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外来的妹子会念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1 口味

外来的妹子会念经 微微安心 2322 2020.02.07 13:31

  好不容易跟这个女孩子解释清楚,李秀娟还将信将疑的,“你不是也刚刚到嘛,怎么那么清楚?”看上去比她们年纪都小呢。

  李幸之笑了笑开始整理宿舍——初来乍到的孩子们都还没顾得上收拾,原本井井有条的宿舍被弄得乱七八糟,让习惯了整洁的她实在看不过去,习惯性地就开始收拾起来。“我不是和你们一批来的,我去年就过来了,都在这里干好几个月了。”

  她们说的都是方言,李秀娟潜意识就以为是和自己一起过来的人,这时候才知道遇见一个“前辈”。她也不是那种不懂事的,赶忙放下手里的脸盆帮起忙来,心里却好奇心爆棚,“不是说我们是第一批过来的吗?你怎么去年就过来了?”

  “哦,我家里出了点事,所以年前就过来了。”李幸之没有解释太多,也阻止了她的帮忙,“你们一路上都辛苦了,这里我来收拾,你快去洗洗回来休息吧,等会儿会送饭过来,吃好饭睡一觉,明天带你们去厂里转转,你就放心了!”

  哪个骗子也不会租那么大的厂房,那么多工人来进行一场骗局的,何况李秀娟也不过是孤身一人缺乏安全感,臆想而来的惶恐而已。人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身边没有熟悉的人和事物总免不了慌张,不过这个时候有李幸之跟她聊了聊,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人家好好儿在这里上班,活蹦乱跳唇红齿白的,一看就过得很好,现身说法之下李秀娟的心马上就安定下来。

  说来奇怪,一起来的也都是同乡,还有领导呢,也没让她感到这么安心过。也许这个妹妹身上有种亲和力吧,说话轻轻柔柔的,但是条理清晰,有凭有据,没得就让人信服。和她聊了一会儿李秀娟一直惶惶不安的心很快就镇定下来了,这会儿连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听到对方让自己去洗澡,马上毫无疑义地端着脸盆下了楼。

  她来得有些晚了,澡堂里已经挤满了人。更衣室那边人不多,李秀娟之前没有去过这种澡堂子——家里没有卫生间,学校的条件也没有配套,只有在电视上看过。好不容易摸索着打开更衣柜,犹豫了半天终归还是没敢全部脱光了走进去,扭扭捏捏地穿着贴身内衣一头钻进了洗浴间。

  里头烟雾缭绕,白茫茫的一片,还有那一排白花花的……李秀娟脸上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热的,反正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她端着脸盆在滑腻腻的身条中间穿来穿去,试图想找到一个空一点的水龙头。终于有一个好心的姐妹见她没头苍蝇似的出声叫她,“哎……你到我这儿来吧,我马上就好了。”

  “哦哦,谢谢!”李秀娟忙不迭地钻过去,虎了吧唧一头撞进大开着的喷头底下,顿时就被浇得睁不开眼。“哈哈哈你这儿怎么这样,衣服穿着身上不难受吗?”这个姐们也是个热心的。大家都光溜溜地反倒说话没有顾忌。李秀娟忙着解开头发洗头,含含糊糊地回答,“……我打算一起把衣服洗掉……”

  贴身的内衣被水一浸更加紧绷在身上,说不难受是假的。可她就是不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脱光。后来每当回忆起这个时候的自己,她都大笑着吐槽是有多傻,但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那个时候的窘迫和尴尬。

  所幸别人只是随便问问,大家都来得比较早,等到李秀娟洗好出去的时候,发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更衣间空荡荡的,总算让她没有那么不自在。匆匆忙忙把换下来的脏衣服洗掉,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了这栋平平无奇的小楼生活设施比起家里好出太多了——澡堂后面是锅炉房,水龙头一拧开就是热水。而在老家,冬天最让她痛恨的就是洗衣服。

  自来水是肯定没有的,大冬天的还是得到河边,砸开薄薄的冰层去洗衣服。那个冻哟……冰冷刺骨,刻骨铭心。每次洗完衣服她的手都冻木了,双手通红,冻得发疼。而等到回去以后烤火的时候又是另外一种疼,那种寒意从骨头缝里往外面钻的疼,没有体会过的人根本无法用言语去试图相信。

  这里多好啊,随时随地都有热水,再也不用挨冻了!洗衣粉、衣架都是配发的,几乎不用担心缺什么,贴心的像水龙头里的热水那样妥帖。

  在院子里晾好衣服还没上楼,晚餐就送到了。在路上都是囫囵着填填肚子,这个时候闻着热乎乎的饭菜香,每个人的肚子都叫了起来。按照人头每个宿舍分派,正好李秀娟在楼下,眼见着刚才那个“前辈”也在,赶忙两人一起协力将饭拿回了宿舍。

  宿舍里头还是闹哄哄的。刚刚收拾好的屋子又被堆满了。没办法,换洗下来的衣服,随身携带的行李箱也到了收拾的时候,大大小小各种杂物都被摆了出来她们两个推门进来的时候几乎没地儿下脚。不过食物的吸引力的巨大的,看到送饭来了,几个女孩子欢呼一声,楞是齐心协力推开一条道,顺便一股脑把桌子上堆着的杂物搬开来了,嚷嚷着“饿死了饿死了”,迫不及待地从她们俩手里接过了饭盒。

  饭菜很丰富,许是迎接她们的到来,食堂今天特地做了梭子蟹,芹菜肉丝,豆腐还有一个青菜。一大荤一小荤两个素,厂里的伙食标准是每餐10元,在这个时候绝对算是高规格了。可惜口味并不符合湘妹子的饮食习惯。李幸之吃惯了还好,李秀娟她们满怀期待地下了筷子,没吃几口就皱起了眉头。

  这个大螃蟹……怎么臭臭的……(原谅内陆地区的小姑娘不习惯海鲜的独特腥味儿),芹菜肉丝为什么不放辣椒?一点味儿也没有……豆腐不煎一下的吗?还是甜的……也就剩下一个青菜对味……

  尽管都是饥肠辘辘,米饭一扫而光,可螃蟹几乎没有人吃——就算有人吃得惯,对这个满是壳没有多少肉的家伙也爱不起来,一块红烧肉它不香吗?其他的菜也剩下不少。一顿饭吃完大伙儿都笑不出来,面面相觑。有一个高个儿的姑娘哀嚎道,“我就说要带老干妈吧,他们都说不用带,这个饭菜怎么吃得下去啊……”

  “就是就是,这也太难吃吧?一点辣椒都没有!”注意!请听重点!关键是一点辣椒也没有好吗!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无辣不欢,说的就是湘、鄂、川、贵西南部地区的几个省,绝对一点也不夸张,随便炒个青菜都要放辣,没事直接辣椒拌饭的人们,一下把他们扔到口味清淡,以甜鲜为主的江浙沪地区,这个落差简直就是要人命。姑娘们没有抱怨路途的辛苦,也没有抱怨居住的环境,反而是简简单单一份饭,顿时就感觉前途灰暗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