿斯加德周围遗迹的消失让即使是贵为理事的他,也没有办法使用足够的神血提升自己,加上罗兰家族的贫穷,神血都给了下一代,导致他足足百年没有寸进。

  他沐浴着神血,抬头看向远处神与巨人的战场,喃喃道:“英雄?与我有缘吗?”

  不是和维金年少的意气相争,不是为了英雄之名,为了保护阿斯加德?不,他才没有那么远大的理想,他只是不想当一个懦夫,不管是在自己心中,还是在别人心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