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大域学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走为上策

大域学宫 蓄胡少叔 2484 2020.02.16 17:03

  廖清从不掩饰自己与司徒煜相处时的愉悦,她不是那种忸怩作态的小女人,她身上既有赵家人的豪爽,又有廖夫子的从容,虽然四哥赵离总是以此取笑,她也并不在意。

  但这次赵离似乎没有心情与她开玩笑,甚至都顾不上多看她一眼。

  “你还有心思在这忙活这些!”赵离把司徒煜拉到书架之后的隐蔽之处,焦急地低声说道。冲宵阁很大,书架林立,这里远离廖仲父女,不用担心被听到。

  “老夫子年纪大了,我当然要多干一些。”司徒煜以为赵离又是拉他出去喝酒玩耍,“这么多书卷,我走了,难道留老人家一个人在这里操劳吗?”

  “赶紧去收拾行李,准备跟我走!”赵离不由分说地拉起司徒煜就往外走。

  “为什么?”司徒煜不解地问道,赵离一向喜欢谐谑逗趣,但这一次却不像是在开玩笑,他不是个会掩饰情绪的人,司徒煜总是可以轻易洞察到他的心绪。但这一次他虽然感受到了赵离心中的不安,却猜错了原因。

  “你别问那么多了,听我安排就是。”

  司徒煜挣脱赵离的手:“阿季,到底出了什么事?”

  “大事不好了!”赵离几乎要喊了出来。

  赵离知道,如果司徒煜得知真相,以他的为人,一定不会自己一走了之而让朋友和学宫陷入困境,他势必会留下来承担一切后果。所以要想让司徒煜心甘情愿地跟自己离开,只有一个办法——让他认为是自己有了麻烦。

  “你记不记得我最怕什么?”

  “老鼠?”

  “是人,比老鼠还可怕的。”

  司徒煜有些明白了,天下能让天不怕地不怕的赵小侯如此紧张的人只有一个——章国公主。

  “她来了?”

  “来了!”赵离如临大敌地点头道,“刚才听章王和我爹说起,她正在路上,大概明日一早就会到达学宫,你不会不知道她的来意吧。”

  “她是来完婚的?”即便是早有婚约,这也确实有些太突然了。

  “你以为两方父母凑在一起还会商量什么别的事?”

  赵离的紧张令司徒煜觉得有些好笑,章国的千军万马他都不怕,却怕一个柔弱的女子。

  “看来来者不善?”

  “所以必须要在今晚离开,不能让人关门打狗瓮中捉鳖。”

  “可是……”司徒煜有些为难,一天后即是吉日,作为新任祭酒,怎能不在场?

  “你先把我送走然后再回来嘛,耽误不了你的大事。”虽然理由是假的,但赵离的焦急却是真的,“机不可失,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赵离心中暗想,先把他骗出大域学宫,一旦脱离险境,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去定平,那时候就由不得他了。一旦踏上了定平的国土,任你章国人再如何猖狂,又能奈我何?

  司徒煜果然中计,他沉思片刻,爽快地答应:“好,我今晚先送你离开。”

  赵离如释重负,他沉思片刻,灵机一动,“你先回寝居等我,咱们需要准备一下。”

  

  赵离喜欢一切新奇好玩的东西,他对孟章和监兵学院的课程毫无兴趣,却时常跑去执明学院听课,尤其易容术很对他的胃口。

  赵离天资聪明,几堂课下来就将渡鸦大师的绝学学得像模像样,甚至比大部分执明学院的学子还要高明。

  他只用了半个时辰,就把两位翩翩公子改扮成了两名须发皆白、年迈苍苍的老人,虽然赵离的身材过于健壮了一些,但是坐在车中却也还说得过去。

  “我不能让人认出,堂堂小侯爷逃婚,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赵离给出的解释倒也合情合理。

  现在章国大军尚未退去,门外一定有章国的耳目,司徒煜的行踪绝不能被人发现,这才是赵离真正的理由。看着司徒煜乖乖地任他摆布,赵离心中十分得意,往日聪明绝顶的司徒煜今天被自己蒙在鼓里,他都禁不住要为自己的妙计喝彩了。

  

  章国大军在距学宫大门三里之外就地扎营,一眼望去,营帐连绵不绝,火把如星光般闪烁。

  出更时分,一辆普通的马车停在学宫大门。而此时两人的身份是阳山国大夫和冉国亚卿。“天择”之际,虽然各国特使都暂居大域学宫,但这里一无酒楼茶肆,二无歌姬舞女,许多宴请雅集之事还是要到黄丘等地举办,因此各国使节频频出入学宫。

  此时天色已晚,这两名老者并没有任何与众不同之处,就连他们经过章军大营的时候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车辆走出五里之外,赵离的心才算放稳,一切顺利。马车虽然走得不快,但按这个速度,到达定平也用不了一个月。

  其实大域学宫距离定平国并没有如此遥远,但是赵离特意不走黄丘,而是向北幹城进入都城昭歌,然后取道景国去往定平,这样虽然有些绕远,但却可以避开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幹城和黄丘一样,也是大域学宫所辖三镇之一,位于学宫北部,比邻昭歌,以贩卖马匹牲畜以及青铜铁器著称,虽不及黄丘繁华,但仰仗学宫庇护和廖仲无为而治的治理策略,也称得上是百业兴旺、物阜民丰。

  两人来到幹城之时,虽然戌时已过,但街道上依然人来人往,各种店铺也尚未关门,到底是商贸重镇。

  两人走得匆忙,晚饭都没顾得上吃一口。一路颠簸,赵离早已饿得前心贴后背,迫切地需要找个饭馆饱餐一顿。

  烤羊浓郁的香味混杂着木炭燃起的白色烟雾从路旁的饭馆中冒出,赵离甚至可以嗅出上面撒了哪些作料;而旁边那家馆子也当仁不让,釜中显然炖了不下三斤的老母鸡,肥嫩的鸡腿几乎已经脱骨,入口即化;而对面的那家更是过分,竟然蒸了腊肉,配上葱姜藙梅子,实在是香气馥郁。

  这里是天下最大的牲畜贩卖市场,各种肉类非常丰富,赵离一时举棋不定,经过犹豫再三,他决定哪家的酒好就去哪家。

  此时已经脱离险境,他三把两把扯下脸上的假胡须,大步走进店中。两人先找了一盆清水,洗净脸上层层叠叠的凝胶以及毛发,有这些东西阻碍,吃饭都无法尽兴。

  摆脱了束缚,两人点了满满一桌饭菜,正准备大快朵颐,此时,司徒煜突然感觉到屋内的气氛有些异样。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隐隐感觉到了杀气。这家饭馆内,除了他们两人之外,还有四桌客人,虽然服饰各异,但都是年轻力壮的彪形大汉,眼神机敏,腰间悬刀佩剑,背背弓弩。他们的位置正好位于两人的周围四面,虽然也点了饭菜,但兴趣却显然不在吃饭上,而是不时向两人这桌看过来。

  “你在想什么?再不吃我就都吃光了。”赵离嘴里嚼着腊肉,口齿含糊地催促道。

  “听着,无论我说什么,你都当做无事一样。”司徒煜小声说道,“千万不要惊讶。”

  赵离闻言一愣,看到司徒煜如临大敌的样子,也顿时紧张了起来。

  “你看到了什么?”

  “不要回头,你看我身后的人,有没有什么奇怪?”

  “我不用看了。”赵离答道,“因为他已经走过来了。”

  身后,一高一矮两个面容阴鸷身材健壮的大汉起身离席,手按剑柄,缓缓走向两人走来。

  其他人也纷纷停箸,各持兵器,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