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隐世轶闻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幕布之下(2)

隐世轶闻录 正子衿 2371 2020.06.22 12:57

  02

  一周前,片警康亮正跟着大队在审一个惯犯。他准备的五个问题被十个电话打断,气氛有些尴尬,老大不悦,挥挥手让他出去了。隔壁桌的同志正在吃中饭,见他黑着脸出来,用筷子一指,口齿不清地埋怨:“对面除了找你,一句都不多说。我怎么说你有事都没用,挂断就马上又打过来,一秒都不想耽误似的。”

  正说着,手机又震起来了。康亮朝同志点点头,接通电话。他以一句相当表现脾气的“喂”开头,然后一声没吭,几秒种后脸色渐渐凝重,不自觉间站直了身体,最后铿锵有力地报出一句“我马上就到”,并后挂的电话。

  同志诧异地问出什么事了,康亮随口含糊过去,飞快地穿好外套、拿起车钥匙,出了分局。

  基地不常联系他,如此着急的事情他也好久未见,紧赶慢赶从城东开到城西,把警车停在部队门边。通报检查都没问题,康亮一路直奔后院的菜园,那里有一排小平房。

  他敲门进去时,屋里三人正围着电脑在看监控,见他进来,简单说明了情况。

  基地接到线报,前些天有组织在城郊公园附近活动,断了电网。半夜的时候,郑晴赶去了解一下情况,结果在现场撞上了个不明人员。

  同样身着警服的女子就是郑晴,她边说着边把桌边的文件递给他。康亮扫一眼照片,寻思确实没印象,对方没有案底。接着他看到基本信息一栏,被那个名字吸引了注意。

  安隐歌。

  康亮一手刮了刮下巴上还没冒头的胡子,对着“安隐歌”三个大字想了好一会儿,“啊”的一声,抬头道:“这好像是我一发小。”

  桌子对面,深深靠进老板椅里、身着黑袍的人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们当然知道,不然也不会叫康亮过来一趟。在黑袍人示意下,另一边的军装男把电脑转过来对着康亮,重新播放了一段半夜的录像。

  园里路灯都坏了,还好一部分摄像头配有应急电源,画面显示出安隐歌的手电筒在阴影里闪烁晃动着,另一块窗口上是红外摄像头的记录。康亮能清晰地看出,他多年未见的这个发小,以一种相当娴熟的手法在昏暗中把变电箱撬开,翻弄着里面的线路。

  他撑起身离开桌边,翻看完文件后问道:“总调度,您觉得他是隐世人?”

  “我不觉得,也不所谓。”对面的黑袍人转着椅子,悠然道:“但我很好奇,接下来他要对隐世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言毕,黑袍一蹬脚,贴近桌子,一双手在桌面上支起下巴。尽管被帽遮挡住,康亮也能接收到对方饶有兴趣的目光。

  他低下头又重新审视一遍手里的资料,对面名叫那英华的军装男问他:“你清楚他在国外时候的事吗?”

  康亮摇了摇头道:“他出国好些年了,那会儿基本就没了联系。要不是你们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

  他敲了敲文件末尾的那一行字,似乎对这段内容很惊讶:“他竟然没毕业就回来了?以他的能力,说不通啊。”

  “嗯,我也觉得很有问题,”军装男皱着眉回应他,“已经在找人查了,但不太方便。如果真有问题的话,短期内恐怕拿不到关键的线索。”

  康亮点点头,问黑袍是否需要他去沟通一下。“他家在给他找工作,”被唤作总调度的黑袍人不紧不慢地交代他,“自然一点,让他来找你。”康亮领命而去。

  他倒也没准备什么,基地那边稍作安排,他跟安隐歌这条线自然就能搭上。

  没出几天,班级群里有人看到安隐歌的动态,康亮也参与进八卦里面,胡诌海聊了一会儿,话题就转到了工作上。他作为老班长热情地答应帮忙,于是就有了两人真正意义上的“久别重逢”。

  汇报进展的时候,总调度又调出录像来看,是安隐歌在灯下摆弄零件的一段。他问道:“你们觉得他在看什么?”康亮摇摇头,只道安隐歌从小就热衷于观察和制作,能注意到公园的异常倒也说得过去,但他实在不知道对方具体从哪里觉出不寻常来。

  “他拿的好像是熔断器,”那个便衣时和安隐歌撞见的郑晴警员说道,“也许他发现断路之后熔断器都依然完好,不符合一般规律。”

  总调度示意她说下去,郑晴继续推测到:“通过类似的办法排除了所有常见的断点可能,就会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导致的。但如果他是隐世人,他就不会疑惑……”

  “他就会明白是特别的能力导致。”康亮紧张地接到。

  “他就会知道这里正有什么势力开始运作。”那英华严肃地接到。这个推论让屋里又陷入的沉寂。

  “亦或者他介乎两者之间。”总调度插进来,“他不是隐世人,但是他对隐世还有一定的了解。”

  “那跟隐世人有什么区别,”那英华不解,“同样是个威胁。”

  “不至于吧,”郑晴反驳他,“只了解但不参与的人也不少啊,人家可能就只是看看。”

  康亮摇摇头:“关键就是他特意跑过去看了。”

  “他了不了解、了解多少都是他自己的事。可‘亲临现场’就是另一回事了。”总调度思索道,“我总觉得这种行为里流露出某种……想要进入隐世的意图。”

  另外三人闻之一愣。“额。”康亮还犹豫着,那英华就问出来了:“你不会想推波助澜吧。”

  “不可以吗?”总调度点了点头,抬起头直视他,回答得坦坦荡荡。

  “他背景不清晰。”那英华俯下身,曲指敲着桌沿提醒他。

  “他是安丰韧的儿子,我有印象,够清晰的了。”对方据理力争。

  “他在境外的活动还未知。”那英华仍不放心。

  “哎,有什么要紧事你们倒是查出来啊。”重调度不以为意,挥挥手,“无关紧要的就算了,给人小孩留点隐私嘛。”

  那英华还想让他打住这个想法,但总调度已经不耐烦了:“就是给个机会观察一下。隐世里有几个背景完全清楚的?你们非得把婴儿扼杀在摇篮里面吗?”

  他们现在可不是在对付婴儿,那英华是怕麻烦发生在总调度身边。总调度对自己的认知总是不够准确。他是个什么体质?好事发生是理所应当的,坏事到他这都会被催化得成倍放大。

  见那英华有点要急了,康亮伸手拦了下:“那队,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作为小明的发小,我也更倾向于接受他。我希望能给他个机会,他真的蛮适合做这行的。就先安排在外围观察考验,有什么问题我们也好处理。”

  话已至此,那英华也没什么可反驳的。他退回去点了点头,又问正高兴的总调度:“你有什么打算?我得跟着。”对方早已习惯做什么事情都受他监视了,回手一个OK从袖口露出,算是答复。

  总调度问郑晴和康亮,有什么任务方便调整一下。最后几人给安隐歌安排了个测验计划。那英华自然要监工,他那时还不知道,这个计划是他“噩梦”的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