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太阳毁灭前夕之日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 你在地球

太阳毁灭前夕之日劫 撩人风 4211 2019.03.16 06:51

  加西亚想回答说“我们都是地球人,我们全家都是地球人。”

  没等他开口,她就跑向三人身后的一个玻璃柜。在玻璃柜旁边的显示屏上操作了几下,玻璃柜的玻璃盖子随即开启。

  她在柜前伫立了片刻,却不见里面躺着的人有任何反应。她小心翼翼地伸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放到躺在柜子里的人的鼻下人中处探了探鼻息,猛然间惊恐地把手缩了回去。

  接着又跑向另一个玻璃柜……接连打开了四五个玻璃柜,结果都一样。

  屏幕上的数值显示这些人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原始的手指探鼻息印证了科技给出的数值的正确性。

  她又急切地跑向操控台,打开了剩余的所有储物柜里面的玻璃柜。数据显示,所有人都没有了生命体征。

  100个柜子,除了她以外的99个生命,都在深度睡眠舱里面永远地沉睡过去了。

  “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她声嘶力竭地呼喊着,瘫坐在地,直至昏厥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上盖着毯子,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坐在她身边,正用充满好奇地眼神注视着自己。

  “你们是地球人吗?”她忽然想起自己想要问的问题。

  “我们是地球人,你现在就在地球上!”莫妮卡用柔和的语气回答她。

  “你叫什么名字?”她又问。

  “我是莫妮卡,他是祝融光,他是加西亚。你呢?你叫什么名字?”莫妮卡分别指着站在身后的祝融光和加西亚向女子介绍。

  女子把祝融光和加西亚两个名字同浓眉大眼的男子以及卷发快长络腮胡子的男子进行了整合,然后说道:“我叫羲禾!”

  “羲禾?中国人的名字好奇怪啊!”莫妮卡轻声嘀咕。

  “你是中国人吗?”站在莫妮卡身后的祝融光发问。

  “是的,你叫祝融光,应该也是中国人吧!”羲禾回话。

  “我母亲说我是中国人!”祝融光说完便不再出声。

  “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羲禾,你跟我们一起去地底吧?现在这艘飞船里面到处都是死人,真的成了传闻里的海上浮棺了。”加西亚提议。

  这时祝融光拎着一套宇航服放在莫妮卡身旁:“莫妮卡,你帮她穿起来。我们带她一起回去!”

  “地底是哪里?你们要带我去哪里?”羲禾的情绪有些波动。

  “你放心,我们没有恶意。地底是人类最后的家园。回去之后我再给你细细地讲。对了,你是什么人?这艘飞船从哪里来?”莫妮卡一边说着话一边帮羲禾穿上宇航服。

  羲禾在莫妮卡的协助下很快就穿好了宇航服。

  此时她的内心一片茫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最后的记忆止于躺进睡眠舱的那一刻。

  她不知道自己在睡眠舱里面睡了多久,也许是100年,也许仅仅是一分钟。

  可是眼前三个人的衣着和她熟识的风格完全不搭调,还有就是他们说的“地底”。

  失去太阳的人类已经转入地下生存了吗?睡眠舱为什么还在地球上……疑问一个接一个在她脑海里翻腾。

  她觉得很累,哪怕她可能已经睡了100年,可依然觉得疲惫。

  在戴上面罩前,她环视了一圈飞船内部,心中一个更大的疑问出现:只有她一个人活着,为什么?

  飞船外,天已经大黑。远处一束灯光穿透夜幕,直射过来,为他们引路。

  回到地底,内侧安全外只有加西亚的四轮小车寂寞地停在通道里。

  加西亚开车,祝融光坐在一旁。莫妮卡和羲禾坐在后排。

  “莫妮卡,你没有车是怎么跟我们来的?”祝融光回头问莫妮卡。

  “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莫妮卡转着充满神秘的蓝眼珠给羲禾使了个眼色,好像这是她们两人约定的秘密。

  羲禾看了眼得意的莫妮卡,又转头看了看面露轻蔑的祝融光,倒是一脸尴尬。

  从羲禾问“你们是地球人吗”开始,疑惑便如迷雾一般笼罩在了祝融光的心头:既然羲禾是地球人,为何要问我们“是地球人吗”?那艘飞船到底是什么飞船?

