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黑暗之魂灾变后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时辰已到

黑暗之魂灾变后记 蓦色 5315 2020.08.01 22:43

  次日,病房里。

  阿米诺穿着一身干净的病号服,坐在阳台前,享受着短暂的宁静。身边的小圆桌上,一杯绿茶升腾着些许水汽,将边上的窗户粉饰上了点点白雾。

  “咚咚咚。”

  几声不大不小的叩门响起。

  “请进。”

  阿米诺没有回头,只是端起茶杯,啜饮了一口。

  门很快打开,阿米诺听着脚步声,略带沉闷而又平稳,像是个结实干练的男人。

  “布拉德?怎么才过五分钟就回来了,忘了什么东西吗?你……”

  阿米诺回头,脸上却闪过一丝诧异。

  她面前站着的,并非布拉德,而是塞勒姆。

  但她很快就将诧异收起,转而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塞勒姆。

  “抱歉,没想到你居然也会来。”

  “听说你晕倒了,所以过来看看,不欢迎我吗?”

  塞勒姆双手抱胸,笑着摇摇头。

  “铁汉柔情的戏码我看腻了。”阿米诺略带玩味地说道,“坐吧,边上有椅子。你一直站在那里,我一个弱女子压力可很大。”

  “弱女子?你可真会嘲讽人。”塞勒姆说着,大大咧咧地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意思是我是个比弱女子还要弱的废物男人?”

  “至少现在,我手无缚鸡之力。哦呀……说漏嘴了,忘了你想要我的命了。”

  阿米诺开玩笑似的捂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装作惊慌的样子。

  “这样吧,我给你规划一个最佳方案。伸出你的右手,放在我的脖子上,然后用力,我这条命就结束了,然后你再从窗户翻出去,浪迹天涯,怎么样,很完美吧?”

  阿米诺笑着说完,随手给自己的茶杯里又添上点水。

  “我可没那么忘恩负义。”塞勒姆无奈地耸耸肩,“你们女人都这么喜欢翻旧账吗?”

  “那是当然,我乐在其中。怎么,很讨厌女人?”阿米诺随口问道。

  塞勒姆听到这话,不禁若有所思。

  “以前当雇佣兵的时候,在窑子逛多了,总是以为女人不过是一群见钱眼开的软蛋,又成不了事,拿她们晚上玩玩就好了。打打杀杀总是男人的事情,女人哪有资格干涉,我是这么想的。”

  塞勒姆翘着二郎腿,有些感慨地说道。

  “阿米诺,你真是个让我颠覆了三观的家伙。”

  “谬赞。”阿米诺轻笑道,“我可没看上去那么高尚和伟大,我自己清楚的很。”

  塞勒姆将坐姿摆正,轻轻叹了口气。

  “无论如何,感谢你去救巴特。”

  “……”

  阿米诺静静地坐着,并不说话,只是远望着窗外的风景,沉思着什么。

  塞勒姆被这突如其来的安静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呆呆地坐在一边,浑身都觉得不自在。

  “我果然还是不适合这种场合……”塞勒姆小声咕哝道。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阿米诺幽幽地说道,“关于,我对巴特是怎么想的,对吧?”

  “令人佩服的洞察力。”塞勒姆敬佩地点点头,“我一直很关心自己的兄弟,你看起来实在太可疑了,所以才屡次劝巴特不要和你往来太多。但昨天,你看来很在乎他……我想知道,自己到底做的对不对?也算是……给我的良心一点交代。”

  “你做的没错,是我的话,我也会这么做。”

  阿米诺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吹,抿了一小口,淡淡地说道。

  “我实话实说吧。一开始我想的,确实只是引诱他,让我好在林波有个落脚点而已。但经过几次的谈话之后,我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些可取之处。”

  “所以你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说不上吧。”阿米诺摇摇头,“只是有些经历,有些看法相仿而已。我的泪水,更多的是为自己流的吧……为自己的无能,与命运的诅咒。”

  塞勒姆听完,长叹一口气:

  “不知巴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没有。”

  阿米诺看着茶杯中自己略显褐色的倒影,有些出神。许久,才回道:

  “我想他找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好。”塞勒姆感叹着,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我得走了。”

  “走了?”阿米诺玩味地笑笑,“准备去哪里呢?”

