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重案特别行动组之孤儿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0.结局

重案特别行动组之孤儿怨 青木北恒 2134 2020.02.15 16:36

  林致远竭力稳住欧阳慕的情绪:“我知道你曾受过很多委屈与伤害,想要报复整个世界,可是小梧记挂你整整十年,一心只盼你迷途知返,你怎么忍心折磨她!”

  欧阳慕起身立于护栏已掉落一般的阳台边怒道:“一派胡言,巫小梧她忘恩负义、不念旧情,只想送我进深牢大监!”

  林致远生怕他失足跌落,急忙说道:“你站在那里很危险,说话也不方便,你靠近些我们好好聊。”

  欧阳慕不屑轻哼:“我的魂魄已经感应到你身上的阳气极重,如果靠你太近我就不得不离开这副躯体。”

  林致远问道:“你要怎样才愿意放过小梧?”

  欧阳慕倚靠在颤颤巍巍的残破护栏边说道:“本以为人死万事空,没想到竟有机会借助小哑巴的躯体重生,正好把未尽的仇怨都清算干净,下午我在现场亲眼看到林玺遇刺,子弹正中肝脏,必死无疑,小玉这丫头真能干,若不是落入警方之手,未来会成为天理会的栋梁之材。”

  林致远将真相说出:“我叔父已经服毒自杀,他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天理会是他报复林家的工具,你们所有人都是被他蛊惑的棋子,不要执迷不悟了!”

  欧阳慕此时已无心计较他所言究竟是真还是假:“天下所有人都是老天爷的棋子,纵然是林玺这般★权★势熏天的人物,最终还不是死于非命,天理会是诓骗也好、蛊惑也罢,至少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念,还教会了我许多本事,让我能有机会和能力手刃仇敌,寻得解脱!”,他边说边在破败的瓷砖边沿晃晃悠悠地踱步,饶有兴趣地欣赏着冰山紧张心忧的表情:“小哑巴转投杜久棠的怀抱,使你颜面扫地、沦为笑柄,你却还是如此关心她,说得好听些是情深义重,说得不好听些便是鬼迷心窍,好想欣赏冰山的爱情有多伟大,你尽可以用枪取我性命,下得了手吗?”

  林致远权衡几秒后说道:“不如做个交易,我甘愿被你打一枪,换你向前走三步。”

  欧阳慕举枪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考虑清楚,命唯有一条,可女人却有千千万。”

  林致远哀其不幸,怒其残忍:“你既然知道命只有一条,为何不珍惜,既伤了旁人的性命,也毁了自己的人生!”

  欧阳慕扣动扳机打中冰山的右侧大腿:“满嘴冠冕堂皇的鬼话,我娘的命难道就不算命吗,你姨母和母亲合谋害死了她,却仍旧可以逍遥法外,继续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这难道就是你所谓的正义吗!”

  林致远强忍剧痛,额间冷汗渐流:“母亲和姨母早已过世,我也曾尽力弥补她们所犯下的罪孽,可你始终都不肯领情,你如果真的恨意难消,索性就杀了我,但务必放过小梧,被魂魄附身过久她会死的,她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也没有做错过任何事!”

  欧阳慕轻蔑而笑:“天道不公、人心险恶,并非恶贯满盈之人才会遭苦受难,生而为卑贱的庶子,是我的错吗?流落至仁爱★受尽凌辱,是我的错吗?天意弄人,小梧和我一样,命中注定就是悲剧,无可挽回。”

  林致远心知他已失去理智,仅想尽最大努力保住小梧:“你刚刚答应我前进三步,不能言而无信。”

  欧阳慕双眼满是癫狂的阴险,唱戏走台一般向他走了三步:“这交易划算的很,还想再挨一枪换三步吗?”

  “好”,林致远目测二人的距离大概在十二步,如果缩短为九步,他就有绝对的把握一跃将其扑到。

  欧阳慕又开一枪,打中冰山的右肩,见他半跪于地,满足地仰天而笑:“想不到冰山神探竟是如此痴情种,为了女人连命都可以不要,真的值得吗?你或许并不清楚小梧昔日被★的细节,挨打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更可怕的你并不知晓,堂堂林家少爷,娶亲就算不是世家名媛,至少也该是个清白的黄花大闺女…”

  林致远忿然道:“你住口!知不知道小梧这些年来有多挂念你,傻傻地把所有糖纸都折成小船像宝贝一般地留着,吃绿豆糕的时候永远一分为二,总是望着剩下的半块愣神许久之后才舍得吃,如果你没有走上犯罪之路,我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

  欧阳慕不禁心起波澜,童年共患难的纯真情感他已忘却太久,以恨求生,便会忘记如何爱,如今身死,仅剩一缕残魂附体偷生,因回忆而萌生的善终敌不过习以为常的恶,大步后退重新站回阳台边沿:“如果我就这样离开,岂不是成全了你们这对真爱鸳鸯,不要痴心妄想,正因为你喜欢小哑巴,所以更不能让她好好活着,我会跳下去,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苟且偷生,二是生死相随。”

  话音刚落,欧阳慕便张开双臂后仰下落,林致远拼劲全身力气扑上前,一只手成功拉住了她冰冷的手腕,另一只手紧握栏杆,虽然身负重伤,但为爱拼尽全力。

  欧阳慕的魂魄终消散,命悬一线时巫小梧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茫然不知发生何事,虚弱中面对此情景不由惊声尖叫:“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致远拼力苦撑,脖子上的青筋毕露:“抓紧我的手千万别松开!”

  朽败的围栏难以承重,斜斜向外倒下,巫小梧仰头便清清楚楚地看到栏杆将断,颤抖的手缓缓松开,哽咽道:“你放手吧,不然我们两人都得死。”

  林致远已无说话之力,将所剩无多的体力都集中于手掌间,宁死也不会放弃。

  如果只能活一人,巫小梧甘愿牺牲自己,此生能与他相识一场便足矣,别无贪心多求,她掰开冰山如铁爪般的手指:“林警官,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看着她坠落,林致远握着围栏的手也不由松开,恰在此时杜久棠赶到,死死拉住他的胳膊向上拖。

  林致远挥臂拒绝施救,宁可与她一道赴黄泉,也不愿痛苦独活。

  冷风自耳边呼啸而过,巫小梧望见近在咫尺的冰山向自己伸出手,她泪眼滂沱抬手回应,此生遗憾,来世相伴,指尖相触的一刹那江水将二人吞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