  他真想立刻见到弗瑞曼,按住那个老头,让他把所有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直觉告诉他,弗瑞曼能够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祝融光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正在开车的加西亚听,乐得加西亚差点把车开翻了:“尽管我们一直叫他老骗子,不过弗瑞曼的确知识渊博,甚至能够洞悉一些鲜为人知的事情。可是关于这飞船……他不是还不建议我们去探索吗?”

  “弗瑞曼?”羲禾听到这个名字后突然来了精神,“你们说的这个弗瑞曼是个黑人吗?”

  车上的其他三个人听羲禾这么一问,都转过头来盯着她看。

  “加西亚,你看路,开车!”羲禾见加西亚也转过头来,便说道。

  “你认识弗瑞曼?”祝融光和莫妮卡几乎同时问羲禾。

  羲禾心想,如果他们说的这个弗瑞曼和我认识的那个弗瑞曼是同一个人,那么我在睡眠舱里睡得时间还不够长。

  “我曾经认识一个叫弗瑞曼的黑人。”羲禾说。

  “弗瑞曼就是黑人,很纯的黑人。”加西亚扭过脸来说话。

  “你刚才说他是个老骗子,他有多老?”羲禾想推算自己可能睡了多久。

  “他看上去应该有60多岁了吧,我从来没有问过他的年龄。”祝融光说。

  “你们能带我去见弗瑞曼吧?”羲禾请求。

  羲禾的请求正合祝融光心意:“加西亚,目的地:商业中心,街角长凳。”

  “收到!坐稳了。”加西亚把紧方向盘,作出一副加速前行的姿态。其实当下的速度已经是这辆四轮小车的极限速度了。

  经过一阵极速行驶,四轮小车终于栽着四个人和满车的疑惑来到了商业广场上街角处的那个时常被弗瑞曼霸占的长凳旁边。可是,弗瑞曼没有在凳子上坐着等候他们的到来,所有的街角都没有他的身形。

  “这老骗子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收摊了?难道遇到了慷慨的主顾?”加西亚有些扫兴地说道。

  “你们知道他住的地方吗?”羲禾并没有打算放弃。

  “没人知道弗瑞曼住在哪里,所有人都知道在这里能找到弗瑞曼。”莫妮卡打消了羲禾想去弗瑞曼住处寻找他的念头。

  “加西亚,开车去你的百货商店,我的车还在那儿。莫妮卡,今晚羲禾就交给你照顾了。我们明天上午十点钟在这里集合。”祝融光给兄妹俩交代完任务,又扭头对羲禾说:“羲禾,你跟莫妮卡回去,她会安排好一切的。”

  在加西亚的店铺前,祝融光和他们三人分了手,跨着他的机车,不知骑向何处。

  羲禾坐在加西亚的四轮小车上,感受着道路的转折和升降。她发现这座地底城市错综复杂,规模庞大。每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都由通道相连,通道里行驶着各色车辆。

  然而她见到的只是地下城市的一角。地底的人类把地下城市称为蚁穴,因其基本结构类似于蚂蚁的巢穴,而其复杂程度却不是蚂蚁巢穴所能比拟的。

  莫妮卡把羲禾带回了自己家,把她安排到自己房间旁边的一个房间,给她准备了一些衣物让她先洗个热水澡,并说等加西亚做好了饭再来叫她,然后她去房间外面帮着加西亚一起下厨。

  羲禾一人独自留在房间里。房间不大,也就十来个平米,里间还有个卫生间。一张床占去了将近一半的地面。

  床头挂着一张巨大的相片,相片里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半蹲着身子,正在和坐在地上的一个满头卷发的少年说着什么。

  少妇的右手边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脸委屈地抱着一个丢失了胳膊的玩偶。

  房间的阳台一侧是一片碧绿的草原,一望无垠。

  远处的牛羊正在坡上悠闲地吃着青草。

  虽然草原的景色逼真到了几乎可以闻到扑面而来的夹杂着牛羊粪便味儿的大自然的气息,可羲禾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这不过是一堵墙而已。

  羲禾抱着衣物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墙上的景色又变成了热带雨林。一只羽毛绚丽的大嘴鹦鹉在林间扑腾……

  羲禾洗好澡,换上莫妮卡给她准备的衣服,站在镜子前看着另一个她。

  那个她和许许多多人一起吞下了一种药物,接着又和那些人一起躺进了深度睡眠舱……羲禾的记忆在镜子里如电影一样播放着。有的连续,有的片段……从记事起直到睡去前的所有记忆,都在她眼前的镜子里过了一遍。

  “嘟嘟嘟……羲禾,吃饭了!”