  塞勒姆默然。

  “林波已经回不去了。”阿米诺接着说道。

  “哎……我不知道。”塞勒姆又重重地叹了口气,“本来以为,教会没有清算我们的罪行,把我们关进监狱是好事。现在想想,却又不知道去哪里,真是……”

  阿米诺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闭目养神。

  “对了,还有这个东西。”塞勒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支有些老旧的羽毛笔。

  “从你给他那一天起,巴特就一直带着这支笔。我想现在,也该物归原主了。”

  阿米诺依然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必了,你拿着吧。这支笔,以后或许会对你有用。”

  塞勒姆定在原地,沉默了几秒,随后缓缓收回了手。

  “好吧……如果这对你来说,没有纪念意义的话。”

  “如果真的想要记住的话,没有纪念品又何妨。”

  阿米诺半睁开眼睛,淡然地陈述道。

  “希望如此。”塞勒姆说着,朝着阿米诺挥了挥手,转过身去。

  “以后有缘再见,我会一直记得欠你的人情的。”

  “有缘再见。”

  “咔哒”一声,是门被带上的响声。

  阿米诺轻轻摇晃着手中的茶杯,看着杯中的水面泛起圈圈波纹。

  “祝你好运。”

  另一边,药剂室里,艾米丽正和几个助手忙的不可开交。

  “帮我取一下样本,我去补一下试剂。”

  艾米丽一边吩咐着助手,一边将一瓶澄清的液体灌进长长的玻璃管中。

  “是,稍等……艾米丽副祭,样品,0.23克。”

  “多谢,帮我记一下重量,你溶解好了?”

  “是的。”

  “好。”

  艾米丽将略显黑色的烧杯放在玻璃管下,小心地拧开一点点活塞,一边接着滴下的水滴,一边摇晃着烧杯。

  烧杯里的液体翻涌着滴滴浅黑,又重新变清,直到最后一滴滴下,整个杯子忽然唰地一下,全部变成了漆黑的颜色,艾米丽这才关上活塞,朝面前的玻璃管看去。

  “用掉了……21ml试剂。”

  艾米丽说着,随手拿起笔在边上划拉了两下,笔记本上记着一排整齐的数字,在前面还有两排被划掉的数据。

  “五次了,差不多都在20ml左右。”

  “哎……是啊。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只是这浓度……真是吓人。换了三次试剂,用了最浓的才测出来,真是难得一见。”

  这时,一个优雅而不失威严的声音忽然从门口传来。

  “看来这次危害等级评估得是A朝上了呢,艾米丽。”

  “啊!芙蕾雅主祭!”艾米丽一愣,随后和助手一起对芙蕾雅行了个礼。

  “结果如何?难得见你能静下心来待在这里一整天,看起来确实对这事很上心呢。”

  “具体数值还没算,刚才只是我的个人感觉,但我想程度绝对不会低了。再结合阿米诺在紧急会议上报告的那个禁术,这次的严重性……啧……”

  艾米丽皱皱眉头,一脸严肃。

  “布拉德报告的那道黑色闪电,我也很在意。我查阅了一下资料,但没有太大的收获。对这个你有什么看法吗?”

  芙蕾雅抚摸着自己的下巴,愁容不解。

  “不清楚……”艾米丽摇摇头,“这种问题,也许还是阿米诺比较清楚。对于深渊历史知识这方面,我知道的比她少太多了。”

  “她现在在养身体,我不想打扰她。要是我去问了,她肯定又得跑来跑去忙活个一整天。她啊,一有事情干就停不下来。”芙蕾雅轻笑道。

  “芙蕾雅主祭还是一如既往地惯着阿米诺呢——”艾米丽撇撇嘴,故意拉长了语调,有些高兴,又有些不满。

  “我知道你想抱怨什么。特殊时期,工作量大实在是没办法的事情,理解一下吧。最近我也在筹备各种紧急备案,有时候真是觉得自己连睡个觉的时间都没有了。”

  芙蕾雅说着,无奈地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嘀咕了两句。

  “哎,眼袋也越来越大了……”

  “嗨,我知道啦,老一套说辞了,理解,理解——事情很严重,需要尽快完成——我这也不正在加班嘛——”艾米丽无感情地捧读道。

  “我知道你分得清轻重缓急的,也许倒苦水能让你工作效率上升一点吧。”芙蕾雅叹了口气,“我得去卫队指挥处商讨事宜了,分析完了记得把报告交到我的办公桌上。”

  “是,是,那就不送主祭大人啦——”艾米丽漫不经心地回了两句,朝着芙蕾雅远去的背影随意挥了挥手,回头看向助手。

  “还有多少次要做?”

  “我数数……1,2,5,10,15……5次浓度检测,20次序列测定,之后还要整合分析数据……”

  “天啊……我的人生中原本美妙的一天,就又要在这药剂室里度过了……”

  训练场上,布拉德正与阿维莱斯用木剑切磋的热火朝天,霍恩则在一边做着举重训练,同样地热情高涨。

  “梆!梆!梆!”

  是木剑连续击打发出的闷响。

  布拉德对着阿维莱斯,当头连劈两刀,阿维莱斯挡下第一刀,刚要去接第二刀,没想到布拉德虚晃一枪,变劈为刺,直取他的眉心!阿维莱斯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一个侧身躲过剑锋,想要贴上去乘布拉德惯性前冲收不住招的时候攻击。没想到布拉德早有准备,阿维莱斯还没来得及出击,胸口就结结实实挨了一掌,整个人被打得往后趔趄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很厉害了,那群小子大多数都没你这个水平。”布拉德说着,走上前去,俯身伸出右手。

  “不愧是布拉德总教官,还是技高一筹,佩服佩服。”阿维莱斯借着布拉德的手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夸赞道。

  “看的出来你基础很稳,一定花了不少功夫,就是有时候打的太保守了,会错失良机。”布拉德拍拍阿维莱斯的肩膀鼓励道,“我从林波那次就看出来了,你和霍恩都是训练过很多年的了。”

  “是啊,我们家族是从事军政的,所以从小就几乎把所有有关的课都上遍了。”

  “我好多技巧都是小时候打架打出来的呢,贵族还真是不一样——”

  布拉德说到一半,觉得用词不对,连忙修正道:

  “哦,抱歉,没有什么讨厌你们的意思。在教会,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什么鄙视来鄙视去这么一说啦。”

  “没关系,我们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况且我们也不怎么喜欢那些执政大臣。”阿维莱斯说道。

  “这种话题就此打住吧。霍恩兄弟,不来切磋两下吗?我可是很期待的哦!”

  布拉德擦了擦脸上的汗,朝霍恩招呼道。

  “那我就不客气啦!”霍恩倒也没磨蹭,随手抄起边上的木剑,就站进了圈子里。

  边上一些正在训练的新兵听到了声音,也停下手里的活,纷纷朝布拉德的方向看来,准备观摩观摩这场切磋。

  “哎呀哎呀,你们几个可真是活力四射,看得我都手痒啊。”

  阿米诺的声音忽然从场边传来,原来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门口边上,身上还穿着那套松垮的病号服,在训练场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阿米诺?”布拉德耸耸肩,“不是我煞风景啊,作为一个病号,不应该乖乖呆在病房里吗?”

  “多谢关心,出来透透气而已。”

  阿米诺坐在高高的石台上,两条腿不着地地随意摆动着,微笑着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来春游的小姑娘。

  “好吧,反正芙蕾雅主祭也不会说你。”布拉德揶揄道。

  “说得我像是个公权私用的大恶人呢。”阿米诺哈哈大笑,“我猜一定是艾米丽天天在你耳边嘟囔这些话。别说废话了,我想看看你们挥洒汗水的样子哦——”

  “那是当然,来吧霍恩兄弟,该准备了。”

  “那我来帮你们倒数了哦~3,2,1,开始!”