  莫妮卡在外面敲门叫她去吃饭了。羲禾从记忆的影片中回到这个令她恍惚的现实中来。洗完澡,羲禾的头发散落在肩头。加西亚和莫妮卡见了从房间里出来的羲禾,不由地“哇……”了一声。

  “羲禾你看,我给你做了中国菜。”莫妮卡迫不及待地想要向羲禾展示她的厨艺。

  “是我做的好不好!”加西亚不愿意自己的功劳被莫妮卡抢夺了过去,随即开口抢回来。

  “没想到地底还能有这么丰富的蔬菜。”羲禾见餐桌上有三菜一汤,倒是颇为惊讶。端起莫妮卡给她盛的一碗米饭,用筷子夹了一块油焖茄子送到嘴里——久违的滋味儿。羲禾自己都不知道她上次吃饭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祝融光回到自己的住处门口,门上的探测器确认身份信息后,门锁自动打开了。他推门走进屋子,只见弗瑞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悠闲地喝着咖啡。

  “阿光,你终于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和飞船里面的外星美女约会去了。来,这是我刚磨的咖啡,尝一下,味道很棒。我的一个女主顾知道我喜欢喝咖啡,送了一袋子新品咖啡豆给我。你瞧瞧,别看我老了,魅力还是有的。”弗瑞曼给祝融光到了一杯咖啡,抬头施放了一个自信的微笑。

  “你跑哪里去了,我们到处都找不到你。”祝融光意外之余,心里尚存几分苦寻无果的怨气。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他却在你客厅喝咖啡……哈哈!”弗瑞曼完全无视祝融光的怨气。

  “你怎么在我家里?”祝融光接过咖啡,在弗瑞曼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你终于问到正题了。”弗瑞曼给自己的杯子里续着咖啡,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吧,关于那飞船,把你见到的所有都告诉我。”

  祝融光举起咖啡杯,看着从杯子里升腾起来的白色气体,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几口气,同时有几缕热气很不守规矩地蹿入了他的鼻孔。

  一种从未体验过的香气直冲脑门而来,大脑随即给出指令:赶紧喝一口。棕色的液体进到他嘴巴里面,舌尖上的味蕾反馈给了大脑一个“你的指令完全正确”的信息。

  咂吧着嘴巴的祝融光心想这个老骗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本来是他想让弗瑞曼交代的,怎么变成弗瑞曼跑到他家里来让他交代了呢!

  “我们在飞船上遇到一个人,哦,不,是许多人。”祝融光想到玻璃柜里那么多死去的人却只有一个羲禾一个人是活着的,竟然有些语无伦次。

  “你是说飞船里有人?是跟我们一样的人吗?这么说飞船里面没有外星美女啊!”弗瑞曼看着面色不太淡定的祝融光,想缓和一下他有些慌乱的心绪。

  “飞船里面有100个人,只有一个活人。”祝融光将杯子里面的咖啡喝了个见底。

  弗瑞曼向祝融光详细了解了飞船的情况,最后说:“我要见羲禾!”

  “你们真的认识吗?”祝融光两眼放光,“我们这就去加西亚那里见羲禾。”

  “不,让他们来你这里吧!”弗瑞曼压制住祝融光短时间内跳跃的情绪,“这么多年来,我流浪街头,居无定所,或许就是为了等待今天。”

  少年时的祝融光和加西亚无祸不闯,是老师头痛的根源。

  直到他们在街角遇到一个在给人看手相的黑人。这位黑人老者睿智博学,和蔼而俏皮。他身上的神秘气息给两个整天探索未知世界的不羁少年套上了枷锁,成了忘年交。

  此刻弗瑞曼眼神中流露出祝融光从未见过的不安,他忘记给祝融光的空杯子里续咖啡了。祝融光拿起咖啡壶给两个杯子倒满咖啡,沉默了片刻。

  “你忘记通知加西亚他们过来了!”弗瑞曼见祝融光默不作声,提醒他。

  祝融光拨通了加西亚的电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