  阿米诺话音刚落,霍恩直接勇猛地冲向了刚摆好架势的布拉德。布拉德没想到对方的打法居然这么激进,立刻决定攻转防,在凶狠的连击下连连后退招架。

  但布拉德也并非单纯的被动防守,他看准时机,一个上挑,把霍恩的剑架开,一个肩撞接肘击把霍恩逼退,随后反守为攻,两人在圈中激烈地交锋着,引得边上的新兵纷纷驻足围观。

  “快看啊,这个人好像和总教官打的还不分上下呢。”

  “是啊是啊,那么凶的打法,他不累吗?”

  阿米诺在边上眯着眼欣赏着这一切,脸上带着些许笑意。

  这时,两人的木剑又一次狠狠地击打在了一起,只听“咔嚓”一声,霍恩手上的剑居然直接碎成了两段,前段飞了出去;而布拉德手上的剑也好不到哪里去,只剩一小节还藕断丝连地耷拉在剑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就到这里吧!”布拉德大笑着把手上的断剑随手一扔,“果然好身手!这次可算是找到对手了!”

  霍恩同样把手里剩下的半截木柄一扔:“多谢夸奖!”

  “我弟弟在战斗方面一直都很有天赋,我也自愧不如。”阿维莱斯笑着说道,“要是能别总是直来直去的就完美了。”

  “精彩精彩!”阿米诺在一边轻轻地鼓了两下掌,眼里笑意更浓。

  布拉德拿起水瓶随意地灌了两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走过来坐在了阿米诺的身边。

  “能让'天才'小姐说出精彩二字,我真是倍感荣幸啊——”

  “你啊,跟艾米丽好了没几天,就学会说怪话了?”阿米诺白了他一眼,“哦,别靠太近,我不想沾上汗臭。”

  “哎呀,开个玩笑,如果你生气了的话我道歉。”布拉德笑着摆摆手。

  “没什么好生气的,这不说明你已经和艾米丽'亲密交流'过了嘛~”

  阿米诺眼睛骨碌一转,狡猾地反将一军。

  “哎,哎——能不能别在这里说这种话……”布拉德顿时脸上一红。

  “哈哈哈,很正常啊,这不是象征着年轻人充满朝气的活力与精气神嘛!让我这种老一辈的羡慕不已啊——”

  “嗨,你也没多老啊,我记得你的档案是22岁当上ACS副司令长,27岁入职月神教会,现在干了10年,也就是37岁而已,不认识的人可能还觉得我比你年龄大呢。你这语气,简直像是个80多岁的老太太在摇椅里感叹人生一样。”

  “算是有点那种感觉吧。”阿米诺感叹着说道,“经历了那么多,太多事情都已经淡然了,回头再看,还真怀念自己以前的心气。真希望自己能像你们这样,什么都不多想,一股气地往前冲就是了。有的时候想得太多,反而失去得更多。”

  “哪里的话。”布拉德笑了笑,“我倒还挺羡慕你呢,毕竟是22岁就当上副司令长的人,能有这么好的一个脑子,什么事情都能分析的有因有果。战术和剑法方面,我算是专家,可是出了这个圈,我就什么都不是了,哪像你样样在行。艾米丽说的有点道理,你啊,就算自己已经做的很好了,却还总是过于自责。身上的担子,别给自己加的太重了。”

  阿米诺淡淡地微笑,点了点头。

  “多谢关心,我早就意识到了,但我这么多年了,却一直改不掉。”

  “加油吧,不用想这么多,毕竟我们都是在为同一个目标奋斗,不是吗?”

  布拉德拍拍阿米诺的肩膀,鼓励道。

  “抱歉,我这人总是不自觉地往沉重的话题上靠,太煞风景。”

  阿米诺自嘲地笑笑,随后站起身来。

  “我该回去了。”

  “去吧,希望你的身子快点好起来!”布拉德挥挥手。

  阿米诺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打开训练室大门,走了出去。

  “时间到了。”

  阿米诺自言自语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